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43 酒香自有菜是远来,本是一家怎生怨仇

43 酒香自有菜是远来,本是一家怎生怨仇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哎呀,这个太好吃了,快来尝尝,快来尝尝!”

“……”

“嗯,这酒是真好,不过好像挺醉人的。”

“……”

“小乙哥你身体还没全好,可别喝这么多酒了!”

“……”

公子坐在一旁,看着小乙三人胡吃海喝,好似比自己吃喝还要过瘾。孙保山满脸笑意,又为三人斟上一杯,笑道,

“这‘风花雪月’的酒水天下闻名,不过价格也是不菲,可不是人人都能喝得上的哟!”

童陆白他一眼道,

“有公子请我们吃喝,看起来你倒还不太乐意了。”

孙保山笑道,

“这可就是大大的冤枉了。三位小侠好生品鉴,若有不足之处也请道明,一会告知他们好生改进。”

童陆哈哈笑了起来,

“哎呀,那些人说东福楼美食盖过‘风花雪月’,真是乱讲一通。自己没钱来吃就说它不好,真是太过小气。你说古人说这‘色香味俱全’,为何要将这‘色’字排在第一,还不是为了突显其重要性。你想,要是一盘炒肉弄得黑乎乎的,又怎能下得去嘴,所以说,这样子要是做得好了,便能让你味口大开,多吃几碗。”

白青摇头道,

“陆陆你又在乱说了,这‘色香味’说的是吃食顺序,先看再闻最后才是吃,你可倒好,说得乱七八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真如你所说呢!”

小乙笑道,

“依我看哪,就这饭菜味道来说,东福楼菜确是要更胜一筹。‘风花雪月’每个菜名都是文邹邹的,你们看这‘蚂蚁上树’,能猜出是什么么!这菜虽是做得精致好看,份量却是极少,感觉就像是在吃银子一般,让人好生心疼。那东福楼可就不一样了,每份菜品都极为实在,而且似乎也更加美味一些,吃起来爽快不少。‘风花雪月’总的来说环境更好,也更有情调一些!”

公子笑笑,缓缓说道,

“我看啊,还是小乙说的实在,不过这东福楼我还真没去过,至于它的菜品,就一点儿也不知晓了。保山,你去点几份东福楼拿手好菜过来,咱们现场比对一番如何。”

孙保山嘿嘿笑道,

“这好办,我去去就回。”

孙保山出了门,小乙又喝一口,方才道来,

“公子,他这酒水确实极有风味,‘风’‘花’‘雪’‘月’滋味各有不同,连我这小酒鬼都能品出好来,要是阿爷过来,可又要把自己灌倒三次了。你看这伤已经有一个多月,咱是不是也干一杯呢!”

公子苦笑道,

“我哪有你这身体,而这政事又极烦忙,有几次不小心扯开了伤口,到这会还在疼呢!我看哪,还是先把伤养好才是。”

童陆吃了口菜,打趣道,

“我们小乙哥这身体是铁打的,伤口刚愈合就喝上酒了,哈哈,这会已用大碗干上了!”

几人说说笑笑,留下肚子等着吃那东福楼拿手好菜。果然,只要肯花钱,这菜说来就来,完全不用等待。这不,孙保山已经带着两个‘风花雪月’伙计回来了。这俩伙计一脸茫然,极不情愿的打开篮子,将各式菜口端将出来,整齐摆在桌上。小乙夹起一筷冬笋炒肉,大口咀嚼起来,

“这味道真是又实在又地道,用这东福楼的菜,就着这‘风花雪月’,真是太美妙了。”

刚一说完,房门打开,一位满脸油腻的胖子站在门口,他全身上下皆是白色,就连头顶帽子也是雪白雪白。这胖子似乎不识公子,他向着几人怒目而视,又朝着正陶醉不已的小乙大喊大叫,

“是不是你这个小黑炭,吃了老子的菜还觉不够,还要再吃那东福楼的!这也罢了,还让伙计去那边把菜都端了过来!老子忍不了!忍不了!啊!”

那胖子冲了进来,一把大菜刀直直跺在那盘冬笋炒肉上,盘裂碗碎,汤汁四溅,弄脏了他的白色大褂。胖子气喘吁吁,正要继续发作,却见周围忽然多了七八人,腰中似乎都带着家伙。他心道不好,这房中人只怕无论如何也是惹不起的。于是朝着小乙几人恨恨,说道,

“哼,这次就算你们好运,老子今天不跟你们计较,可别再让我碰到,否则,哼哼!”

说完他拔出插在桌上的菜刀,转身便要离去。公子只觉好笑,轻轻一咳,几个亲卫围了上来,胖子有些着慌,

“你们想要干什么,这朗朗乾坤的,你们可不能欺负守法良民!”

公子哈哈笑了起来,

“对了,你叫什么,是这‘风花雪月’的厨子么?”

那人抬着看着公子,一脸傲气,回道,

“‘风花雪月’头牌厨师郝香,就是我了!”

白青一听,笑了起来,说道,

“郝香,好香!你到底有多香呀,哈哈,你这名字也太可爱了!”

那胖子怒目看着白青,却不言语,白青闭了嘴,嘟囔道,

“说你好香,你还不乐意了,这么凶!”

童陆看着胖子,笑道,

“你会不会有个兄弟叫‘郝臭’呀,这样才相匹配,哈哈,哈哈,笑死了!难道名叫‘郝香’,做的菜都要较他人更香一些么?!那‘郝臭’又何解呢!哦对,可以去做臭豆腐!哈哈,对了对了!”

童陆抱着肚子大笑起来,那胖子一脸惨白,握紧手中大刀,向上轻轻一提,童陆赶忙住了嘴,慢慢向窗边移去。小乙一见,笑嘻嘻说道,

“‘郝香’大哥,您这最拿手的好菜是哪几味,可否向我等介绍一番?!”

那郝香一听,顿时来了兴致,可一看周围亲卫,又不敢支声。公子一见也乐了,使了个眼色,孙保山招手散去亲卫,胖子这才放松下来,找了个凳子坐在一旁,滔滔不绝讲了起来。

这郝香口才也是了得,从他出生开始说起,如何开始学习厨艺,如何成为一代名厨,自己的拿手好菜又是如何被人认可。众人听得咋舌,公子也觉有趣,郝香说话时脸上肥肉一上一下,还不时挤眉弄眼,逗得白青大笑不止。正说到这郝香来到‘风花雪月’后,这里生意又是好了几分,他得意的摇头晃脑,双腿抖了起来,弄得身上肥肉直颤,十分滑稽。童陆见这胖子只怕也是那爱攀龙附凤之徒,有意想要捉弄他一番,于是从那东福楼菜肴中夹起一块肥肉递到郝香嘴边。郝香是厨子,当然也是极爱美食,菜到嘴边又岂有不吃之理。他吃得满嘴油腻,十分享受,刚一咽下,这才发现不对,他硕大身躯弹了起来,满脸怒意,大声喊道,

“这是那人做的!你们竟给我吃这个!”

童陆大笑起来,

“你刚才不是吃得很香么!我看比你吃自己做的还要舒心!”

郝香怒道,

“我刚才没有好好品味,这菜还是差了些火候,比我做的可要差远了!”

白青夹来另一种菜笑道,

“我说郝香大厨,你再尝尝这个!”

说完便要喂给他吃,胖子连忙摇头避走,白青在他身后跟着,二人便在此间追逐,碰得凳子东倒西歪,还差点把那桌子掀翻。胖子最后体力不知,嘴中被小乙三人塞进不少东福楼菜肴。胖子深知这屋内几人身份特殊,因而也是不敢发作,嘴中食物既不吐出也未下咽。看到此处,公子一口白水吐了出来,扯动伤口疼得鼻头直冒冷汗。小乙看着公子,公子只是微微一笑,示意无防。那郝香嘴中含含糊糊说着些什么,谁也没能听清。童陆打趣道,

“是不是很好吃啊,要不要再来些美酒?”

说完便要为他倒酒,郝香连忙朝门口跑去,刚一开门,便又见那诸多壮汉堵在门外,他心知不妙,口中也是松弛下来,将那一口佳肴慢慢吞进腹中。郝香转身回来,笑容有些凄苦,说道,

“各位小爷,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了。”

童陆笑盈盈的看着他道,

“来这‘风花雪月’一般都是贵族公卿豪商富贾,只怕也没几个你能惹得起,为何又是叫骂又是耍刀,难道只是为了那几道菜么?”

郝香涨红了脸,回道,

“我就是气不过在我的地盘还有人敢拿回东福楼的菜肴。”

童陆看了看桌上菜品,这东福楼招牌菜众人吃得满腹,却还剩下一大半,童陆向公子使了个眼色,笑道,

“郝香是吧,我们公子大人有大量,也不与你计较了。”

郝香一听,心中大喜,又听童陆接着道,

“我们家公子时常教育手下不可铺张浪费,你看这么多美食,我们早已吃不下了,我看你如此肚量,不如就……”

郝香咽了咽口水,窃窃看向公子,公子笑道点头。郝香这才不情不愿坐到桌前,大口吃了起来。小乙用碗给他倒酒,他吃几大口喝一碗酒,众人看他吃相也都觉得美味无比。不一会,这桌上盘碗尽皆清理干净,郝香打了一个饱嗝,气味浓烈,众人捂住鼻口纷纷跑到窗前。童陆捏着鼻子道,

“你这厨艺不咋样,吃喝倒是厉害得紧,改明儿让公子办个厨神大赛,你定然能夺下魁首!”

小乙笑道,

“郝香师傅,我有些好奇,那东福楼大厨与你有何过节,你这般表现倒是让我等十分意外!”

郝香盯着桌上碗盘,眼神犀利,

“我与他势不两立,也没什么好说的。总之就是我看不惯他,他也看不惯我。”

小乙皱眉道,

“是不是你们厨艺相当,彼此不服,因而互相看不顺眼呢!”

郝香恨恨道,

“怎么可能厨艺相当,我可要高出那人一大截!”

小乙笑道,

“可我倒觉得他做的菜更合我口味!”

郝香张口便道,

“你这是山猪品不出细糠……”

只说半句,他自知失言,只好闭上嘴来。童陆笑问,

“要不你俩来一场比赛,看看谁的菜品更受欢迎!”

郝香嘟囔道,

“跟他比,岂不是失了身份,我才不去呢!”

童陆遗憾道,

“哎,好吧,既然你不敢,那就算了,反正这大理城中大多数人都觉得你不如他,哎,也罢,也罢。”

郝香怒极,吼道,

“我会怕了他?!你倒是说,怎么个比法!”

童陆轻轻抿了一口酒水,慢慢道来,

“咱们在这城中为你二人举办一场比赛,邀请这城中百姓作为评判,你看可好。”

郝香摇摇头道,

“百姓大都不懂品菜,如何能够让人信服!”

童陆看公子有些不喜,笑着说道,

“郝香师傅,你可是想要各行各业,不同阶层人士都来参与么?这样也好办,咱们公子认识人多,随便就能叫上一众富家公子。”

郝香心想若是多一些富人参与,自己胜算便要大上许多,点头问道,

“做自己拿手好菜评比还是如何?”

童陆笑道,

“当然是由我们家公子出题,你二人分别做来,再由众人品评。”

公子沉默了很长时间,听完童陆之言,拍手说道,

“不错不错,陆陆啊,这比赛实在有趣,咱们就定在这三日之后,东城门外,我会令人架起灶炉,任比赛双方施为。你俩可自带趁手家伙,由我亲自定下五道菜式,当然这菜式事先不能透露于你二人知晓。郝香,你道如何?”

郝香闻言笑道,

“这自然是极好,就怕他不敢来!”

小乙哈哈大笑起来,

“我看你二人半斤八两,那人也定然不会退缩,待会我们就去东福楼,让陆陆好好吹吹风,你就等着与他比试吧!不过话说回来,那人又是姓甚名谁,我现在倒是十分好奇。”

郝香满不情愿说道,

“和我同姓,单名一个味。”

童陆念叨几次,大喊出声,

“哎呀,你俩定是兄弟,一个香一个味。哎,这两兄弟较起劲来,可是要比其它人厉害许多。”

郝香不置可否,童陆奸笑着看他,又道,

“你俩会不会还有个哥哥,单名一个‘色’字,兄弟三人‘色香味’俱全,还好你排行老二,要是老大的话……。”

白青念叨一声,大笑起来,

“‘郝色’,好色!哎呀,太好玩了,哈哈,哈哈!”

郝香脸上白一阵紫一阵,好一会方才开了口,

“家里就两兄弟,我是大哥,他比我小一岁。从小我和他便老是较劲,后来一起爱上厨艺,又一起学习较量,渐渐的,我和他对美食的理解产生了差异,分歧也越来越大。到后来,竟是相互看不惯,到了那种一见面便要厮打的地步。我们一起离开建昌府,来到这大理城,就是为了要好好比试一番。这‘风花雪月’与东福楼都是大理城中有名酒楼,也是各有千秋,我们来这三年,依旧看不上对方,这三年也没见过一次面,都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了。”

小乙打量他一番,笑道,

“你俩是亲兄弟,这都忘了,你也真够心大的。你好好准备一下,我们一会便去那东福楼看看弟弟有何手段。”

童陆补充到,

“这几日我们便四处造势,把这比赛话题炒热起来,到时候谁要得胜那可就是万民皆知,名声可就一日千里了。不过那输的一方可就倒霉了,郝香师傅,你要输了,就是搬着石头砸自己脚了!”

“我怎么可能会输!怎么可能!”郝香急声说来,却又十分兴奋。

公子站起身来,笑道,

“今日就这样了,我也得回去做事了。小乙,今日保山就派给你用了,你们一定得把这厨艺大赛办得红火漂亮!我赶紧回去处理完公事,才好来观看比赛。哈哈!”

公子拍拍小乙和郝香,转身出门去了,孙保山留了下来,将这台灶锅炉细节一一询问清楚,小乙三人也是感叹这孙保山心思之细腻。记清之后,孙保山这才放那郝香回去,又与小乙三人商议一番,然后出门直奔东福楼。

这个时辰食客早已散去,东福楼中只几个跑堂伙计收拾桌椅,小乙打听了一下,只知那郝味不在楼中,至于去往何处却不得而知了。一位小伙计兴奋的从外面赶回,看到小乙几人便上前招呼,待听到是找大厨的,伙计满脸淫笑,轻声说道,

“这会在小翠那呢,你们可不知道小翠身材曼妙,与郝大厨就是那天生一对!”

小乙三人来了兴致,问东问西,跑堂伙计也是围了上来,那小伙计将手一摊,众人恨恨放上银钱,伙计数了数,甚是满意,这才慢慢道来,

“今日出城,刚好碰到郝大厨,他就在我前边不远,我正欲喊他,又回头想想,他本住在城中,为何会着急出城,再看他神情,定是去会那相好。我小心跟在他身后,到了一家农舍,那相好竟是与我相识。啧啧,那小翠一只胳膊可比我大腿还粗,我从小便受她欺负,我怕被她发现,就躲了起来……哎,不知怎的,好生口渴!”

有人殷勤倒来茶水,小伙计轻轻喝了一口,继续说道,

“我在门外待了半个时辰,也没听到什么动静,觉得无趣就回来了。”

众人咦了一声,四散去了,一个力壮的还给小伙计屁股蛋上来了一脚,小伙计抚着屁股呵呵直乐。童陆拉住小伙计,笑着道,

“你个小子,这也叫讲故事么,一点也不精彩。快快带我们去找大厨,可少不了你的好处。”

小伙计摆圆了手,这可不行,若是让郝大厨知道了,那我可吃不了兜着走了!童陆一把抓住他衣领,

“你刚才不是对这么多人说了么,刚才怎么不说怕郝大厨呢?不就想要银钱么,哼!”

童陆向孙保山使了个眼色,孙保山早就准备好一小锭银子,他走了过来,直接塞进小伙计手中,伙计看到银子,赶紧收好,然后大笑起来,

“走吧,这就带你们去。”

小乙没想到这小伙计如此善变,也是无奈笑了笑,跟他一齐出了东福楼。几人风风火火出了城门,远远见到一些行人,小伙计大叫一声,

“看,看,那便是郝大厨了,最胖的那个!”

几人努力看了一会,这才发现一个胖子摇晃着身体远远走来。

“郝大厨找到了,我嘛就先走了!”刚一说完,小伙计拔腿就跑,眨眼之间便消失不见。

几人看那郝味与他哥哥确是有几分相似,一身灰布衣衫,头发盘得极好,应该不是自己所为。待他慢慢走近,却也无一人上前说话。郝味起先并未发现,走到近前这才察觉不对,这四人盯得他很不舒服,他上上下下把自己检查了一遍,疑惑问道,

“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么?为何这样看我!”

童陆一脸奸邪,

“郝味师傅,你也太快了点吧!”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