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44 信手拈来各施所长,悦己悦人自凭本事

44 信手拈来各施所长,悦己悦人自凭本事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郝味一脸茫然,忽又想起刚才之事,脸上瞬间变得血红。他皮肤白皙,这一红便极为明显,四人也觉好笑,肆无忌惮大笑起来。小乙见郝味脸色转青,这才收住笑意,说道,

“郝味师傅,跟你商量个事如何。”

郝味揉揉胖脸,回道,

“你快些道来,我还得赶回去掌勺。”

童陆笑嘻嘻道,

“三天后有个厨神大赛,胜者能得那厨神称号,郝味师傅,我们可都十分看好你呢!”

郝味冷笑一声道,

“我没兴趣,若是没其它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他拔腿就走。童陆大声喊道,

“果然不出所料,我就说郝味不敢应战你们还不信,嗯,还是郝香师傅比较厉害。”

郝味一听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大怒道,

“和那郝香又有什么关系!”

几人故意不看他,慢慢向城中走去,又听童陆道,

“哎,看来这郝香师傅真的是众望所归,这大理厨神他是手到擒来,一点悬念都没有了。哎,倒是少了些趣味。”

白青附和道,

“对呀,听人说郝味大厨勉强有几道好菜,可跟人郝香师傅比起来,可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啰。”

郝味气得哇哇大叫,

“你们竟然说我不如那郝香,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你们倒是说来听听,如何个比法!”

童陆疑惑的看着郝味,

“咦,这不是郝味师傅么,你怎么还在这里,我们还以为你早走了。”

几人一齐装出尴尬表情,又听童陆道来,

“郝味师傅,刚才的话你可有听到?都是胡乱说的,你可千万别当真。咱们的比赛确是要选出个厨神,不过即便你不参加,郝香师傅也不一定能夺魁,咱们啊就等着看好戏吧!”

说完几人便迈步要走。郝味跟在童陆身边,喊道,

“那郝香也要参加?”

“是啊!”

“如何个比法呢?”

“大众评议啊。郝师傅你不是不参加么,到时与我们一样做个观众就好,这次比赛可热闹了,你可千万不能错过!”

郝味大喊,

“我要参加,我要参加,有他郝香,又怎能少了我呢,还有,我怎么可能输给他!我也要报名参赛!”

童陆指指孙保山,笑道,

“找他啰!”

孙保山早就准备好了纸笔,笑盈盈看着郝味,和之前一样把各种细节一一记下。孙保山给那郝味讲述比赛规程,不过到最后,也没跟他说这比赛就只郝香郝味二人参加。郝味心想,他做的菜定然比较符合大众口味,他也不想其它,只要能胜过郝香便是好的,至于那厨神的名号,则是无关紧要,可要可不要了。郝味告别几人,进了城门回那东福楼去了。众人见他有些惊惶,也是大感好笑。

大事已毕,小乙三人和那孙保山分别张罗。孙保山找人搭起了灶台,准备各种做厨工具,与商家定下食材。小乙三人则负责宣传,童陆点子多,又是张贴字报,又是找人街头传话,甚至那说书的先生都收了银钱帮着说上几句,一夜之间,就弄得大理城中人尽皆知。百姓们都等着到时看场好戏,心想若是运气好选作评议员,不仅能免费品尝美食,更能在父老乡亲面前一展风采。公子那边则是十分平静,小乙也知道,他只要一句话,那些公子哥还不跑断了腿。

这日,天晴气朗,除了逢年过节,这大理城倒是很少有这等有趣之事发生,百姓们一大早便聚在东城门口,还是孙保山找来不少武士,架起围栏,这才不至于让场面混乱起来。大多数人都是为了凑热闹而来,只因这“风花雪月”的名头太过响亮。众人见到这般场景兴奋得大喊大叫,许多小贩看到了商机,也在不远处支上摊来卖些茶水果点之类,生意倒比平常好了不少。孩子们在人群中四处窜逃,惹得一些脾气不好中年妇人破口大骂。两个小伙为争那最好的观赛位置,还差点动起了手来。

郝味比郝香先到这比赛现场,他四处观瞧,欲要先行寻找比赛对手,可多方打听,却也没见到其它参赛者,正迟疑间,郝香迈着大步而来,看他容光焕发,精神气十足。更让郝味可气的是郝香背后跟着大队“风花雪月”伙计,最前两位还拉着横幅,上面写着“风花雪月厨神郝香”八个大字,气得郝味咬牙切齿,不住跺脚。郝香来到近前,瞥了郝味一眼,就不再理他,然后抱拳向观察人群施礼。这百姓都知这“风花雪月”不是普通人能消费的豪华酒楼,并且大多数人连一只脚都没迈进过他家大门,今日能一睹这大厨风采,也是不枉此行了,观众掌声热烈,一旁的郝味气得脸色发青,用鼻孔瞪着郝香,大大的哼了一声,转头不看众人。

突然城外出现了很多轿子,一个赛一个的华丽,似乎这方轿子也在相互比拼。孙保山本来专为达官显贵预备了一大片开阔之地,可这轿子来得太多,竟是无法装下,许多抬轿人相互磕碰,叫骂之声不绝于耳。童陆见此状况也是大大皱眉,若是任由他们如此行事,现场必然要大乱。他站上高处,大喊一声,

“公子说,把这些破轿子远远扔掉,若是比赛开始时还看见轿子,管他是谁,统统绑了关起来。”

众轿夫不以为意,依旧在相互争执。孙保山在身旁一人耳边说了几句,那人一招手,带着三人一起上前,三两下放倒了挤得最凶的那顶花轿,一把将轿中人拖了出来。这人下了轿,不知所措,还没反应过来,手脚就被麻绳绑在一起,他大喊道,

“我是小叶王爷,你们竟敢……”

还没说完,他嘴上就吃了一巴掌,口里瞬间冒出血来,小王爷捂着嘴,嘤嘤哭了起来。他偷眼看那对面汉子,只觉那人身强力壮,要是真下狠手,只怕自己也是挨不了一拳。那汉子大吼一声,

“还有要试试的么。”

众轿夫哪见过如此凶狠之人,纷纷向后退走,不多时便不见了轿影,只剩下百十来位穿金戴银的富家公子小姐。这群公子小姐也是了得,如此情形之下,仍旧风度翩翩美丽端庄,毫不掩藏华贵身份。壮汉带着公子小姐来到一处,公子小姐近前一看,竟是要与那百姓挤在一起,都是不愿上前。那壮汉怒道,

“公子的话也敢不听,不想活了么!”

公子小姐们一听也是瞬间失了风骨,与百姓挤在一处,虽是不大情愿,却又不敢公然违逆公子旨意,只能叫上自己贴身护卫书童之类傍在身边。那小王爷在众家丁的帮扶下竟是挤到了最里的位置,他也忘了刚才伤痛,兴奋的朝两位大厨看去。处理好这些公子小姐,孙保山笑着看看天色,日头刚冒出一点,公子订下的时辰已到。孙保山一招手,鼓手挥舞鼓锤,砸得大鼓砰砰直响,一人大吼道,

“比赛开始。”

叫喊之人,正是小乙,本来此事应由童陆负责,可他今日嗓子不适,便让小乙顶替了去。小乙大声喊道,

“现在宣读一下比赛规程。今日比赛共两位选手,二位也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他指向郝味,又道,

“其中一位,东福楼第一大厨,郝味郝师傅,他的厨艺之绝,想必大家也有所耳闻,常去东福楼的人也是不少,应该对他不太陌生。大家掌声给他鼓励鼓励!”

郝味这才明白,今日比赛就只他两兄弟参加,心中虽是不喜,如此情况之下又不好再说些什么,只能微笑着向众百姓招手示意。他心中不停盘算,看到百姓对自己如此爱戴,心中把握也是多了几分。

小乙看时间差不多了,继续介绍道,

“这另外一位,则是‘风花雪月’头牌厨师郝香郝师傅。他的厨艺也是十分了得,相信众多公子小姐也是了然的。”

小乙指向郝香,又一阵热烈掌声响起,似乎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倒是让郝味心中不大快活。郝香十分受用,不住抱拳还礼。那‘风花雪月’众伙计齐声叫喊,场面极为热烈,几位公子哥识得郝香,也令家丁带头起哄,现场更是热闹非凡。小乙双手一摊,继续道,

“两位大厨皆是这大理城中名厨,名声之大,只怕这大理国最偏远的乡民也有所耳闻。相信许多人已经猜到,我们的二位名厨本就是一对兄弟,现在两兄弟即将要分个高下,还要有请各位做个见证了!”

众人纷纷叫好,又听小乙道来,

“现在有请二位大厨准备,咱们说下比赛规则。”

观众们这才静了下来,仔细听他说道,

“今日是两位大厨比试,二人只允许自带惯用刀具颠勺铁锅,其余食材助理之类,两位师傅都不曾见过。为了公平起见,咱们还需选出五十一位评议人员,这人员要求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富家公子,有穷人子弟,一会我指到的就向前进入评议区。咱们今日共有五道菜品,具体要做些什么我也是不得而知,一会得了题目,便由他们自由发挥。咱们评议员的工作可不简单,需要从刀功刀法,颠勺花活,香气口味,色泽样式等各个方面综合评议,不知道咱们有没有人自愿参加呢!”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举起手来,小乙乐得不行,走到人群中挑选评议人员。十位年幼孩童,十位富家公子小姐,十位中年妇人,十位力壮汉子,再加十一位老人,刚好凑齐五十一人。那“小王爷”也在其中,他刚才被人捉打了一顿,也算是因祸得福了。郝香一见这些人,心中也是多了一分把握,他心想,这十位富家公子小姐定然大都会投票给自己,这年幼孩童喜好漂亮吃食,而自己这方面则要强出郝味太多,中年妇人和老人只要能拿到一半票数,自己便有了极大胜算。他看着郝味,笑容玩味,郝味面目则是有些僵硬,可这种情况下又不能与哥哥撕破脸皮,只能生生挤出一个笑来,难看至极。

小乙回身问道,

“两位郝师傅准备好没?”

郝香郝味一齐点头,郝香一脸轻松,郝味则是手心出汗,众人一见,只觉这郝味似是信心不足,也纷纷为他加油打气。郝味长舒一口气,方才稳定下来。二人身边皆有一名伶俐助手,只负责递送食材,而所有的做菜流程都由二人亲自操刀,包括洗菜切菜,火候把控,翻炒出锅等等。

孙保山拿来一只细小竹筒,小乙打开来,里面是一条丝绢,上面写着一道菜名。小乙看过之后,大声道,

“第一道菜,清炒萝卜丝。二位师傅,可以开始了。”

百姓们一听,也是一片哗然。如此简单一道菜,又怎能拿得出手,而且还是清炒,也不知这两位大厨师又能有怎样表现。郝香一听,心中大喜,他知公子是要考验二人刀法,自己在这方面绝对是有百分百胜算。他接过身旁助手递来的大块萝卜,去皮切丝,极为自信熟练。郝味叹了口气,也是忙活起来,不过众人一见便知他的刀法虽好,比起郝香来却是要稍逊半分。点火入油,姜丝爆香,萝卜丝下锅翻炒添料,起锅时再添上几粒葱花,二人动作如出一辙,竟似一人。众评议员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这二人做这最简单的清炒萝卜丝也能如此潇洒自在。评议员上前品菜,看这大盘中菜品,郝香师傅的萝卜丝摆放讲究,十分顺滑,再加上几条萝卜皮做的炫酷配饰,真是看上去都让人心生好感。再看那郝味师傅的,就显得凌乱许多,与之前那盘相比,一个便如少女青丝,另一个则是老妇蓬头。众人试吃以后,只觉两盘清炒萝卜丝皆是清甜可口,与平日家中食用的大大有别,对这二人厨艺也是赞不绝口。口味不分上下,可这刀功与花样郝香便要强上几分,这评议人员纷为两队,分别站在郝香郝味两侧。这一轮,郝香以四十七比四的悬殊比分大获全胜,郝香十分得意,故意看着郝味手中锅铲发笑,郝味被他这一看弄得十分气恼,他强定心神,握紧手中颠勺。

孙保山又递上第支竹筒,小乙看后又道,

“这第二道菜,肘子。并未说明如何作法,二位就请自由发挥。”

这回换作是郝味欣喜了,他对于大肉做法极有心得,反过来郝香则是讲求细致,若是做肘子则非要切开肉来不可,可在这般比赛中定然要吃些亏了。双方助手递上食材,二人熟练的操作起来,待到将肘子闷上,便传来小乙话音,

“做这肘子时间过长,现在咱们做下一道菜,松花白条。”

两位郝师傅开始摆弄这白条来,一旁副灶也早已点燃,温热着锅中清水。这冬季白条实不易得,洱海水美,这白条滋味当然也是一绝。这洱海之畔,人人都会做这白条,只不过看这两位大厨做来又是另外一番感觉。众人只道自己杀鱼手艺不错,可见到这二人,才知这世上能人太多,是自己目光短浅了。那“风花雪月”的众伙计也是看呆,他们从未见过大厨自己处理过食材,这刚一露手,便是惊为天人。如之前清炒萝卜丝一般,郝香师傅鱼肉看起来让人食欲大开,当然味道也是不俗,而郝味师傅这边虽说样子稍稍差了一些,可这滋味绝美,甚是符合这大众口味。众评议员一时竟也无法作出选择,有几人犹豫不绝,一会左一会在右,最终站在了中间不再移动。这松花白条,郝香得票二十一,郝味得票二十二,剩下八位没做选择,郝香师傅以一票之差输掉此局,也是气得直喘粗气。下边“风花雪月”众伙计仍旧摇旗呐喊,气势逼人。

“下一道菜,三鲜汤。两位师傅请!”小乙高声道来。

这鲜汤本是郝香拿手好戏,他做菜之时倒显得十分悠闲,切菜手法极妙,蔬菜尽皆切得一般大小。郝味师傅这边就显得有些出入,还未下锅,这卖相便是差也不少。起锅后,郝香师傅又是一阵摆弄,众人一看十分惊奇。这三鲜汤中,三种蔬菜三种颜色,又是整齐规律的夹杂排好,似那鱼鳞一般叠起,十分养眼。再看这边郝味师傅则要粗狂很多,一看之下,便是输了几分。果然不出所料,郝香师傅以较大比分胜出,总分二比一领先。郝味满脸沮丧,只期待锅中肘子能够搬回一成来。

没过多时,二人一同起锅,这肉香扑面而来,众评议员口水直流,争着要上前吃那第一口。一旁百姓也是抵挡不住,纷纷叫饿。评议员上前一看,只见郝香师傅的肘子切成了小片,摆放整齐,色泽鲜亮,配上香菜葱花,让人食欲大增。再看这郝味师傅,硕大个肘子只是身上插了几个刀眼,众人也纷纷好奇,这味道是否真能入到其中。其中一人急步上前,用刀切下一块放入嘴中。他的表情瞬间凝固,一旁之人问他如何,他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大喊,

“一点也不好吃,你们吃那盘,这盘归我了。”

众人听他这样说,便明白这人贪心,于是纷纷上前切下肉来,一时间倒是没几人吃那郝香的肉片了。众人赞不绝口,回头再吃郝香的肘子,都觉寡淡无味了。这人也真是奇怪,本也是极美味的佳肴,可一遇到更好的,便将其视为平庸之作。小乙三人一旁看着也是不住摇头,大感不解。郝味师傅以全票赢得了这一局的胜利,他抱拳拱手,如今战成二比二平,只待下一局再使上厉害手段,一举胜了这不可一世的同胞哥哥。输得如此惨烈,也让郝香大感羞赧,四局两胜两负,虽然尚未结束,他的心态也是发生了些微妙变化。围观的“风花雪月”众伙计此时也有些挂不住面子了,叫喊助威之声小了不少。众百姓大声叫喊起来,想这最后一局才能决出胜负,看头更足。郝香郝味也知这是最后一局,定要拿出浑身解数,一举击败对方。众人纷纷看向高台上的小乙,待他说出下一道菜名。

小乙看了看绢布,脸上有些不可置信之意,他又低头仔细看了一遍,咽了咽口水,方才一字一字道来,

“最后一局,菜糠团子!”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