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47 徒生凶险未有不测,气色如常内心惶惶

47 徒生凶险未有不测,气色如常内心惶惶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众人守在屋外,只听得那环儿不住大声叫喊,又不知这屋内情形,公子焦急万分,不住捶打手心。白青欲要入内,却被公子拦住,

“这几位都是老太医了,应该不会有问题,你就先休息休息,若是不成你再来想办法。”

白青点头,也是时刻注意屋内动静。过了很长时间,屋内传来孩子啼哭之声,几人这才松了口气。房门打开,婆子将孩子递给公子,

“又是个小公子,真是好福气。”

众人都是欢喜,几位太医也一齐出来向公子道贺,公子乐得合不拢嘴,迈步就要进门,与一个丫环撞个满怀,

“这么急干什么,夫人没事了吧!”公子笑盈盈说笑。

“公子,夫人她,夫人她出了好多血!”那丫环说完便大哭起来。

公子拉住那几位太医,问道,

“你们不是说没问题了么!为何还会这样!”

太医们都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一位战战兢兢说道,

“刚才一切都好……”

公子怒道,

“你们什么都没看见是不是!”

那太医怯怯点头,表示都是隔着帘子,依照婆子说法,然后指导婆子丫环如何做法。

公子大怒,

“我都不介意这事,你们竟敢!!哼,要是环儿出了问题,拿你们是问!”

白青早已抢进屋内查看,看到那般情形也是心惊,心想若是自己坚持进来,可能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她稳定心神,让丫环婆子配合着治疗,又过了好长时间方才走出屋来。小乙见她神情憔悴,也是心疼不已,赶紧将她扶到石桌旁坐下,公子飞快钻进屋去。白青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小乙哥,要是我一开始进去就好了,都怪我不好,都怪我!”

小乙摸着她柔顺长发,

“你也尽力了,不过这里到底出了何事,那环儿姑娘怎么了?”

白青长呼一口气道,

“出血过多,生完孩子后众人也未注意,以为环儿姑娘昏睡过去了,婆子丫环收拾好后便给她盖上被子。好一会,那丫环才发现床边流下血来,要是再晚些发现,只怕就要丢掉性命。要知道,这可是大出血呀!”

小乙轻声问道,

“那现在又是怎个情况?”

白青无奈道,

“血虽止住,但环儿姑娘身体已经十分虚弱,就怕留下病根,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呢!”

白青流下泪来,一旁童陆嘟着嘴道,

“为何环儿姑娘会早产,是否出了什么问题?”

白青摇头叹道,

“这就不得而知了,兴许是先受那孙夫人刺激,后又不小心磕碰到了吧。现在就希望她能好生恢复,不要留下后遗之症。”

童陆拉拉小乙,

“小乙哥,你过来,我有话跟你一人说。”

白青有些疑惑,却也未加拦阻。小乙跟着童陆来到院中角落,童陆在他耳旁轻声说来,生怕他人听到,

“小乙哥,我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你想那太医为何如此这般救人,我有种预感,这事可没有这么简单。”

小乙一想,也是大惊,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做了手脚,故意让夫人早产,这些太医也可能是那人派来查看情况,碰巧遇到,然后趁机下手?”

童陆微微点头,

“只怕是这样了,小乙哥,咱们要不要告诉公子。”

小乙摇头道,

“我也不知,这事有些复杂,要不暂时别说,先看看环儿姑娘恢复情况。”

童陆点头,二人商议已毕,这才回到白青身旁,白青见二人不愿与自己说明,却也不问究竟,她知二人若真刻意相瞒,必不是什么好事,干脆也不再多管。公子出了屋来,坐在小乙身边,看着白青说道,

“现在我连这太医也不能信任了,青姑娘,能否求你个事?”

白青点头应允,

“嗯,公子,但说无妨。”

公子继续说道,

“青姑娘,能否多留你些时日,为我环儿引针开药,把她身子调理好才是。”

白青看着小乙童陆,看二人并不反对,这才点头答应下来,

“这又有何难,我们留下便是,正好小乙哥也需要好生休养,看他老是喝酒,不知还要恢复到什么时候。”

小乙摸摸头,傻笑看着白青,又听白青道来,

“公子,能否求你个事?”

公子点头,又听白青说来,

“经此一事,我又觉得自己医术只是学得皮毛,可否让我有机会向太医们多多请教学习。”

公子笑道,

“这又有何难。院子这么大,你们以后就住这里,也好与环儿有个照应。我再令太医上门传授医术,一个太医所擅之术讲完,那就再换其他。”

白青终于挤出一丝笑来,

“那我们就在这里白吃白喝了。公子,你对环儿姐姐可真好!”

公子叹了口气,正欲再说,只见一人悄悄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话,公子听后便与小乙三人告辞,又进到屋中寒暄几句,这才跟着那人一同去了。

童陆遗憾道,

“已经走了这么多个月,还没出这大理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姐姐。”

小乙白青也是皱起眉头,又听童陆说来,

“不过咱仨人一起,这一路倒也是十分有趣啊。咱们就在这好吃好喝,养足精神,之后再弄辆好点的马车,走路实在是太累了!”

三人相视而笑,感觉这一路其实一点也不觉孤单乏味。

如此这般,在这大理城中又过了三月,这时已是春花烂漫,遍地留香。小乙平日里练练功,偶尔去找秦朗玩玩,在这院中有吃有喝,当然要做些什么才是,便就自发做起了护卫工作,而这只怕也是公子有意为之,偶有到大理城之外散心,也都是一日来回。童陆闲来无事爱去找那郝香郝味解闷,当然最重要的是为了吃喝。这二人和好之后,相互交流做菜心得,竟皆厨艺爆长,这东福楼与“风花雪月”生意日益红火。小翠这阵子张罗着给郝香说亲,也是忙得不可开交,郝香却是有些羞赧,老说“不急不急”。白青的工作呢则要繁重许多,她每日为环儿姑娘检查身体,引针调理,之后便要与那太医请教各种病例诊法疗法,她心肠好,心思细腻,又爱钻研,前来授教的太医都十分疼爱她,有时竟是很多名医一同前往,争着要在她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白青舍不得丢弃那只姐姐留下的药箱,于是找人好好改装了一番,可将各种药具药草药粉分类装入,又换了背带腰带,背的时间长了也不至于把肩膀磨痛。她记起小乙需要的包袱,又请公子找来能工巧匠制作了一款熊皮背囊,这背囊十分结实,中间有硬皮隔开,可以调节空间大小,总计能分装一十六样短兵,外边还可绑上四只长武器,小乙一见也是十分欢喜,那他身上乱七八遭的东西全放入这背囊之中。他那只黑棍背得习惯,也就没再绑在这熊皮背囊之上。

这院中有了小乙三人,也是热闹了不少。除了经常来授业的太医,孙保山和孙夫人也是经常带着孩子过来串门,两家关系十分要好。环儿姑娘心情也是大好,那早产之事也没留下什么病根。公子若是得空,也会过来与众人一起吃喝玩乐。不过政事繁重,越到后来,公子来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停留时间也是越来越短。小乙三人都为环儿抱不平,可环儿姑娘却说这是他的使命,要治理如此大一国,安抚这么多人民,是多么的不易,自己又怎能再为他添堵呢。小乙三人见她如此,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孙保山依旧每次前来探望,若是政事过于繁忙,则会从他夫人那里了解这边境况。

这日,众人都在院中乘凉,环儿姑娘抱着孩子,燕儿在一旁逗弄孩子小松子。小松子便是那三月前降世小公子的小名了。这小名是白青所取,众人叫起来也十分顺口,也都这样叫了。至于为何取这小名,也是有一番说法的。那日,白青难得在手中闲逛,心血来潮便买了一些红绳回家,想要绑成小结送于众人。这家中正好有那松子,她便从中挑了几个圆润饱满的,把绳做成手串,绳结中空,即是用来装那松子之用。绑好之后,她便给小公子拴上,人人都说好看,白青便给小公子取了这个小名。邻家孙保山不干了,也要白青为他家小子做上一串,白青心想,两个孩子同一日出生,就做相同的物饰以示情谊。只是她突然看到了那一堆小核桃,便用小核桃替换了松子的位置,只是这小核桃稍稍大些,手链也就粗了一些。这两个孩子同年同月同日生,一个叫小松子,另一个叫小核桃,真是天生一对好兄弟。

燕儿十分喜爱小松子,有了好东西总是先想着弟弟,这便让环儿好生欢喜。环儿心情上佳,轻声对众人说道,

“天气如此之好,咱们一同去洱海泛舟如何。”

白青笑着回道,

“这水中有些风浪,小松子还小,只怕会有些不适,不如我们乘车去到那月亮湾游玩半日,午后方回。”

众人都表同意,于是各人开始张罗,不多时这车马吃食,防寒衣物也一一备齐。众人一齐上车,小乙赶着马车慢悠悠朝月亮湾赶去。一旁孙夫人见众人出游都不叫她,假意牢骚几句,又赶紧吩咐家丁备齐马车追撵上去。两辆马车先后出城,马车朴实无华,却也没引起太大动静,远远的有些护卫跟住,并未影响到众人心情。只是半个多时辰,马车便到了那月亮湾,众人下车,看到这蓝天碧水,心情大好,不由唱起歌来。这环儿噪音真真好听,白青说就似听到了人间最美妙的音符那般,难怪公子对她最是亲近。

众人在这洱海边上铺上席垫,盘膝而坐,丫环取出酒水茶点,蔬果美食,环儿将她拉到身旁,众人一起喝酒吃食,很是快活。小乙身体早已痊愈,喝了半壶酒,便觉身体发热,他脱去上衣背囊,只绑着那黑棍跳进了那洱海之中。他这些日子倒是与秦朗学了好些水中技巧,游水泅渡更是精熟不少。白青童陆手拿点心,光着脚丫站在水边,不时用脚背踢起水花,童陆捡上几枚石子,朝小乙身上丢去,不过小乙身法极快,倒也没中几下。燕儿跟在白青童陆身后,看着水中小乙,咯咯笑个不停。岸边两位夫人抱着孩子正在攀谈,孙夫人很是委屈,环儿又是道歉,又是不停说笑,这才逗得孙夫人哈哈大笑起来。游人止步,都被这景致吸引,还有那酸儒对着洱海赋诗一首,不知是他临时起意,或只是复念前人诗篇。一切都是如此和谐,这广袤洱海让众人心平如镜。

又过了好一会,小乙从水中起身,刚穿上外衣,就听远处传来马蹄之声。众人好奇回头一看,只见一众护卫簇拥着一辆华贵马车缓缓行来,跟随出城的护卫也被阻拦开来。小乙背上熊皮背囊,站在众人身前。一人骑马向前,离小乙一丈之处立马而言,

“不知谁是环儿姑娘,我家主子有请亭中一叙。”

小乙正要开口,环儿已然站起身来,

“姐姐稍待片刻,奴家这就前去看看情况。”

环儿将小松子交于丫环,轻声对众人说道,

“我早就料到有此一天,你们也不用担心,这大庭广众的,想来对方也不会对我怎样。你们好生看着燕儿和小松子,我去去就来。”

她微微一笑,转身朝湖边凉亭走去。

小乙欲言又止,想要上前护她过去,可环儿轻轻摇头,示意不用费心。小乙心道,这环儿也是位女中豪杰,面对此情此景,一点退缩之意也无。他看这情形,早已明白几分,对方是谁不言而喻了。童陆赶紧吩咐孙府家丁,速速回城告知孙保山与公子,那人也是懂事,解下车索,骑马回城报信去了。小松子在那丫环怀中倒也不哭不闹,他与胖胖的小核桃两眼对视,极是欢喜,小核桃态度就冷淡了许多,只是直勾勾盯着小松子,双手不时挥舞。小乙看到这一幕也是心生怜爱之情,可这小松子生母会是怎样结局,他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童陆揪着小乙衣角,说道,

“小乙哥,你说这皇后会不会为难环儿姐姐。”

小乙摇摇头回道,

“不知道了,不过众人都亲见环儿姐姐被叫了过去,光天化日的,绝对不会在此刻对她下手。”

童陆点头,继续道,

“你说这皇后嫁给咱公子已经好些年,却一直没能要上孩子,会不会是得了什么不孕之症,咱们要不要让白青给她看看,没准便能消除她对环儿姐姐的敌意呢!”

白青抿了抿嘴,说道,

“这不孕之症我也曾翻阅书典,又问询过许多太医,他们都是束手无策,我又怎有更好的治疗方法呢。”

童陆遗憾道,

“公子都要忌惮她三分,我们又能怎么办,最多也只有小乙哥舞刀弄枪,守护在环儿姐姐身前,可守护一时,又怎能守她一世!不过依我看来,这燕儿已经这么大,皇后若想,只怕是早就下手了。所以,我们其实完全不用担心,环儿姐姐母子三人定然是没有危险的。”

小乙白青点头称是,可心中仍旧有些紧张。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凉亭侍卫分开,环儿从中走了出来。小乙赶紧上前接她回来,看她脸上并未有任何异常,这才放下心来。那皇后带着众侍卫回去了,没有人再多说一句。童陆却是有些忐忑,这场面平静的太过诡异,只怕没有这么简单,可他一时也不知发生何事,那环儿也是只字不提,自己也就不好再问。公子派来一队人马,将众人护送回府,这院中又恢复往日平静。

这一连几日,童陆留心观察环儿,只觉她身旁有人之时便如往日一般,但自己独处之时则有些心神不宁。童陆心想定是那日与皇后密谈,提到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秘事,不过见环儿并未有过激反应,也就未采取任何措施。

这日,环儿似乎心情大好,一大清早便四处张罗起来,说是要亲手为众人做上一桌丰盛晚宴。小乙问她是否需要请示公子,让他抽身回来齐聚,环儿却说不用劳烦,称这只是院中几人小聚,无需公子放弃政事。小乙也就没太上心,只待留下肚子,晚间能够大吃一顿。

这晚间一餐着实丰盛无比,虽说平日里环儿也经常下厨,不过也大都只做上一两道小菜,像这样十来个大菜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小乙三人看得眼都直了,又见丫环抱来大坛酒水,老远就闻到了香味,这腹中馋虫作祟,三人皆是难以忍受,只待环儿一声令下,便要上前夺食。这孙家夫人也受到邀请,让贴身丫环带着小核桃,自己则与环儿一起在那后厨忙活。接近日落时分,这酒菜方才准备完毕,丫环们点燃烛火,众人在烛光之中推杯换盏,场面十分热烈。两位小公子由那丫环带着回屋睡了,俩夫人得了闲,也是喝了不少酒水。晚宴持续了很长时间,孙保山刚好错过了宴会,他也不气恼,亲自将夫人接了回去,孙夫人走时不断吵嚷着也要为众人亲自做上一桌。小乙也喝得晕晕乎乎,最后也是与童陆相互搀扶回到住处。童陆本觉得奇怪,不过在喝过一碗之后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这第二日天尚未亮,小乙已然起了身,独自来到前院打拳舞棍。这日常活动结束,回头便见到那一桌杯盘狼藉,本是众人商议好第二日清晨再行处理,他看不过去,便自己收拾起来。刚收拾完毕,童陆来到了身边,

“小乙哥,不知怎的,感觉有些不大对劲呢!”

小乙也摸摸头,回道,

“我也有这种感觉,但又说不上哪里出了问题。”

小乙见白青房门开启,白青按着太阳穴走了出来,她走到小乙身边坐下,慢慢说来,

“小乙哥,我觉得头好痛,你们感觉如何。”

小乙回道,

“可能是你不胜酒力,我倒没什么感觉。不过青青,你有没有感觉到异常。”

白青认真点头,说道,

“环儿姐姐见过皇后以来,便有些不同以往了,在人前却是装作没事人一样,可私底下……哎呀!”

白青大声叫喊起来,小乙童陆盯着她看,听她说来,

“你们想想,姐姐走时也是莫名其妙做了一大桌好吃的,这环儿姐不会也是……哎呀,我得去看看!”

说完白青转身便向环儿房间跑去,小乙童陆赶紧跟在后边。白青敲了好一会,里边却是毫无反应。三人皆是有些着急,小乙一脚将门踢开,白青跟着进到房中,小乙二人多有不便,只守在门口静待白青探明情形。不多时,屋内白青哭喊之声响起,二人不由分说,一齐冲了进去。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