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八二上

八二上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呆在当场,那睡下之人被这一声唤醒,猛的坐立起来,他双手摆了一下,正巧抓住小乙,他满身酒气,对着小乙一阵呼哈,那味道太过刺激,实在让小乙承受不住,

“老哥哥,你怎么这么慢,我都等不及先睡着了哟!”

哎,这家伙是把自己当作他的伙伴了,可外边那人正自赶来,小乙这又如何脱得开身!小乙往后收手,那人却是拽得更紧了,小乙稍一用力,将那人拉扯了一下,那人猛的惊道,

“老哥哥,你弄痛我了!哎,老哥哥!”

门外那人已然赶至,小乙立时停下,不敢再动。那人在这漆黑夜里,仍是健步如飞,应该是个高手。门外那人赶至门口,忽的停了下来,他往里边张望,似乎发现了异常,

“哎,怎么,怎么这么热闹?!”

小乙还欲再躲,可这人已然说得这般明白,他再躲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小乙正欲开口说话,那人却是欣喜非常,道,

“哎,小乙,你们怎么也在这儿啊!”

一股浓重的酒味靠近过来,小乙猛的惊醒过来,回那人道,

“啊,老酒鬼,怎,怎会是你!”

地上那位被他二人对话惊着,也来问话,

“老哥哥,这,这里还有别人?!”

这夜里黑得厉害,他酒醉未醒,也难怪看不到人了!

小乙问道,

“老酒鬼,这,这又是何人?!”

这人果真是老酒鬼,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酒味,似是从身体之中散发出来,老远便能闻着,这一靠近过来,小乙更是熟悉,定然是他无疑了!可他为何会在此处,还和地上那位称兄道弟,真是奇怪得很!

老酒鬼嘿嘿笑着,回道,

“这么黑,咱们还是把灯点上再说!”

老酒鬼从怀里取了火烛出来,一连点上两根之后,这屋内光亮一片,便见着了这屋内情景。这屋内并不显得如何脏乱,似乎不久之前还有人收拾,地上铺了些干草,应该就是从外边割来的。那醉酒之人躺坐在干草之上,旁边湿了一大片,应是他喝酒太过随意给弄湿的!离他不远处,有两个酒坛,里边似乎还存有酒水,哎,难不成是那老酒鬼刚拿来的?!老酒鬼安放好火烛之后,便到小乙这边,双手握紧小乙胳膊,不住点头憨笑。童陆和白青本是躲在门后,看到是熟人后,慢慢移了出来,正想说话,却是听那地上那还未醉醒过来之人开口说话,

“老哥哥,这又是什么地方,咱,咱们怎会到这儿来啊?!”

老酒鬼回头看他,笑道,

“这是那闹鬼的屋子啊,哎,你可是见到鬼了?!”

那人一听这话,似乎立时清楚过来,张大了口,嘴唇都有些发抖了,

“啊,啊,这,啊……”

老酒鬼哈哈大笑,又道,

“你我都未见过那鬼是甚样,今日正好看上一看!”

童陆从小乙身后缓缓走出,双脚挪得极快,竟是看不出有脚!他脸上不知何时胡乱涂抹了颜色,再加上他那极其夸张的表情,还真是些吓人!他双手轻抬,头伸向前方,然后往那人移了过去,口中仍是未停,

“你,你……见过的鬼……鬼……是这……这个……样……样子……么……我……”

小乙白青和那老酒鬼都是乐得不行,可地上那位却是当了真,他身子一颤,双眼失了神,身子僵住,直往后方倒了下去。几人一见,立时围拢了过去。

童陆悠悠然道,

“呵,人吓人,还真是要吓死个人啊!”

白青道,

“陆陆,你看他尿都被你吓出来了,待会得你来收拾哟!”

那人果真是被吓尿,裤子湿了一大片,他本就害怕这鬼院子,又如何经得住这般惊吓!老酒鬼把烛火拿了过来,几人方才看清这人长相!只见这人约莫三四十岁,脸型有些怪异,上窄下宽,一头长发披肩,看上去竟是像个底下顶小的酒壶!他脸色该是极白,只是喝酒太多,此时红了一大片,这红润之上,又有些油水痕迹,也不知是出的汗,还是喝的酒,又或是毛孔之中冒出的油脂。

小乙笑道,

“这家伙还有气,一时半会死不了的!”

白青是大夫,又去仔细检查了一番,那人无事,只是被吓晕了过去,待他一觉醒来,也就好了!童陆呵呵笑着躲开了去,那股尿骚臭,他是受不住的!老酒鬼此时已然抱起了酒,来到小乙身边,

“嘿嘿,不管他的,咱爷俩儿可是好长日子没一齐喝过酒了,今日便要喝个痛快!”

小乙接过酒坛,大喝一口,回道,

“老爷子,今日可是陪不了太多哟!”

老酒鬼把烛火拿近些,仔细观瞧一阵,而后便将那酒放下,仔细诊起脉来,他时而摇头,时而摆手,也不知是否真的看出问题所在。老酒鬼拉着小乙在另一侧坐下,又把一阵,方才放开了手,满脸疑虑,问道,

“怎会中了毒,这毒还如此之奇怪?!”

小乙伸手去拿酒,却被老酒鬼挡开,又听他道,

“我这老命也是活够了,酒嘛敞开了喝,你可不行!快说,否则我可要生气了!”

白青童陆见着老酒鬼替小乙把脉,也很好奇,于是放弃被吓晕那位,来到了小乙身边。小乙笑笑,对这毒似乎也不太在意,

“这毒对我也没甚影响,你看,我这不能跑能跳的么!”

老酒鬼呸了一口,吐到小乙身边,一口浓痰,也不知在他口中积攒了多久!

“你这小娃,怎的不听老人言了?!我虽然也只略懂脉象,但你这毒,绝对不会简单!快说,快说!”

老酒鬼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再不与他讲明,该是自己的不对了!于是小乙把在海上发生的事情,挑重点说与他听,老酒鬼一边喝酒,一边听他说来,脸上也是青一阵紫一阵,不时透出一股红润,又很快被压制了下去。听完小乙讲述,他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叹息不止,

“哎,中了毒神的毒,还能活到现在,你这命啊,也是大得很啊!”

小乙笑道,

“我想,那家伙也并非真想要了我的命,他只是想达到控制我的目的,可我们没收住口,喝了太多的酒。而后来,我们逃脱了出来,还把大部分毒性给化解了,这只怕也是他料想不到的!”

老酒鬼道,

“这毒可得赶紧想办法排解,老是待在体力,总归是个祸患!”

小乙回道,

“我也想除啊,只是我们想了太多办法,始终没有什么效果,现在能够暂时压制住毒性,已经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老酒鬼大喝一口,叹息不止,

“哎,要是那老算子还活着,肯定很快就能想出办法来!”

小乙奇道,

“老酒鬼,你说的那老算子,可是与蒜头前辈齐名,人称南算子的那位?他是辜炎的师傅,听辜炎说,他好像早就离世了哟!”

老酒鬼道,

“可不是么!他可是个全才,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对这医理也是颇有研究,哎,可惜辜炎这孩子生得笨了些,也只学了他的皮毛功夫,更别说去学习其他了!”

小乙也学着他叹了口气,道,

“可惜了,可惜了!”

童陆插话进来,道,

“这辜炎兄可真有福气啊,这一南一北两位高手都成了他的师傅,多亏他生得笨些,要不这天底下还有谁能够挡得了他!”

小乙笑道,

“陆陆竟是瞎说,辜炎兄可一点儿不笨,他只是把所有的精力专注在一件事上,有朝一日,他真的成为世上首屈一指的剑术大师,我可一点儿不会觉得奇怪!”

童陆歪起嘴来,轻声回了一句,

“谁信呢!”

说到此处,几人一齐住了嘴,从刚才半开玩笑的状态变成了一片阴郁,老酒鬼觉得奇怪,仔细问来,小乙这才把关于那船之事告知于他知晓!老酒鬼气得直拍大腿,

“狗贼,狗贼,竟是这般目无王法!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他大咳一阵,差点儿没把五脏给咳了出来。白青轻轻为他拍背,他这才慢慢缓和下来,

“老蒜头与我也是有些交情的,没想到,他竟是就这般死在大海之上了!他一世英名,最后却是落得这般下场,怎不叫人唏嘘!哎,还有那小辜炎,我也与他见过两次,是个好娃娃,他还这么年轻,前途也是不可限量,竟然也跟着老蒜头去了,哎,哎……”

白青安慰他道,

“所谓人死不能复生,老酒鬼,你也无须太难过,还是保管自己的身子要紧!”

老酒鬼觉得眼中难受,用手擦了擦,又道,

“其实啊,你们可比我还要痛苦万倍,我现在反倒是要你们来安慰我,我啊,这心里啊,哎,哎……”

老酒鬼难过得很,脸上纹路皱起,似是瞬间又老了二十岁!他难过得很,也就只有喝酒了,那坛里剩下的一些,被他一口气吃完,又伸手去够那另外一坛。白青连忙拉住,让他稍缓一会儿!老酒鬼似是失了心神,双眼只是呆呆的盯着那空酒坛瞧看。

小乙轻轻拍了拍他,道,

“老酒鬼,别再想那伤心之事了,咱们说说你吧,你这次究竟又是为何而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