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八四上

八四上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若真如这妇人所说,其实并无真实证据表明那小鸽子就是这邓家人撞死的,可是你又如何解释这一切?!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寻到那马车,是否真的与邓家有关,也就能够下定论了!童陆与那妇人又说几句,没有更多有用的信息,小乙将他拉了回来,几人商议接下来又该如何才好!

小乙道,

"莫非真如他们所说,这小鸽子正是被邓家的车马所伤,因为没有及时求助,因此而丧了命!"

童陆道,

"这邓家人闭门不出,我看多半是这样了!呵,咱们之前还觉得他们不错,可现在看来,连个承认错误的态度都没有,实在叫人气愤!"

李桂欲言又止,满脸的悲色,也是,他对这邓家颇有好感,可事实似乎对他们不利,他心头也多少会有些失望。

小乙道,

"这邓家人也真够奇怪的,老躲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白青道,

"这里边肯定有事!"

老酒鬼喝上了酒,酒味甚浓,飘散开去,也是引得不少人回头张望,他已然有些困倦,正想寻个地方歇歇,可眼里突然闪过一个身影,叫他立时醒转过来,他拉了拉小乙和李桂,二人晓得有些问题,于是又把童陆和白青叫走。几人往后退走几步,这才聚到一处说话。

童陆问道,

"老酒鬼,你可是发现什么了?!"

老酒鬼很是疑惑,眼中多有不解之色,道,

"我看见老叫花了!"

哎,这老酒鬼在此处等候了多日,始终未能等到老叫花前来,可没想到却是在这地方见着他来,老酒鬼并未喝太多酒,凭他的眼力,应该不会看错人!

童陆问道,

"老酒鬼,你可是看清楚了?真的是他?!"

老酒鬼十分确信,认真点下头来,回道,

"我确信是他!"

童陆喜道,

"嘿嘿,好久没有见过老叫花,今日可得好好与他吃上一顿才行!对了,你刚看到他,为何不去叫住他呢?!"

老酒鬼示意几人小心说话,又压低了嗓音回他,

"老叫花这是翻墙进到邓府去了!"

几人心惊不已,这邓家刚出了这档子事,老叫花竟是窜到人家家中,不更是给人添乱么!

老酒鬼又接着道,

"我看这事不那么简单,老叫花不会做那蠢事,我想他定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

童陆问道,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才好?!"

老酒鬼回他,

"你们先在这儿等着,我也进去看个究竟!"

老酒鬼的身手,小乙当然也是清楚得,这院墙虽高,可又如何能够拦得住他。刚回个神,老酒鬼已然消失不见,应该是去一探究竟了!小乙几人低声言语,猜不透这个中缘由。

童陆道,

"哎,你们说,这老叫花莫非是这邓家找来的帮手,他们见这事不好摆平,所以请了老叫花过来撑撑场面!"

白青呸了他一口,道,

"你乱说个什么劲啊,老叫花怎会是那样的人!再说了,他不缺钱,也不少名望,干嘛接这丧气活!"

正说着,只听一声惊呼,有人大喊出声,

"门开了,门开了,咱们定要讨个说法!"

所有人都围拢了过去,由于人太多,反而是把门给堵住,里边人出不来,外边人也是进不去!这一下乱了套,大家伙又是吵嚷个不停,骂声之大,直震得几人双耳欲裂!这般持续了好长时间,方才听到一人高声说话,他嗓音都有些嘶哑了,想必也是叫喊了许久,方才被人听着。

"大人,大人!大家安静,安静,听听大人如何说法!"

小乙伸长了脖子看向那方,只隐约见得一个身着官服之人被人挤到中间,他被挤得透不过气,双手不住在空中比划。他身后还有个小个子,长得黑土,没什么特别之处。众人听着这大人出来,也是渐渐消停,这才听到他的话语。

只听那人高声说来,

"乡亲们,今日这事的前前后后我已经弄得一清二楚了,大家安静一下,待我细细与你们说来!"

呵,原来并非那邓家不开门,而是早有人进入邓府了解情况,难怪这些人也只是围在门口,不敢冒然进入!众人虽然仍是余怒未消,但也都想要听听事实真相,于是再无一人言语。

那大人说来,

"今日之事,纯属意外,小鸽子也正是被这邓家的车马撞伤身亡的!"

众人一听这话,那还得了,果然是这邓家人干的好事!所有人都怒不可谒,便要拿着家伙冲到邓府与人理论!这大人叫自己的手下堵住门口,又叫喊了良久,方才暂时压住这方怒气!

他用沙哑的嗓音说道,

"大家先听我说,大家先听我说!这小鸽子,我也是看着她长大的,我听闻她出了事,也是心痛得很啊!但我们也不能意气用事,总得先听听这事实真相,再作定夺啊!"

众人仍是不住吵嚷,只是气势小了许多,大人这才又道,

"我刚才与小鸽子他爹一齐进到邓家,当面对峙,这事可是作不得假的!嗯,撞人的那车,就在这邓府院中,此时,已然散架,摔成了几半!还有那拉车的马儿,头被撞烂,死得不能再死了。至于那驾车的家仆,驾车本事算得上一流,可今日这马儿也不知发了什么疯,竟是疯狂乱跑乱冲,这家仆想尽办法也没能把这马儿制服!最后,他与这马儿一同丧命,哎,他也是个苦命之人啊!"

什么?驾车的人也死了?!若是真像这大人所说,那还算能够讲得通,可若是这邓家为了平息乡民的愤怒情绪,故意把这事全赖在一个死人身上,那这邓家,可真是太可怕了!

众人听了大人说话,情绪一下低落,有人回他,

"小鸽子她爹,你到是开口说话啊,大人讲的,是不是真的?!"

原来,大人身后的小个子,便是那小鸽子的生父,他好生颓丧,大人把他让到身前,让他来说,他嘴巴张合好一阵子,方才出了声,

"大家伙,我,我,大人讲的,都,都是真的!大人亲自查验,绝对不会有错!"

有人觉得不对,大声问他,

"嘿,你这老小子是不是受了那邓家好处,连自己亲生女儿也出卖!"

众人情绪又被点烯,看来小鸽子她爹在众人眼中并非一个实实在在之人,而众人对那邓家人的也有不少积怨,好容易寻到个报复机会,又怎会仅凭这二人一面之词而有所退缩,即便是大人还有当事人的亲爹来说,那也不成!

大人有些着急,大声说来,

"大家别要激动,别要激动,你们若是不信,便与我一同进去查验,看我说的是否有假!"

众人吵嚷着要冲进去理论,可却被一声暴呵震住,

"别吵了,官老爷的话都不信,你们无非是想来找我麻烦罢了!"

邓家大门现出一个人来,也只三十上下,英气非凡,只是脸色有些不好,虽然勉强支撑,但也能够看得出来!他虽然长相与普通人无异,可仅这言行举止便能看出他很不简单。他既然这般说来,相必也就是这邓氏一族的大家长了!咦,这诺大一个家族,管事的竟是一位中年人,这还真是少见!

有人大声吼道,

"姓邓的,你今日必要给个说法!"

不用说,那人姓邓,他倒是泰然自若,语气也很谦和,只道,

"今日之事,确实是个意外!当然,我不会作任何狡辩,也必会主动承担该有责任!小鸽子的丧事,我会全权负责,给她办得风风光光。她爹这后半生,也全由我邓家赡养,直到入土为安!我邓某人说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今日亦可向天起誓,若违此誓,定要我死无葬身之地!"

有人大喊,

"姓邓的讲的话,谁敢相信!"

众人对邓家人的看法想来也是根深蒂固,一时半会怕是改不过来!

那人只是淡淡一笑,回道,

"可笑,可笑!既然如此,那咱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刚才与大人说过,你们若是真想来看看车马摔成了什么样子,那我不会阻拦,可你们明明是借此机会前来闹事,那我一万个不同意!呵,我对你们没了耐心,你们若是有胆进门,那我便挨个打断了他的腿!我刚才也讲过的,我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来与不来,你们自行掂量!"

这话可说得有些重了,也是,对有些人来说,你越是对他和颜悦色,他越是嚣张,你若是给他来狠的,他却反倒成了个怂货,你说可气不可气!那人这般说了,之刚叫嚷的几位,似乎也消停了些,其他人见势头不对,也是无人再敢做那出头鸟!

那人说完,转身进了大门,邓府的仆人也全退了进去,手持武器守在里边。邓府大门已然无人把守,可是这外边人挤来挤去,却是没有一人胆敢进去!

小乙心想,这姓邓的果然有两把刷子,早就看清楚这外边形势,一味的求合并非上策,略作威吓却是起到了很好效果!

大山又站了出来,大声说来,

"我在这九龙湾多年,大家也是知道我的为人,更何况,并非我一人在场查验,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辈也能作证!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凡事还需讲究证据不是!这天色不早了,还是先回去吧!更何况,这死者的丧事还需有诸多准备,咱们堵在这儿,也不是个办法啊!"

大人说这话,也是在给众人铺个台阶,聪明人当然再骂几句,便顺着下去,而剩下的几个,也是闹不起什么事来。这一乱局,就如此这般结束了,实在叫人无语!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