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50 泛舟而行云水一处,缘分已尽不问前途

50 泛舟而行云水一处,缘分已尽不问前途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甜老头划得极慢,大山悠闲躺在床头闭眼休息,七子与思思谈笑说话,那公子凑到思思面前想要插上几句,却被思思一眼瞪回,吃了个闭门羹,只好自己个儿抄水戏耍。甜老头兴致颇高,轻轻唱起调子,大山一时好生享受。这天气变化之快,初时还是晴天,这走不多时,便下起了小雨,云层下压,竟是和那水面连成一片。

“哎呀不好,要下雨了,妹妹可有带伞,不如到我这来,我们一起躲雨才是!”那公子取出一把雨伞,却不急着撑起,看着思思微笑道来。

思思看他一眼,轻轻笑了一声,又不理他了。公子也不气恼,七子看他样子也觉好笑,那公子走到近前,将伞递给七子,又道,

“这伞你来撑,可别让妹妹淋着了雨,要是生出了病,可就大大不妙了。”

七子犹豫了片刻,接过伞来,与思思一齐撑伞。公子负手而立,背对他俩,极有风度。甜老头哈哈大笑,取出两顶竹帽,丢给公子,那公子张嘴笑笑,接住后转手便戴在了头上。思思这才好生看他,只见他一身浅绿色绸缎衣衫,衣上图案繁复,一时分辨不出所绣何物,一双灰白绣鞋做工精致,应是那鞋中上品。竹帽外沿滴下雨水,打湿一片衣角。思思笑着说道,

“公子,你也过来打伞吧!”

“好呀!”那公子笑着来到近前。

思思飞快取下公子头顶竹帽戴在自己头上,又把那公子推向七子,公子气得脸上发绿,竟是宁可淋雨也不愿与七子一同用伞。他拨开伞来往外便走,却被七子一把拉住,

“这位公子,思思好意你就不要再推辞了,咯,这不你自己带的伞么!”

那公子被七子抓住,丝毫动弹不得,也只好不再看他,与伞外思思笑谈起来。七子本对公子没有敌意,公子看在思思面子上,也偶尔与他说谈两句,这一路上倒也和谐。烟雨蒙蒙,时辰又尚早,这草海之中并没太多游人,偶遇几位青年男女船只,也是被远远避了开来。公子喜欢与女子交往,这几人心中也是有数,于是思思便被他邀请到家中作客,连同大山七子也沾了光。思思笑问道,

“公子,您不是要在甜叔那待上一个月么,这么快便要与我三人一齐走了?!”

那公子笑道,

“相逢便是缘分,能在此处遇到各位,也是小生的福气,先尽上地主之谊,至于这里嘛,过大半月再来,那时方有那花海可供观赏,确是不用着急的。”

思思看这公子约莫二十六七岁,却仍似一个小孩子,毫无心机利害,对他也是渐生好感。他看看七子,又看看大山。大山依旧闭眼休息,七子则是耸耸肩,不置一言。公子看来有些着急,大声道来,

“我那小仆已然在对岸等着我们,坐上车马,今日便能回到丽水镇去,我们正好同路,一起走又有何防。我家在这丽水镇也算是有些地位,总有能帮上忙的地方!”

大山睁开眼来,长长伸了一个懒腰,笑道,

“小子有点儿意思,若不依你倒显得我们不够大肚了。思思,你就答应下来,我和七子也沾个小光。今晚好酒好肉可是免不了了,还能住上大宅,啧啧,真是划算!”

那公子一听,顿时喜笑颜开,一边与众人交谈,一边用手在水里划拉,想让这船儿行得更快一些。这草海不大,即使穿过这狭长的南北方向,也是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不,已然到了岸,那公子小仆拴住马车,正在车驾之上打着盹,几人来到了近前,方才醒转过来。七子拍拍那小仆,回头看向大山,

“大山哥,所以你让带上行李,便是早就想好要与这位公子一起去往丽水镇了?!”

大山笑着点头,向甜老头招招手,纵身跳进了马车之中。七子思思与那公子分别与甜老头道别,挨个进到车中。马车缓缓开动,慢慢向北去了。甜老头盯着远去的马车看了半晌,有些欣慰又有些感伤,良久方才转身进到船中,悠悠荡回。

这刚到正午,马车便已来到了丽水镇。这丽水镇地势平坦,溪水纵横,活野千里,由于地理位置优越,自古便是那竹盐铁器丝绸茶马的集散之地,此时也已初具了规模,常居此地者竟有千余户,再加之那往来客商马队江湖游侠,倒是一片繁荣景象。七子从车窗之中露出头来,看这丽水镇似乎比那云龙赕更具规模,各式商贩遍布,叫卖之声不绝于耳,热闹非常。可这公子马车竟是在街中横行,丝毫不管那行人是否方便,几位孩童路边玩耍,差点被车马撞上。大山闭目不语,七子却是心头火起,正想对那驾车小子说道两声,身体不由向前一送,差点从前门摔将出去。那公子早有预感,用手扶住身体,笑眯眯看着思思七子一齐摔倒。

“这小六子呀,年纪不大,车技却是了得,你可千万别小看他,他虽年轻气盛,驾车技术却是一流,也从未出过乱子。刚才也只是给你们炫耀一番,可没有恶意的,妹妹可莫要与他生气才是!”

思思七子尴尬起身,大山方才睁开眼来,拉开车帘朝外看了几眼,他悠悠然打了个哈切,慢慢说来,

“车里人都不舒服,车技再好又能如何!小鸽子,你家还是老样子,没甚变化呀!”

那公子大惊,叫喊道,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小名,这,这,这小名,只有我几个姐姐方才这般叫我!”

大山也不言语,拉开车帘下车去了,七子思思跟在后边,来到那府宅门前四处观瞧。那公子盯着大山后背,满脸的疑惑,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你可是认得我父母或几个姐姐?”

大山看那门楣之上的红色“肖府”,慢慢说来,

“这牌子上也出奇的干净,文娟也真够心细的!”

七子吃惊的看着大山,只觉大山独眼中隐隐有些泪光闪动,那公子摇摇头,努力想象眼前这人,

“你认识我二姐?这可难猜了!与我二姐相识的,只怕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大山不以为意,笑笑,

“有人就是喜欢取小名,你这小鸽子不也是她取的么!”

那公子想了想,突然惊觉,伸出手指晃了起来,他扑上前来便想要将大山抱住,却被大山一只手隔开,

“你可别这样,我俩可不太熟!换作你那几个姐姐,那还勉强能够抱上一下的。”

那公子傻傻笑了起来,

“我是说好像在哪里见过,原来是小乙哥呀!哈哈,咱们进府说话,我去把二姐叫出来,她呀,现在可忙了,有时一连几天都看不见人影!现在她当家,我们上上下下可都要听他使唤!”

说完,他回过头来,对思思甜甜一笑,

“思思妹妹,我二姐人可好了,要知道是我的朋友,定会好生招待你们的。快快与我一齐进府!”

思思被他这一笑弄得有些头皮发麻,她轻挪双脚,隐到了七子身侧。肖家公子无奈,只好拉着大山向院中走去,七子思思一前一后跟着进了肖府。这肖府占地极广,这前院之中竟还有个巨大池塘,五彩鱼儿在荷叶中穿梭,偶尔碰得那荷上水珠滚落,场面极是生动。七子见那池边停有小舟,似是有人经常泛舟池中,池边有凉亭,亭中置有桌椅,桌上还有小吃瓜果之类。众人一齐来到那亭中坐下,

“小乙哥,思思妹妹,你们就在这坐会,我这就去找二姐,再令人送些酒菜过来。你们稍等,很快就回来!”

大山一屁股坐了下来,抓起一大块牛肉干使劲嚼了起来,

“嗯,有嚼劲,趁年轻,这牙口尚好,可得多吃点!”

大山将那盘子推向七子思思,自个儿则走到池边石上坐下,看着那池中活物出神。他将口中肉干嚼烂,一口喷到那池水之中,鱼儿在水中翻滚而至,顷刻间便将那碎肉抢夺干净。

思思七子看着大山伟岸身影,心中也是泛起一丝酸楚。想那十数年前,他英雄年少,万丈豪情,更有那佳人相伴,对这漫漫前路也是充满期许。如今独眼寂寞,连个趁手兵刃也无,虽仍看似潇洒不羁,内心定然苦痛至极。思思七子皆是没了心思,看着桌上果点,愣愣出神。

不多时,远处传来脚步之声,七子回头一看,只见一位窈窕妇人急步赶来,她身着粉红色连衣长裙,一条腰带扎得极为精巧,两只一品绣花鞋快速交替向前。待到近些,七子这才看清这妇人面目,只见她不施脂粉,面容秀丽,虽有三十多岁年纪,却仍带有些少女神韵。她发髻盘得老高,一枝素雅珠钗插入其中,那珠子只有一颗,看起来似乎也无特别之处,一点不似这富商之家女子应有之物。妇人来得很快,却始终保持优雅身形,身后数丈之外跟着两个十岁左右双胞姐妹,两人一路并排着小跑,想要追上那妇人却仍是不能,二人气喘吁吁,粉红脸蛋上汗珠滚滚,一看便知平日里缺乏锻练。两位女子身后又是数丈之外,那公子更是上气不接下气,似乎被这姐妹花落在身后很是气恼,可自己双腿太不争气,费尽气力也只能勉强跟住。

妇人来到亭中,向七子思思微笑施礼,二人刚要起身,妇人便点头示意二人不用拘礼,随即走向大山。她在大山身旁三尺距离停了下来,盯着大山侧脸看了半晌,这一边侧脸被那黑色面具挡住,什么都无法看到,可她还是看了很久。

“小乙哥,真的是你么!”

大山把捏在手中的石子扔了出去,他力气甚足,石头虽小不吃力,却也扔得老远。

“文娟妹子,多年不见了!”

大山转过头来,嘴角稍稍扬起。肖文娟只看他正脸一眼,便是流下泪来。

“小乙哥,这些年来,你可是受了太多苦,这次回来,就留下来多住些日子,好让小妹我多尽些地主之谊!”

大山苦笑回道,

“文娟妹子,你知道我是待不住的。不过这吃喝玩乐嘛,倒也不会客气。”

那肖文娟噗嗤笑出声来,

“小乙哥稍待片刻,我已经吩咐下去,吃喝定会让你满意。”

双胞胎姐妹慢慢走到近前,一人拉住妇人一手,依偎在她身边,一眼不眨的盯着大山。妇人笑道,

“两个女儿,刚满十岁,这个是大双,左眼角有颗小小黑痣,这个是小双,没那小痣。这俩小祖宗要不是这小小一点,还真是分辨不出来。哎,我们这肖家,全是姑娘,姐姐一连生了六个女儿,还好姐夫并不在意,否则可要受苦了!大双小双,快叫小乙舅舅!”

“小乙舅舅!”

两个清脆童音一齐响起,大山哈哈一笑,

“大双小双要不要飞高高,以前我也把你们小舅舅扔上天过哟!”

大双小双有些认生,眼中却满是期待。文娟把大双小手递给大山,女孩没有反抗,大山弯腰,托住大双胳膊向空中一掷,大双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然飞起老高,快要落下之时,一只手掌轻轻扶住腰肢,泄去力后便是稳稳落在了地上。大双这才惊叫出声,有些害怕,更多的却是欢喜,她一把抱住大山右腿,吵嚷着要再玩一次。大山大笑起来,一手提起抱住左腿的小双,一人来一次那才叫公平。

“小乙哥,咱们到那亭中边吃边聊,这俩孩子淘气得很,可别把她俩宠坏了,要以后吵嚷着让我来抱,可得把我这小腰折了!”小鸽子喘得粗气笑着喊道。

大山一手牵一小手,与众人一齐来到亭中入座,大小双则是分别坐在大腿之上,不住给大山嘴中灌酒塞食,大山也是来者不拒,待到那肖文娟扬起眉来,二人这才安静下来听她说话。

“小乙哥,这些年都还好么,你这脸?”

大山哈哈一笑,

“以前的事,不提也罢,现在过得不也挺好么!浪迹天涯,逍遥自在。人嘛,总还是要朝前看的,就像你一样。偌大的家业,靠你一人撑起,你也真是不容易。这俩孩子聪颖可爱,我看像你更多一些。对了,文娟妹子,这两位是我好友,七子,思思,算是与我有那过命的交情。”

话音刚落,那肖文娟起身向二人行礼,七子从未被女子这般过,倒是显得有些慌乱,思思却是驾轻就熟,丝毫没差了礼数。

“二位既是小乙哥的好友,那也就是我肖府的贵客,这几日便安心在府中住下,让姐姐我尽下地主之宜才是。”肖文娟笑容满面,与七子思思对饮一杯。

大山轻捏大小双脸颊,笑道,

“文娟妹子,你可是太多礼数了,是想要我们不自在么!”

肖文娟掩嘴轻笑,

“哪能呢,大家就请随意,可是当在自己家中才好。”

几人边吃边聊,不知觉间已然过了两个时辰,大小双早已睡着,被丫环带了下去。除大山之外,其余人等皆是有了些醉意。大山张口就来,把这大理城中趣事说笑一番,倒也让那肖文娟姐弟俩人惊奇不已,当然这杀人之事却是一字未提。大山也从他二人口中知晓,肖家在这丽水镇权势地位更胜从前,家中现在最大的事情,便是为了独子寻下门婚事。这姐妹几人都对这弟弟疼爱有加,因而他不愿意,众人也不会勉强于他,这才造成了如此局面。

这肖家几代从商,在这丽水镇根系众多,家中事务极繁,便在这两个时辰之内,那管家也是多次前来与肖文商议。肖文娟也是极为干练,大山看她这般能干,也是深感佩服。管家又一次前来,在肖文娟耳边轻言几句,肖文娟皱了皱眉,转向大山,

“小乙哥,今日这镇中突然来了不少江湖人物,个个要打要杀,厉害得很!好生奇怪!”

七子思思一听,瞬间酒醒大半,大山却只微微点头,将那杯中酒水喝尽,方才慢慢道来,

“来得还挺快,娟妹子,我们得走了,若是连累了你肖家可就不好了。你这般聪明,想必已然猜到其中原由。我也不客气,要上几匹快马三日口粮便可。”

肖文娟点点头,眼中含泪,向那管家吩咐了几句,管家便找人准备去了。大山半靠在椅子上,用大手摸着肚子,笑道,

“像我这般四处飘泊之人,还能有人惦念,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哎。”说完,他转向肖家公子,

“小鸽子,肖文玉!你这也即将到那而立之年,若是不愿成婚,那也该为姐姐分担一些了,你这二姐最是要强,可这偌大家业,只让她一人扛起,似乎也有些太过分了,更何况还有两个小不点需要照料。不求你成为顶梁柱,但至少能做个左右手不是。你好好看看你姐姐,他可是最疼你的。”

那肖文玉看了看姐姐,低下头去默然不语。半晌方才开口,

“二姐,以后别再逼我娶妻生子,我便跟你一起经营生意如何。”

大山一听,哈哈大笑起来,

“这都要讨价还价,还真是个做生意的料。文娟妹子,这感情的事,还是不能勉强,就让他自己做决定吧,没准哪天心血来潮,生米煮成了熟饭再来通知于你……”

肖文娟向肖文玉嘟了嘟嘴,摇摇头道,

“也罢,当着小乙哥的面,姐姐答应你,不再逼你了,不过这做生意,你还得慢慢学来。”

那肖文玉跳将起来,从身后抱住肖文娟,嘻笑道,

“二姐最好了,嘻嘻,看来还是小乙哥面子大,只一句话你就让步了。哈哈,二姐放心,我以后定会在生意上用心。”肖文玉扭捏了几下,又道,

“不过二姐,以后还是得有休闲时日,老让我待在一个地方,可是要把人憋坏的!”

肖文娟摸着他发稍温柔笑道,

“好好,都依你!以后啊,到什么地方去要跟姐实话实说,偷跑出去多危险,至少也得带上几个家丁……”

“知道啦,知道啦!以后再不惹二姐生气了”

肖文玉把脸凑到肖文娟脸上,二人腻歪在一起,七子思思看得好笑,大山却是见怪不怪,只是自斟自饮。管家匆匆赶来,肖文娟听他所言双眉紧蹙,轻轻点了点头,

“小乙哥,马和干粮都已备好,现在就走么?”

大山点头,

“嗯,这就走。”

肖文玉跳将起来,

“小乙哥,不行!你可得多待几日,这么多年没见,我和姐姐们都可想你了,二姐经常在我耳边唠叨,……”

话音未落,肖文娟一把将他拉住,

“别吵,小乙哥要走自有他的道理,你在这瞎闹什么!”

没有太多客套,大山三人跟着管家来到偏门,接过缰绳后,大山也只是向那姐弟二人轻轻点头,便转身慢慢朝外走去。七子思思与二人略微寒暄几句,方才牵马跟上大山。肖文玉想要叫喊些什么,却被肖文娟捂住了嘴。她轻轻摇头,一滴泪落了下来,正好砸在那门口青石板上,接下来是第二滴第三滴,当然,也仅此而已。

七子思思追上大山,

“大山哥,那肖家小姐可真是这一家之主?这肖家公子只喜欢跟女人在一起,也真是奇怪……”

大山没有回头,只轻声笑道,

“谁说女子不能当家,她是个人物!至于那小子,也只不过是个被疼坏了的弟弟罢了!”

肖家门外,肖文娟默默看着三人远去,待到再不见那人踪迹,方才转向肖文玉,她只微微一笑,说道,

“回家吧,有些人,即便只存在心里,也是好的。”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