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55 迷失心魂时日无多,推杯换盏对饮豪客

55 迷失心魂时日无多,推杯换盏对饮豪客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她懂得很多,不仅会医术,这酿酒也是一绝。咱们喝的这‘甜心’,便是她教于我的。平日里并没有人前来,我们过得倒也快活。一年后,她给我生了个儿子,我们就在大名中各取一字。嗯,这便是甜心了。孩子尚未满月,突然有人来访,与文心交谈了半日,之后她便整日郁郁寡欢。我很是着急,文心也慢慢憔悴下去。又过了几日,她忽的打扮起来,异常的美艳动人,她给我做了一大桌好菜。我还记得那日喝醉前,她抱着甜心喂奶,温柔的说,‘甜心儿,你要乖,多吃点……’,甜心吃饱后,她扶在我耳边轻声说道,‘还有你甜老狗,嘻嘻,第一次这样叫你,真好听,你也要好好吃饭,也要乖乖的哟!’。醒来之后,一切皆如过往云烟,消散不见。只剩下,只剩下小小甜心不住啼哭。”

这甜老头说完这一段,心中苦闷也是消散不少,他干咳了几下,又道,

“我想她,真是想她。从最开始我就知道,她不是普通人,也许就是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才委屈自己下嫁于我。可这又怎样,我就是喜欢她,即便她就此离去,我也一点不怪她。我就是个普通的渔民,我只能带着孩子,在我们的家里等她,一直等她。”

众人心头都有些震惊,就连小乙都久久不能平静,小乙思索一番,问道,

“甜叔,那这石簪又是什么说法?”

甜老头看看那石簪,抱入怀中说道,

“自从搬到这里,文心每日都很开心,伤也好得很快。那一日,我终于鼓起勇气问她愿不愿意嫁给我。她笑得如此开心,像朵花儿一样。可她没答应我,说当我帮她找到遗失在这草海中的石簪时,她就嫁给我。她可能只当成个玩笑,但我当真了。这草海虽说不大,要想找枝簪子,却是难如登天,何况我并不知晓大概的位置。没过多久,她对我说,她等不及了,我们便成了夫妻,但也每日坚持去寻那簪子。她说不用再找,可我却始终坚持。说来也是惭愧,这二十多年,我只干了这一件事,便是每日寻这簪子。今天,终于寻到了,可我的文心,她还会回来么?!”

白青紧紧拉着小乙手臂,小乙看着她,轻轻拍拍她小手,又转过头道,

“甜叔,你信命么?”

甜老头疑惑看着他。

“这簪子这般小,却是让我误打误撞捞了起来,可不就是命么。既然簪子能够找到,那一个大活人也定然能够寻来!”

甜老头眼神涣散,摇摇头说,

“我又何尝不想,可又到哪寻去?她若想我们父子,又怎么不回来看看?我这都年过半百了,又有几年可活?……”

老头边说边向自己屋子走去,众人并未阻拦,想着他能抱着那簪子入睡,多少也能减轻些相思之苦吧。

小乙三人本不想再有叨扰,可架不住甜心夫妻二人挽留,只好再多留几日。甜老头不再出去捕鱼,却也还是每日早起,坐在自己的小船上,捧着那簪子发呆。众人都不知如何劝解,也只有远远看着他。自从有了这簪子,甜老头却是变了个人一般,整日恍恍惚惚,白青说这是心病,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能慢慢开导,希望他快些恢复往日精神。

住在这草海边上,虽说潮气稍稍重些,却是无拘无束,自在欢乐。那新婚夫妻带着小乙三人,把这草海转了个遍,又一起去到那草海镇里热闹了几日。

这日,小乙三人这时想要离开,甜心姚箐倒也不好再强人所难。看那甜老头还坐在船中,小乙三人走上前去向他辞行,

“甜叔,我们这就要走了,您老可要保重身体哦。”

甜老头慢慢抬起头来,小乙心头一惊,他没想到这老头这几日间已然变得如此苍老。老头年过半百,这大半月前还能一个人出船打渔,下水捞虾,可没几天,便像是一朵艳丽荷花凋零了一般。甜老头伸出手来拉住小乙,把那簪子塞进他手中,喉头不停颤抖,说道,

“我这辈子都没勇气去找她,心知也没多少时日可活了,你们年轻,有盼头,这簪子你拿着,若是有缘,帮我带还给她。就说,就说,这甜老狗终于把簪子找到了!还有,他一直在等她,想她,也想了一辈子了。”

众人皆是心酸,看甜老头伸起双手,小乙明白他意思,掺着老头回到屋中。甜老头轻轻侧身躺下,口中呜咽细语,倒也没人听清那呢喃之音。慢慢的,他睡着了,永久的睡着了,他死前能看到儿子娶亲,又有这几个小辈送终,对这乡野渔民来说,也算是死得其所了。众人悲痛无比,却也忍住没有大喊出声,就让他这般安静静的走。

甜老头的丧事简单至极,三人帮着张罗,一切乱中有序,倒也十分顺利。丧失办完,小乙三人都不好过,便向二位新人辞别,甜心这刚成婚,老父又突然辞世,也不好再作挽留,只是想亲自划水,送他三人一程,也正好再看看这草海风光。小乙三人也不推辞,几人上了船,一路无言,所遇众游船嬉闹之声不断,却让这小船气氛更加凝重。没过太多时侯,船便已然到了北岸。姚箐架了车,已经在此处等候多时。甜心慢慢拴好船绳,这才陪同几人来到车前。

“你们三个还会回来么?”

小乙笑笑,

“当然会呀,还要亲手抱抱那小甜心呢!”

甜心点点头,童陆插嘴说道,

“甜心哥姚箐姐,你们回吧,我最受不了这好友别离,就让我们目送你们回走吧!”

姚箐丝毫也不啰嗦,点点头,拉着甜心上了船去。她轻轻挥手,与三人作别。甜心傻傻看着小乙三人,他平日没什么朋友,虽认识很多人,但大多数都爱嘲弄于他,像小乙这三人真心拿他当朋友的,真的不多。他向这方轻轻挥手,便是作别。不多时间,小船隐入那长长水草之中,已然看不真切了。

三人都有些难过,但这就是人生,有太多的酸楚,习惯就好了,路还得继续一步一步去走。童陆叹了口气,道,

“你们说这甜叔这辈子值么?窝囊么?”

小乙摸摸那石簪,微微摇摇头,回道,

“这是他选择的生活,这才是他,没什么窝囊的。他的后半生都是为去寻这簪子,但真正找到它时,却是让他瞬间老去。失去了这精神上的寄托,他的生命便没了意义。哎,也不知帮他找到这簪子是对还是错了。”

白青挽着小乙轻声道,

“小乙哥不也说是命运安排么,若是甜叔一直待在那小船之上,最后绝望的闭眼,只怕是要更加凄凉了。”

三人望向这一小片草海,沉默半晌,这才驾车北上。

这官道好走,道旁村庄也是多了起来,这一带地势平坦,溪水纵横,气候宜人,再看那沃野千里,想必这乡民也大都过得富庶安乐。

“这丽水镇就在前边了,咱们走得如此慢,也就用了三个时辰。听说这丽水镇往来客商众多,倒是能长不少见识。”

童陆嘿嘿笑道,

“还有那四方美食美酒,白青你可别心疼那银子,咱好容易来一趟,公子给的银子,白花白不花……”

白青朝他吐了吐舌头,笑道,

“得得得,我什么时候抠过门,咱们今晚大吃一顿。”白青拍拍胸脯笑道,

“我请客!”

童陆白她一眼,

“咱们的钱都装你包里,可不是你请客么!”

三人说笑进了镇中。这太阳已然西斜。小乙随意找了处驿馆安置下车马,三人又来到街上四处闲逛。这车道不宽,勉强能容两车相错,街上已无小贩,多数街边店面都已关闭,只偶有几处茶室客栈之类还在开门迎客。

“这比云龙赕也好不到哪去,似乎不如人们说的那般热闹。”

“是啊,小乙哥,咱们还是回吧,这一会黑了天,这青石板可要让我们吃些苦头!”

白青指着那一排排石板,又磕了磕鞋上的泥土,

“这里溪水很多,水量也十分充足,倒像是曾经听人说起的江南水乡。你看这些房屋也很别致,若是在此处安家,每日听伴着这丝丝流水之声入睡,也是极美的呀!”

童陆呵呵干笑两声,

“这有什么好的,不如那云龙赕破庙,还能听到沘江流水声,可比这要大多了!”

白青知他打趣自己,倒也不着恼,拉着小乙便往那偏门小驿去了,童陆远远跟在后边,把那路上小石子统统踢入一旁溪水之中。

三人回到驿馆之中,找了一处靠窗小桌坐下,童陆也不客气,把那招牌特色美酒美食点了个遍,乐得那小二合不拢嘴。小乙心想,这小小驿馆,以往本来只有那官家人入住,现如今也算是为百姓开放,多少也能多些收入。看这小驿规模设施,只怕也大都住些过往小贩,若是那巨贾之类,想必也不会屈就于此处了。

不一会,这酒肉便已上齐。童陆试试这碗,又尝尝那盘,一大口酒喝入嘴中,呛得眼泪直流,

“这喝了半月‘甜心’,再喝这个,怎么这般厉害。还有这些菜啊,也太过寻常,哎,真是失望之极,失望之极啊!”

小乙喝了一口,只觉口中似火烧一般,又是十分呛喉。

“这酒火辣辣的,青青你还是别喝了。”

白青端起小乙的酒碗,轻抿一口,也算尝了个鲜。

“小娃娃喝什么酒,哼!”

一条身形高挑大汉破门而入,朝小乙这方看了一眼,留下这么一句话来,童陆气不过,正想回骂两句,却被小乙拦住,他也只好嘟喃两句“臭屁”解解恨。那人三两步便走到正中一桌,一屁股坐了下来,小二赶紧上前倒上茶水,那人一口喝尽,又让小二倒上一碗。小乙看他也只二十上下,身板却是极为紧实,想来也是个练家子。这时,门外悉悉索索跟进一帮人来,虽是普通穿着却个个带有家伙,似乎也是大有来头,不一会便将这驿馆桌凳挤满。

童陆观瞧这群人,低声说道,

“怎会一下冒出这许多人来,也真是奇怪了。你看这些人,似乎都随身带有武器,好像很不好惹的样子。”

小乙点点头,

“咱们可不要惹事,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一些才好。”

三人低头吃食,眼睛却不时瞟向其余各人。小二忙活个不停,四处张罗酒水。这些人大多点了肉食烈酒,却没有人说话,只听得大口喝酒之声。喝不多时,一人站起身来,把那碗中酒水喝尽,而后将那酒碗重重摔下,那碗立时被摔个粉碎,小二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

“三哥,咱受不过这鸟气,这肖老头子不是人,改明儿就叫上兄弟把他好好收拾收拾。”

众人一听,顿时热闹起来,都叫喊着要去那肖府找人家的不痛快。小乙注意那最先进来的大汉,只见他虽已怒极,却又极力克制,自斟自饮了两碗,方才开口说道,

“兄弟们跟我跑这一趟着实辛苦,差点把命都搭在路上,可到头来没得到好处,反而攒了一肚子火气。是我对不住兄弟们!”

那大汉举起酒坛,咕咚咕咚喝了半坛,

“不过兄弟们还是听我一言。虽然这肖老头不是东西,可我们也抓不到他的把柄,毕竟白纸黑字写得清楚,咱们确是误了时辰。”

“可他不把我们当人,这气我可咽不下去!”

“对对!绝对不能放过他!”

“……”

一时间,这驿馆之中臭骂之声大起,小乙三人也是来了兴致,仔细听众人讲话。那大汉挥挥手,驿馆慢慢安静下来,想来在这群人中,也算是有些地位,

“兄弟们,那奸商一家必有报应,但不应由我们来惩戒。咱们在这休整两日,再找找其它可走的活计。咱们可千万不能惹事,肖家不是咱们惹得起的,这家中老小可还要有人养活啊!”

众人一听,尽皆泄气,都只低头喝着闷酒。那大汉摇摇头,扯下一块肉,放入嘴中大嚼起来。

“哼,那肖家也太不是东西了!看我不揪住那肖老头,狠狠抽他几个大嘴巴子!”

小乙咽了咽口水,问道,

“陆陆,你这是?”

童陆向小乙眨了眨眼,小声说来,

“我看这些人挺有意思,那肖家财主也不是好人,咱们就掺和掺和,没准还有好戏看呢!”

众人回头看向这方,童陆端起酒碗站起身来,赔笑道,

“众位哥哥,这肖家老爷视财如命,唯利是图,是个不折不扣的奸邪之辈!我们来时便已听说,去年,丽水镇西北多地突发大水,弄得民不聊生,这肖家老头竟是坐地起价,把那米面价格一抬再抬,又并购了良田无数,真是发了黑心财!最可笑的是,那一家小姐公子巡游之时,还要四处布施,以博取个好名声!”

话音刚落,便有人附和,那大汉咳嗽一声,众人也就没再多言。小乙白青也觉这肖家老头所作所为有些过份,若是有人能让他吃些苦头,倒也是喜闻乐见了。童陆笑笑,继续说道,

“刚才听诸位所言,必是被这肖老头算计了一把,我这也差不多猜出一二。”

那大汉一听,也是来了兴致,挤出个笑脸接话道,

“小娃娃心思倒是活泛,你便说出这一二如何?”

童陆抿了一口嘴,大喊一声“好酒”,来到这场中,

“我便大胆猜测一番。瞧诸位穿戴,便知是那众人挂在口中的马帮了,不知是也不是?”

那大汉也不言语,又听童陆道来,

“这些时日西北诸地大水又至,百姓苦不堪言,若是因此误了这送货时日,也就不足为奇了。依我看,诸位便是被这大水拦阻,这才被那肖老头狠狠的算计。”

“嗯,有点意思,继续说来。”

“若是诸位从这西北而来,想必所运之物便是那红白细盐了。听说那一带产盐多,可这山路艰险,车马并不好走,因而大都靠这马帮送往各处。这肖家为丽水镇最大商贾,与官家交往也是极为密切,这盐铁之事大都是他经手处理,所以这也就能够说通了。马帮贩盐过来,又带回香茶布衣陶罐之类,实实在在用双腿走出了这商道,真真是了不起啊!”

童陆举起大拇指,众人听闻也觉欢喜,纷纷举碗敬酒。童陆轻轻喝上一口,继续道,

“这肖家老头去年已经大赚了一笔,今年又想发这横财,咱们可不能由他胡来,可得好好教训他一番才是!”

四周议论声起,那大汉一口喝尽碗中酒水,朝四周环视一圈,最后才把目光落在小乙三人身上,

“我们都是守法之人,又如何能够做那些不法之事?!”

童陆眼角带笑,轻咳嗽一声,

“咱们靠力气吃饭,被人下了这一道,也真是够倒霉的,若是就此咽下了这口气,以后又怎么在这地界生计?还有,人家肖老头怎么对待咱们的,咱们不能学着给他也来这么一下么?”

大汉眼中亮光,催促道,

“还请指教。”

童陆端着小碗来到跟前,凑到大汉耳边小声说来,

“这盐铁本是官家之事,这肖家也只是为朝廷办事,咱们要在这中间轻轻做下手脚,到时候就不用咱们亲自下手,自有人前来处置!”

大汉一听,思考片刻,哈哈大笑起来,

“来来来,小兄弟,咱们走上一个,咱就是要不到那辛苦钱,也得让这肖老头遭受点罪!!!”

这驿馆之中又是乱成一团,众人看那大汉不再有那许多顾忌,这才纷纷痛快吃喝起来。那汉子来到小乙这桌坐下,四人吃喝闲聊,不再谈论那不快之事。谈起这风土人情,倒也有趣得紧。那大汉酒量也是了得,每次都是一口饮尽一碗,豪气非凡,对他的酒量,小乙也是佩服得紧。

小乙酒量不差,几大碗下肚,确还是有些微熏,他摇头笑道,

“大哥,这话说了半天,酒也喝了不少,还没请教您高姓大名呢?!”

大汉这才想起,几人热络半晌,连姓甚名谁都不知晓,

“哈哈,哈哈,刚想起来啊!我叫卫威,卫青的卫,威武的威,倒是有些拗口,叫我卫大哥便是!”

童陆马上接嘴道,

“嘿嘿,这是小乙哥,白青,我叫童陆,咱们这才算真正认识了!哈哈!”

“小伙子,你这棍子我注意了半响,真是有点意思,想必你也是有点能耐的,有空咱哥俩可得切磋切磋!”

“到时卫大哥可得手下留情哦!”

“……”

“小乙哥你还要喝酒呀,这酒可烈了!”

“就喝一碗,就一碗!”

“……”

吃喝说笑到了大半夜,这才回屋睡去。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