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五上

二五上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真是神奇,刚说完往事,就又下雨了哦!”

七子骑在马上,跟着大山,下山去了。二人只在这白云山上待了一夜,也是比较匆忙的。曾经的白云观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这白云间,人也还是那些人,只是饱经沧桑之后,再看不见当年的青涩与稚嫩。

是的,下雨了,终于又开始下雨了,云层厚极,雨势绵绵,怕是要下上一阵子了!

让这白云间的主人莫要相送,可对方仍是跟在后头,直送到了山下,又行了好远这才折返了回去。他们都是重情重义之人,否则又怎会继续留在这白云山上呢!

七子回头看看,心头暖暖的,对大山道,

“大山哥,在仙儿姑娘和十三的带领下,他们也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了,真好,真好!”

大山回道,

“是啊,他二人也是不易,为了这许多人的生计,定是吃了不少苦头!你看那仙儿,虽仍是很美,但也比想象之中还要老了许多!”

七子道,

“是啊,这白云间能够屹立不倒,肯定是要下一番功夫的!”

大山道,

“人活着,那就是好的!”

七子笑笑,又道,

“这白云间,可是比那白云观要好听多了,难怪这许多达官显赫愿意过来!瞎眼之人奏乐,耳聋之人端茶送水,哑巴跳舞,大块为当护卫,安排得井井有条,你说这么好的主意,会不会都是那十三出的?!”

大山笑着回应,

“自然只有他才想得出来喽!在我印象之中,仙儿似乎也不精于舞蹈,多半也是受十三的影响,才能舞得那般动人!”

七子大笑起来,又道,

“哈哈,难怪大家都叫他大王,还是有些本事的!嗯,没准,仙儿跳的那一曲,也是他亲自创作传授的呢!”

大山道,

“当然不排除这种可能!从古至今,也曾有不少男子精于此道,柔情之处,也并不比女子逊色半分!”

七子又道,

“是啊,是啊,只可惜没有更多时间留在山上,欣赏他们的大作!”

大山轻夹马腹,马儿小跑了起来,那雨拍在脸上,别提多么舒服!又听他道,

“这一路啊,可有得走的,咱们还是抓紧赶路才是!”

七子赶了上来,问道,

“大山哥,我还有些事情想问!”

大山没有回应,七子问来,

“咱们昨夜上山,刚巧赶上有贵客临门,嘶,也不知是个什么以样的角色!”

小乙道,

“这个嘛,我也不很清楚,不过能用这般手段阻止他人上山的,也必然不会是简单人物!至于究竟是谁嘛,可就说不好喽!”

七子道,

“嗯,我也这样想,这么大的白云间,只招待他一人,呵呵,那人定是极不简单!”

七子这话说完,又是说起了另外一事,

“大山哥,还有那个人,就是雁飞,对不对!”

大山笑笑,没有回话。一直默默跟在身边的哼哼,此时也终于开口说话,

“看那傻样儿,肯定就是他了!那家伙定是伤了仙儿姐姐的心,若非如此,仙儿姐姐又怎会这般对她!哎,可是,可是,仙儿姐姐不应该是和无间大哥好的么,怎会又与这雁飞扯上了关系!”

大山只是笑着,没有言语,七子接上了话,道,

“我也觉得奇怪,无间大哥又到哪里去了呢?!”

二人齐齐看向大山,因为只有他才能为他二人解惑,可大山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想要从他口中得知真相,怕是又要等到下一站了!二人互看一眼,各自哼了一声,然后策马上前,分列大山左右。这大道倒是宽阔,毕竟是官道,三人并行而走,也仍觉宽敞。行得不快,偶尔会有别的车马经过,稍稍让让,便能错开。

没走多久,大山突然轻笑一声,指向前方,那一片雨雾之中忽见一个瘦弱身影,也不知又是谁人,能够引起大山的注意!

大山指着那人,笑道,

“你们看,那是何人!”

七子哼哼瞧看清楚,也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

“哎,是那雁飞哟!”

是的,这人正是被倪仙儿三言两语说骂下山的那位不速之客,他独自一人步行下山,这个时候遇上,倒也正常。三人驱马赶了上去,那雁飞失魂落魄,三骑来到了他身后,跟着走了许久,他也未能发现。直到哼哼再忍不住,大声吼了一句,他方才停下脚步,回转过身型,

“喂,雁飞,你还是男人么!”

雁飞转身一看,竟是大山和这两位小友,略吃一惊,又很快平静下来,

“哦,原来是你们啊,这么巧,你们又要往何处去呢?!”

哼哼笑出声来,回他道,

“你去哪里,我们便去哪里啊!”

雁飞略一迟疑,又道,

“哦,好,与我一同回去吧。”

这家伙从头到脚都似在水里泡过一样,再听他说话,真就像个傻子。可就是这样,七子心里,却是突然起了些同情之意。在大山哥的讲述之中,雁飞是个十分强悍的角色,可现如今,他却是瘦成了这个样子,这些年,他定然也很不好过!

七子道,

“雁飞大哥,你就这般走路回去么?!”

雁飞一愣,好似想起了什么,不过他又很快接受了现实,

“我倒是忘了这事了!”

七子又道,

“不如这样,你上马来,我载你一程,到了下一处驿馆,再买上一匹可好?!”

雁飞抬头看了看七子,又望也望大山,大山只是对他傻笑,他眯起双眼,点下了头来。雁飞真是瘦极,与七子同骑一马,那马儿也未觉怎样辛苦。

七子不由问道,

“雁飞大哥,你怎的瘦成了这个样子!”

雁飞没有回话,倒是让七子很是尴尬了,哼哼却在一旁嘲讽,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看看你们三个,都是一样一样的,让人看了恶心!”

她这一句,硬是把三人一齐骂了,七子心头好笑,自己和大山哥真是喝水都要被塞了牙缝!讲完这句,她把气狠狠的撒在自己的坐骑之上,那马儿吃痛,飞快跑了开去,很快,这一人一骑,便消失在了那一片雨雾之中。大山七子倒也并不急着赶去,这哼哼向来爱使性子,让她自己一人待会儿,也就好了。

雨仍是下个不停,淋上一小会儿能叫人神精气爽,但淋得久了,却仍会觉得不大舒服!这一日行得不快,临近天黑之前,方才到达了下一处驿馆。那驿馆小小的,一侧还拴着几匹马儿,正在吃草,其中一匹比起其余几匹可要高大许多,吃草的动静也是大了许多,不用想,便知是那哼哼的坐骑了!

七子指着那马,笑道,

“你们看,这马儿和她一个得性!”

雁飞自上了七子那马儿,便很少开口,也不知是他是与生人相处略显生份,又或是自己心中有事,不愿与他人提及。七子不时与他说上几句,可他也只是用“嗯”,“对”,“好”之类的单字回应。哎,不论怎样,他们之间并无敌意,否则他也不会轻易与七子同骑一马了!

三人下马,入了这驿馆之中,刚一进门,便有一股浓烈的肉香传来。这一路之上,也没几个驿馆,此处往来通商频繁,本以为会有不少人在此歇脚,可进了驿馆一看,却只能见到两人!那驿馆的伙计百无聊赖,趴在桌子已然睡着,他肩头搭着的那张布巾,也正好表明了他的身份!除了这伙计之外,另一张小桌旁边,坐下一人,双眼紧此着桌上的一只小碗,那碗中似是装了些酒,也不知她有没有喝过!

七子笑道,

“呵,你倒是来得快啊!”

小桌旁边那位当然是哼哼,她一人在此,无聊透顶,外边的雨又下个不停,所以也只好在此处歇息了!伙计本来睡得正香,七子这一声也是立时让他惊醒过来,他起了身,不过身形仍是不稳,缓了缓,这才开口问话,

“哎哟,哎哟,我怎的睡过去了,实在对不住,实在对不住!几位这边请,好酒好菜这就上来!”

大山模样叫他有些害怕,他往后退了退,隔了张桌子这才稍稍放心。大山径直来到哼哼对面坐下,笑道,

“白水有什么可吃的,伙计,给拿些好酒上来!”

伙计听了这话,忙活了起来,他动作也是麻利,很快便把酒端了上来,外带了几小叠凉菜,说是今日还备有羊肉,稍待片刻,即可奉上。七子进了这驿馆,便闻到了味儿,也早就馋得不行了!伙计用大碗装了满满一碗上桌,用那布巾擦擦汗,笑着说来,

“几位慢用,今日的羊肉多得很,若是不够,我再盛些过来!”

大山吃了一碗酒,然后用手抓起一块递塞到雁飞手中,雁飞接过,愣了片刻,大山又拿了一块起来,二人互看一眼,这才开口大吃起来。七子也吃下一块,煮得正好,又香又有嚼劲,用来下酒,再合适不过!他也觉得奇怪,这小小驿馆,竟是随时备着羊肉,实不多见,于是问道,

“哎,我说伙计,这羊肉寻常人可吃不起哟,你这小小驿馆还常备着,会不会烂在锅里哟!”

伙计微笑回应,

“哪儿能呢,这羊肉,也是别人带过来让我煮上的。在这位姑娘进门之前,他们又派人过来,说是今日不过来了,这肉啊,就让我自行处置了,哎,你们说说看,这又是个什么道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