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56 恶仆横行小以惩戒,少女心高难越朱墙

56 恶仆横行小以惩戒,少女心高难越朱墙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起了个大早,活动完筋骨出了门来。天色刚有些变化,这街上竟已聚了不少人,小乙四处瞧看,大多都是周边百姓,卖些农家小菜,都想趁早卖完,尽快去到地里忙活。几家商铺也已开了门面,已然有了顾客光临。小乙心想,这丽水镇果然是个好地方,这每日的早市都这般热闹。他四处走动,看那天色已然大亮,这才买了些精致早点带了回去。

童陆还未起床,小乙白青一齐坐在驿馆门口的青石板上吃着早餐。这大街之上人头攒动,有人匆忙,有人清闲,有孩童四处玩耍,有老人笑眼相随。一匹顽劣枣红马路过,打了两记响鼻,在小乙身前拉下几十颗球状马粪。小乙白青大笑着避了开来,伙计骂骂咧咧上前将那马粪清理干净。一切都是如此自然,小乙心想,若是年纪大了,每日坐在此处看那人来人往,倒也安逸。

“小乙兄弟昨夜可有休息好?”

卫威刚出驿馆便看到了小乙。小乙递给他早点,他倒也不客气,三两下便塞进嘴里。

“我已经找了几个兄弟到肖府四周晃悠,那肖老头已经有所察觉,不过我只让他们远远看着,肖老头倒也没什么动静。”

小乙吃完手中早点,站起身来,

“卫大哥,你对这丽水镇很熟吧,不如带着我们四处看看。”

“哈哈,我倒也很久没转过了,那就一起吧。哎,我们这些马帮,平日都是风餐露宿,倒是极少有这闲功夫。”

“嘿嘿,卫大哥,咱们先去看看那醉春楼吧!”

三人回头一看,驿馆大门出来一人,正是童陆。卫威笑笑,

“想不到童陆老弟年纪轻轻,还有这等嗜好。不过,这白日里没啥可看的,待到晚间,大哥再带你去参观参观。”

卫威把手搭在童陆肩头,一齐朝那集市走去,小乙白青跟在后边,聊着这方风土人情。这丽水镇街道繁多,纵横交错,每条街道都不长,却是长得极为相似,因而也常有那外地客商游人在此迷路。四人转了约莫一个时辰,就近找了处临水的茶摊坐下歇脚。刚一坐下,一人匆匆赶来,俯身在卫威耳边低语。卫威听完点头,打发了手下,轻声对小乙三人说,

“那肖家小姐公子前些日子去了草海镇赏荷花,已经住了半月有余。我让几个兄弟盯着,这不,只需半个时辰便能回府了。这饭钱归我,随意吃些我便去了,你们三人就四处走走看看吧。我呀,哼哼!”

童陆嘿嘿笑出声来,

“卫大哥,若是去为难这肖家女眷,是否有些不太合情理!”

卫威愣了愣神,面色有些尴尬,出不得声来。他屁股底下似长了倒刺般,再坐不住。

小乙心道陆陆说的有理,但当面对卫威说,也是驳了他面子,自己则不好再说些什么!童陆摇摇头,继续说道,

“还真是赶巧了,帮了她们这么大忙,嘿嘿,以后还不对咱客客气气的!”

童陆看着小乙说,眼神玩味,

“我还记得那小姐看你的眼神,啧啧,恨不得马上把你招回家,做个上门女婿!”

卫威一听,原来几人与那肖家小姐还有些渊源,便留下继续听几人说话。白青嘟着嘴,斜眼看着童陆,脚下使劲,正好踢在他小腿处。童陆吃痛,想要回击,却被白青轻巧躲过。童陆眯起眼来,呵呵干笑两声,接着道来,

“这肖家家大业大,小乙哥可是要享福啰!以后在这丽水镇便是一方霸主,又有谁敢欺负咱们!”

白青一听,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扔出一支筷子,正打在童陆面门,疼得童陆哇哇大叫。

“嘿嘿,这就是乱说话的报应!”

童陆摸着额头,怒道,

“你这下手这么狠,你要不是女子,我定然要好好教训于你!”

“……”

二人吵在一处,小乙早已习惯,卫威却觉新鲜,不发一言听他二人吵闹,这童陆嘴皮子厉害,确是占了上风。

卫威吃完最后一口,双手不停相互摩擦。小乙看看白青童陆,轻轻摇头,笑着对卫威说道,

“卫大哥,您这有事就先忙,不用管我们了。我们在这周遭走走便是,晚些时候再一起喝酒。”

白青说不过童陆,却是不能输了气势,

“哼,本姑娘今日心情好,先放你一马!”

童陆正要回顶,卫威站了起来,

“那我就先忙我的了,咱们有空再聚!”

几人作别,卫威转身走出两步,又回头看上一眼,瞧这三人这般要好,眼中满是羡慕之色。童陆那一句话,应该也是说到了他痛点,他显得有些不自在,也不知接下来会如何打算。

小乙三人吃完擦嘴,在这镇中转了一小会,不知觉间便是走出了集市。这条大路有些眼熟,便是头一日进镇的大道。这夜里下了雨,路上车痕极多,虽说常有人修缮,却也还是积下了不少水沆。这车马一多,有些地方就变得十分泥泞了。路旁有不少田地,几条水渠纵横其间,田中谷物长势喜人,想必秋后能有个好收成。小乙指着这片田地,叹了口气,

“听说这大片田地都归那肖家所有,这肖家还真是那一方巨贾啊!这肖老头又把田地租给他人,再从中收取租子,什么都不用干,这钱就自己跑到自己手中。实在高明,实在高明!”

“那可不,当官的都要靠他供养,当然要和他穿同一条裤子,这普通人又如何能入他法眼,哎,这丽水镇便是他肖家说了算了。”

小乙选了处极好的路段,趁着这路旁清水,好生把自己收拾了一番。三人一起脱去鞋袜,把脚泡在路旁小沟里,这水冰冰凉凉,轻轻冲洗脚上肌肤,酥酥痒痒,十分舒爽。不多时,远处行来一队车马,看那阵势,便知是肖家车队到了,而这车马整齐划一,应该没被人骚扰过。三人起身,将鞋子提在手中,远远看着这车队驶来。这一段路况极好,那头前几匹马儿行得极快,身后不远处的车马倒是走得不急不缓。待到临近十数丈时,便听那马上之人大吼,

“不想死的,快快滚开,不想死的,快快滚开!”

小乙三人本就站在路边,并没挡住去路,听这吼叫之声,心中十分愤怒。童陆咬牙道,

“小乙哥,教训下他们!太可气了!”

白青也使劲点头,小乙手中也不知何时多了块石子。

那当头几人冲了过来,面目凶狠,想来平日里也是如此这般对待附近乡民。小乙心头有气,攒了一肚子火。那马上之人一看也是个练家子,马术十分精湛,手中长鞭虎虎,那马儿也听他驱使,毫无保留向这边奔来。小乙拉住白青童陆,尽量靠那大道远一些,生怕那长鞭不听使唤抽将过来。

突然,那马儿前腿一折,向前扑倒。马上之人大惊失色,尽管努力想要止住跌势,怎料这马儿来势太猛,那人也是有心无力了。马儿直直摔出几丈之外,只怕短时间内无法站起了。再看那马上之人,更是惨烈,他从马背上飞了出去,重重摔在路上,前胸一大片血渍,口中大口吐出血来,受伤极重。那当头一人有如此变故,身后三人虽说已经极力控制,却仍然止不住来势,纷纷摔倒在地,只是有之前那位的作为警示,伤情倒是小了不少。

小乙虽有些抱歉,但只因那人速度过快,这才伤得重了些。三人脸憋得通红,童陆实在忍受不住,这才转过头去无声大笑起来。也亏的是这群家丁蛮横之极,才会这般吃了苦头。小乙这几下子倒是恰到好处,不至于让那几人提早反应。

童陆跑上前去,一脸苦样,

“哎呀,几位大哥没事吧,这……这……这可如何是好!”

小乙看童陆模样,也是好笑,他也满脸悲悯之色,跑东跑西,最后拉着白青跑到摔得最惨那人身边,

“大哥啊,你还好吧,哎呀,我家青青正好是位医生,你可忍住,一定不会有事的。”

那人努力抬头看着二人,嘴中不住冒血,竟是说不出一句。童陆故意去碰他伤处,那人竟是疼得喊出声来,白青把童陆推开,这才仔细检查了一番,长叹一口气,

“全身多处骨折,这脖颈动弹不得,只怕也是断了,还好没伤及血脉,不然现在已是死尸一具了。大哥,您这骑术也太差了,以后只怕再也骑不了马了!”

那人舌头伸了出来,带血的口水流了一地,十分恶心。白青毕竟学医多年,不论这人之前如何,现在变成她的病人,她还是要努力为他医治。

“大哥,你先别动,我先帮你止血,再为你接上这骨头。”

那人呜呜两声,应是明白了白青所言。这药倒也有效,几处伤口不多时便止住流血之势。小乙努力伸展胳膊,这接下来便是他的接骨时间了。白青气力不足,在陆家药铺之时也是如此,陆子苓和白青指导,小乙实际操作,虽说技法差些,可这力气足,差那么一点也能给掰折过来,地上这位遇上了小乙,只怕还要再多吃些苦头了。

咔咔几声骨头折断声响起,那人大喊出声,真是痛到了极点。

“哎呀,大哥,真是不好意思,这太久没弄,有些生疏了。”

那人双手本是根部脱了臼,被小乙这一弄,却是真断了一只。小乙心头这气也出得差不多,不顾他疼痛,赶紧把那双手又接了回来,反正有白青在,这骨头多恢复几个月也能长好。这边三人也被摔得够呛,童陆一一过去查看,又故意按压伤处,弄得几人喊叫声此起彼伏,恨不得飞脚将这小子踢翻在地。

叫骂之间,那身后车马已然到了跟前。这车极为奢华,较之平日所见车马也要宽上些许,为了避免错车发生危险,这才有了那地上几人开道在前。小乙看向这方,来人不少,估摸着能有个好几十号人头。来到跟前,众人分开两边,一名素雅女子走了过来,正是那日设计贼的肖家小姐。那小姐一见到小乙,满眼喜色,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公子,原来是你!真是好巧!”

女子走到近前,小乙这才仔细看她。肖家小姐穿了一件粉红连衣长裙,裙身十分贴合,透露出曼妙身形。

“我这家仆太过无礼,让公子受惊了,真是过意不去。”

小乙傻笑一声,摸着头回道,

“没甚大碍,我们也只是站在路边,并未受到惊扰。倒是这几位大哥伤得不轻,恐怕要多休整一段时间了。”

那小姐向身旁一人吩咐几句,众人上前,配合白青将骨头固定好后,这才一齐抬到后边马车之上。那当头马儿无法站起,被几人拖到沟边,直接了结了性命,其它几匹未受重伤,安抚之后被牵回马队当中。那小姐精明能干,每件事都安排得恰到好处,小乙三人也是相当佩服。小姐四周观察一翻,又看了看小乙三人,心中早已明白,微微偷笑一下,又隐去了笑容。小乙知她已然看出端倪,尴尬的摸摸头。小姐看他双眼,眼神甚是调皮,

“公子,上次替姐妹们解围,还没好好答谢于你,不如就随我回府,好让小女子尽些地主之宜。”

这小姐说完便低头玩弄手指,脸上也是多了些红润。看她处事这般利落,这冷不丁显露出的一丝羞涩,却是更显少女风情。童陆见她这般,也觉好笑,

“肖小姐啊,我们这里可是三人,你只邀请小乙哥,那我们两人又该如何办才好!”

那小姐抬头看看几人,轻施一礼,笑道,

“是小女子失礼了,这就让仆人备上三匹好马,咱们一起回府。还有,嗯,小乙哥,我叫文娟,以后便叫我娟儿吧。”

说完,这小姐便亲自牵马去了。小乙也觉奇怪,发生了这么大事故,这女子竟是一句也没过问。不多时,肖小姐牵回三匹马儿,小乙一见便知是马之上品。马儿皆是腿长肉紧,身形高大健硕,又俊美非凡,毛发顺滑无比,两只大眼炯炯有神,四蹄宽厚,肌肉强健有力,真真的马之上品。小乙心中叹服,这一匹马可就价值不菲,普通人干一辈子活计,只怕也买不上一匹,这小姐随随便便就取来三匹,可想而知,这肖家财势之雄厚常人根本无法想像。

小乙接过马来,与它对视一眼,一跃而上,那马儿前蹄轻轻一抬,小乙双手扶在它颈部,马儿瞬间乖顺无比。小乙向前伸手出去,白青会意,身体一轻,便被小乙提了上来,白青侧坐在小乙怀中,少男少女恩爱非常。肖小姐神色有些黯然,不过也只一瞬而已。童陆接过缰绳,翻身上马,整个动作潇洒至极。刚回大理城时,他还不太熟练,可这王家好马可以随意让他驱使,很快便有模有样了。那马儿太高,身边仆人也极会来事,赶紧上前蹲下让小姐踩着上了马。三匹马儿走在最前,缓缓朝那肖府走去。

不一会,便来到了这大街之上。人们见这阵势,也知是那肖府中人,纷纷避让开来。直到行至肖府门前,完全没有任何停滞。刚到肖府门口,便有人迎上前来,四人下马站定,这才好生观瞧这肖府大宅。只见肖府墙高丈余,门口两头雄狮威风八面,朱门开启,竟是一眼看不到尽头。

“小乙哥,这便是我家了,稍等片刻,我这先将姐妹弟弟迎下车来。”

小乙点点头,

“文娟妹子请随意。”

马车停在一旁,陆续下来三位少女,还有那半大孩童。三位小姐见到小乙三人,便认了出来,也是纷纷施礼,唯独那孩童,一见小乙就是挤眉弄眼,便要上前与之纠缠。还好那文娟眼急手快,一把揪住了衣领,这才让那小拳小脚落了空。肖文娟有些尴尬,

“弟弟不太懂事,请别见怪。”

不知从哪窜出两个奶妈,把那小公子牵走了,小乙三人这才随那四姐妹进到院中。

“这是我姐姐文婷,她们是妹妹文妤和文媛,我们肖家两对双胞胎,外人倒是不太能分辨出来。家中还有一弟弟,名叫文玉,刚才你们也已见过,就是顽劣了些,我想也怪我们这些做姐姐的太过宠溺他了。”

小乙边听边看,走过前院,又经几处厅堂,这才到了后院之中,三位姐妹告辞回屋,只留下文娟一人陪同。后院之中有一池塘,边上有立着一座凉亭,文娟便将几人带至亭中,下人早已备下的瓜果,看上去倒是十分诱人。那小姐笑道,

“还请随意,咱们先随意吃些,待会还有正餐招待贵客。哎,我们这姐妹四人,看似风光无限,其实这肖府之中各种事务,却是一点都做不了主,偶尔出出门,花花钱,也就这样了。每次出门都是被一群人围着,对这府外的世界,完全看不真切。姐妹们所知,也大都是从那书本之上得来。”

文娟说得有些动容,眼中泪水不住滚动,

“其实我更愿意生在贫寒之家,这高门大院,与那外间竟是隔了千里万里。”

小乙拿起一只果子,狠狠咬了一口,这果肉香甜无比,他再咬了一口,便将那果子全部塞进口中。肖文娟一看也是笑出声来,

“嘻嘻,第一次见人这般吃果子,真是有意思。”

小乙咽下果肉果核,这才慢慢道来,

“这世间穷苦之人,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命运被他人掌控,文娟妹子,你懂我在说什么么?”

肖文娟急忙点头,

“这是自然,我也一样做不了主,若不是没挑到满意的,只怕我早就嫁作人妇,替他人生儿育女了。”

小乙本想暗示那肖家囤积土地之事,却不料触及了肖文娟的伤心之事。白青童陆丝毫不关心他俩说些什么,只自顾自埋头吃着果子点心。小乙只好转移话题道,

“文娟妹子,我看你这姐姐虽说与你长相极为相似,性格确是大大不同,而那文妤文媛却是走路都一个样子,也不知是何原因。”

文娟笑了笑,

“这也奇怪了,我和姐姐不知怎的,从来对不上路子,她性子懦弱,逆来顺受,也从来不会报怨什么,一心想着能嫁个好夫君,成婚生子,就此安安稳稳过上一辈子,而我就刚好相反。我想把握自己命运,可我,可我……”

这说来说去,又回到了这上边,小乙头疼,只好打断她道,

“当然可以了,万事都没有绝对,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一定要相信自己,还有,我们也可以帮你呀!”

肖文娟一听,眼神烁烁,

“真的可以?”

小乙点点头,想要再次转移她的注意力,

“那是自然。对了,文娟妹子,你们这肖家如此气派,这院子这般大,想必下人也是不少了。”

文娟笑笑,

“小乙哥关注的东西还真不太一样。我们肖家仆人有数百人,不过大都在外办事,府内家丁也不过百十来人,算不得多了。”

童陆噗嗤一声,将那果肉吐将出来,散得到处都是,

“天啦,这百十号人还算少么?你可知道那大理国皇帝的宠妾院中也只有三个仆人么!”

文娟愣了愣神,竟是无言以对。童陆接着问道,

“文娟妹子,刚才听你说起,这肖家事务连你都不能插手么?”

文娟点头称是,又听童陆道来,

“不会是肖老爷事必躬亲,每件事都要由他来处理吧!”

“也差不多,总之父亲每日都极忙,连那买菜榨油之事也需要由他安排。不过他也是小心惯了,有些东西牵扯到官家,一旦出了差错,很有可能便要了全家的脑袋。父亲说等着弟弟长大,再让他来接手。”

文娟也是奇怪,这几人与她其实并不熟悉,却是一见就显亲近,竟然愿意把这家中事务说于他们知晓。不过她断定,这三位也必定不是坏人。

童陆仔细听来,又道,

“还有一事,文娟妹子,你这么大个小姐,若是请我们这些并不认识的人进府,就不怕出什么问题么?”

肖文娟轻轻笑道,

“我早已派人通报了府上,何况那日还多亏了你们才不至于丢了玉佩,爹爹对这应该不会介意的。”

话音刚落,一人奔走而来,小乙看这人步伐稳健,呼吸均匀,应该也是个中好手。那人奔至跟前,弯腰笑道,

“二小姐,这酒菜已经准备好,老爷说请客人入席,咱们这就……”

肖文娟嘴角弯起,笑容十分迷人,

“我说什么来着,爹爹平日可很少亲自陪客人吃饭的,咱们这就请吧!”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