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57 珍馐易得美酒难求,盛情难却借宿院中

57 珍馐易得美酒难求,盛情难却借宿院中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三人随肖文娟来到一处小楼,小楼四周竹林环绕,优雅非常。小乙三人惊叹不已,想不到这吃饭的地方竟也如此雅致,三层小楼,南北通透,每层各有一个正厅,正厅之中置有大圆桌,足能坐下一二十人。小乙心想,这肖家老头定然是位好吃之人,否则如何能把这吃的地方也弄得这般讲究。文娟带着几人直接上到了三楼。

这楼上只两位丫环立在一旁,见到几人上楼,急忙上前招呼,又是端茶倒水,又是擦手洗脸。小乙三人也算见过世面,也就随她们折腾了。整装完毕,三人在客席坐下,前方早已摆上了碗筷,皆是用那上等金银制作,手工精美,碗沿之上刻有几排小字,童陆看了一会,竟是一个字也没能看懂,于是装作没见,转过头来,缓缓咽下一口清茶。就这碗筷,想必也是雇那能工巧匠定制而成,价钱也定然不菲。

肖家二小姐坐在小乙身边,轻轻摆弄着桌布,

“爹对这吃食很有讲究,专门建了这小楼,天热时,这一日三餐都在一楼,其他时候也大多会在二楼。来这三楼,便是要会那重要的宾客了。看来,爹对咱们的恩人还真是上了心了!”

小乙三人也觉奇怪,又听那肖文娟接着道来,

“平日里,我们四姐妹很少有机会来这里吃饭,大多时候都是厨子们做好了直接送回屋中。弟弟虽小,却是极为疼爱这几个姐姐的,总是会偷偷给姐姐们带上些吃食。”

小乙微微点头,叹道,

“想必肖老爷子晚年得子,也是对这孩子疼爱有加。”

肖文娟点点头,笑道,

“弟弟出生前,阿爹还是很疼我的,有些家事也让我来操办,可这弟弟一出生,每日便只剩下吃喝了。姐妹们逆来顺受惯了,也没多少想法,可我……哎……”

肖文娟用手托着脸,嘟囔着嘴,显得有些无奈。小乙看着她,知她聪慧好强,不甘只为嫁作人妇,正想要再搭上几句,梯中传来不急不缓的两组踩踏之声,一听便知是一成人一小孩,应是那肖家老爷带着小公子来了。

果不其然,肖家老爷公子带着一干随从入了厅堂。小乙三人尽皆好奇,这么许多人,却只有那肖家老爷和小少爷的脚步之声,其余人等竟是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朝脚上一看方才明白,众人皆是穿上厚厚的棉鞋,走路也是极为小心。小乙心想,这肖老头真是好大谱,吃个饭还这么多事,比那当皇帝的还要讲究,对这老头的恶感又多增了几分。

肖老头满脸堆笑,抱拳迎了过来,

“今日真是贵客临门,让我这小院蓬荜生辉……”

小乙听到此处,便知此人马屁巴结功夫即将施展出来,生怕自己承受不来,只好笑着抱拳打断,

“肖老爷子,您太客气了,若是您这院子还小,那这世上怕是没有大院了。我们三人多有打扰才是。”

肖老头笑容殷切,两只眼角堆满细纹,看上去倒是有些慈祥。

“那咱们话不多说,就请少侠们上座,咱们边吃边聊。”

话音刚落,肖老头右手袖子微微一斜,几位仆从马上会意,迅速上前安置酒菜。那小少爷一直躲在肖老头身后,也不似刚才那般充满敌意。肖老头亲自安排入座,几人依次坐下,倒也不失风范。那小少爷不知何时来到了肖文娟身侧,小脸贴着文娟说着悄悄话,肖文娟轻掩红唇,微微笑出声来。

直到此时,小乙三人才正经看那菜肴,竟是没一道菜能叫出名来,亏得三人也算是吃遍大理城那大大小小各式小点名肴。童陆张大眼来看那跟前一道,

“肖老爷,这菜样子好生奇怪,不知是何物所制。”

肖老头胡子稀疏,轻捻着那几根花白细丝微笑道来,

“这是用那一斤河鲤鲜嫩嘴唇清蒸而成,味道鲜美,口感极佳,少侠们可得慢慢品尝,才能体会其中滋味。”

三人惊得叫出声来,想这一盘菜就得用掉数百斤鱼儿,也真是够奢侈的。那肖老头显然十分满意,他正襟危坐,继续说来,

“这鱼啊太大不行,太小也是不成,必须是这刚巧一斤的鲜活河鲤。还有那最好的厨子最佳的火候,啧啧,真是美味极了。这菜呀必须要趁热吃,稍凉一些滋味可就要差上许多。少侠们请吧!”

三人也不客气,这难得吃上的东西,错过了那可真是对不起自己,很快,这盘菜便被吃了个干净。那肖老头满意的点头,一旁的肖文娟带着弟弟默默吃着,看他们三人如此吃法,也是会心一笑,小少爷与那红烧乳鸽战在一处,也是没顾上理会其他人。

“少侠们再尝尝这个,”

肖老头指向一小盘卤制小食,

“这可是好东西,半斤重的鸭子,割取那鸭舌尖上最软最嫩的一处,弄这一小盘,可是不容易哟!”

小乙三人目瞪口呆,这一小盘又得杀掉多少,不敢想象。

“这小卤下酒极好,少侠不如就着他喝上一杯,那舌尖味道,真是让人陶醉啊!”

肖老头闭眼微微摇头,小乙盯着那盘小菜咽着口水。

“傻愣着干嘛,快吃呀!”

说话之人正是童陆,他那筷子已经夹住十来粒舌尖头,然后快速放入口中,咀嚼一番后,再抿一口酒水,然后不住点头咽下。小乙看他这般,只觉好笑,也是不自觉的学他吃喝起来。

“这滋味也真是绝了,肖老爷,您也真会吃。嗯,这酒,嗯,这酒……”

肖老头微笑半睁眼看着小乙,

“这酒又如何,少侠年纪轻轻,难道对这酒水也颇有研究?”

小乙又抿了一口,点头说来,

“这酒略带青绿之色,入口甘醇,稍带些竹叶清香,却又不是很强烈,入喉顺滑,也没有辛辣之感,进到胃中,顿生暖意,想必是那上好的养生酒。”

肖老头哈哈一笑,喝下一口杯中酒水,

“少侠好见识,我这年纪大了,喝这酒啊最合适不过。这制酒之人,那可是蜀中隐士,是当年游历巴蜀之时结识的好友。因仕途不顺,终是隐居竹林,机缘巧合之下,逢高人指点,故而潜心制酒。前些年托人送来几坛,正合我胃口。我特意再去寻他,却再也找不到了。哎,喝这酒啊,又岂止是喝酒啊。”

肖老头眼神有些迷离,想来是思念起了那位故人。小乙心想,这肖老头竟是还有些情谊,双手举杯敬酒,肖老头将杯放得很低,两杯轻碰,未洒出一滴酒来。

白青也轻抿了一口,在这外人面前,也是难得的开了口,

“肖老爷,这酒如此珍贵,您真是太客气了!还有,这酒可有名字?”

肖老爷微微摇头,

“故人不曾取名,只知这酒酿制工艺复杂。”

白青现如今最喜欢给人、物取名,马上脱口而出,道,

“这位故人隐居竹林,以竹为伴,酒里也有竹香,不如就叫它‘竹叶青’,也是饱含对故人的思念之情?!”

肖老头一拍大腿,叫道,

“好名字,就叫竹叶青!就叫竹叶青!”

白青拍手称赞,她转眼看那小小公子说道,

“小公子,你有没有小名?嘿嘿,不如我给你取一个?你吃得这般香,不如就叫‘小鸽子’吧,你看怎样?!”

那小公子好像对女子天生的亲近,白青主动对他说话,他便无比的开心,自己默念了几声,想来也是对这小名十分满意。

正此时,一老仆高举一盘大菜匆匆赶来,

“老爷,活肉到了!”

肖老头笑眯眯点头,那老仆稳稳将盘子放下,撤回手去,悄悄立在一旁。肖老头手指那大盘肉,笑嘻嘻说道,

“这是最鲜的驴肉,你们可得好好尝尝!”

小乙三人都好吃,各自夹了大块放入碗中。小乙仔细端详了一会,疑惑问道,

“这肉确是极嫩,不过不太均匀,似乎不符合肖老爷品菜的精致要求啊!”

肖老头笑笑,

“这是用烙铁烧红,直接在活驴身上荡取的活肉,大小不均也属正常!”

小乙以往听说过此吃法,只是从未亲见,今日也算是大开了眼界。童陆一口没咽下,嫩肉卡住喉咙呛咳不已,待到恢复后方才道来,

“难道这是头闷驴?被烫都不会叫的?!”

那老仆答话道,

“驴被拴得牢实,又塞住了嘴,这里可是听不到声音的。”

说完,老仆一脸殷切看着肖老头,肖老头也是微微点头,又听那老仆说来,

“老爷用餐之时不喜有人打扰,我们这些下人都很清楚,因而备得得当。”

老仆给那肖老头一揖,老头也是高兴,从桌上捡起一只空银碗丢给了他,那老仆连忙接住,不住作揖,然后慢慢退了下去。肖老头笑了笑,示意小乙三人品尝。小乙心想,这老头看起来面善,却也是心狠之人,还是早些离去才是。白青脸色惨白,想来也是被这“活肉”吓到,再也提不起筷子来。童陆倒是好吃好喝,全然不在乎,反正白吃白不吃。小乙看他这般也是很无奈,只好有的没的,与那肖老头随意应答。

三人吃喝已毕,童陆竟是趴在桌上睡着了。小乙扶住他身体,说道,

“肖老爷,肖公子,还有肖小姐,我们今日多有叨扰,感谢这盛情款待,我们就先告辞了。”

肖老头只是小酌了几杯,一手轻压下来,答道,

“哎,这位小兄弟看来是醉了,我肖家客房多,不如就在院里住上几日,以感谢几位的大恩哪!”

小乙一手摸头,尴尬笑道,

“哪有什么大恩,便是举手之劳啊!”

转头看着那肖文娟,小乙心头一紧,那文娟睁大了眼看着他,眼中泪珠流转,委屈的像个小孩。小乙又看了看童陆,望向白青,白青轻咬嘴唇,也似不愿再留。

“少侠可别再推辞,后院客房已经布置妥当,娟儿这就带客人前往吧。”

肖文娟神采奕奕,把那小公子交给肖老头,小公子也不吵闹,安安静静待在父亲身边。肖文娟轻轻移至小乙跟前,笑道,

“三位请随我来。”

童陆吧唧着嘴,小乙看了看白青,轻轻点头,

“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小乙将童陆扛在肩头,向那肖老头作别后,便跟着肖文娟下楼去了。白青虽说不愿,还是紧紧跟在他俩身后。

客房分左右两边,中间是一小厅,布置简单舒适,置有桌椅之类,虽不起眼,但也并非凡物。白青挑了左边一间,小乙便扛着童陆去往右边那间,一股脑将童陆丢在床上。床上铺了软软的棉絮,倒也没将他摔痛,他转了转身,又继续睡了过去。

小乙来到厅中,肖文娟已然沏好了茶,白青端起一碗慢慢喝着。小乙示意文娟坐下。三人餐后品些清茶,也是极有滋味。肖文娟坐了下来,笑嘻嘻说道,

“今日爹爹真是奇怪,虽说他讲究吃食,但平日里,他也大都只吃些素食,这般待客倒真是少见了。”

小乙苦笑道,

“这是把我们看作是贵客了?!为了这一餐,可是要多杀这许多牲畜!”

文娟笑笑,

“在我看来,也就那活肉有些吓人,其他剩下的,都让仆人们分了,所以也不算浪费啦!”

小乙点点头,

“这样便好,要不心里还真不太好受。不过你爹也真是奇怪,怎会如此怕人打扰?”

文娟笑笑,

“我猜想,只怕与那位故人有关。我们肖家有这大的家业,全靠那位叔伯。爹爹也只偶尔提起,并未透露过任何细节,姓甚名谁、家庭住址之类都无从知晓,所以,我所知道的,也并不比你们多。”

文娟顿了顿,接着道,

“我只知道这位故人每日与竹为伴,清闲适宜,偶尔小酌,却也从来不求宿醉,他待人和善,从不亏欠他人,品性应是极佳的。这位叔伯对我家有大恩,虽说数十年未见,父亲却仍会在身边摆上杯碗,只盼有天他会临门。那小楼四周种上的翠竹,也是因他喜好。我猜想,这位故人只怕也是不喜杂乱声响,父亲才会有此奇怪要求。”

小乙听闻此人,也是来了兴致,

“要是有机会,还真想会会这会奇人,待我们去到那巴蜀之地,没准就能寻到!”

白青呵呵笑了起来,

“这巴蜀之地可不比大理国小,何况山多路险,要寻这一位隐士又谈何容易!”

小乙嘿嘿一笑,

“有缘必能相见,若是前辈不弃,还想请教那酒水酿制之法。若是以后不再游历江湖,回到乡里当个卖酒郎也是不错。这酒,确实有些独道之处。”

白青不自觉打了个哈欠,肖文娟甜甜笑道,

“那二位也稍适歇息,晚些时候再来打扰。”

说完,文娟便转身跳着小跑出去,临走还不忘关门,小乙从那门缝看她轻摆小手,甚是可爱。

“小乙哥,这妹妹挺可爱的,我喜欢!”

小乙歪着嘴看着她,

“人家怕是比你还要大些呢!不过这小姐性格随和,长得漂亮,人也聪明,还真是讨人喜欢!”

“是呀!”

“是什么呀是,要是人家小姐招小乙哥做了上门女婿,你还会喜欢么?!”

二人回头一看,右屋门口斜靠着一人,正是童陆。

“这肖小姐应该是真心想留我们,但那肖老爷子只怕另有目的,我猜想,他也知晓我们与公子的关系,想要来攀些交情!我刚才装醉,就是想留下来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有,那卫威大哥可能还会有些动作,咱们在这好吃好喝,等着看场好戏!”

小乙白青摇摇头,都不理童陆,各自回房去了。

“哎,小乙哥,哎,白青,你们听我说啊……”

小乙回到房中,轻轻躺在那床上,童陆看起来有些发蔫,扑倒在被子之上,只片刻功夫便已睡着。微鼾响起,小乙有些无奈,不习惯午睡,只好闭目养神。这肖老头很是奇怪,小乙思索良久,还是无法透晰那老头用意,于是干脆想想曾经的种种欢乐,也是不知觉间睡了过去。

约莫过了两三个时辰,童陆睡得极美,起身打开房门出来一看,正是那日落时分。小乙和那肖文娟并排坐在屋门之外,正对着那落日夕阳,相谈正欢。

“哟,两位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童陆斜眼看着他俩,又朝房内看了看,

“白青还没起么?这么懒!”

没人理他,无趣得很,童陆也从屋内搬了个凳子坐下,手托着腮,嘟着嘴看向远处。不多时,白青也走了出门,来到小乙身后站下,长长伸展了身体,身体曲线已经慢慢突显,应是那绝佳的美人胚子。

“白青妹妹长得真好,一眼看去就让人欢喜。”

肖文娟看着白青笑着说道。她站起身来,又取了一只凳子递给了白青,

“爹爹今日真是奇怪,本是安排了晚间一起用餐,可又临时外出办事,我吩咐了管家,咱们一会就在这里吃了。”

话音刚落,远远的便见一长队仆人往这边过来,小乙眼力好,知那当头一人便是肖府大管家了。不多时,人到近处,携着大大小小各式菜篮,想来这晚宴也当是极其丰盛。仆人们动作麻利,很快便摆好了一桌,酒水茶点应有尽有。摆弄完成,便随那管家去了,整个过程没发出任何声响。两个小丫环留了下来,想来也是做些为客人斟酒之类的活计。肖文娟把丫环打发走,笑嘻嘻道,

“就咱们四人吃喝,也自在一些。”

小乙三人从不客气,各自找了凳子便动上了筷。

童陆四下翻找了一会,疑惑道,

“这酒菜也都寻常得很,并没有那午间各式奇珍,看来我们肖老爷的宴席档次变低了哟!”

小乙用筷子轻拍了他手背一下,笑道,

“怎么,你还想每顿都吃那玩意儿啊!这许多好吃的还堵不上你的嘴!”

小乙夹了一大块肥鹅肉塞进童陆口中,童陆大嚼起来,看他表情,口感应该不差。肖文娟呵呵笑起,继而又叹出声来,

“你们三人感情真好,真是让人羡慕。若是我也能有几个知心伙伴,那该有多好。”

童陆嘴中仍含东西,嘟囔道,

“有什么好的,有时候真是烦死个人!你啊,以后有了丈夫,和丈夫多知下心便是了,多大点事儿!嘿,小乙哥,这好吃,豆腐做的,香软可口,想不到这里还有厨艺高手,咱们有空去请教请教!”

肖文娟瞬间红了脸,不敢再说,只是默默吃着面前一盘小菜,偶尔轻轻抬头看看小乙。小乙大口吃喝,倒也不觉有异,只是这酒较之午间那壶“竹叶青”却是要浓烈了许多。童陆喝了些酒,话变得多了起来,这酒桌气氛也是逐渐升温,四人频频举杯,醉意渐浓。

忽的一阵敲门之声响起,继而一人大喊,

“二小姐,二小姐,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