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五上

三五上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童陆上下牙打着颤,问道,

“飞刀啊,那,不会是那谁干的好事吧!”

白青道,

“那我也仔细看过那伤口,一点儿不像是被剑所伤,反倒是像刀伤,想想看,普通的刀,很难捅出那样伤口,这样看来,最有可能的正是飞刀!”

小乙轻声道,

“咱们一路过来,其中一个目的便是为了寻找雁飞!按照路程时间计算,还真有可能是他,即便不是,那也有很大可能与他有关!刘大哥,这事,你怎么看?!”

刘大人平静回来,

“你们讲得都有道理,不过,这些也都只是想象,并无真凭实据!”

童陆问道,

“可现在也一具死尸而已,其他证据恐怕不大好寻来哦!”

刘大人回道,

“若是能够寻到那飞刀,许多事情便能迎刃而解了!”

小乙点头,回道,

“没错,这是最重要的证物!可现如今又到哪儿寻去?!”

刘大人淡淡说来,

“你们可曾想过,若沙帮主真是被飞刀所伤,被发现之时,却未能见得飞刀!”

童陆回道,

“莫不是那凶手得手之后,又与沙帮主贴身近战,而后将那飞刀又拔了出来!”

刘大人微微摇头,并未回话。童陆正欲再问,白青却是抢先说来,

“陆陆你想啊,若是有人被这飞刀刺到了左胸,若是不拔刀,还有可能多坚持一会儿,但若是拔了,你认为他还能再走多远!”

小乙心头一动,童陆也是恍然大悟,

“哎呀,青青,你的意思是,沙帮主是已然到了这山下不远处,那凶器方才被拔了出来!啧啧,若真是如此,那凶手也实在大胆,竟然跑到沙帮主的地盘继续行凶!”

小乙道,

“若是这样,必然又有一场争斗,这山下山上皆有人守护,又怎会无一人发现呢!”

小乙说的也有道理,童陆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事恐怕没这么简单!

又听白青道来,

“嗯,有没有这种可能,是沙帮主,他,自己把凶器拔出来的呢!”

这话又如晴天霹雳,可看似没有道理的话,却反倒是能够把事情解释清楚!

小乙口里念叨,

“咱们从头捋捋!沙帮主与人交手,受了重伤,依这伤势来看,交手地点应该就在山下不远!沙帮主只带了一人过去,而那人并未回来,想必已然被留在了那处!沙帮主受伤之后,坚持着回到山脚之下,此时见自己已无活命机会,为了不给帮内弟子再添麻烦,所以把那凶器拔了出来!”

童陆道,

“若真是如此,那凶器很有可能就在这山脚之下?!哎呀,咱们赶快去找找啊!”

小乙看着刘大人,问道,

“刘大人,你看如何?!”

刘大人回道,

“倒也不是没可能!”

小乙拉着无间,道,

“无间大哥,咱俩下山看看去!”

无间当然不会推辞,只道了一声好,便与小乙站到了一处,二人向浪沙派弟子各借了一只灯笼,飞奔下山去了。其余几人留在原处,各人心中焦虑不安的情绪,也是叫这气氛越发的紧张起来!

没过多时,小乙和无间一齐回来,童陆等人仍在原处,看他二人脸色,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童陆凑到近前,问道,

“小乙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小乙不作声色,无间却道,

“事情好像不大妙哦!”

众人心急,童陆急忙又问,

“你俩别卖关子了,到底发现了什么!”

无间压低了声音,狠狠说来,

“果然是那雁飞,他奶奶的,再见到他,定要先把他的腿给打断,再在他脸上划上几条血槽!”

童陆惊道,

“什么,真是那雁飞?!你们,你们怎么能够确定是他!”

无间怒气正盛,回道,

“小乙兄弟刚才寻到一把飞刀,不就正好说明了一切!”

童陆正要接着问,刘大人却是先开了口,

“那飞刀上可是发现了一个‘飞’字?!”

童陆哎了一声,又问,

“这,这又是什么道理!”

刘大人也是见多识广,慢慢回来,

“据我了解,雁荡门门规甚严,各人所带飞刀,皆会印下自己名号,这样一来,便很容易辨别是谁出的手了!雁荡一门飞刀绝技冠绝江湖,杀伤力十分惊人!所以雁荡门人非到必要时刻,绝对不会使用飞刀!平日他们也都带着寻常武器,就与普通江湖武人无异!所以,刚才发现了印有‘飞’字的飞刀,多半就是雁飞的随身之物了!”

童陆大怒,道,

“这雁飞实在可恶,沙帮主与他又有什么仇怨,他竟能够狠心下得了手!”

刘大人道,

“先莫要说这话,仅凭一把飞刀,怎能断定是他所为!小乙,把那飞刀借我看看可好?!”

小乙靠近过来,小心翼翼从腰间取了一把飞刀出来!宽一寸左右,刀身约有三寸,加上刀柄,也不过五寸而已。那刀身靠近刀柄的位置,正正好印着一个飞字,这字乃是铸造同时用模具印制上去的,绝对不会是临时刻就!白青一眼看到它,便确认是那凶器无误!

只听她惊声说来,

“是它,是它,一定是它!沙帮主那伤口大小宽厚处,与这飞刀极致吻合!它的出现,与咱们之前的推论一致,若不是它伤的人,又有谁人能信!”

刘大人同意白青看法,回道,

“这应该就是凶器了!你们再想想,为何到了山脚之下,这才有人将此刀给拔了出来?!”

童陆气得肝疼,说道,

“这很容易想啊,凶手当然不会让这凶器落入浪沙派手中,若是那般,谁都知晓是他雁飞干的恶事了!”

童陆也是气得失去了理智,这话讲得,还真是有些勉强!

白青问道,

“小乙哥,你们是从何处寻到这飞刀的?!”

小乙回道,

“在山脚之下一条溪流之中,我以为这凶器就在山脚之下,那么定会被藏到一处不易发现的位置!刚巧看到那小溪流,于是下水找了找,没想到只是一小会功夫,便将它寻了来!”

白青点点头,说道,

“我想,这可能真是雁飞的东西,但下手之人,也许并非是他本人!嗯,把飞刀拔出来扔下的,也绝对不会是他!你们想啊,若真是他,那他大可把飞刀收走,人不知鬼不觉,即便有人怀疑到他雁荡门头上,也很难确定是他干的!所以,现在便有了这种可能,有人偷了雁飞的飞刀行凶,沙帮主身受重伤,到山脚之下时,发现这飞刀之上印有一个‘飞’字!他心惊之余,也发现了问题所在,没错,定是凶手想要利用这飞刀来嫁祸给雁飞!沙帮主自行拔刀,当然也是不想让人怀疑是他雁飞干的!可惜沙帮主拔刀之后,再说不出口来,否则若能把后事交待妥当,也就不会成为无头案了!”

童陆此时冷静下来,长舒一口气,接着道,

“我一时气急,倒是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呵,青青,你今日倒是讲得头头是道,可是从我这里学到了不少吧!”

白青没有回话,只是往前呸了一口!

刘大人把飞刀交还给小乙,让他好生收着,又道,

“我的想法,与青姑娘讲的一致!只是这凶手又有何种目的,难道只是为了嫁祸给雁飞,好让他身败名裂,他就能得到什么好处!”

童陆这时思绪回归了常态,说话也要温柔许多,只听他道,

“我们曾听说过,雁飞很有可能会成为新的雁荡门门主!任何一个门派,多半都会有内部斗争,想必雁飞上位也绝对不会一帆风顺!这凶手假借雁飞的名义伤人,便是要把他搞臭,让他再无资格做那雁荡门主!还有一点,这飞刀绝技,可不是人人都会,能够把它用得如此纯熟的,不是那雁荡门人,怕是难再找出其他来!呵,事实多半如此,那咱们需要搜寻的范围可就大大缩小了!”

刘大人问道,

“如若这般,那雁荡门不也跟着名誉扫地了么?!哎,此人手段实在拙劣,也不知会是何人,要做这费力不讨好之事,到头来,想必他也落不得太多好处吧!”

童陆哎了一声,拉了拉小乙,道,

“小乙哥,你说,会不会是那雁平!”

一提到雁平,几人都有很强反应,无名第一个跳出来讲,

“陆陆哥,你这一提醒,我还真觉有可能是他!他与雁飞如此亲近,要想从雁飞身上摸出一把飞刀,当然不是一件难事!他是雁荡门之人,当然会用飞刀,之前出过一次手,那刀道也是相当了得,用飞刀杀人,自然也不在话下!更重要的是,他性情古怪,头脑也有些太过简单,还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被无名这么一讲,众人也都觉有理!而且,这雁平和雁飞一路,就行程而言,也差不多走到了这地方,作案时间多半也能吻合!从头到尾梳理一遍,雁平便成了那第一嫌疑人!

几人正说着,前方一位猛的摔倒在地,他是太过心急,方才会摔此一跤!摔得不轻,一时间没能起来。小乙上前将他扶起,问道,

“小兄弟,你这么着急,是要下山去么?!”

那小子抬头,正是那小篓子,他抹了把沾了泥的脸,回道,

“有客来访,我,我这是要去迎他们上山哟!”

小篓子起身,拍了拍腿,谢了几句之后,捡起摔在一旁仍未熄灭的灯笼,又朝山脚奔了下去!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