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八下

三八下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只觉身边有人往前去了,以之前的各人所在位置来看,应该是那沙瓜无疑!他为何一人去了,难道也是刘大人的安排?!小乙也跟了上去,害怕他会出事!其余众人,也都留在原处,待他们回来!

二人先后摸到近前,那微弱光影之下,竟是有一人站了起来!他身形瘦弱,哪经得住这雨淋,身子都还未能直立起来,就又倒了下去!小乙注意看他,似是手脚都被绑住,因此动作才会如此不协调!那人在足有一尺之深的水里挣扎,想要回到船厂外边,那里能够挡下些雨水,不至于全都暴露在大雨之中!

沙瓜知道小乙就在身边,他推了推,又拉了拉小乙,小乙明白他的意思,想着二人分开,前后夹击,然后生擒对方!小乙未按沙瓜的办法来,直接上手,借着点点光亮,一掌击在那人脖颈之上。那人受此一击,立时晕倒了过去!沙瓜没能见着小乙如何出手,也是惊得不知如何是好!小乙伸手去抱那人,哎,对方背后竟是有根木头,手脚都被绑在上边,难怪他行动如此不便!这可奇怪了,对方竟是把他推了出来,是想让他在这雨中自生自灭不成?!嗯,没时间再想这许多,还是带着人先回去才好!小乙抱起那人,慢慢往后退走,沙瓜跟在后头,也不知作何感想!

带着人回来,却只剩下了刘大人一人而已,看来这雨势太大,刘大人该是安排众人退到后方的林子里边,至少也先把这一阵避过才好!小乙和沙瓜跟着刘大人往林子那方退去,这方已然聚集了不少人,看来也是刘大人的安排!刚才众人也见着了,那船厂里边有人,而且数量还是不少,这么大的雨,想必他们也不会冒这风险下海!

这林子林叶繁茂,也多少能挡下些雨,可是要比外边好上太多!这方不用太过大声,也能听着对方说话,正好,也可好好审问审问那家伙!小乙把人放下,将他身后木棍解了下来,交到沙瓜手中!

沙瓜抓住那人肩膀,狠狠摇了几下,大声说来,

“醒醒,醒醒!”

那人仍是未醒,小乙心想,难不成是自己用力过猛,他这一时半会还醒不过来,那可白费这功夫了!不过还好,那人归接着大声唤起,也是让小乙不至于太过自责!

“哎哟,哎哟!”

那人不住嚎叫,也不知是痛的,还是被吓得!沙瓜待他叫得差不多了,这才贴到他耳边,大喝一声,

“醒了就给我听话点,否则直接拧断你的脑袋!”

那人刚才是痛,此时又才被吓住,尖叫一声之后,便再也不敢出声!他好似在哭,身子不住颤抖!

沙瓜一把将他揪起,贴在脸面之上,又道,

“快说,里边都是些什么?!”

小乙都听得清楚,那人应该也听进去了。只是那人反应实在出乎意料,竟是哇哇大哭起来!哎,这又是何道理,刚才还怕得要死,此时却又似得了委屈需要发泄那般!

沙瓜急道,

“你哭什么,你哭什么!我问你话,你可听着?!”

那人又哭几声,这才说话,

“大师兄,是我啊,我是小桨子啊,小桨子啊!”

哎哟,这名儿一出,也是叫众人大感意外!小桨子,不就是和沙帮主一同出去“会客”的那位么!沙帮主出了事,小桨子却不见人影,却是在这个时候见着,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沙瓜一听这话,把人放了下来,双手在那人脸上胡乱摸着,最后大喊一声,证实了对方身份,

“哎呀,小桨子,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好,好,你没死就好,没死就好!快,快说,是谁杀了师傅,是谁?!”

沙瓜又在摇晃,小桨子哪里受得住,根本讲不出话!小乙让他歇着,小桨子缓和一阵,方才坐倒下去,哭喊出声,

“师傅,师傅他,他被那雁飞杀了,被雁飞给杀了!”

这一句实在震撼,小乙都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只是,他心里也是清楚的,凶手绝对不会是雁飞。你想,若真是雁飞,他又怎会在杀人之后又去浪沙派拜访,难道还是去炫耀不成?!再有,这小桨子武艺不佳,雁飞既然能够杀得了沙帮主,又怎会留下他的小命呢!

沙瓜又道,

“你说是雁飞干的,有何证据!”

小桨子回道,

“师傅刚一见到他,他便自报家门了!”

沙瓜接着问他,

“你可亲见他是何模样?!”

小桨子道,

“天色有些暗了,没能看得清楚,不过,他块头不小,是个练家子!”

沙瓜又问,

“他为何要杀师傅,为何要杀师傅!”

小桨子思索了片刻,方才回来,

“师傅让我离远一些,他们说话我也没能听得太清楚,不过好像听到对方说起什么光复大计,什么重整山河之类,我也不知是些什么!”

沙瓜大怒,喝道,

“刘大人,果然是那些狗贼干的,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啊,我就这去把他们统统杀光!”

刘大人拦下沙瓜,回道,

“沙兄不必着急,这么大雨,他们哪儿都去不成!咱们先把这里边的情况了解个清楚,再去也是不迟!”

这次换作刘大人来问话,只听他先问了一句,

“双方相会,对方有几人呢?!你口中提到的雁飞,在他们之中,算得上是几号人物?!”

那小桨子该是不认得刘大人的,这时不敢乱说,还是沙瓜让他开口,方才回了话,

“他们,他们也是三人,那雁飞,应该不是带头的。他话不多,但人够狠,一出手便伤到了师傅,师傅让我快跑,可我已被吓得走不动道了,哪里跑得开!后来,他们把我擒住,让我带他们来到船厂!我不肯,他们便狠狠打我,还说如果我再有犹豫,便把我的同门全都杀了,最后把我扔到海里喂鱼!我怕得很了,最后便带了他们过来!”

刘大人又问,

“你说未能看清那雁飞容貌,那他的声音,可是记得清楚?!”

小桨子回道,

“记得清,记得清!这声音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只要他说出一声,我必能认得出来!”

紧接着讲话的,却并未刘大人,小乙听得清楚,这是与众人一齐过来的雁飞的声音,这个雁飞,应该是货真价实!

“你说说看,之前雁飞是如何讲话的!”

小桨子看来是没能听出雁飞声音,于是回道,

“他说,沙帮主,你是聪明人,莫要因为你一人,而葬送了整个浪沙派!”

雁飞跟着重复,

“莫要因为你一人,而葬送了整个浪沙派!他,他真是这般讲的么?!”

小桨子认真回话,

“是,就是这般讲的!”

这般重复,小桨子都未能认得出来,看来这事果真与雁飞无关的!刘大人这一招也真够绝的,间接证明了雁飞无罪!现在的情况是,有人冒充雁飞杀了沙帮主,沙瓜等人心里,肯定也是明明白白的了!

刘大人接着问话,

“你与我们说说,对方究竟有多少人!”

小桨子回道,

“与我一同过去的,也就那三人,可后边又来了几十位!我被绑住之后,扔到了角落里边,具体有多少,我也说不清楚!只不过,人是绝对不会少的!”

刘大人又问,

“船厂之中就没浪沙派的人了?”

小桨子道,

“我们去时还有十来个师兄弟,没多久,便都被叫了回去!我知道,是师傅出事了,师兄弟们回去,回去……”

说着说着,又是大哭了起来,引得其余诸位也是抽泣不止!

刘大人还有话要问,

“我最后问一句,你认为里边这些位能耐如何,咱们只有三十号人,是否有与之一战之力!”

小乙不知刘大人为何会这般说来,只是,稍稍低估一下自身实力,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坏处!

小桨子好似有些失望,只道,

“咱们,咱们若只这些人,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只看他们手中的刀剑,便知不是一般人物!还有,他们有组织有纪律,好像都是职业军人或杀手,咱们只能算是门外汉,又如何能够与这些刀尖上舔血的家伙斗呢!”

刘大人未有再回,他猜到了一切,这些也只是证实了他的想法!呵,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竟是能把这么复杂的事情看穿!

这次说话的变成了沙瓜,

“小桨子,你可别要长他人志气,而灭了自家威风,咱们打他们个出其不意,也不是没有胜的可能!”

小桨子却仍是不大看好,回道,

“大师兄,你若亲眼见着,也就不会这么讲了!真的,他们真是太可怕了!我,我,我看,我看……”

小桨子吞吞吐吐,沙瓜有些不大乐意,

“你要说便说,支支吾吾作甚!”

小桨子这才说来,

“我看他们只想取了船出海,应该不会转头来对付咱们,咱们不如先回去,莫要再去招惹他们!”

沙瓜怒了,大喝一声,

“你说什么!师傅死在他们手上,你竟是让我们当那缩头乌龟!奶奶的,你他娘的滚赶紧给我滚,我们就算是死,也要拿他们垫背!”

沙瓜血气上来,这雨再大,也都压不住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