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59 上下协力主仆齐心,虽有小怨何来大仇

59 上下协力主仆齐心,虽有小怨何来大仇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么晚还召集大家过来,实在是情势紧急,我这小女子在这指手画脚,若有冒犯,还请各位叔伯哥哥原谅。”

人群中一人大声喊道,

“平日里老爷小姐对咱们这般好,也该轮到咱们为肖家出些力了!二小姐有事尽管吩咐,谁要说个‘不’,我小二子第一个跟他不对付!”

众人起哄,倒是还有些气势。小乙童陆站在一旁,听她如何安排。

“那就先谢谢各位了。”

肖文娟又是一揖,望向管家,

“阿叔,咱们肖家的账本麻烦您安排人连夜清理一下,包括所有房产、田地、商铺、借据之类,天亮之前定要处理完成。”

管家领命点了几人去了。

“郭叔,虽说这远水救不了近火,但想要彻底打垮我肖家也不是容易的事!麻烦您安排人手,连夜求援,松伯、阿维哥在大理城为官多年,若想保我肖家,不让他人插手,应该不难。”

那五十左右胡子拉渣的汉子点头,

“放心吧闺女,就是跑我也跑去把信带到!”

说完他召集了几人出门去了。

“阿木哥,这邻近的镇子麻烦你跑一趟了,阿爹与那许多大家都有往来,若是能先借用一些那便也是好的!要是能借上,那便堵上了官家的嘴。实在不行抵押上咱们一些商铺田地也是可以的。”

那阿木哥是个结实汉子,挑了几人去到一旁小声商议。

“这丽水镇只怕是借不到钱粮的,不过还是要麻烦小鱼阿哥,咱们肖家多少还有些脸面,或许还能借用上一些的。还有,对我们虎视眈眈几家,还是上门照应一下才是。官府那里就麻烦四叔打点一下,该允的尽管允。”

那小鱼阿哥点头应允,也是找了几人在一旁商量。被称四叔的那位摇头晃脑,该是没有异议。

这肖文娟一一安排下去,有条有理,头脑确是十分清楚。童陆也是不住点头,自己能想到的,她也都想到了,不过还是感觉有些什么没考虑到,可又一时想不起来。

肖文娟安排妥当,这才来到小乙童陆身边,

“两位哥哥回屋歇着吧,我现在便去帮阿叔整理账本。”

童陆双手一摊,小乙也是摇头,索性请肖文娟带去肖老爷那屋,看看白青做得如何。

来到肖老爷屋内,白青刚施完针灸,肖老爷似乎舒适了一些,不过仍然不愿睡去,睁圆双眼,眼珠子四处转动,看着各人。白青点头示意并无大碍,三人就此告辞,一来留下来也没什么用,二来父女俩还有话要说,也是不大方便。三人轻身离去,肖文娟来到床边,细声跟她爹说着些什么。

小乙三人回到住处,随意收拾一番便睡下了,这豪门的客房果然舒适,就连小乙都差点错过了晨练。

天上月儿依旧明亮,小乙一人挥拳舞棍,直到那天际线有了一丝白线。小乙汗湿了全身,去往那湖里洗刷了一番,这才找块石头坐了下来。波纹荡漾,揉碎了那水中月色。小乙每日看这昼夜轮回,并未觉得今日又有何特别之处。远处几声鸡鸣,白日将临。

整个天空没有半片云彩,应该是个大好天气。小乙回屋,正欲进门叫醒童陆白青,一小伙窜了过来,

“少侠稍等,二小姐吩咐了,今日便由小子服侍三位。是否现在送餐过来?”

小乙看他目光清澈,懂事机灵,也是心生好感,

“随意弄些就是,吃完我们去给老爷看病。”

那小伙唉了一声,转身便走,没走几步,正遇上那路边跳起的小蛙,他轻巧一闪,便是躲了过去。

不多时,那小伙回来,手中提着个大篮子,小伙计看起来年纪小,可这气力倒是挺足,小乙打开篮盖一看,估摸着有十来碟小菜,还有主食饮品甜点小吃,作为早餐来说,算是相当丰盛了。小乙接过菜篮,谢了这小伙计,这才转身进屋。那小伙计便靠在门边候着,嘴里嚼着半根马尾巴草。

也就半盏茶功夫,小乙便将那碗筷收拾进篮中,提了出来交给小伙计。小伙计笑着接过,

“几位先歇着,待小子还了这篮……”

童陆插口道,

“不用小哥引路啦,我们自己过去便是了。”

那小伙还要回话,小乙轻拍他肩头,

“没关系,今日肖家正缺人手,你就去忙你的,我们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那伙计看三人一再坚持,也只好随他们去了。

三人径直来到肖老爷那屋,并无他人阻挡,应是二小姐有所吩咐。肖老爷依旧睁着眼,眼中红丝密布,显然是一晚没睡所致。管家服侍在左右,看到小乙三人,便迎了出来,四人在屋外轻声说话,

“老爷心焦啊,一晚没睡着!二小姐安排的事情没有人怠慢,希望这一切顺利吧。不过……”

小乙有些疑惑,

“不过什么?”

“这账都是老爷在管,昨日经他允许一查,心头也是凉了半截!”

“这又是为何?!”

“我们以往只知肖府家大业大,查了这账才知其中艰辛。我平日里就管这家中事务已经有些力不从心,哎,老爷真是不容易啊!”

童陆有些心急,

“挑重点说!”

管家稍适停顿,这才说来,

“老爷为了拿这官商好处,竟是每年要赔去大批银子,而后各种施舍花销,已然将这其余生意所赚花了个大半,但维持这大摊子也需要很多钱,可现如今能用上的真是少之又少!还有,这外借的银钱,都是有大用处的,一时半会恐怕也是拿不出来,更何况白纸黑字,又怎能用强。咱们现在尚有的财产,几乎便只有这房产商铺和田地,现钱极少,都分给办事的人带去了。连夜打听了一些客商,却是没人敢买的!刚来人回报,说是官府那边只要盐粮,不收银钱,限时一日,过期不候!”

童陆叹了口气,

“这盘棋下得好大,便是要将肖府往死里逼啊!这官家真是趁此机会对肖家下手?!”

管家哭丧着脸,回道,

“可不是嘛!二小姐东奔西走,也是难为这孩子了!”

“二小姐去哪里了?”

“刚才说是……咦,这不,来了!”

小乙回身一看,肖文娟提着小篮子快步走来,见到几人,指了指篮子问道,

“都吃了么?小吉跑哪去了!真是!”

小乙笑笑,

“早就吃了,我们过来看看肖老爷,便把他打发走了。”

肖文娟挤出一丝笑容,

“我刚去带了些吃的过来,想着与爹爹阿叔一齐吃点。”

“嗯,先进去吧!”小乙回道。

几人来到屋内,摆上几碟精致小菜,肖文娟盛了一碗,来到肖家老爷床边。白青检查一番,示意可以进食。那肖老爷如今只能吃些流食,肖文娟耐心试温,轻巧喂食,疼爱之情溢于言表,众人看在眼里,心中也觉暖意。

喂完肖老爷,肖文娟又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这才回上桌来。二人吃饭,没有一句言语。小乙三人心知事情办得不太顺利,也不好多言,于是移步院中,闲聊解闷。

肖文娟吃完出了门,见三人在此,便走了过来。她有些丧气,

“我能想到的都做了,若是还不成,哎……”

童陆摇摇头,

“我就不相信他们真敢动肖家,肖家在大理城也是有些势力的,不能就这般被人击垮吧!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哎,头疼,头疼!”

肖文娟勉强一笑,

“没关系,尽力就好,我去外边看着些,哥哥姐姐随意吧!”

肖文娟告别三人,一溜烟跑远了,

“哎,这小小女孩真不容易!哎,对了陆陆,咱俩赶紧去寻卫大哥,青青就在这里照看肖老爷。”

白青点头,小乙童陆一齐出了肖家大门。那卫威根本不用去寻,这门口便有那盯梢,小乙看出一人,于是上前搭腔。那人两日前也见曾过小乙童陆,看他二人与卫威举杯碰碗,倒是少了许多戒心,闻得二人要寻卫威,便得意的领着二人去了。

巷子拐角处,是一座小酒楼,二楼小雅间,位置不好,却是勉强能看到那肖府大门。四方桌子坐下五人,正吃着酒水,粗俗话语不时传来。小乙童陆跟着那人进到里间,

“两位小兄弟,来得正好!看我们这事办得漂亮不漂亮!”

“哈哈,哈哈哈……”

小乙童陆走上前去,朝那窗外看了一眼,回头问道,

“卫大哥现在满意了么?这肖家快要被逼疯了!”

那卫威倒上两大碗酒,朝这边递了过来,笑道,

“我们也就浇了些水,也没出什么力!嘿嘿,谁知这肖老头对头太多,竟是趁机做了些好事!真是大快人心,大快人心!来来,小乙兄弟,还有童陆兄弟,咱们好好庆祝一下才是!”

二人接过碗来,随即便放在桌上。那卫威脸色有些难看,似是有些怒意,

“怎么,那肖府的锦衣玉食便将你俩收买了么?!哼,还说有幸能遇上几个好兄弟,看来是我自作多情!”

童陆也是轻哼一声,

“看来那肖老爷说的没错,卫大哥是还欠些磨砺!依我来看,还是个小孩子,不太懂事!”

卫威怒气上涌,却还是强力忍住,但其余几人却是按耐不住,一人伸手便向童陆衣领抓来。童陆轻轻侧身躲到小乙身后,那人手抓过来,小乙挥手一弹,便化去了大半力道。那人心有不甘,一个转身又抓将过来,小乙又是轻巧化解,弄得那人没了脾气。卫威眼见如此,

“哼,这便要做上对手了么!让我来领教小侠高招!”

话音刚落,一拳便已到了面门,这拳力道普通,应是留有余地。小乙一掌击去,与那拳锋交在一处,他往里一收,化解那劲头,握住卫威硕大拳头,

“卫大哥稍慢,咱们先把话说清楚才是!您这太过心急了!”

“说什么说,把我打服再来说道!”

其余几人连同童陆搬开桌椅退到一边,看那小乙卫威二人场中比划。这小间不大,二人没有更多的周旋余地,几乎都是贴身肉搏,二人拳脚交错,外人看来倒是十分精彩。起初那卫威还留有余力,不想小乙功夫了得,气力也足,使上了全力也没能占到一丝便宜。他好胜心太强,到后来便是那搏命的打法,小乙也是不由冒出一身冷汗。自己本来是与之沟通,希望能化解这马帮与肖家之间的矛盾,又或能够说服他们帮肖家一把,可现在这局势,却是实在看不懂了。

卫威有些发狂,那方桌被他一脚踢了个大窟窿,几张长凳也没能幸免。卫威的小弟们见他如此凶悍,也是大声叫好,加之这打斗声十分激烈,引得周围酒客议论纷纷。

“小乙哥,干嘛总让他,让他吃些苦头,要不他还没完没了了!”

一旁童陆看得心焦,小乙虽说武艺不错,但毕竟年轻,要只论气力可能还是差那卫威一点,现在他只防不攻,倒是让卫威占尽了上锋。卫威几个手下瞪眼看着童陆,童陆也只好闭上嘴,要知道小乙现在分身乏术,这几位要是来寻他麻烦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小乙一听也觉有理,于是变守为攻。那卫威招式变化不多,更多依仗的是蛮力,小乙这攻势一起,他马上陷入了被动,再加之已然耗费过多体力,渐渐有些支撑不住。小乙侧身一拳来到近前,卫威双手迎上,却被小乙变拳为掌,他刚反应过来,已被捏住了手腕。小乙转身一让,便将那右手背到了卫威身后,胜负已分,干脆利落,

“卫大哥,就这样了,咱们还有正事要讲!”

那卫威使出蛮力,想要挣脱禁锢,小乙惊讶不已,不知他为何如此执着,若是再不放手,那右手便要折断。小乙只好放开他,二人稍后又是战在一处。小乙拳风加快,那卫威气息渐乱,终于被小乙抓住机会,一脚踢中了腹部。卫威抱着肚子,再也不能一下站起,他又尝试几次,终于放弃,

“是我输了,真是好手段!”

小乙上前扶他,却被他一肘弹开,

“哼,有话快说,老子没时间跟你们啰嗦!”

童陆走上前来,哼哼了几声,

“算什么好汉,就这般输不起么!不分青红皂白也是你们一贯作风么!我们好心来讲和,还莫名其妙被一通招呼,真是气死我了!我跟你说吧,不论那肖家是否被搬倒,你们,你们这群人,都是垫背的,最倒霉的都是你们,人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们呢,还能有什么!哼!还看好戏呢,自己被耍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那卫威脸色有些难看,咬牙道,

“你说什么,讲清楚些!”

童陆搬了根凳子坐下,低头面对那地上的卫威,

“你们以为那么容易便进到衙门库房?那么容易就坏了那许多盐粮?!若是没有人纵容,就凭你们这三脚猫的功夫?!”

卫威几人皆是沉默不言,应是被这话堵住,不知如何回复才好。童陆长叹一口气,

“这也怪我,当时图好玩,没想到啊没想到。说到犯错,我们也都有些吧。不过话说回来,这有没有你们其实无所谓,肖家迟早也会被人算计的。”

小乙将卫威扶起,

“话我们就简短直说,你这几位兄弟是否靠得住?!”

卫威冷静下来,这才稍想通一些,

“当然,过命的交情。”

小乙笑笑,

“众位兄弟过来一下!”

几人紧挨在一处,童陆又派了一人在门口看着。小乙怕童陆话多,滔滔不绝又讲上一两个时辰,于是自己摘重要的把这事情前因后果讲述一遍。卫威几人听罢,也是悔恨不已。小乙笑了笑,端起那碗酒,一口饮尽,

“卫大哥,你赶紧召集兄弟,把那些盯梢摆脱才是。至于这肖家如何,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你们赶紧忙活去吧,肖家那边我们会帮衬着些的。”

那卫威摇摇头,回道,

“这事因我们而起,那便该由我们来结束。我们……”

童陆打断他话,说道,

“你怎么这么轴,要是你们再去,那得多乱呀,你们这群老粗只会好心办坏事,到时大家全都完蛋,那就大大不值了!听话,你们先躲开些,这里有我们,你就放心吧!”

卫威咬了咬牙,恨恨道,

“小乙兄弟,童陆兄弟,那就有劳二位了。哎,都怪我们报复心太重,过于心急……”

“快些去吧,我们这边时间也不多了。”

卫威不及多想,带着几人告辞去了,童陆叹了口气,

“哎,小乙哥,我们该回去了。你背我吧!”

“好!”

童陆跳上小乙背上,闭了眼,似是睡着一般。小乙轻声叫着童陆,他却没有什么反应。这酒楼离肖家很近,小乙三步并作两步,很快便进了那肖府大院。

刚进了那大堂坐下,这院外一阵喧哗,竟是来了一队官差。官差以监督为由,生生闯进了大堂。来者不善,想必也没多大好事。肖二小姐与那几人口说几句,对方表示只是奉命行事,何况这官差身份,便是不敢随意得罪的。肖文娟安排人手好生照料,自己则陪坐一旁。问些家长里短之类,那几人还能有些回应,说到这官老爷,便是闭口不言了。

肖文娟坐在凳子之上,只觉疲乏已极,思索着必是一夜未睡,太过焦虑所致,于是她微微闭眼,想想下一步做法,顺便稍事休息一番。

只是片刻功夫,又有几人进到堂中,肖文娟睁眼一看,顿时汗毛直立起来。原来这来人便是这丽水镇地方官老爷,大名韩图,平日没甚作为,也没有出过大错。他头上没剩下几根头发,因而每时每刻都戴着帽子,偶尔收下几顶假发,却也只是把玩一番。虽说没本事,倒也没太祸害百姓,送他个“图瓢儿”的外号也算客气,私下里,官差也会这般叫他,即使听到,他通常也只会瞪上几眼。今日偶然出现在这肖府,也是让众人十分惊奇。再看他身后跟着的几人,尽皆身着公服,气派非常。

“你们管事的在哪里?!”那韩图大声问道,

众人看向肖二小姐,可她却是一点反应也无。韩图来到她身边,笑道,

“肖二小姐好大面子,本官亲自前来,便是这等待遇么!哼!”

肖二小姐两眼微睁,明显可以看到那眼珠转动,她喉头轻轻起伏,似是想要说话一般,可又没有任何声响。韩图见此情形,用力一甩官袖,气得胡子立起,

“这便是你肖府的待客之道么!哼哼,好大的架子!”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