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60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识破阴谋出奇制胜

60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识破阴谋出奇制胜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我们小姐年纪小,昨晚一夜未睡,只是昏睡过去罢了。图老爷,您先坐着,小的先为您倒杯茶。”

小乙斜躺在椅子之上看着那边。说话之人正是早间给送早点的小吉,这小子一鼓机灵劲儿,面对这官家老爷也丝毫不怵,小乙对他也很是欣赏。韩图看着肖二小姐,便似看到了待宰的羔羊那般,虽然他竭力掩饰,细心点的人还是能够轻易看出。

“这里便没有其他人了么?”

一小伙计跑来肖二小姐身边,

“二小姐,二小姐,你可别睡呀,老爷和管家阿伯都睡去了,这里可只有你一人能说上话呀!”

那韩图一听,瞬间站了起来,看那肖文娟眼神转动,大怒道,

“你们做的好,休要怪我韩某人了!”

韩图转身,大喊,

“把这无理的女子带回衙门看守,我倒要看看她性子有多强!”

两个官差上前,便要将那肖文娟捉去!

那小吉笑着挡在前边,

“两位官差行行好,我们家小姐只是睡着了,没有不敬之意!”

“滚开!”

“滚开!”

那两人一人拖一手便将小吉丢了出去,小吉三步两步又跑到肖二小姐面前,

“我们家小姐身体弱,就让小子背她过去你看可好!”

“滚开!”

这一次,小吉抓住一人衣袖,竟是生生扯下了一块布来。那官差大怒,

“阻碍官家办案,可了得!”

抬腿便是一脚,直接踢中小吉腹部,小吉一口鲜血吐将出来,再无气力去护那肖家二小姐。二人一人一只胳膊揪住肖二小姐,直直提了起来。众伙计围了上来,齐声道,

“放下我们二小姐!”

“反了不成,你们都要造反么!统统给我抓起来!”

在场伙计都是年轻人,火气也旺,竟是与这些官差对上了阵势!那小吉倒在地上,抓起身旁一只碎碗,重重丢向身前那人,那缺口正好击中那人眼睑,立时便红了脸颊。这下可好,双方都见了红,拉开架势,竟是真打了起来。

这肖家人大都出门办事,剩下的双拳又怎敌四手,加之那官差们都带着武器,这一通招呼,伙计们全被打倒在地。那韩图甚是得意,

“全部捆上,押回大牢,这肖家人藐视王法,竟敢与官差动手,真是罪加一等!”

“且慢!”

屋外一声大吼,

“事情都是我们做的,不要为难肖家人!”

小乙二人瘫坐在椅子之上一动不动,听这声叫唤,心知不好,怎么这卫威如此不听劝说,硬是要来插上一手。

来人正是卫威,还有跟他一起的十来个兄弟!这些人个个勇武,若是论单打独斗,只怕那官差也不一定是对手。

“原来还有帮手,难怪如此肆无忌惮!来人,将这些不法之徒全部拿下!哼,这肖家勾结盗匪,不法行为已然做实!兄弟们上!给我全部拿下!”

官差一拥而上,为首一人抡起长棍便朝卫威头上招呼。卫威躲避不及,只好拔刀格挡,这一拔刀便是等同于宣战!双方人数相当,激战正酣,双方都有人受伤,但还不至于伤了人命。不多时,官家又进了些帮手,双方实力差距拉大,卫威一行看来已无胜算,却还在左隔右挡,免力支撑。混乱之中,一人向卫威扑来,卫威正与另一人交战一处,身不由己横刀过来,正好砍中另一人腹部!卫威大惊,本来自己一方只求挽回错误,并不想真正与官家争斗,这一刀力道极强,中刀者又是以身体最柔软之处与刀相撞,定然是性命堪忧了!眼见大势已去,他与那人脱开一丈距离,丢弃单刀,朝着那奄奄一息之人跪了下去。与他一起来的十多人也停了手脚,一一被那官差绑了。再看那人,腹中内脏带着血水流了一地,让人触目惊心。

“无法无天,无法无天了!竟敢伤我官差性命,如此恶行,我韩田必必要将其诛杀!”

与卫威相搏那人迎上前来,一脚将他朝后踢飞,卫威没有抵挡,这一脚挨得结实。他向后飞出几尺,正巧倒在那肖家二小姐身旁。卫威口吐鲜血,溅到了那黄色碎花长裙之上。卫威勉强转过头来,看着肖家二小姐,二小姐眼珠流转,打量着这粗野汉子。卫威又是一口鲜血,他捂住胸口,艰难挤出一句,

“二小姐,对不起,对不起……”

韩图怒极,大喊起来,

“把这肖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统统抓起来!这些造反的刁民全部押回大牢,听候发落!留下几人守住院门,外边的肖家人回府,也全都给我绑了!”

众官差听命行事,偶有几人稍适反抗,便被暴力制服。那腹部被切开的官差早已断了气,被其他官差用棕垫裹着抬了出去。肖家伙计和那马帮数十人也一一伏法,被挨个送往府衙大牢之中。这肖家老爷瘫倒在床,也未能幸免,只是待遇稍好一些,许了一个单独牢房。小乙童陆白青和那肖二小姐皆是全身无力,被那官差们一一送了出去。

堂内便只剩下了韩图一人,他坐上主位,双腿交叉放在一旁茶几之上,显得十分得意,

“这肖家逆反之事做实,竟是没费多少功夫,这计用的甚妙,甚妙!”

“都是图老爷高瞻远瞩,安排得妥贴,这才不费吹灰之力!”

说话之人衣着朴素,不过那公子气势还是无法掩藏,此人趁乱溜进肖府,在所有人离去之时,这才现了真身。

“小子,这肖家的摊子是否交于你刘家,还得要看你的表现!”

那刘家公子轻轻一揖,谄笑道,

“许给老爷的好处一分也不会少,事情办得如此顺利,当然还会有额外的好处,这兄弟们也不能白辛苦不是,每人都有份!”

“懂事,懂事!这肖家老爷不识抬举,早该把位子让出来了!还是你们这些年轻人会来事,只要不触及底线,我便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

“有您这句话便足够了!”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显得十分热络。

“哈哈哈,哈哈……”

一阵大笑声传来,韩图二人望那门外,一小伙计飘了进来,看来轻身功夫十分了得!

那刘公子一见那人,赶紧抱拳上前,

“空空先生辛苦了,您这只随便露上一手,便把这些小刺除去,真是让小子佩服!”

那人走上前来,个子不高,一身肖家伙计打扮,韩图眯眼看他,忽的睁开眼来,

“原来是你!哈哈!这刘家小子说还有高人相助,必然万无一失,原来是你!哈哈!亏得你刚才演戏如此逼真,初时我还以为这小伙计真是忠心护主,没想到呀,竟是他们的断头刀!哈哈!哈哈!”

这小伙计正是小吉,这一早的吃食便是由他负责,小乙三人和那肖家小姐便是被他用药迷住。

“图大人客气了,咱们这里外接应,倒是配合得恰到好处!”

这小吉和那韩图客气一番,这才转向刘家公子,

“这差人将我从牢中抓出来的时候倒是极为凶狠,想必人人都以为要对我用上大刑,这戏呀倒是做的足。这肖家老头还真是不易对付,刘公子你看这几月的辛苦钱?”

那刘公子笑笑,从腰间取下一只布袋,恭恭敬敬递给小吉。小吉接过布袋,清点一番,满意的点点头,

“刘公子果真豪爽,这些东西倒是比金银之类轻巧许多,我可就收下了。我这人比较谨慎,这便告辞了!接下来如何处理小吉,便不关我事了!”

刘公子轻声附和,

“那是自然,我和图大人定会安排的密不透风!空空先生这便要走?不如先到府上歇息几天,让小子尽下地主之谊!”

小吉摆摆手,回道,

“这就不用了,我还是赶紧回去,再碰上死对头,那可麻烦了!为了躲那死对头,这才应了你的请求,现在大功告成,我也该隐退了。这肖府,也算为我挡了灾,还有这二小姐,平日里对我也算不错,大人看在我的薄面上,就别为难她了。”

那韩图点点头,刘公子笑着回他,

“那可真是遗憾,小子懂得,空空先生一路好走,以后若有需要,尽管吩咐!”

小吉笑笑,

“以后还是不见为好,就当我与这小吉一同死了!告辞!”

小吉向着那韩图和刘公子轻施一礼,转身便向内院走去。想必他在这肖府数月,对这院中地形了然于胸,从后边走也能避开耳目。刘公子弯下腰来,施以大礼,那韩图也是抱拳相送。

刚走出几步,门外响起叫喊之声,

“小吉慢走!”

这小吉浑身一震,似是被那雷击一般,他转过身来,问道,

“谁在说话!”

门外慢慢走入几人,这堂内三人皆是目瞪口呆。来人正是小乙三人,还有那坐在轮椅之上的肖文娟。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小吉有些不太相信,可这几人这般熟悉,又哪会弄错,

“好小子,果然是有些手段!哼哼,你们先忙着,我就先行告辞了!”

那小吉转身急走,想要趁早脱身。只可惜他身手再快,还是不及小乙准备周全。十数颗石子已然飞出,小吉大惊失色,避开了那当头几颗,只是小乙石子功夫已然纯熟,以这小吉的身手,虽说不至于伤其筋骨,也是让他动作放缓。避开了大部分石子,最后两颗直击他右脚而来,为了躲避之前数子,小吉的身体位置变换了数次,此时他右脚尚未着地,正是避无可避之时。亏他身手了得,这才闪过一颗,不过任他再强,也是被那最后一击打中了脚踝。

小吉吃痛,赶紧奔逃,可小乙身法迅猛无比,趁他躲避石子之际,已然近了身来。那小吉脚上中招,步伐有些混乱,被小乙双拳围困,一时不得脱身。他心急如焚,若是再惹来其他帮手,那可不是好玩的事情,因而手上加劲,尽皆使出那搏命招数,倒是与小乙打了个平手。小乙不得已,终于取出身后黑棍。黑棍一出,浑然一体,那小吉只觉周围密布了棍影,竟是被锁在了这影子之中。他心知不好,却是低估了这小子的能耐。小乙也不含糊,加快了进攻之势,那小吉苦力支撑,右肘被击中,疼痛难当,还未反应过来,那左腿又被击中。他自知技不如人,只好低头求饶,

“少侠好功夫,少侠棍下留人!”

小乙将那黑棍插在小吉背后,

“哼,亏得肖家如此待你,你便是这般相报的?”

小吉轻笑起来,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没什么说的。既然栽倒在少侠这里,便任由你处置了。”

小乙手上加力,那小吉吃痛大喊,

“少侠且慢,可否让我明白败在了哪里!”

小乙看看童陆,童陆走上前来,正要发话,那韩图大吼一声,

“哼,真是不把本官放在眼里了么!你们要想告倒本官,又有何证剧!哈哈,还有,你们有那能耐出得了这门么?!”

韩图大手一挥,

“来人,把这几人全部绑了!”

“来人!来人!”

童陆笑笑,

“别喊了,这里没你的人了!还有这刘公子是吧,你的人也没了!哈哈,解决这七八人,还用不了太多气力!嘿嘿,就让我来为你们解解闷吧!”

韩图不会武艺,刘家公子只怕也是手无缚鸡之力,二人脸色惨白盯着童陆,正向外移步,想要夺门而出。童陆大吼一声,

“千万别动!我小乙哥的手段你们刚才已经看到,那可不是好受的哟!”

童陆笑笑,拉过一张小桌坐了上去,望着小吉慢慢道来,

“知道你哪里露出的马脚么?”

小吉苦笑摇头,童陆嘿嘿一声,又道,

“你可能只是下意识躲避那跳起的小蛙,却被小乙哥留意到,要知这肖府普通伙计,如何能有此等身手!就算这是巧合,刚来肖府数月,又如何能让肖老爷这般细致心思之人信任,恐怕也是故意迎合才能做到。”

童陆顿了顿,笑道,

“嘿嘿,我们三人假装吃下早餐,这点可能也是你大意了些。不过我们做得很像,你没发现倒也正常。”

小吉把嘴闭紧,伸手指了指肖二小姐,童陆点头回他,

“二小姐确实是吃了,她明知有药,却仍坚持服用,为的就是让我们弄清这药力药效,当然也是怕自己装得不像被你识别出来。二小姐,嗯,我是打心底佩服的!”

童陆朝肖二小姐点点头,笑道,

“这事情说来还真是巧合,若是我说的不对,还请各位指证!哈哈!”

童陆手指刘家公子,笑道,

“刘家眼红肖家,谁都知晓,恐怕早有过手段,只是没成罢了。这次也是精密策划,里应外合,配合如此得当,也是不太容易。这小吉如此了得,想必也花了不少本钱罢!本来,这时机尚未成熟,可突然之间,卫威大哥十余人被肖老爷打压,一气之下便做出了出格之事。要问这消息如何走露,只怕也是咱们图老爷的功劳了!”

童陆指向韩图,笑道,

“这驿馆本是官用,现改为官民通用,也是为了多给皇上赚些银两。要知道这各地情报,也是要经由这驿馆的!我们的傻卫大哥,商量大事不留些心眼,想必也是那里走漏了消息。图老爷让手下放松了警惕,或者干脆让开了道路。这卫大哥一行人得手之后必然十分得意,也正因如此,被人利用了也丝毫没有察觉。这十来人成了必死鬼,不论肖家是否出事,也都逃脱不了干系!”

童陆笑笑,接着道,

“你们可能做梦也没想到会有卫大哥这一出,不过这机会千载难逢,也只好提前实施。小吉在肖府作内应,还得到了肖家老爷的赏识,这便赢了大半。小吉本没想到有我们三人出现,为了避免麻烦,干脆挺而走险,先将我们迷倒。还有,为了洗脱嫌疑,下的这药发作时间大概是一个时辰。图老爷来得恰是时候,正巧是二小姐药效发作之后,为何选在这个时辰,呵呵,想必也是怕夜长梦多,早些做完才好。我前边还在想,似乎是哪里出了问题。图老爷带人来后方才想明白,原来最重要的不是那盐粮出了问题,而是利用这事支开肖府精锐,引诱肖府伙计与官差斗殴,再加上私通匪徒之名,这肖家更是无法翻身了。”

韩图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全是猜测,又有何真凭实据,本官按律办事,可有哪里做错。”

童陆也哈哈大笑,

“真是可笑,你一个当老爷的,竟然要听一小厮的话,真是把自己脸都丢尽了!那小子已然伏法,你所做的一切他知晓,是否需要把他带上来?”

韩图脸色一半红一半白,他与刘家相互串通,正是这小厮在中连线,他的所作所为,当然是一清二楚了。

“我才是这的父母官,怎容得你等刁民放肆!”

童陆苦笑道,

“你说这话有甚用,你现在只有这百十来斤,一个帮手都没有,我都替你脸红啊!话说回来,你可认识孙大人?”

韩图憋了半天,这才回道,

“孙保山孙大人?!嗯,曾有过一面之缘。”

童陆哈哈大笑,

“我们已经飞鸽传书了孙大人,他已知晓这边情况,还特意派人过来处理这事,你就慢慢等着吧。哦,对,应该明日便能到了。”

韩图一听,裤子竟是湿了大片。童陆看他如此,叹一口气道,

“孙大人说了,如果你真有悔过之心,便将这事前因后果写下,他胸怀宽广,想必也会对你从轻发落的!至于这挑拨造事之人,只怕是没有那好果子吃啰!”

那刘公子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看样子也一样没了主意。这公子搞点小动作、耍点阴谋还算有些手段,真正遇上了事,倒像是个被大人教训了的顽劣孩童。

小乙棍下的小吉却是另一番样子,他怒视着韩图,正想开口,嘴中却被堵了一块抹布,全场只听他“呜呜”叫唤。小乙手上加力,小吉吃了些苦头,这才安静下来,他眼神一直盯着韩图,似是要把他吃了一般。

童陆从怀中取出笔墨纸砚,在桌上铺了开来,韩图颤颤巍巍走了过来,接过已经沾饱墨的修长狼尾毫。别看这韩图没甚作为,这字倒是写得极好,形态饱满,笔锋有力,应是那字中上品了,童陆站在一旁也连连叫好。韩图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先是描述了事情始末,自己如何被这刘家利诱,又是如何不得已才上了贼船,最后被逼无奈这才犯下大错!而后又深刻反省,痛定思痛。写完后,韩图泪洒当场,若不是童陆眼疾手快,差些被那泪水污了字迹。童陆拉起韩图大手,在这空白处又按上了手印。童陆又仔细看了一遍,点头笑道,

“图老爷文采好极了,众位乡亲请过来看上一看!”

话音刚落,从那屋外零零散散走入十余人来。这些人都是这丽水镇有头有脸的人物,在这乡里也是说一不二,有着极高声望。众人早在门外守候,刚才这堂内的对话听得是一清二楚,想必对这两日发生之事也是了然于胸了。一人来到童陆身边,接过那墨迹未干的“悔书”,大声阅读起来。众人脸色极差,应是对这韩图厌恶到了极点。

突然之间,有一女子喊叫声响起,

“小乙哥,小心!”

叫喊之人正是白青。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