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七下

四七下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哎,这个东西,怎的,怎的这般眼熟?!”

童陆见了那东西,立时脱口而出!那小桨子被摔得讲不出话来,趴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了!小乙上前拾起那东西,擦去上边沾的些许泥渍,然后说道,

“这,这不是那半枚玉佩么!”

童陆也凑近了过来,仔细观瞧一阵,又道,

“呵,果然如此!啧啧,没错,没错,就连那断了的血线也都完全一致,绝对不会有错了!”

小乙拿了这东西给众人瞧看,解释道,

“我们在白云山上遇看到的一双尸骨,留下了半枚玉佩,无论是做工材质,还有上边镶嵌着的小小亮片,以及这玉中的红线来说,都是完全吻合!那一对尸骨应是早就死在了那林子之中,年头也是不少了!这另外半枚玉佩,竟是在小桨子手里,也不知他们之间又有何种关系!”

刘大人仔细看了看,说道,

“这东西看似普通,却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物件!这玉中血线,生得如此自然协调,实在难得,只可惜现如今一分为二,想要卖个好价钱嘛,也是不容易了!”

小乙问他,

“刘大哥对玉也有所研究?!”

刘大人摇摇头,回道,

“家藏不少,不过也只是略懂而已!这东西很是特别,不过,就这玉质来讲,实是再寻常不过了!”

童陆问道,

“所以说,这东西多半也只是个普通人家物件了吧!”

刘大人点了两下头,回道,

“嗯,可以这么说!”

几人传阅一阵,最后又送至了小乙手中,小乙把东西收拾好,还是准备还给那小桨子!小桨子此时好似醒转了过来,沙瓜想要再给他来上一下,却是被沙雀给拦下。

“小桨子,你把知道的事情全都讲出来,否则定然有你好看!”

沙瓜大吼一声,小桨子身子颤抖不止,想来也是怕得很了!他缓缓抬起头来,只看了一眼沙帮主的尸身,又是迅速低下头去!他不敢开口,仍只是低着头。沙瓜气不过,又要来打,他一条腿触地,没想还有这么大力气,若不是小乙过来帮忙,沙雀没准还真是拉他不住!

小乙劝道,

“沙大哥,你莫要着急,这小桨子现在这般模样,只怕也讲不出什么来!不如等他缓缓,再作问询!”

沙瓜总算平复下来,回道,

“好,我就让他好好冷静冷静!”

沙瓜说完,转过头去,不再看那小桨子!

小乙来到小桨子身边,把那半枚玉佩递送到他眼前,道,

“喏,这是从你身上掉下来的,还给你!”

小桨子晃眼见到了那半枚玉佩,立时慌乱起来,连声叫唤起来,

“不,不是我的,不是我的!”

小乙好生奇怪,又问,

“不是你的?那又是何人的!”

小桨子只是摇头,再不言语。这次又换作童陆来问,

“哎,小桨子,你好好说,这东西是从什么地方寻来的?!”

小桨子坚持不讲,沙瓜这暴脾气上来,又是大骂不止,

“你个臭杂毛,再不说,我亲手把你舌头扯出来割掉!”

小桨子呜呜叫唤,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这,这是少主的东西,少主的东西!”

哎,少主?!不就是那姓郑的扶持起来的小小傀儡么!说是这李唐皇室遗孤,可究竟是与不是,谁又能说得清楚!这半块玉佩竟是那少主的东西,实在让人大为不解,若真是他的,那林中死去的二人,又与这少主有多少关系呢!

童陆接着问道,

“少主的东西,为何又会在你手中!”

小桨子支支吾吾,不知在讲些什么,沙瓜又喝一句,方才又把他的话给逼出来,只听他道,

“是,是那俞先生送给我的!”

童陆忙问,

“俞先生?又是哪里来的俞先生!”

到了这个时候,小桨子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为了活命,索性把一切都说了吧,只听他道,

“俞先生是老爷请来的宾客,他最是擅长借,哦,哦不,是偷别人东西!”

小乙心头咯噔一下,善于盗人财物,这可真是有点意思了,雁飞丢失的那把飞刀,没准就是被此人拿去!

童陆又道,

“所以说,你这东西,便是那俞先生从少主身上取来送你的?!”

小桨子不住点头,没有说话。

童陆从小乙手上接过那玉佩,又仔仔细细观瞧了一阵,道,

“想必也是那少主不要的东西,所以拿来打发你们罢了!”

小桨子回道,

“不,不,这可是好东西哟,少主时时刻刻都戴着它,连洗澡都不愿意取下来呢!”

童陆笑笑,回道,

“这么大个少主,竟然还留恋这等货色,实在让人想不通啊!”

小桨子急道,

“老爷也说了,这东西能够证明少主的身份,它可不简单呢!”

童陆咽了口唾沫,道,

“这么说,那林子里的边的两位,也是这李家人?!哎哟,能用这东西来当传家宝,这李家究竟破落到了何种程度!”

童陆虽然这般说,可他心里的震惊也着实不轻!这样看来,那少主似乎真是与李唐皇室扯不上什么关系,多半真是被那姓郑的随意找来充数的!

童陆又道,

“呵,既然是那少主的东西,俞先生又如何敢盗来给你?”

小桨子声音弱了下去,回道,

“他,他说只,只要我,我把事办好,我,我想要什,什么,他都,都可以拿来给我!”

小乙心想也是,这东西本就不是什么贵重之物,丢了也就丢了呗!嗯,这也从侧面看出,这些乱匪这中,都是以那姓郑的老爷为尊,至于这少主嘛,也只是个幌子,替人打个旗号罢了!

童陆道,

“哦,所以说,你办成了什么大事呢?!”

小桨子身子僵硬,再也不敢动弹!沙瓜大骂起来,道,

“你背叛师傅,还害死了师傅,呵,就是为了换来这半块破玉佩么!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今日定要将你头扯下来,给师傅陪葬!”

沙瓜这一声,也是激起了众人怒火,纷纷吵嚷着要来给沙帮主报仇!小乙等人劝说好长时间,方才止住了众人肝火!

童陆稍稍提高了嗓音,道,

“大家莫要着急,这小桨子还有许多用处,咱们可千万不能随便了结了他!再说了,关于沙帮主的死,咱们也只能从他的口中获得线索,大家还是再多忍耐一番才是!”

众人咬牙切齿散开一些,给这小桨子多留了些空间!小桨子身上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应该是被吓尿了裤子!

童陆又问,

“小桨子,你实话实说,当时你与沙帮主下山去,究竟发生了何事!”

小桨子缓了好长一阵,方才回道,

“我,我与师傅一同下山……”

刚说到此处,沙瓜却是又骂一句,

“谁是你师傅,就你也佩,就你也佩?!”

沙雀费了好大力气方才让沙瓜平静下来,然后说道,

“小桨子,你继续说!”

小桨子低头回道,

“我们,我们下了山,在后山林子里边见到了老爷他们!他们劝说师傅与他们一同成就伟业,师傅不同意,他们争论不止,后来便起了冲突!师傅一人哪会是他们的对手,那个,那个叫雁飞的家伙,射出一把飞刀,便把师傅给打死了!”

这小桨子又提到了雁飞,雁飞来到浪沙派,可比小乙他们还要晚些,又如何会是凶手!所以,那所谓的雁飞,必是他人假扮的了!而从那姓郑的最后一声之中听得,雁云也许才是真正的凶手!更有,真正的雁飞就在童陆身旁,若是小桨子真是见过,那又如何认不出来!所以,这倒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了雁飞不是凶手!

童陆继续问他,

“那雁飞竟真的如此厉害?!”

小桨子回道,

“是,是真厉害啊!师傅在我心中,那也是战无不胜的,可,可却是连雁飞一招也未能接下!”

沙瓜又在大骂,

“你再提师傅二字看看!”

小桨子立时闭了嘴,童陆也很是无语,现在可不是怄气的时候,还有诸多事需要询问的!

童陆接着问道,

“小桨子,你把后来发生的事简单说来听听!”

小桨子往沙瓜那边看上一眼,沙瓜怒瞪双眼,又是把他吓得全身哆嗦,他深吸几口气,方才回道,

“师傅被杀,我怕极了,再也走不动道。后来还是被俞先生带回到船厂之中!我没想到啊,船厂里边竟有这么多人,他们都很厉害,我根本不敢直视他们!那雨下得太大,我也只敢缩在角落之中瑟瑟发抖!还是俞先生过来安慰于我,我才缓和了许多!哦对,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他问我想要什么,我,我也就说了,想要少主脖子上挂着的那枚玉佩!俞先生一听这话,大笑起来,我好怕他会把这事说给少主听,那样我应该也就活不过今晚了!可没想到,他却说我有些胆识,竟真的把那东西取了来!”

小桨子停了停,几十双眼都看向他,他的说话声音,又是小了许多,

“后来,他们让我出门看着,还把我绑起来,说是为了蒙蔽浪沙派弟子,若有什么情况,也好早作准备。后来,师兄们把我带到了林子里边,我才明白这是要去偷袭对方!我很纠结,一边是与我相处多年的师兄弟,另一边则是救我养我的恩人,我,我又该怎么办才好呢!”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逆天邪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