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61 奸邪狡诈诡计脱身,奇人乍现见面有礼

61 奸邪狡诈诡计脱身,奇人乍现见面有礼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众人都在专心听那士绅读诵,竟是忘了小吉,就连小乙也是放松了警惕。那小吉两手虽被困住,此时小乙手中气力稍有了些放松,小吉手指便没了束缚,他右手袖中似是藏有暗器之类,他摸索了好一阵,终于探到想要的东西。那东西似个鹅蛋,银灰之色,没有太多特殊的地方,只是它的一角闪了一下,正巧被白青看到。白青知这小吉不是好人,定然要耍些手段。

白青这一声叫唤,倒是提醒了小乙,小乙反应极快,身子已然偏开,刚好避开了那一丝细线,不过离得太近,还是被它划伤了手背。血水慢慢流下,这一变故令全场众人惊骇不已,白青吓得不轻,又不敢叫喊出来,两只小手就快要把那衣角扯破。

那小吉没了束缚,翻立而起,手中多了一条极细的银白长剑,剑身只有半指宽,也是薄到极致。刚才那物件,便是这剑卷起而成。那剑出鞘速度极快,若没白青提醒,只怕小乙右手筋骨已被削断。

小吉把口中抹布取出,用力扔在地上,恶狠狠道,

“哼!除了师父,还没人敢这般待我!若不是这‘吞云剑’是师傅的心爱之物,你这小子已然成了我毒下亡魂!”

这小吉自知不是小乙对手,即使他已受了些轻伤,他眼珠四处转动,搜寻出路。小乙手持黑棍,径直攻了上来。与此同时,小吉从那怀中摸出一些黄色药粉,朝那一群士绅撒去。小乙暗叫不好,这小吉应是那用毒高手,而那十余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并且毫无防备,若是吸入了这粉末,只怕不死也要脱下层皮来。小乙还未想好办法,一床被单在空中展开,将那粉末与众人隔了开来,

“嘿嘿,早料到你有这招,看我这被单的厉害!”

说话之人正是童陆,他站在桌上,把这局势看得真切,那小吉脱开小乙控制,便多次打量这一侧,于是提前做了些准备,至于这被单,则是临时寻来预防小吉用毒之用,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这一招没见效,小吉也是有些心急,突然,他侧过身来,那一条软剑飞起,旋转着飞向童陆。童陆正在得意,自己又没甚身手,应是避不开来了。小乙大惊,这软剑极为锋利,刚才已经见识过了,童陆要中这一剑,估计半条命便没了。小乙只好移动身形,先把童陆救下来再说其它。

黑棍朝前,迅猛无比,在那剑尖即将触及童陆胸口之时,将其向上挑拨开来。这“吞云”软剑向上飞起,如柳叶般飘浮空中,小吉心知小乙厉害,也不敢近身相搏。那软剑飘然落下,童陆一把接过剑柄,只觉那剑柄温润如玉,却又豆腐似般柔软,有普通鸡蛋大小,又似一朵云彩,得名“吞云”,真是再贴切不过了。剑柄一处突起,是双向的小小卡扣,应是那合剑的机关,也因它的存在,不至于在合剑状态下伤到人。软剑收起来时便是一小小圆盘,机关扣动,剑柄旋转起来,剑身随之弹出。童陆喜欢得很,立时便要收为已用。

小乙刚才也被惊出一身冷汗,这时才放下心来。可他一回头,才知这小吉另有所求。原来小吉正是声东击西,用药粉吸引童陆注意,再舍弃那“吞云”,逼得小乙前去救援。其实他真正的目的是白青!

白青咽喉已被那小吉扣住,

“别动,再动一下,这小美人立时便死,你信是不信!”

小乙知他心狠手辣,不敢贸然靠近,

“你放了她,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小吉奸笑道,

“你退到那一群乡巴佬中间!”

小乙稍有犹豫,小吉手上加劲,白青双手扣住小吉手指,可任她如何用力,那小吉手上力道逐步加大,白青干咳起来,小脸憋得通红。小乙看得心疼,只好快步移到那些士绅之中。

“给我找匹快马,要快!”

小吉向那肖二小姐使眼色,肖二小姐刚能动弹一些,也是生怕他下了黑手,赶紧找人去寻那快马。

不多时,马儿牵来,那小吉翻身便上了马,白青被他轻轻一提,便提上了马背。他一夹腿,在那马儿屁股上戳了一下,马儿吃痛,疯跑出去,一溜烟便不见了踪影。小乙被那群士绅挡住,误了捉拿小吉的时机,白青又被抓了去,急得大喊出声,

“肖二小姐,还有没有快马,快给我找来啊!”

肖二小姐早有安排,刚才便让人备好三匹,小乙牵过一匹正要上马,突然回头,大喊,

“你还愣着干嘛,赶紧上马!一会追不上了!”

说完便走,只留下一句,

“肖二小姐,咱们后会有期!”

童陆这才来了反应,急奔过来,对着那肖二小姐尴尬一笑,

“那就后会有期了!那孙大人什么都是骗人的,不过这士绅们和‘罪己书’应该能作证人证物了,接下来就你们自己看着办了。以后你们啊,是吧,好好过吧!”

那韩图气得哇哇大叫,又不敢在如此多人面前发难,真是窝囊至极。他目送童陆上了马,竟连一句脏话也没能说出口来!童陆向肖二小姐挥手,正要告别,又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了,卫威大哥那十多人,就别为难他们了吧!还有,他人不错,嗯,是不错!哈哈!哈哈!”

说完他调转马头,飞奔出了这肖家院门。

这肖府随便牵出的几匹骏马都是如此不凡,三马风驰电掣一般,引得路边行人狂赞。这马儿神俊无比,尽管背负两人,却依旧奔走如飞。小吉身形娇小,再加上白青,马儿跑得也不太吃力。小乙始终跟在小吉身后数十丈,自己马儿虽只负一人,却还是没能占上任何便宜。童陆远远跟着,刚刚好能够看到前方情形,若是这路再多绕上一些,只怕也是要靠运气方能跟上了。

奔出了近一个时辰,来到一处山坡,路不宽,只能勉强两匹马并行通过。前方马儿突然慢了下来,任那小吉如何敲打,都无法再快起来。眼看小乙便要近身,他干脆止住马蹄。小乙怕他伤害白青,拉紧缰绳,停在小吉马匹三丈远处。

“把青青放了,我给你一条生路!”

小吉笑笑,

“老子还用你给生路!小子,你看你身手不错,不如跟着老子混,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想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

小乙摇摇头道,

“先放了她,其它的都好说!”

小吉一怔,有些疑惑,

“你说真的?”

小乙耸耸肩,

“不过要我跟你混,你得有真本事才行。我看你除了下些药,还有什么能露脸的?!”

小吉哈哈大笑起来,

“你小子定然是给我下套,若是我放了这女子,只怕也挨不了你那丑不拉叽的黑棍几下。哼!小子,你现在下马,然后自个儿后退十丈,待我上了你那马儿,便将这小美人还你,你看可好!”

小乙没动,那小吉捏住白青喉头,继续道,

“你看可好?!”

小乙没办法,放了这人,总比让白青受苦值当,他下了马儿,慢慢向后退去。小吉带着白青下了马,慢慢走到小乙那匹身侧,又翻身上了马,白青依旧被提了马背,这小吉真是看准了小乙软肋,

“快,把那小子喊住,他的马儿,我也要用!”

小乙回头一看,童陆也已经骑马赶来。小乙挥手大喊,示意童陆先停下来,可这到了近前,童陆那马却是未减速,

“啊!啊!停不下来啦!停不下来啦!”

那小吉有些吃惊,赶紧侧马让他。白青喉头那手放松开来,白青长舒一口气,向下低头,小吉忙着侧马,也没留意她这举动,可那一闪却是把他惊着!原来童陆是故意大喊,就是让那小吉分心,为救白青争取机会。童陆喜爱这“吞云”软剑,在那马上又练习了数次,早已能够运用自如。通常人们喊“不”之时,会下意识的摇头,可这童陆却是不住点头,普通人哪能看懂这瞬息变化,也只有像小乙白青这般亲密之人方能领会。

那“吞云”剑锋已然到了跟前,白青头低了下去,眼看便要把那小吉头颈切断。小吉大惊失色,为保性命,不得不舍了白青。他飞快后仰,双手用力在白青背后一推,这才堪堪躲过这致命一击。可他怎知童陆却是趁机抓住了白青,二人配合无间,竟是如同练习了无数次那般。小吉惊魂过后,白青已然坐到了童陆的马背之后,他恨不得把童陆剥皮抽筋,正欲驱马上前教训,自己的马儿却是失了前蹄,向下跌倒。

原来是小乙的飞石神技,正正好击中那马儿前膝,马儿吃痛,便要将那小吉摔下。小吉也不简单,脚掌在那马背上点了几下,便轻身弹起,安安稳稳的落到小道之上。眼见小乙便要赶到,他飞快从腰中取出两只镖来,将其中一只插入了刚起身的马儿屁股之上。小乙不忍伤了马儿,因而没用上全力,马儿虽说跌倒下去,但背上没了负担,也能勉强站起。小吉这一镖下去,那马儿嘶鸣一声,飞蹄乱舞,朝着小乙那方奔去。小乙看这马儿来势汹汹,也只好避开让行。

小吉看准这大好时机,把那另一支飞镖射向了童陆白青,之后便朝那一旁小山奔逃而去。小吉身体轻盈,只是片刻功夫,便消失在那小山树林之中。

那飞镖直直刺入了马儿咽喉,马儿瞬间脱力,把二人摔将下来。小乙赶了过来,二人皆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童陆倒在地上大叫,看来是摔得不轻!白青没有摔疼,正给童陆检查,按到那手肘时,童陆大叫,

“啊!断了!断了!啊!我的妈呀!”

白青呵呵笑出声来,

“断什么断!就你这身手还想学大侠么!”

童陆一下坐起,

“喂,你好好想想,刚才那位少侠马上救人,真是集英雄侠义、美貌智慧于一身,简直惊了天地,泣了鬼神……”

白青又使劲按了他手肘,

“哼!就你会说!若是我不低头,你不把我也割了头么?!若是那人把我拿来挡剑,我不也……”

童陆笑笑,

“这‘吞云’真是好东西,我现在可以控制自如,有这自信能不伤着你。要说动粗,小乙哥这武艺那是没话说,但要玩这细活,嘿嘿,恐怕我要更胜一筹!”

白青哈哈大笑起来,

“看把你能的!”

小乙靠在一旁山石之上,摇摇头,

“看来这小吉并不真想伤了我们,你们看,这镖若是伤了你俩任何一人,只怕……”

白青童陆这才顺着小乙眼神方向看去,心头真是凉了半截,那马儿死状奇惨无比。只见它四肢张开,伸得老长,颈部伤口之处,黑血流了一地,眼珠突起,口吐白沫,应是中了剧毒所致。再看远处那匹,也是倒地不起,同样是四肢向外伸展开来。

“早就料到他有此手段!这江湖险恶,陆陆以后千万不要自作主张,咱们以后还是多加小心才是!这小吉心术不正,只怕以后还会再起祸端。”

童陆点点头,

“其实我们之间并无仇怨,他也只为钱财并无伤人之意。他没对我们下黑手,也是不想再结更多仇家,哎,算了,我原谅他了!”

白青虽然被他劫持,身体却是无碍,对那小吉倒也恨不起来,

“以后若有机会再见,定要让他改过自新!”

小乙童陆相视而笑,点头表示赞同。突然,童陆指着远处,惊奇出声,

“咦,你们看,那匹马儿拉稀了!哈哈,不会是被吓得吧!”

“我想定是咱们的肖二小姐做的手脚,这肖家二小姐可真是厉害!这小小年纪,如此……”

童陆撞了撞小乙,小乙看白青嘟着小嘴,这才止住了说话。小乙有些尴尬,向远处看了看,指着那一片雪山,笑道,

“小吉咱们是追赶不上了,不过,这么美的雪山,咱们又怎能错过,不如今日游这雪山,也算不虚此行!”

童陆白青望向那边,

“哇!”

“哇!”

“……”

“乡亲们说的果真不假,这玉龙雪山的壮美,比起点苍来说,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看到它,真是心情大好!”

“是啊!是啊!”

“要想在开黑前赶回,咱们还得快些才是!”

小乙童陆收拾好那两匹马尸,这才牵着拉稀的骏马向山上走去。这一日之内,经历了如此多变故,虽然没能捉拿住小吉,也算是功德无量。一路的鸟语花香,三人心情都是大好。

越往高处,越是清冷,周围林木逐渐稀少,到了那雪线之上,小路也开始难以分辨了。童陆打着哆嗦问道,

“小乙哥,这好冷,不如咱们先回,换上厚实衣物再来观赏也不迟啊!”

“小乙哥?”

童陆看小乙蹲在地上,于是走到近前,

“咦,这里怎会这许多脚印,似是有人在此打斗过一番!”

小乙点点头,

“应该刚走不久,从这脚印大小看来,其中一人,多半便是那小吉了!他不知遇上了什么狠角色,步伐如此凌乱,竟是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童陆哈了口气,

“小乙哥不也打得他满地爪牙么!这人也不定有多厉害!”

小乙摇摇头道,

“我看不然,想必与那小吉不是一路,咱们也不用太过担心。咱们,咱们是回去,还是跟上去看看?”小乙望着白青童陆问道。

“小乙哥去我就去!”

童陆有些憋屈,

“哼,你们要去自己去好了!我可冷得不行!”

三人正商量着,山脊那边传来一声叫唤,

“哈哈哈,小娃娃,快跑呀,你爷爷又要来啦!哈哈哈!……”

三人一齐抬头,远远的看到一人用自己双手蒙住两眼,正独自转着圈不停大喊。小乙仔细看去,只见那人邋里邋遢,只穿着单衣长裤,鞋子没在雪中,看不清楚。那衣裤用小布块拼凑起来,看起来像是用补丁缝制而成,头发胡子连着,足有三五寸长,却像是被雷击一般爆炸起来,看起来又是凶猛又很滑稽。

小乙看着那人,轻声问道,

“咱还回么?!”

童陆目不转睛盯着那人,下意识说道,

“回去干嘛,这人如此有趣,咱们先跟上去看看!”

小乙只觉好笑,

“你不说嫌冷么?”

“我个大男人,怕什么冷!快走,快走!”

童陆催促着二人,一起跟了上去。

走了好一会,只见得几排脚印,却始终没能见到人影。三人停下稍适休整,童陆有些心急,

“这老小子跑得好快,真是……”

话音未落,另一人声在近处响起,

“吃干的还是吃稀的?!”

童陆也觉奇怪,为何会有人在身边说话,他四处寻来,却未见得有人,

“可能是幻听了吧!咦,干的?稀的?什么东西!”

突然,一人出现在童陆面前,面对着童陆奸笑不已。童陆吓得不轻,定了定神再看,此人正是刚才看到的那个爆炸头,他欣喜非常,正要与他说道说道,却被那人按住了嘴。

“这是干的,好不好吃呀!”

童陆嘴中被塞入一大颗丸子,软软的,臭臭的,味道十分恶心,想要吐出来,却被那人在胸腹轻巧一按,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去。

“嗯,你刚才两个都选了,咱们再试试这稀的如何!”

童陆哪有反抗之力,眼睁睁看着一大砣黑糊糊,胶黏黏的东西放入自己口中,然后一股清水灌入,全都咽入腹中。童陆干呕不止,这爆炸头又给他塞了些青叶,童陆舌尖碰触,只觉清香无比,这才慢慢缓和过来,正要问话,那人却开了口,

“小娃娃不学好,嘴巴不干净,应该叫爷爷才是!嘿嘿,这好不好吃呀!嗯,嗯,前面还有个小娃娃,已经等我很久了,我先去了!嘿嘿!”

那爆炸头拍拍童陆,发力向山上奔去了。

童陆口中清甜,也是有些得意,看着小乙白青笑道,

“这老小……哦,不,这前辈请我的,嗯,真好吃!”

小乙白青张大了嘴看着他,不发一言。童陆有些扫兴,

“你们干嘛!”

又过好一会儿,小乙回过神来,这才说道,

“你确定刚才吃的……好吃?”

童陆大笑起来,

“哈哈,这是自然,好吃的紧!”

小乙咽了咽口水,似是有些反胃,

“不是这叶子,是之前那……”

童陆摸头想了想,道,

“那个,那个,味道好像一般……”

白青忽的笑出声来,小乙也是跟着捧腹大笑,二人把手都拍红了,又把那石头拍得啪啪作响。童陆不解,怒道,

“刚才那老前辈过来,为何不保护我!”

二人笑了一阵,小乙终于止了笑,回道,

“哈哈,哈哈!他来的太快,一点声音也无,没反应过来呀!哈哈!干的!稀的!哈哈!”

童陆双手插在腰上,怒道,

“笑什么笑!有什么可笑的!”

白青笑得肚子疼,终于没劲,瘫坐在一平整石块之上,

“没想到,这干的、稀的还有人说好吃!”

“到底是什么东西,快说!快说!急死我了!”童陆彻底急了,抓着白青双肩不停摇动。

“好好好,你放开我,我就告诉你!”

童陆只好放开白青,白青躲到小乙身后,露出半个头来,模样十分俏皮,

“这干的呀,便是马屎蛋,嗯,没想到这么大一砣,你竟然一下吃了进去!”

童陆一听,小脸由红转绿,再由绿转黑。白青看他模样好笑,又接着道,

“至于那稀的,应该是新鲜的牛粪。嘿嘿,这老人家还真有意思,这么冷的地方,还能找到这新鲜牛屎,真是厉害!”

童陆一听这话,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全都翻腾了起来,他趴了下去,用手在嘴里不住扣弄,腹中之物喷涌而出。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