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63 暴雪无情涂炭生灵,誓不回头路有艰辛

63 暴雪无情涂炭生灵,誓不回头路有艰辛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杨老头身手敏捷,一把抓起地上的辜炎,裹到自己单衣之中,飞速向山口跑去,口中还不停大喊,

“哎呀,不好啦,雪崩啦!快跑呀,不跑就要死掉啦!不跑就要死掉啦!”

四位大汉各自散逃,红衣女子气得直跺脚,叶风飞身下了轿来,握住女子臂膀,对着小乙大喊,

“为师不能见物,照顾不得你们了。小乙,你护好陆陆白青,若是还有命在,咱们师徒定有再见之日!”

说完他对那红衣女子说了几句,二人携手,一齐奔下山去。

小乙左手拉着童陆,右手攥着白青,三人此时无比坚定,他们即便是死,也要死在一处!童陆白青脚步不快,那方山口定是跑不过去的了。眼看无路可走,三人便要被这巨大雪暴淹没。时间紧迫,小乙一咬牙,大喊,

“快抓住我,千万不能松手!快!快!”

童陆白青一人一边,死命抱住小乙。那雪暴来得好快,转瞬间便掉到眼前,小乙大喊,

“听我的,一起跳!”

小乙转向那雪暴来的反方向,拖着白青童陆,

“跑!”

童陆白青从来不会怀疑小乙,二人虽是怕极,却仍对小乙充满希望,二人闭眼跟小乙一起跑去,

“跳!”

小乙大喊,三人动作一致,竟是一齐向那崖下跳去。突然失了重心,童陆白青都是憋住了气,心率急速上升,不过他们抱紧了强壮的小乙,心里多少也安稳了一些。

刚跳下那山崖,雪暴已然扑将下去,就差一点便将三人一同卷下。小乙手中一物掷出,正是那乾坤子母爪。子爪锋利无比,直直插入了崖中山石间的缝隙之中,母爪已被小乙固定在身上。小乙知道这爪链极为结实,不过要想承受三人下坠之力,却还稍稍有些勉强。小乙借那爪链之力,朝那山崖荡去,待到身体即将撞上山石,一根黑棍迎了上去,插入石缝二尺有余。崖外轰隆之声不绝,雪粉雪块不断从身旁落下,带上一点力道,便能将三人一齐卷下山崖。

童陆白青感觉身体稳了下来,这才慢慢睁开了眼。二人朝四周观瞧一番,明白这所处境地,

“小乙哥,这链子够不够结实啊,能够承受得住么?!”

突然那链子动了一下,三人身体却是一晃,

“闭嘴,快抓住棍子!把自己和它系在一起!”

童陆白青互相帮助,先后解开腰带,将自己与黑棍缠得牢实,紧接着死死抱住那黑棍。爪链减轻了束缚,稳定了不少,小乙又调整一番,这才放下心来。又过好一会儿,雪暴仍旧断断续续,看来一时半会停不下来。

“这雪崩太吓人,看这架势没完没了啊!咱们要抱到什么时候,累都要累死了!”

白青打着哆嗦,说道,

“现在还活着就不错啦!”

“陆陆青青,你们用些力,趴到棍子上去,这样会轻松一些!”

小乙助着他俩,艰难趴了上去,二人趴在棍上,早已气喘吁吁。小乙空出一只手来,要想办法让三人稳当一些才是。

“青青,把‘青蛇’给我用下!”

白青从腰间解下青蛇,递给小乙,小乙在那四周切划一阵,把青蛇咬在口,掰下一条长形石块。他用力将那石块插入近处石缝之中,又试了试力,这才继续寻那下一块长石。

“小乙哥,你可真是聪明啊!我都没能想到!有了这些石块,咱们便能慢慢上去,逃脱升天了!哈哈!”

白青哼了一声,

“你才要升天呢,你再看看上边,哪还有石缝!咱们要上去,只怕还是得靠这链子!”

童陆向上看了看,长嘘了一口气,

“还好这边有些裂缝,不然咱们三个就一起去见阎王了!”

小乙在这黑棍周围安上不少石块,童陆白青试探着把身体重心分散在几块石条上,确实比之前舒适许多。小乙收好青蛇给白青拴上,这才坐在黑棍之上,把脚搭在山石缝中。

“这雪崩又来了好些次,也不知何时才能停下。这天快黑了,要想上去,夜里只怕更加危险,可要留在这里,只怕又要被冻死!”

白青看了看那雪暴,速度之快,来势之猛,还夹杂着许多大小石块,她宁愿被冻死,也好过被它们卷下山去,

“咱们还是先留在这里,这儿虽然寒冷,却也正好挡去了山风,咱们三人紧挨在一起,应该能抗上一晚的。”

童陆把头摇得飞快,

“我可不想在这受冻,你想,这山顶天寒地冻,入夜就更加厉害了,咱们是绝计挨不过一晚的!还是现在冒些风险才是!”

小乙点点头道,

“陆陆说的极是,可现在上去又太过危险,我等着这波过去,便先上去探探。”

白青听小乙这么说,也不再争辩了。

“小乙哥,你说风叔他们逃出去了么!”

小乙信心十足,说道,

“师傅本事这般大,那红衣女子身手也是了得,应该是无恙的!我现在倒是有些担心蒜头前辈,他还带着个根本不会武艺、傻愣傻愣的半大小子,自己又是疯疯癫癫的,又如何让人放心。”

童陆冷得哆嗦一下,

“若是蒜头老汉在此,就不会这么冷了!啧啧,现在才能感受到他的好处!”

三人不停说话保持冷静,待到四周静了下来,小乙把绑在身上的带子系到黑棍之上,自己顺着链子爬了上去。这顶部平台早已变样,积下了厚厚的一层雪,小乙粗略估计一下,竟有一人多高,经这雪暴挤压,也是变得十分坚实。小乙慢慢挪了下去,说道,

“这下山的路也不知被雪崩冲成什么样子,应该不容易走的。咱们趁着还有些光亮,赶紧在上边挖个雪洞,今晚就在雪洞里住下!陆陆,我先把青青拉上去,你多等一会!”

小乙快速把母爪绑在白青身上,他先上到平台之上,倒是没费什么气力便把白青拉了上去。童陆也照着样子把自己绑好,检察了一遍又一遍,这才让小乙拉他上去。二人找到立脚处,小乙又下去收回了黑棍。三人总算是逃脱升天。天已然黑尽,夜空中没有半点光亮,还好小乙随身带有火折,这才借着这丝光亮去挖那雪洞。小乙怕又有雪来,因而从这积雪靠近崖壁的一侧挖掘,正好洞口向着刚才上来的那侧,他向里挖了数尺,又把雪洞里各处拍紧。火光熄灭,漆黑一团,这峰顶虽冷,小乙也是忙得满头大汗。

“咱们紧挨一起,这里可比崖上好太多了。我背囊之中还有不少肉干,咱们先吃上一些,明早再寻出路!”

三人分吃了些肉干,挤在一处。

“小乙哥,刚才形式紧急,都忘了好好想想!”

“想什么,咱们现在应该没有危险了。”

“不是这,你想,若不是那号角之声,怎会招来这大雪崩!”

小乙心头一紧,

“确实是忽略了,难道是谁的仇家?师傅虽是仇家满天下,但他的行踪别人又如何知晓?有没有可能是?”

童陆把双手放进小乙衣服之中取暖,

“我想不会,他离开大理城时方才有人注意到他。听公子说来,那隐十三隐十四也是隐藏追踪侦查的好手,又如何会让自己轻易暴露。如今已然过了数月,若是早知他身在何处,何至于等到现在才动手。对付一个瞎眼之人,还需如此费力?!”

小乙点点头,

“这样说倒也有理,那蒜头前辈整天嘻嘻哈哈,欢快得很,应该也不会有这么凶狠的仇人!”

“那……那……”

“那只有我们了!对了,应该是了!”

白青抱紧了小乙,问道,

“是那该死的韩图,还是丽水镇刘家?”

小乙搂紧白青,叹道,

“他们那边正自顾不暇,突生的变故,只怕也是有心无力。”

童陆点头表示同意,

“那就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始终跟着我们,他们也许对我们三人并无敌意,却是要跟踪利用我们!嗯,利用我们找到风叔!”

小乙心头大震,

“因为知晓我们与风叔之间的关系,于是派人跟踪,待到寻着了风叔,便要将他除掉!至于我们的死活,并不重要!”

白青一听,啊了一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这会是谁?!”

童陆苦笑道,

“这便不好猜测了,谁让风叔仇家这么多,不过依我看来,更大可能还是那人。”

小乙嗯了一声,

“你是说公子?!”

童陆点头,

“只怕是了。他后来的行事作风,我们都亲眼所见,想必也当真不会在乎我们的死活。嘿嘿,可他没想到,咱们福大命大,引发这大雪崩也照样不管用!”

小乙叹了口气,

“那咱们是不能再回丽水镇了!”

童陆肯定的说道,

“最好不要了,若是回去,恐怕还会再生事端,咱们还是早些回到大宋国才是。”

白青突然想起一事,

“不好,姐姐给我的药箱还在那肖府呢!”

童陆干笑两声,说来,

“不就一个药箱么,等找到了姐姐,让她再做一个给你!小乙哥这习惯好,什么东西都始终带在身上,否则咱们小命还在不在都要另说,还有,这肚子饿起来,也是要命的!”

白青有些小情绪,小乙安抚一阵方才罢了。

三人不再想那烦心之事,倒是睡了个安稳好觉。

转过天来,这洞外微微发亮,小乙便来到洞口观瞧。雪暴早已结束,偶尔还有些余波也兴不起什么风浪。小乙大口呼吸,回头看童陆白青,雪洞多少能保存些温度,二人靠在一起,睡相香甜,好似昨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这洞口朝向那开阔的一面,没有山峦阻挡,视野极佳,他便坐了下来,静静的看向远方。

这天空,昨日晚间还遍布着青云,一大早却又是万里晴空。红日初现,四散金光,云海翻涌,变幻无常。这大好河山景致,怎不让人心生豪情。小乙看得心神激荡,久久不能平息。他正自出神,却听得尖细人声传来,

“这么大雪崩,也不知道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对啊,你看这山都全变了样,上头还是不放心!真是!也不知那人是有三头六臂还是怎样!我看都死得不能再死了!”

“嘘!可小声一些,被听了去,那可了不得!”

“对对,看我这臭嘴!哇,快些上来!看这日出!”

小乙把身体移入洞中,捂住童陆白青的嘴,轻轻将其叫醒,三人呼吸都轻了好多!

“哎呀,这辈子还没见过这般美景,也不枉我俩背这绳索如此辛苦。要是再来半斤烧酒那可是美极了!”

“嘿嘿!嘿嘿!你看这是!”

“真是要什么有什么,老哥哥,你这习惯真是太好!”

“我俩整上两口再下去,只可惜少了些下酒菜。”

小乙三人在洞口处听得真切,这两人应该是来探查是否还有活人的,只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这三个大活人,正好就在他们脚下。

“哎呀,好酒,好酒!”

“老哥哥,这酒还带着你的体温,在这鬼地方喝起来也是格外的带劲儿啊!”

“这里至少铺上了三尺积雪,怎么可能还有人能活下来!这半斤酒喝完咱们就快些下山,回家抱着老婆孩子睡觉去!”

“嘿嘿,终于结束了,这几个月可把我憋坏了!”

“……”

“兄弟,你来这最后一口,喝完咱下山去!”

“那就谢谢老哥了!回到大理城,咱们风花雪月好好吃上一顿!”

“哈哈,那感情好!哈哈!哈哈!”

二人喝完酒,把脚下几个雪块踢了下去,又在这崖边尿了起来。这尿骚味极冲,小乙三人也都捏上了鼻子。好容易两人下山去了,

“这下大致清楚了,应该是那公……公子派来的!”

小乙同意童陆的看法,

“公子倒是很有心计,咱们都被他利用了。那日公子寻我们过去,告知那许多事情,也真是用心良苦了!可谁又能想到在此处会遇到师傅!哎,不说了,咱们以后多加小心!这些人刚走不远,咱们在这多等一会,我这包里还有不少肉干,省着点,倒能坚持个一两日的!”

小乙取出肉干,三人一同食用,

“小乙哥,还有其它下山路么!”

小乙摇摇头,道,

“不知道啊,这么大一座山,应该有吧,咱们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待会我砍些尖木,咱们绑在手上,遇到不好走的地方可能会派上用场。”

“小乙哥,都听你的!”

“……”

三人说了好一阵,这才慢慢从洞中爬出,童陆白青不敢向下看,小乙费好大劲才将二人拉了上去。

“哇,这里怎么变成这样,简直成了一个大冰块!”

童陆四处踩踏,兴奋异常,

“可不是嘛,这小平台倒是稍稍有些倾斜,所以才拦下这许多冰雪!不得不说,咱们的命可真大!哈哈!哈哈!”

山风吹,云雾起,这山顶瞬间便被烟雨笼罩。

“我看还是把腰带绑在链爪之上,你俩走前边,我在后拉着点!”

虽说路不好走,但好在三人配合默契,竟在极短时间内走下了雪线。向这山坡底部看去,真是异常的惨烈,雪暴卷下大片树林,树木混着山石,还有死去的动物,在那积雪之中横七竖八,杂乱的堆放在一起。

“真是好险,差点就和它们一起,躺那去了!”

小乙把链爪取下放入背囊之中,笑道,

“不然你再去躺躺?”

童陆白他一眼,说道,

“从最顶处下去也有数千尺,摔也摔成肉泥了!小乙哥,咱们现在怎么走?”

“我们是从南边过来,不回丽水镇的话,就向北去吧!这山顶虽有积雪,山腰处却已春意盎然,听闻经常有人来这玉龙山游玩,临近的村落也都离得不远,应该是能找到路的!”

三人定好计划,便朝北行去,不多时,寻得一条小路。雪块未到此处,小路竟是十分好走。顺着它一路下山没遇到一人,应该也是被那雪暴威势震慑。一路向北,偶尔能见到远处几缕炊烟升起,幻化出奇妙的线条,也算是这疯狂之后难得的享受了。

这路渐渐消失,三人行程也是慢了下来。白青突然停了下来,

“小乙哥,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小乙疑惑问道,

“谁?”

“小吉呀!你想,他被杨老前辈捉弄,又遇上这大雪崩,还不知是生是死呢!”

童陆哼了一声,回道,

“这人心术不正,死了也是活该!”

白青急道,

“可……可这也是一条人命啊!而且,而且你也说过,他没想要加害我们!”

小乙想了想,

“若是被雪暴卷走,定是没命可活。若是侥幸活了下来,咱们下山之时也应该能够遇上,或是被那上山搜救的山民寻到。不过,你要想去,我就陪你去!”

白青有些犹豫,

“我有种异样感觉,好像他还在那山顶!”

小乙看看童陆,童陆显得有些不耐烦,

“我说大小姐,他要命不该绝,定然是死不掉的!咱们现在可是自身难保,要再回去,只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好容易才逃脱生天,你这是又要把自己送到别人口里去么!”

白青想了好一会,加之三人曾在一处听到有人上山搜索的声音,这才咬了咬牙道,

“好吧,陆陆说的也有理,希望他能躲过这一劫!”

三人继续向北行去,虽是难走,但这一路花香鸟语,倒也不嫌乏味。不多时,便遇上一条小溪水,只一尺来宽,缓缓向东北方向而去,溪旁隐约有条小道,也不知是否人为而成。三人喝了些溪水,突然童陆轻喊出声,

“小乙哥,快看!”

小乙白青顺着那溪水向上看去,不远处有一只半大的花豹正在饮水休憩。它似乎早已发现小乙三人,又不知为何始终不曾离去或是上前偷袭。花豹喝完水,面对着小乙三人,凶狠的咧开大嘴,露出锋利獠牙,虽不及成年花豹,却也足已撕碎一切肉食。花豹似乎只是警告,低嚎几声之后跑入山中再也不见了。

“小乙哥,这花豹似乎哪里见过,莫不是对我们有些敌意?”

小乙想了想,惊道,

“不会是湿沼里的那一头小豹吧?!哎呀,看起来还真像,这大半年长大了这么多,也不知道它是如何活下来的!”

童陆点点头,

“我们在大理城待了这么久,它不可能始终跟着我们,所以这次相遇,应该只是巧合罢了!”

白青拉拉小乙衣衫,

“小乙哥,你说这小花豹会不会一直跟着咱们,找机会替它母亲报仇!”

童陆恨恨道,

“这小畜牲连自己母亲的肉都吃,要是敢来,我这‘吞云’定要让它有来无回!”

小乙白青被他这话逗得笑出声来,

“童大侠,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童陆抱拳,一本正经道,

“客气客气!客气客气!”

三人哈哈大笑,便沿着那小道走去。小乙边走边回头看看,确认那小花豹并未跟上,可对这猛兽来说,没准让你先走个三五里路,也能把你跟得死死。小乙摇摇头,心想,若是这小豹留在此处,兴许活下来的机会更多一些,至少短时间内不会缺吃少喝。

三人踏上小道,果然轻松了许多。沿着这溪水下行,小道时有时无,不过好在这溪水并未变换方向,也是省下不少体力。三人这日一直走到日落时分,这才寻了处干燥通风地方生火休息。这山涧微凉,童陆的锅也没能带在身上,只好寻了几块竹节烧些热水暖胃。夜里静得出奇,却也并未生乱。

转过天来,三人又是沿溪行进了一日,这水也由一尺来宽小溪,变成了一丈有余的小河。这天气已然黑尽,再看前方,一片开阔,小乙站在河边石上,借着点点星光仔细观瞧,

“好像是个大湖,这小河也就止步于此了!湖边有芦苇之类,进去只怕就不好出来了,咱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明日再去查看!”

三人在河边摸索,很容易便寻到一个洞来,小乙用火石生了火,在洞中搜索一番,并未发现异常。小乙又出去寻了许多干草,又搬来石块将洞口大半堵住,这才躺了下来,

“昨夜为防那花豹,我可是一夜未睡!陆陆,今晚靠你了!”

童陆刚想答话,小乙鼾声已起,白青嘻嘻笑着捂上了耳朵。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