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七五上

七五上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那方竟是有人,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对方这声充满惊喜,看来也是早就盼着有人过来。也是,这大雪下得突然,把人困到此处,倒也没什么稀奇!这一声已然没了太多气力,看来里边这位,也差不多到了极限!

雁飞大喊一声,问道,

“我是雁飞,你又是谁?!”

雁飞这声稍大一些,也是把那树上的厚厚积雪震了下来,几人慌忙躲开,等恢复平静之后,几人方才往那方过去。破开两尺宽的积雪,便见着了山石,而后小乙便认出了一个石洞,石洞顶上似是写了些什么,可被那断掉的树枝挡下,没能认得出来。洞口挺宽,直立着也能进去,里边倒是不觉得十分寒冷,只是味道有些不大好闻,不过,多适应一小会儿,应该也就没甚大碍了。原来雁飞坚持继续行进,目的就是在天黑之前,将人带到此处,有了这山洞,也就不用担心夜里危险了!

雁飞一马当先冲进洞中,大喝一声,

“谁在里边,谁在里边!”

这洞里很黑,雁飞说了这句,也有那一阵回声,不过听这声响,似乎并不太大,而后,便是一阵微弱声响传来,

“是,师兄,师兄么?!”

雁飞一听这话,立时冲向那方,很快便发现了一人,

“师弟,你还好么,你还好么?!”

小乙几人也跟了过来,小乙点上了火,这洞内立时明亮起来。再看前方,雁飞一脚跪在地上,双手抱住了一人。那人身子软软的倒在雁飞怀中,似是一点儿气力也没了。

小乙问道,

“雁飞大哥,他真是你师弟?”

雁飞回道,

“是,嗯,有没有吃的,他看起来几天没吃东西了!”

小乙拿了些肉出来,递了过去。那人一见这吃的,也不知从哪里来的气力,从雁飞怀中窜了出来,一把夺了过去!而后便似是饿狗吃屎那般,把这肉食一个劲儿的塞入嘴中。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给噎着,差点儿没别过气去!雁飞又是帮着疏通,那家伙吃下的大块肉,又被吐了出来!

雁飞说道,

“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

那人吃下点儿荤腥之后,也是好受了许多,此时坐立起来,这才开始慢慢咀嚼。

这山洞角落之中,也有不少干树枝,倒是方便得很!小乙与无名拾了些过来,把火给生了起来。雁飞坐在那人身边,一直这般守护着他!

待那人吃完,雁飞又给递了一块过去,那人再吃不小,嘴里包着东西直是摆手,雁飞又把水递到他身前,他接后吃下几口,终于把嘴里东西全都咽了下去,而后大大的打了个咯,斜靠在了身后的石壁之上,

“师兄啊,还好有你,否则我就要被活活饿死啦!”

瑶儿嘻嘻笑着回他,

“肚子饿了,去吃点儿雪呀,我可听说了,有人只吃这雪,也能活个一两月!你就只这几天,就受不了了?!”

那人又直立起身子来,眨巴着眼睛看着瑶儿,后又望了望雁飞,问道,

“师,师兄,这,这些,些,都是,是什么,什么人啊?!”

雁飞冷静回道,

“雁喜,都是我的朋友!嗯,对了,你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这人叫雁喜,名儿倒是很好听哟!

雁喜又看看众人,咽了一口唾沫,似乎不敢随便讲话!

瑶儿看出他的顾虑,笑着说来,

“小雁喜,你快说啊,你的师兄雁飞大哥,可是与我们有过命的交情,我们这次过来,就是要帮他顺利继承门主之位!所以啊,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雁喜要比瑶儿大上个几岁,可瑶儿竟是这般叫他,而这雁喜的表情扭曲成了一朵花儿,实在是叫人忍俊不禁!见众人如此看他,脸色又红润了不少,为了掩示自己的不安情绪,于是鼓足了勇气开口说话,

“门,门主,主,之位!师,师兄,这,这……”

想要说,却又讲不出来,雁飞也很是着急,忙道,

“别要着急,山上发生了什么事,慢慢说与我听!”

那雁喜调整情绪,而后方才回道,

“师兄,打,打,打起来了,好,好吓人,好吓人啊!”

雁飞又问,

“什么打起来了,你慢着些,一一说个清楚!”

那雁喜呼吸又急促了起来,接着道,

“四,四师兄,还,还,还有七师兄,还有好,好,好多,多人啊!打,打打得好,好厉,厉害!”

这家伙刚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真的成了一个结巴,听他说话,真是让人着急!

雁飞也是皱起眉头,问道,

“你怎么说话变成这个样子!放轻松,莫要着急!”

可雁飞越是这般说,雁喜就越是紧张,更是无法说得完整!

“师,师兄,兄,我,我,我不,不,不,……”

瑶儿指着雁喜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他成了个结巴,哎,小结巴,你,你,你慢,慢着点说,说,说,慢,慢着点,说,说!”

瑶儿这般嘲笑他,他更是难过不已,就越是不敢开口了。雁飞又是耐心劝导了一阵,雁喜这才终于又讲出话来,

“他,他们在争,争夺门,门,门主之位,所,所以打,打起来了!”

这次似乎好了一些,听上去也没那么费劲了。

雁飞认真点头回应,

“我也听说过,他们都有自己的势力,争斗起来,倒也能够理解。”

雁飞忽的又想起一事,忙问,

“师傅,师傅他老人家怎么了?这两方相斗,师傅又如何能够坐视不理?!”

雁喜这么大人,竟是说哭就哭,眼泪不听使唤,哭了个满脸。

“师傅,师傅他怕是不行了!”

哎,这次没有结巴,还真是有些稀奇了!

雁飞这次有些着急,竟是上了手,一把抓住了雁喜胳膊,见着雁喜表情痛苦,这才又把手给放开,

“快说,师傅,怎,怎么,么了!”

雁飞这次倒是结巴了起来,看来这结巴的毛病会传染,还真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雁喜一边抹泪,一边说道,

“师傅在四五天前就不省人事了,大夫说了,已经无力回天,也就是这几日了!呜呜,师兄,师兄!”

雁飞听完了这话,却是异常的冷静,也是叫小乙好生意外!他的师傅对于他来说,可不是简单的师徒关系,小乙也知晓的,雁飞自小没有父母,都是师傅把他捡回带大,所以,在他心中,师傅就是父亲,就是明灯,就是头顶上的天。他本不相信那伙计所说,可这时听到了雁喜的话,所有好的希望,也就全都破灭了!

雁飞呼吸稍显急促,不过还是压制住了激动心情,问道,

“那你,又是为何而下山?”

雁喜回道,

“他们打得太厉害了,我真是害怕极了,所以连夜逃下山来。到了这飞云洞,却又是遇上了大雪!这雪啊,可真是太大了,也就再出不去了!”

雁飞认真点头,又问,

“你走的时候,谁胜谁负?”

雁喜略一思索,回道,

“四师兄好像吃了些亏,不过,双方还算势均力敌,还是有得打的!”

雁飞轻叹一声,自言自语道,

“哎,同门师兄弟,这,这又是何必呢!”

小乙心想,这雁荡门乃是江湖一大门派,谁作了门主,不论权势地位可都要连翻数倍,也难怪他们会把性命也给豁出去了!不过,听这雁喜所言,雁门主只是不省人事,并未真的驾鹤西归,他们在这个时候大打出手,还真是有些不大合情理!再说了,雁门主早就示意过,要把门主之位传给雁飞,而他们却一点儿不在乎雁飞是否还活着,真是猖狂至极啊!小乙又想,这一次去到雁荡门,也不知又会是怎样情形,或真的打得血流成河,那雁飞即便是做了这门主,怕是也需要很多时间调整恢复!哎,真是难办!

雁喜又道,

“师兄,师兄,你这次回来,定要为大家主持公道!我们这些中立弟子,都愿意跟随在你左右!”

雁飞微微点头,又道,

“我在他们心里,也应该早就死了吧!”

雁喜不住点头,回道,

“是啊,是啊,他们说,师兄你死在海上,还有,还有雁林和雁平,也是再也无法回来了!所以,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嚣张!”

雁飞长长舒了一口气,道,

“嗯,雁喜,你也累了,快些歇着吧!这些吃的,你拿在身上,省着点儿吃,待到那雪融之后,不成问题!”

雁喜眨眨眼,问道,

“师兄,你,你们这是要连夜赶路么?!”

雁飞回他道,

“夜里太过危险,我们还是天明之后再走!”

雁飞转而对其他人道,

“走了一整日,大家也都辛苦了,快些把身子烤干,好生歇歇吧!”

小乙总觉雁飞和雁喜都有些不大对劲,不过既然他未有表明,小乙当然也不会轻易问询。回头一看,无名已经把火烧得极大,整个洞里也都暖和起来,几人来到火旁坐下,揉揉胳膊小腿,随意吃喝一阵,而后寻了个地方躺下,闭眼歇息。

小乙看雁飞竟也闭上了眼,自己却反倒更加睡不着了!

忽的,听着嗖的一声,紧接着又有一物撞击到石壁之上,哐嘡直响!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