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八一

八一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面对这位前辈高人,小乙当然不敢丝毫的放松,更何况,现在可是不止他一人!所以,即便那师叔出手极快,又是十分隐蔽,可小乙还是在第一时间发觉,并做好应对之策!

飞刀似道光般飞至,这角度飘忽不已,好生难防。小乙的长棍轻轻一抬,守住了中间的位置,而在飞刀触及长棍之是,身子也早已开始往侧方转向,也多亏了这一下,这飞刀方才擦着他的衣衫飞过,只是在胸口处留下一条寸长的刀痕。

师叔一击未能得手,却也是停了下来,不住赞叹,道,

“果然不错,呵,这些年极少在江湖行走,没想竟是出了这许多青年才俊!嗯,我再问你们一句,是否愿意入我门下!”

瑶儿笑道,

“入你门下?让你喊我姑奶奶还差不多!”

师叔瞪红了眼,又道,

“你,你……”

瑶儿抢话道,

“你什么你,你不就是个耍飞刀的么,我看去闹市卖卖艺也就罢了,还敢在姑奶奶面前撒野!若不是今日姑奶奶腿脚不便,早就上去大耳刮子抽你了!”

这可不大好哟,瑶儿越说越有劲,小乙想了想,或许她以为自己接下那几飞刀十分轻松,所以才会这般讲来。可实际上,这几刀可是刀刀致命,一个不留神,可就把小命也给玩完了!小乙背着手,拉了拉瑶儿,瑶儿看他一眼,眼中尽是不解之色。

师叔又道,

“好,好,既然如此,那我便送你二人一程!”

又要来了,小乙也是忍不住道出一句,

“千万千万小心!”

这声音不大,瑶儿听得真切,她见小乙如此严肃,也是迅速起势防备。可对方的飞刀已然到达,瑶儿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它飞至,自己无论如何动作,也都会慢上一步!瑶儿心里凉凉,冷汗都还未出来,就要面对生死!以这速度来看,瑶儿的剑刚到半空,那飞刀应该就能到达眼前,若是没有他物格挡,那也只有被飞刀刺入眼睛之中,真是那样的话,多半也就没命可活了!

可谁能想到,在最最危急的关头,小乙的手却是早有预判,飞快档在了瑶儿眼前!这是下意识的行为,并非小乙愿意这样,而是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飞刀到达,在小乙小臂之划开了一大条口子,血喷溅出来,扑撒了瑶儿满脸。那飞刀来势大减,瑶儿也是刚好够时间偏头,飞刀将她的一缕秀发切下,缓缓落到了地上!

这还没完,又一把飞刀已至,立时要入了瑶儿的太阳穴!这个时候,瑶儿的心思全在小乙的手上,根本没有注意到那方!不过,小乙手上吃痛,却根本来不及收手,只能忍住痛楚,再往下方抓去,想要用这只手再为瑶儿挡下这一刀!又见得血光四溅,小乙的掌心被切了开来,血肉模糊之间,筋肉可见!

小乙也知道无法将那飞刀抓住,只是他用手这么一抓,飞刀偏离原有路线,还是能够救上瑶儿一命的,用这一只手来换瑶儿活着,值了!

瑶儿大喊,

“臭汉子,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这么傻!”

说着这话,便要哭出声来,小乙却是先对那师叔讲话,

“呵,对付我也就是了,竟然还跟女子动手,丢不丢人!”

其实刚才这师叔是连发了三把飞刀,先是给小乙瑶儿各来了一把,之后又向瑶儿补射了一发!小乙自己为自己挡下了飞向他的那把,所以才会出此下策来救瑶儿!哎,也是瑶儿未有料到对方如此厉害,太过轻敌,才会连一点儿还手之力也无!

瑶儿抓住小乙的伤手,脸上手上和身上,也都被染成了红色!她大哭起来,伤心无比,口里还在念叨,

“臭汉子,臭汉子……”

师叔直到此时,方才回了话,

“呵,倒是有情有义,老夫还真是小看了你!”

瑶儿帮着小乙止血,小乙的另外一手提起棍来,严防死守,又道,

“我呢,则是正好相反,实在是高看你了!”

师叔有些气急,道,

“你小子,倒还有些骨气!”

小乙大笑回应,

“当然有骨气,不像某些人,背叛师门,又唯恐天下不乱,还要回来做恶,真是连猪狗都不如!”

小乙也是恨得很了,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再顾忌什么了,他愿意打,那便打,谁又怕谁!当然,小乙也清楚的,雁荡门人每人也只会带上六把飞刀,这家伙刚才已然全部使完,之后,便要由自己来表演了!

小乙轻声吼一句,道,

“臭娘们,快些放开!”

瑶儿一怔,小乙已然往前奔了出去,虽然只有一腿,但他早就看准了方位,在长棍的帮忙之下,只是跨越了三步,便到了那师叔面前!瑶儿没想到小乙竟会主动出击,而师叔更加不会想到,这么一个断腿之人,如此被动之时,转眼却是到了自己身前!小乙一脚立在雪中,积雪没到了膝盖,身子往前一倾,长棍直捅向了师叔胸口。

师叔瞪大了双眼,竟如刚才瑶儿那般,丝毫不知躲闪!小乙要的正是这出奇不易,因为他也知道,若不趁他心中慌乱出手制敌,那可绝对没有胜的机会!长棍直击过去,却听得铛的一声巨响,师叔往后飞出老远,重重的砸到雪中!

小乙大喜,还欲继续向前,可突然侧前方又来了两把飞刀,一上一下,直取小乙的咽喉与下身!小乙大惊,这两把飞刀来势之快,也不比那师叔差多少了!小乙不敢怠慢,身子往后一倒,黑棍从肩头向下,撑到了地上!两把飞刀落入雪中,没能伤到小乙。小乙手上用力,整个人被长棍撑了起来,身子在空中直立着翻转了一周,再落到地面之时,已然到了瑶儿身前不远!瑶儿赶紧跑来,把剑护在二人胸前防御!

小乙看出来了,这两把飞刀,是那师叔的弟子射出的!他心惊不已,这小子看上去也只十来岁,飞刀绝技已然相当了得!虽然比不上雁飞这种绝顶高手,但比起之前出手的几人来说,却是要强上太多太多!没想到啊,这师叔还是有些眼光的哟!

小乙冷笑一声,说道,

“呵,还戴了个护胸镜,算你命大!”

小乙这一下也是使出了七八分力,若是正正击中对方胸口,即便打不死他,至少也会打断他几根肋骨,可刚才那声响,这师叔胸口,必是有什么遮挡,小乙能够想到的,也就只有这护胸镜了!当然,小乙为何没有出上全力,也是因为怕对方再有变数,自己可能会来不及反应,否则,这一下击中之后,即便有那护胸镜,也必能将其击杀!只可惜,这等绝佳机会,没有办法再重来一次!

“师叔,师叔!”

那几人一齐拥了上去,却被师叔的弟子叫开,

“你们走开点,走开点!”

那几人好不尴尬,呆立当场,师叔的弟子又叫了一声,他们方才慢慢回退回去。那弟子对他的师傅很是关切,不过,师叔却并不领情,只在雪中停留了片刻,便翻爬了起来,他怒视小乙,大声说道,

“小杂碎,本事不小哦!”

这人飞刀绝技厉害,可手脚功夫就要差上许多!他这样的人,远程击杀那是一等一的好手,可近身搏击,可就没那么神了!小乙当然明白,想要战胜他,必是要好好利用这一点!

小乙又道,

“怎么样,你姑爷爷的这一棍,滋味如何?!”

刚才瑶儿说了声姑奶奶,小乙此时又来上一句姑爷爷,还真是有趣得很!师叔听了这话,又是气得不行,欲要上前,却是被他的好徒儿拉住。他身子停下,突然又觉不对,伸手去摸胸口,

“哎呀,哎呀!”

这家伙竟是大叫了起来,看他那模样,似乎也没受什么伤啊,怎会突然有此异常表现!师叔双手伸手衣衫之中,摸索一阵,取出了一物!小乙一看,哎,可不就是一面护心镜么!

这护心镜被小乙打了一下,有一部分已然凹陷了进去,这样一来,那镜面处变得极不平静,好生难看!

师叔突然抱着这护心镜跪倒了下来,大哭大叫不止,

“啊,啊……”

这撕心裂肺的叫喊,恨不得把崖上的积雪也给震落下来,小乙拉着瑶儿又往后退了几步,这才大声说来,

“呵,你是死了婆娘不成,哭成这个样子!”

小乙讲出这话,也并非随口而出,他能够看得出来,这面护心镜对师叔而言,是多么的重要!要知道,若是普通的物件,他又如何会这般心兔兔!他随时将它戴在身上,想必也有某种特殊意义!小乙曾听人讲过,有些女子会花重金铸造一面护心镜,送给即将出征的爱人,不仅仅是为了安全着想,更是一种相思与寄托!看这师叔手里捧着的护心镜,精致程度可是不低,或许真是他的女人送与他的吧!

小乙这话一出,更是叫师叔痛苦不已,看来,多半是与小乙猜测一致了!呵呵,真没看出来,这老头子,竟还是位情种!

瑶儿已然帮着小乙把手上的伤简单处理完毕,这时抽出空来,大骂起来,

“你个老头实在可恶,难怪你的女人会离你而去,活该,活该!”

瑶儿也看出了端倪,所以出口继续打击,效果真是不错,那师叔已然抱住了护心镜,在雪地之中滚了起来,看上去,就似个玩童那般!

瑶儿怒瞪了那人一眼,恶狠狠道,

“臭汉子,我这就过去把他给杀了!”

小乙回道,

“算了吧,看他这个模样,似乎也不会太多威胁了!”

瑶儿这才消去了杀人的念头,转而问道,

“臭汉子,你的手痛不痛啊!”

小乙笑道,

“还好,还好,手疼了起来,脚却似乎一下好了许多!”

瑶儿咬着嘴唇,又道,

“臭汉子,以后要是再有这种事发生,我可不要你这么做!”

小乙瞥了她一眼,道,

“你以为我想救你啊,救你也不过是自然反应罢了!”

瑶儿嘻嘻笑着,回道,

“嘿嘿,你就是不肯承认你喜欢我!”

小乙往地上呸了一口,道,

“谁要喜欢你!”

这二人一来一回,却似在打情骂俏那般,雪地之中的师叔听了,可不就更加疯狂了么!他蹦跳起来,扑入积雪,又在积雪之中钻来钻去,而后又突然在某个地上露出头来,咿呀哎呀的叫个不停!啧啧,这是真的疯了不成?!他的弟子,还有剩下的几位雁荡门人,也只敢远远的看着,没有一个敢上去帮他!

瑶儿轻声问道,

“臭汉子,他好像真的疯了哟,咱们现在又当如何?”

小乙道,

“再看看吧,除了那家伙,其他人拦不住我们,还不是想走就走!”

瑶儿认真点头,又道,

“也是,不过,我想还是把抓上几个,叫他们带咱们上山!”

小乙道,

“嗯,这倒是个好办法!”

瑶儿指着刚才与二人交手的那几位,大声说来,

“哎,你们几个,要想活命的话,待会好生伺候着,带我们上山去!”

那几人不敢回话,腿脚不听使唤,也是不由得往后撤退!他们也是没见过多少杀戮,本以为跟着师叔,能够混到些好处,可谁曾想到,雁荡门顷刻之间没了,这师叔此时也是疯疯癫癫,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那师叔似乎跑远了,师叔的徒弟也是远远的跟了过去,只留下了他们几个面对小乙二人。他们知道自己的能耐,当然,若是有能耐的话,又怎会跟那个长得又丑,说话也难听的家伙混到一处!他们知道,即便小乙二人都断了腿,那也没有机会胜得过他们!这时,瑶儿要叫他们带路,或许也是个好机会,毕竟刚才小乙也讲过的,他们与雁飞,是过命的交情!当然,他们还是不敢轻易上前。

瑶儿又道一句,

“你们几个,有吃的没有,拿些过来!”

那几人之中,有人开始松动,而与此同时,却是有另外一人开口说话,

“有吃的,有吃的,我这就去拿,这就去拿!”

哎,说完之人不是他人,正是最先与小乙二人动手那位,听这声音都觉十分不舒服。呵,真是可笑,刚才还想要对付小乙二人,此时脸色一变,反倒过来极尽讨好了!

那人往山洞跑去,刚走几步,却是被瑶儿呵住,

“你站住,谁让你去的!”

那人一听这话,也是乖乖的停下,不敢再动一下!

瑶儿想了想,又道,

“臭汉子,咱们自己进去吃些吧!”

一说到这吃啊,小乙立马饿得不行,再加上伤势颇重,不吃点儿东西怎么能行。二人相互搀扶着,慢慢往那方移动。再看四周,早已不见了那师叔和他徒弟的身影,连声音也是再听不着!二人继续往前,那几人早已远远退开了去。二人走得极慢,到那山洞,也是用了不少时间,头上身上,早被白雪覆盖了厚厚一层。

进得山洞,瑶儿帮着小乙清理身上的雪,见着那些人仍是守在外边,不由得大喊一声,

“哎,你们几个,也一齐进来,我们有话要问!”

那几人不作声色,不过还是一点点挪步过来。

这山洞倒是宽敞得很,长宽皆有个四五丈,容下个几十号人,也不成问题。山洞中间燃着一堆火,火光耀眼至极,一见到它,就似见到了希望那般!当然,那烤肉的香味也是浓郁无比,二人也是迫不及待,恨不得立马将其塞入嘴中。来到火堆边,周围还码着许多柴火,似乎都有些湿潮,不过现在火已生起,烤烤也能用的!

小乙瑶儿来到火边,瑶儿把四周整理整理,又拿了块长木搭在旁边,二人把伤腿抬到上边,烤起了火来。手也刚好可能够到那肉,二人哪会客气,各自抓起一大块,大吃了起来,这一块不小,怕是不只半斤。小乙可是好久没吃过这种肉了,一连吃下三块,还不知足!

瑶儿一看他如此吃相,也是喜欢得不行,

“哎,臭汉子,你竟然这么能吃哟!”

瑶儿刚吃完一块,便觉饱了,于是把头靠在自己胳膊之上,斜靠着看小乙吃肉。

小乙笑道,

“火候稍过,但也能吃!”

瑶儿忽又见着洞口缩在一处的那几人,把头抬起,挥手挺招呼他们,

“哎,你们几个快些过来,我们有话要问!”

几人有些担心害怕,不过还是往这边过来了,瑶儿示意他们去到石壁边上站成一排,他们也是乖乖照做,真是听话得很。立定之后,瑶儿方才开始问询,

“这肉是谁烤的?!”

几人沉默一阵,那恶心的家伙突然指着一人说话,

“是他,是他,我都说别放远一些,可他却是不听……”

小乙真是不爱听他说话,刚才自己只不过说肉烤过了些,他却又要以此来表现,当真讨厌得很!

瑶儿半眯着眼看他,冷冷道,

“你给我闭嘴,再让我听着你说话,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烤了!”

那人一听,也是被吓个不轻,连忙捂住了嘴。

瑶儿这才又转而对烤肉那位说道,

“哎,这是什么肉呢,味道还不错呢!”

那人略一犹豫,方才回话,

“是,是鹿肉,今早刚,刚从崖上摔下来摔死的!”

瑶儿笑道,

“哦,原来如此,你们倒是好运,连肉都会自动送上门来!”

那人回道,

“我,我……”

话也讲不清了,瑶儿又问些其他,

“这山路真的如此艰险?若是要你们带我们上去,你们可会愿意?”

那人咽了一口唾沫,回道,

“这,这个时候上去,很难,很难!”

小乙和瑶儿也很想要抓紧时间上去,只不过,二人如今行动十分不便,若是无人帮助,很难上去。不过,若是能够有这几位帮忙,或许也能尝试一翻!当然,那位师叔,仍是让小乙十分忌惮,若是他再折返回来,可是不妙!

瑶儿又道,

“从此处上山,需要多长时间?!”

那人这次回得倒快,

“若是没有积雪,三个时辰足已,可现在这么多雪,怕是,怕是……”

另一人接话过来,道,

“我们前日上山,可是用了一天半才上去的!路上,路上还,还损失了几个师兄弟!”

看来,在师叔面前,他们也是这样讲得,看来不会有假。哎,若再加上小乙和瑶儿两位伤员,爬上山去,可不得两日才行!想到此处,瑶儿也显得有些失望了。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又问,

“我再问问你们,那个什么师叔,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几人先是沉默,稍后方才又有人回话,

“师叔离开雁荡门,已经二十年了!那个时候,我们这几人中,最大的都还不到十岁,所以,也只有一点点印象罢了!”

瑶儿又问,

“哦,这样啊,那你们可知他跑哪儿去了?!”

那人回话,

“这个不清楚了,只是几日前他突然回到雁荡门,见我们势单力薄,而后就让我们跟着他,说是会有额外的好处!再后来,师,师兄弟他们起了冲突,打得特别厉害,我们都怕得很了,便,便跟着他一齐走了。谁曾想,大雪下得好大,没办法,我们也只能先来此处躲躲。怎知,这雪下起来就没完,直到今日,还不见停歇!”

小乙接着问道,

“那你们师傅呢,真如传说之中,不省人事了么?!”

那人一时回答不上,最终还是由另外一人来讲,

“师傅失踪了好些日子,突然回来,却又很快不省人事,其中发生了什么,谁都不晓得!自师傅晕厥过去之后,雁荡门就乱了起来,以前的暗中较劲,立时转为明里争斗!后来,师傅突然消失,就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了!还好,还好我们都逃了出来,否则,否则多半也成了一具具死尸了!”

小乙惊道,

“突然消失?雁门主,他这是死了,还是没死啊?!”

那人还未回话,山洞之外却是突然传来一声怪吼,

“死啦,死啦,全都死啦!”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