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八二

八二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一声吼,虽然怪异,但还是十分熟悉!小乙和瑶儿不由得起身,手中武器也是握得极紧!

“死啦,全都死啦!”

又是一声,紧接着,外边那人已经进到了山洞之中。所有人身子都为之一震,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疯跑出去的师叔!不知为何,他又回来了,仍是疯疯癫癫,可脸却是变成了另外一人!此时的他,就似个病入膏肓之人,脸色白的吓人,嘴皮也是翻裂起来,口里的牙沾了不少血,好似刚吃了生肉那般!

他进了山洞,便开始四处窜逃,手里紧握一把飞刀,也是让小乙大气不敢出。奔走一阵,突然有人讲话,

“师叔,是我啊,你认不得我了?!”

是那又丑又恶心的家伙,刚才在这山洞之中,瑶儿不让他说话,他也是不敢吭声,憋屈得厉害,此时见着了救星,就立马跳了出来!

那师叔一看,瞬间停下了脚步,瞅了他一眼,歪起了头来,

“哎,你,你……”

师叔有了回应,那人大喜过望,又道,

“师叔,是我呀,是我呀!”

师叔只道一字,

“哦!”

然后手里的飞刀祭出,只听得嗖的一声,飞刀破空而去,直接从那人额头部位插了进去,直没到了飞刀刀柄!那人满脸的惊恐,身子再不受控制,直直跪倒了下来。再看那飞刀刀柄处,这时才溢出了血来,而后慢慢沾染了整个面门!

小乙大惊,自己也是不由自主的移到了瑶儿的身前。这师叔疯了,现在成了个不分敌友,胡乱杀人的主,谁还敢再与他讲上一句!另外几人见着自己的师兄弟被杀,吓得瑟瑟发抖,恨不得把脖子都缩到胸口里边去!师叔杀完人之后,却似什么都未发生那般,又在这洞中急走,不时看看几人,又是把他们给吓个半死!

“师傅,师傅!”

外边又传来一声惊呼,不用猜,定是那师叔的弟子了。他被他师傅落在后边,此时方才跟来。一进洞里,小乙又是一惊,只见他肩头插着一把飞刀,血水还不住往外涌动!哎哟,这难道也是那师叔的杰作不成?!不过,这师叔出手,竟然没能击中要害,也不知是师叔失了手,还是这徒儿颇为厉害!

“师傅,师傅!”

他又叫一声,冲向了师叔!师叔一看到他,发足狂奔,不过这洞内过小,转了两圈,徒弟往前一扑,狠狠的将他师傅扑倒在地!小乙与瑶儿往后退了退,给他二人留下更多的空间。

“师傅,你醒醒啊,师傅,你醒醒啊!”

师叔被按到了地上,不过仍在不住挣扎。这小子长得高,不过看他年岁,似乎也只有十来岁吧,他的力气不小,不论他师傅如何使力,也是无法挣脱。

师叔大叫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他是真的疯了,连自己的徒弟都不认得了。若是此时给他一把飞刀,多半也是要招呼到他自己的徒儿身上!还好,他这徒儿比较聪明,也是把他的双臂也给一齐抱住。

所有人紧张的神经都放松了下来,瑶儿大出一口气,道,

“果真是疯了,疯了!”

小乙道,

“那护心镜对他竟是如此重要,哎,也是个被情所困的可怜人吧!”

瑶儿回道,

“臭汉子,你可千万别要同情他哟,他要是有机会,怕是要把这里所有人都给杀个干净!”

讲完这句,瑶儿方才又朝缩在一团的几人吩咐,

“喂,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上去帮忙!待会儿你们的师叔手上得了闲,立时便能要了你们的小命!”

几人犹豫片刻,不过他们应该也都不是蠢人,瑶儿说的在理,他们自然也会听说!于是几人一齐迈步,拥了上去!谁能想到,这几个却是实实在在的蠢货,他们在按住了师叔的同时,却也把师叔的弟子给拉住了,这下可好,师叔本来双手被抱得紧紧,一阵混乱之后,却是空出了手来!

他们还在忙着绑缚师叔身子,却不曾想过,师叔的手,已然从一人腰间取下了飞刀!

小乙大吼一声,道,

“小心,小心!”

这话刚一讲完,便有一人倒了下去!那飞刀不是飞出去的,而是被当做了匕首,直接捅入了那人的腰间,师叔往回一拉,连同那人的肠子之类,一齐给拽了出来,好不血腥!这一人中了招,另外几人也是大惊失色,立马弹跳开来!殊不知,这师叔最善长的,正是飞刀绝技,手里一抖,飞刀再次出击,全都没入了一人后脑之中。那人身子直挺挺的,扑倒在地,再也动弹不得!

瑶儿大喊,

“你们都是傻子么,把他的手给绑住啊!”

这几位已经被吓个半死,哪里还敢再去,由一人领路,冲出了洞外。当然,这等情形之下,外边虽然冰天雪地,却是要比此处安全许多!

师叔的弟子终于又抓住了师叔的手!师叔体力渐渐不知,整个身子,再次被他的徒弟制住,嗯,毕竟是年轻小伙,体力充沛,也是正常!

小乙问他,

“你一个人能行么?!”

小乙本想去帮他,可这小伙是师叔的徒弟,小乙多少还是有些忌惮,不敢轻易上前!

小伙大喘着粗气,回道,

“不用,我自己能行!”

既然他都这么讲了,那小乙二人当然选择作壁上观了!

小伙用一手狠狠抱紧了自己师傅的双手,腾出另一手,抽掉了自己腰间的绑带,虽然极是困难,但他还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待他将他的师傅完完全全制服之后,方才瘫倒在地,良久不曾起身!

小乙和瑶儿终于放下心,慢慢走了过来,瑶儿先开了口,笑着说道,

“喂,你还真是大义灭亲啊!”

那小伙大喘着气,调匀呼吸也是用了不少时间,

“师傅,他,他是受了太大刺激,歇歇就能好了!”

瑶儿直是摇头,又道,

“你没见这些人都很怕他么,啧啧,依我看啊,他本就是个杀人恶魔,要不这雁荡门怎会容不下他!”

小伙脾气比起他师傅来说,可是要好上太多,瑶儿这么说他师傅,他却没有太多情绪起伏,

“不对,不是雁荡门容不下他,而是他对雁荡门彻底的失望!”

瑶儿咦了一声,又问,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小伙平静下来,回道,

“师傅的事,我不便与外人言语。总之,师傅从来没有对不起雁荡门!”

瑶儿又道,

“你要极力维护自己的师傅,这也在理,不过,你的师傅刚才可是要杀了你哟,你就一点儿不恨他么?!”

小伙回道,

“我的命都是师傅捡回来的,把命给他,又有何妨!”

瑶儿直摇头,拉了拉小乙,让他陪着自己坐下,把伤腿支了起来,免得再动着,影响恢复!

瑶儿拿了块烤鹿肉,问道,

“哎,你要不要吃点?!”

小伙躺到这个时候,已然平静了下来,他翻爬起来,也没管那被绑得严实,口里还不时咦咦唔唔的师傅。他提着裤子往火堆这方走了几步,坐到了小乙二人对面,自己去取肉来吃!呵呵,这小伙还真是有点意思哟,小乙也是不由得想多问他几句!

小乙问他,

“你肩上的飞刀,不取下来么?!”

小伙吃完了那一大块肉之后,方才回了话,

“待我吃完再说!”

这小伙只是十来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口也是极好,他一连吃下了四五块,方才停了下来。手上沾了不少油,在衣衫上一抹,然后抬起手臂,一把抓住了那飞刀刀柄!未有听到他哼上一句,那飞刀便已从肩头给拔扯了出来!血喷得老高,有一半落入了火中。小乙隔着火光看他,那青涩面容之上,却是隐隐透露出一股不该属于他这年纪所该拥有的忧伤!小乙突然觉得这小伙有此似曾相识,也不知是否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多年前的影子!

小伙开始自己包扎伤口,他没什么话,对比他那被捆住之后,还在叫嚷个不停的师傅,真是两个极端!他没有请求小乙和瑶儿帮忙,小乙二人当然也是得了个清闲!很快包扎完毕,小伙似乎觉得还不够饱,于是又接着大吃了起来!

小乙道,

“本以为你还要出手对付我们,没想到,咱们竟然还能心平气和坐在一处说话!”

小伙把嘴里的肉给咽了下去,方才回他,

“我能够看得出来,你们不是坏人!”

小乙问他,

“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小伙摇摇头,回道,

“不知道,只是一种感觉罢了!”

小乙又问,

“那你觉得你师傅是不是一个坏人?!”

小伙略有停顿,而后回道,

“不算是好人,但也绝非大奸大恶!”

这句回答,倒是新颖,对自己的师傅也能有客观评价,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小乙又问,

“现在这般情形,你又该如何继续呢?!”

小伙回道,

“让师傅先冷静冷静吧!嗯,我把那护心镜寻到了,找个好工匠将其修复如初,师傅应该就能好了!”

小乙又问,

“你会怪我出手太重么?!”

小伙终于抬起了头来,正眼看向小乙,四目相对,小乙能够看出他眼里真诚,

“不,是你技高一筹,没什么好责怪的!”

这话小乙倒是爱听,这小伙还真是不错,比起他师傅来说,可是要好上太多,小乙心想,还好没被他师傅给影响,否则怕是又要多上一个荒诞之人!

小乙又道,

“你也是雁荡门人么?!”

小伙摇头,回道,

“我自小跟着师傅,他说早就不是雁荡门的人了,所以,我也不算是吧!”

小乙又道,

“那你们这次回来,又是所谓何事?!”

小伙略有迟疑,不过还是回了话,

“师傅只是要我陪他一同前来,要做些什么,我是一点儿也不知晓的。”

小乙又问,

“雁荡门闹出了乱子,我想也有你师傅的推波助澜吧!”

小伙面无表情回道,

“或许有吧,不过,仅凭师傅一人,又如何能够将整个雁荡门除尽,归根结底,还是他们自己内部出了问题!说到这事,我也很是遗憾,我知晓的,师傅只是对那一人有些成见,并非针对雁荡门中每一个人!”

小乙点点头,回道,

“你所说的那一人,应该就是雁门主吧!按你们的叫法,雁门主应该是你师傅的师兄,或许当年,他们两个也曾有过一些权利纠葛吧!”

小伙又吃完一块肉,没有水,便跑到了山洞之外,大口吃起雪来,吃得饱饱之后,方才又回到了火边,这才又接着说话,

“依我看来,可能还不止如此吧!”

瑶儿突然讲话,边讲边笑,

“哈哈,我想,他二人之间的冲突,多半还是因为女人吧!哈哈,想想那护心镜,想想他一个人站在大雪里边长吁短叹!啧啧,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小乙想了想,也觉有理,道,

“别说,你这想法,还真的有些道理哟!”

小伙眼里闪过一丝惆怅,又道,

“至于这个,师傅从未向我提起过,但我也知道的,那护心镜对他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小乙轻叹一声,道,

“我在想,雁门主突然消失,会不会与你师傅有关?!”

小伙回道,

“绝对不会,我一直跟着师傅,他若是做了这事,我又怎么不知晓。除非,除非他托别人来做此事,可依我看来,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毕竟雁门主是我师傅的师兄,还有,假手于他人,也是师傅所不耻的行为!”

小乙又道,

“所以说,雁门主这是自己醒来走了,又或是被其他人给掳走!哎,这就难办了!”

小乙又道,

“雁门主自己醒来,应该是没这可能的!我也听说了,雁荡门把江湖之中有头有脸的神医都请来了,也是没有一点儿办法,要说他自己醒转过来,我可不信!”

说到这儿,小乙忽又想起一人,忙问他道,

“有头有脸的神医?有没有一个叫小二黑的?若是他也没办法,那就是真的没办法了!”

说到神医二字,小乙头脑之中当然是只能想到小二黑,小二黑连毒神的药都能解,又有什么做不到呢!

瑶儿看了看小乙,问道,

“小二黑,哎,我也听过这名儿,却没什么印象了!”

小伙回道,

“小二黑,这名儿我是没听过的,至于他有没有来到雁荡门,我更是无从知晓了。”

小乙叹道,

“哎,若真如那几位讲的,雁荡门岂不真的没了么!”

小伙也很是惋惜,回道,

“是啊,人都没了,剩下个雁荡门的名号,又有什么用处!”

小伙突然想到二人之前讲过雁飞,于是问起了他来,

“对了,你们二人真是与雁飞一同回来的?!”

小乙点头确认,回道,

“当然,他们在山洞里休整,我和瑶儿出来,遇上落雪,被推到了崖底,这不,腿都断了,走路都十分费劲!”

小乙叹道,

“原来如此!哎,雁飞此时回来,也只有替他们收尸的份儿了!”

小乙想了想,又道,

“不集结如何,我们还是要上山去看看的,不知你们又欲怎样安排?!”

小伙道,

“师傅现在这个样子,还是别要四处走动才好!你们若要上山,还是等明日再走,此时已近黄昏,根本来不及的!哦,对了,外边还有几个,叫他们回来,与你们一同上去,他们熟悉地形,也能有些用处!”

瑶儿挽住小乙胳膊,笑道,

“臭汉子,这山洞不错,咱们住上一晚也不错哟!”

小乙连忙把手抽了回来,回她道,

“哎,你离我远点儿,小心我伤到你那断腿!”

刚讲完这句,师叔哇的一声叫喊出来,他之前口里虽然也没闲着,但也只是嘟嘟囔囔,此时大声叫喊起来,也是让几人颇为吃惊!

“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小乙三人一齐看向那方,师叔满眼通红,正恶狠狠的盯着他的徒儿!哎哟,这眼神好生可怕,恨不得要把这小伙生吞了才行!哎,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他又是受了怎样刺激,才会突然对自己的徒儿如此痛恨!

小乙问道,

“哎,你师傅这是怎么了?!”

小伙的额头也是冒出了汗来,他也被这眼神吓到,良久方才出声,

“师傅,这,这……”

他慢慢起身,想要过去看看自己的师傅,可他的师傅哇哇嘶嚎不止,牙齿咬得咯咯直响,若是没东西绑住,怕是要来把他徒儿的肉给咬来吃掉!呵呵,没错,是疯了,疯了!

小乙道,

“你下不去手,那便让我来吧!”

小乙只想要他安静安静,于是单腿跳起,把长棍拿到了手中。小伙明白小乙想要做甚,有些犹豫,

“这,这……”

小乙道,

“若是不狠点心,没准要把自己的牙给咬下来喽!放心,我不会下太重的手,几个时辰之后,定能醒来!”

小伙想了想,又道,

“好,轻,轻点,轻点!”

小乙微微点头,往前跳了几步,那师叔的目光,仍是停留在小伙身上,从未看过小乙一眼!看来,他还真是把这小伙看作是自己的仇敌了!哎,不管怎样,这一棍下去,虽然有些痛苦,但也比醒着的强!小乙长棍轻抬,照着那人脖颈与肩头之间打了过去,师叔眼珠子瞪得老大,怒气正盛,不过,还是在一瞬间消停了下来。

小乙将其打晕过去,小伙也赶来查看,确认小乙只是将其打晕了过去之后,方才帮着整理他师傅的衣衫,而后,又将他往火堆旁挪了挪,脱下自己的衣衫给他盖上。嗯,是个徒儿该有的模样!

小乙问他,

“我叫小乙,这是瑶儿,你叫什么名儿?!”

小乙此时方才确认,这是个不错的小伙,交他一个朋友,也很不错!

小伙回道,

“我叫雁殊,殊途同归的殊,当然,也是师傅取了名儿!”

小乙默念了几遍,觉得这名儿很是好听,比起那雁林雁平之类,似乎多了许多雅意!

小乙道,

“雁殊,好名,好名!我虽只与雁飞等人打过交道,但也是听过不少雁荡门人的名儿,多数都很有意思,而你这雁殊,却是特别的不一样!”

雁殊回道,

“人的名儿,也只是一个记号而已,好听不好听,有没有什么说法,其实都没甚要紧的!”

小乙同意他的看法,就像自己的名儿,简单好记,比起好些乱七八糟的名儿,可是要好上太多了!

说起这名儿,小伙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犹豫一阵,还是问出了口,道,

“小乙,哥,除了雁飞,你们,可曾听过那一人……”

这话讲到一半却是停了下来,小乙忙问,

“那一人?你指的是?”

雁殊回道,

“雁,雁……雁,雁云!”

他艰难说出这名儿,小乙一听到这雁云二字,也是不由得为之一颤!雁云,小乙已经听过很多次了,他知道,雁云是雁飞的大师哥,而这个大师哥,在多年以前突然消失,雁飞等人,包括那雁门主,自那以后,也是再未见过他!雁云本来是被雁门主寄予厚望,可他却是突然失踪,也是叫雁门主痛心不已!想想看,如果他没有走,雁荡门或许就不会发生这许许多多乱事,或许此刻,江湖地位又已更进一步!

雁云这些年究竟去到了何处,所做何事,也是没有人清楚。在浪沙派船厂之中,第一次从雁飞以外的人的口中听到他的消息,而之后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在暗示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十恶不赦之人!虽然在某些人的心中,他仍是完美无缺,但这雁云,却早就不是当年的雁云了!

小乙知道,雁云的事,十分敏感,于是也只淡淡回了一句,

“雁云,我听雁飞讲过,好像是他的大师哥,多年不见,也不知去了何处!”

雁殊似乎早料到了小乙会这般回话,嘴角轻轻抽动一下,说道,

“这个名儿我很熟悉,只因师傅梦中常会提起!”

雁殊的说完这话,缓缓闭上了眼,小乙明白,他心中有了些波澜,不愿再说!小乙看他如此,也是未有再多问一句。

天慢慢黑了下来,瑶儿困了,靠在小乙肩头睡着。

山洞之中,一片沉寂!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