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八六

八六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话音刚落,便听到了扣门之声,声音不大,只是噔噔噔三下,之后便又停了下来。小乙看着这家伙,心生疑问,呵,难不成他还能闻出人味来?!这家伙笑嘻嘻起了身,往那门边走了过去,一开门,风雪倒灌进来,紧接着一只脚踏入,又是带进了好些冰雪!睡着的这些位就烫熟的死猪那般,一点儿反应也无!

进来的这位身体单薄,后背之上还背着一个人,这雪极大,所以背后那人几乎全都被雪给覆盖。这二人四目相对,没有一句言语,干愣了片刻,进来那位方才把身后那人放了下来,把雪简单清理过后,这才向开门这位点头致意。那家伙仍是呆立当场,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任何表情!进来这小子回头把门给关上,这才又来照顾地上那位!

小乙瑶儿都没有什么动作,当然,他们在那人跨入一脚之时,就已经认了出来。可不就是那雁殊,还有他的师傅嘛!哎,奇怪,他二人怎么也来了!

小乙轻声道,

“雁殊,你怎么来了?”

雁殊听到小乙说话,方才转头过来,见着小乙二人,并不觉得如何惊奇,向二人点了点头,又是低下头来照顾他的师傅。

那家看了一阵,说道,

“到那边去吧,在火边烤烤,自然就好了!”

雁殊这才摊开双手去抱他师傅,往这火边走来之时,腿脚也是颤抖不已!可以想见,他一路背着自己的师傅上山,已然快把自己消耗光了!他年岁不大,在这等恶劣环境之下,能够把人带回,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成就了!

小乙见他不语,又是问道,

“雁殊,你师傅这是怎么了?!”

雁殊把师傅安顿好之后,伸出手来把火烤热,再放到他师傅身上,不住揉搓!半晌之后,方才回了话,

“师傅这突然醒来,挣开束缚就跑,我只能跟上。一路上山,十分凶险!行了一日,方才停了下来。后来师傅突然又晕倒了过去,我没办法再下山去,所以只有硬着头皮往上走了!师傅现在还有呼吸,命该是保住了!”

小乙又问,

“你师傅以前可有疯癫过么?”

雁殊回道,

“有过,只是并不常见!可从前一日起,可是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瑶儿突然对那脏兮兮的家伙讲话,

“哎,你不是江湖郎中么,要不要过来看看呢?!”

那家伙一直盯着雁殊瞧看,听得瑶儿讲话,也是用了好长时间方才反应过来,

“哦,哦,看看也可以,看看也可以!”

瑶儿笑道,

“不用担心,治好了他,也是少不得你的好处!”

那家伙一听有好处,立时笑开了花,回道,

“这个嘛,好说,好说!”

雁殊似乎对他有些不大信任,很是犹豫,小乙也是出言安慰,

“雁殊,让他看看吧,或许能够有些用处!喏,你看我和瑶儿,我们的腿也是他治的,手法也是相当不错哟!”

雁殊看了看小乙,又抬头望望那家伙,那家伙傻呵呵笑着看他,雁殊心生反感,但为了师傅好,最终还是点下了头来,

“好,那,那请为我师傅治伤。”

那家伙呵呵直乐,一屁股坐到了雁殊的师傅身边,抻手过去,握住了左手手腕。他在把脉,脸上表情不住变幻,似乎与脉象同步。诊完脉,又依次检查了五官,最后用掌心,在身上从头到尾按压了一遍,方才罢了手。完事之后,手托着腮,思索良久,方才道来,

“哎哟,情况可是不大乐观哦!”

雁殊有些紧张,忙问,

“我师傅他,他到底怎么了?”

那家伙故意拖了拖时间,雁殊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方才讲出了口,

“火气攻心,再加上本就生了重疾,已然无力回天了!”

雁殊大吼一声,

“不可能,不可能,师傅怎么会,怎么会!”

这一声不小,也是把睡倒的那几位惊醒,几人看清是雁殊本人,这才放松下来。不过,又一眼晃见地上的他们的师叔,顿时又慌乱了,纷纷往后退走,缩到了角落之中。

雁殊知道这一声喊得有些唐突,说道,

“抱歉,抱歉,我一时,一时激动,莫要责怪!大夫,你,你再给帮着看看,可有什么解救之法!你放心,只要救活师傅,无论你要什么,我拼了命也会给你找来!”

那家伙咽了一口唾沫,回道,

“你对你师傅倒还真是不错嘛!你也别要着急,待我想想办法!”

雁殊不住点头,直眼看着这个不愿透露自己姓名的家伙!

那家伙思索良久,又是站了起来,来回走了好一会儿,便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狠狠扯了起来。最后还是不得,于是又抬起头来看向了屋顶。

“不行,不行,脑子不好使,还得调整调整才行!”

小乙明白,他所谓的调整,应该就是吃酒,哎,这家伙对酒倒是情有独钟。小乙又要,若是老酒鬼在,他们多半能够成对酒友吧!雁殊呆呆看着他顺着柱子爬了上去,就似个猴子那般!

“这,这……”

雁殊大为惊讶,这么大一个人,竟然如此轻巧就爬了上去,好生厉害!正自感叹,却又听到了扣门之声!

小乙轻声说道,

“哎,竟然又有人来了,去开开门吧!”

当然,这话是对雁殊讲的,这殿中醒着的人,也就只有他最为方便。雁殊向小乙点了点头,转身去了。把门打开,风雪灌入,势头极猛,差点儿没把雁殊单薄的身子冲倒,不过,他后退两步,还是稳住了身形。雁殊没有眨眼,但小乙也能看出他内心起伏,哎,这外边又有谁人来呢?

雁殊震惊之余,还是又上前过去,把那门往两边再多分开一些,这个时候,外边方才进了人来!小乙和瑶儿都很好奇,也是不住往这方张望。哎,竟然不止一人!小乙在心中数了数,一,二,三,四,四个,哦不对,是六个,有两人身前,还各抱着一位!小乙睁大了双眼,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呼一声,

“青青,陆陆,雁飞,无间无名,哎,怎么会是你们啊!”

对方从上到下全被白雪覆盖,也难怪一是没能认出他们!雁殊开门之时,几人并排而立,直到雁殊把门全部打开,他们这才一同迈步进来!呵呵,到都到了,还摆个什么谱,真是讨厌!果然是他们,果然是他们,一别两日,终于再见,哎呀,真是一别两日,如隔三秋啊!

“哎呀我的妈呀,有火啦,有火啦!”

这五个雪人之中有一位率先冲了出来,他原地跳跃起来,把身上的积雪抖落了多半,这才入小乙这边冲了过来。他也不理小乙,直扑到了火边,一股子阴风过来,也是给小乙带来一丝凉意,

“哎呀呀,哎呀呀,有些个没良心的,我们一通好找,没想到,却是先过来烤上火了!”

说话之人,当然也只能是童陆了,他连看都不愿看小乙一眼,心中恼火可想而知。

“小乙哥,你的腿,你的腿怎么了?!”

白青也是那四人之一,她清理了挂在自己眼前的冰丝,一眼看到了小乙的伤腿。腿上绑着板子,和她行医之时处理外伤的方法一样。白青奔跑过来,脚下一滑,扑倒在地,小乙起身要去扶她,她又很快站了起来。二人四目相对,白青的眼泪唰的流了下来,

“呜呜,呜呜……”

她再讲不出话来,小乙伸出手,一把将她揽入了怀中,

“青青,你莫要伤心,不过是断了条腿,养个几个月,也能痊愈的!”

瑶儿也凑了过来,道,

“嘿嘿,死是死不了的,青青,你可莫要再哭,我俩可都等着你来为我们治伤哟!”

白青往瑶儿腿上一看,又是一惊,道,

“瑶儿,你的腿也断了不成?!”

瑶儿竟是笑得出来,回道,

“可不是么,你看看,我俩断的可是同一条腿哟!”

瑶儿从小乙怀里挣了出来,看看小乙,又望望瑶儿,

“这,这是从崖上掉落给摔断的?!”

小乙尴尬一笑,回她道,

“是啊,能留下小命,还算不错!”

白青大口喘气,又道,

“快,快坐下来,给我检查检查!”

童陆听到几人说话,方才往小乙这方瞥眼瞧看,贱贱的说了一句,

“呵哟,腿都断在同一位置,乍一看去,还以为你俩好上了呢!”

瑶儿嘻嘻笑着,回跳转身,一手却是挽住了小乙的胳膊,

“哎,陆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童陆差点儿没吓掉大牙,此时也再受不住,两步窜了过来。小乙用力想要挣脱,瑶儿却是丝毫不让,

“哈哈,他叫我臭娘们,我呢,就叫他臭汉子,可不就是一对么!”

小乙忙道,

“别乱说,别乱说,谁跟你是一对!”

童陆露出个贱贱的表情,手指不住摇晃,又道,

“哦,哦……明白了,明白了!我说呢,小乙哥怎会一去不复返,原来是有了新欢啊!啧啧,你俩搞到一起,我还真没敢想哦!”

童陆朝白青眨了眨眼,白青却十分平静,淡淡说了一句,

“快些坐下,让我好生看看!”

瑶儿拽着小乙坐下,白青也来搀扶,没办法,也只好任她们处置了。无间从小乙面前经过,他怀里抱着无名,无名紧闭着双眼,身子仍在不住颤抖,不过看无间脸上露出的猥琐笑意,应该是没什么大碍的!与此同时,另外一边却又响起了声音,

“雁飞师兄,雁飞师兄!”

那几个雁荡门人一直缩在角落之中,雁飞把自己身上挂着的那位放下,收捡好自己之后,几人方才认出了他,而后便疯也似的奔向了雁飞。

“雁飞师兄,雁飞师兄,呜,呜……”

几人一拥而上,抱住了雁飞的双腿,

“呜,呜……师兄,师兄!”

雁飞拉扯不开,也只有任他们拽着了!

“快些起来,咱们起来说话!”

那几人又是大哭了好长时间,方才松开了手。

雁飞认真点头,问道,

“嗯,去到那边讲话!”

雁飞抱起的那位,应该是雁喜无疑了,雁喜禁不住这风雪,已然晕厥了过去,来到火边烤烤,或许就能好了!雁飞坐下,另几人便好好的站在他身后,呵呵,他们终于找到依靠了!

雁飞开口问道,

“说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几人争先恐后来讲,乱成一团,雁飞指定了一人,便让他一人来讲,只听那人道,

“雁飞师兄,其他人,其他人都死了,全都死了,呜呜……呜呜……”

雁飞立时蹦起,揪住那人胸口,大喝道,

“都死了?什么都死了?给我说清楚!”

那人被吓得不轻,不过还是很快缓和过来,回道,

“其他师兄弟,他们都死了,都死了!这雁荡山上,除了我们之外,已经没活人了!呜呜……呜呜……雁荡门没了,雁荡门没了!”

雁飞的手开始颤抖,他不敢相信那人的话,手往上一抬,把人举了起来,然后往前扔了出去,砸到了另一人身上,二人往后滚了两圈方才停了下来。雁飞对自己的师弟还是下不得重手,因此那二人也没受什么伤!雁飞快把牙给咬碎,又揪住一人问话,

“你说,他说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这一位也是抽泣不止,回道,

“雁飞师兄,是真的,是真的!雁荡门已经没了,已经没了!”

雁飞大怒,又把人给扔了出去,而后大吼一声,

“我不允许你们再说雁荡门没了,只要还有一个雁荡弟子活着,那雁荡门就还存在着!”

雁飞又问,

“他们都,都死在了什么地方?!”

一人回道,

“在后山上,满山都是尸体,数,数都数不过来!”

雁飞急道,

“快,快些带我去看看!”

那人回道,

“雁飞师兄,这已经天黑,外边风雪还如此之大,现在过去,也是什么都看不出来啊!不如等到天明之后,我们,我们再一齐去看!”

雁飞呵道,

“不行,现在就去!”

除了雁飞之外,没一个人愿意此时再去!

小乙也觉得此时不宜再去,于是说道,

“雁飞兄,我和瑶儿今日去过了,他们都被大雪覆盖,想要扒开也是不易!再说了,这夜里什么都看不着,咱们还是明日一早再去才好!哦对了,我们也发现到了异常,他们,他们似乎多有是被冻死的!”

雁飞奇道,

“冻死的?!”

小乙认真点下头来,回他,

“没错,我们一连找了几具尸体,都是一样!我们想,那几具尸体,也绝对不会是个例!”

雁飞咬住牙,认真思索了起来,片刻之后,方才又把头给抬起,说了一句,

“他们或许并非死于内乱?!”

小乙回道,

“正是如此!比如,会不会有那么一种可能,他们全都被迷晕了过去,然后扔到了雪地之中,人还晕厥着,只一件单衣,又如何能够抵挡得住!”

雁飞大口喘气,良久方才平静下来,

“你说得有理!这江湖之中,有多少人期盼着我雁荡门覆灭!若真是有人刻意为之,必是早有预谋!”

雁飞见到了雁行和雁升,悄无声息移步过去查看,两个孩童睡得正熟,雁飞来到身边,轻轻抚了抚二人脸颊,突然,神情一变,大又道一句,

“谁让他们吃酒的!他们还都是孩子,你们不知道么!”

雁飞有些激动,也是把那几位吓得够呛!一人战战兢兢回道,

“他们,他们是自己吃的,不,不赖我们!”

雁飞又道,

“酒又是哪儿来的!”

那人手指上方,抬头一看,

“上,上边,哎,那人,那人……”

雁飞抬头看着,疑惑问道,

“上边,上边怎会有酒!”

小乙看那人也是讲不清楚,于是开口相帮,道,

“雁飞兄,有个人自称是来解救雁门主,今日算是与我们一同上的山。他那鼻子可是灵得很,进了大殿,便闻到了酒香!他身手不错,三两下便上去抱酒下来。哦对,你来的时候,他正巧上去拿酒,也不知是不是见到了你,所以再不见踪影!”

雁飞抬头瞧看了一阵,又问,

“遇到我,便再不愿现身?这又是何道理!”

雁飞转而又问那几人,

“师傅又在何处?”

一人回道,

“师傅,师傅他失踪了,也是在,在他失踪之后,整个雁荡门就乱成了一团!”

雁飞知道再问他们也问不出什么来,他四处看看,也没见那人踪影,于是干脆爬上去看看!雁飞的身手也很不错,只不过体型较之那人大了许多,所以并无那人迅速。雁飞上去之后,良久方才下来。面无表情,道了一句,

“上边没人,他应该是走了!”

小乙问道,

“这人实在奇怪,为何不愿见我?”

瑶儿回了一声,道,

“或许,或许他是认得你的,所以才不愿意现身呢!不过,无论如何,我相信他对我们没有恶意!”

雁飞咬咬牙,闭上了眼,

“我还是来晚了,都怪我,都怪我!”

小乙道,

“雁飞兄,事已至此,你也不必太过悲伤!雁荡门还未死绝,需要你振作起来,带领着他们重振雄威!”

那几人听了这话,却又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小乙看在眼中,也多半猜出他们心中所想!是啊,雁荡门都没了,即便有他雁飞在,又有何用处,难不成还要自己跟着雁飞,重新把雁荡门的旗号给举起来不成?他雁飞自是厉害,可其他人呢?

雁飞当然也是聪明人,只瞟了一眼,冷冷问来,

“你们这是?”

几人相互推脱,最终方才选出一人代表讲话,

“雁飞师兄,我们,我们早,早就商量好了,待这雪停之后,便下山去!我们也都是悲惨之人,本想着上了雁荡山,便能有了体面,有口饭吃,可现如今,哎!还有,我们,我们也只是些无用之人,留下来,也不会有太多用处,所以,所以还是不要再当拖油瓶罢!”

这话越说声音越小,雁飞拳头握得极紧,叫他们怕得不行!不过,雁飞还是没有发作出来,他强压住了心火,回道,

“好,好,人各有志,我也不必强求!雁荡门即便只剩下我一人,那又有何妨!”

那几人一齐跪倒了下来,齐声回应,

“雁飞师兄,莫要怪我们,莫要怪我们啊!”

雁飞手一抬,微微闭上了眼,又道,

“师傅之前已然许诺将雁荡门主之位传给我,我这次回山,便是要接受这门主之位!如今你们不愿留下,我作为门主,也没有挽留的必要!走吧,走吧,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也再也不要向外人提起雁荡门,雁荡山!”

几人连磕几个头,大呼,

“多谢门主成全,多谢门主成全!”

雁飞闭上了眼,道,

“起来,若还是个男人,就不该随意给人下跪!”

小乙突然觉得好生心酸,雁荡门好像还在,可却只剩下一个人,哦不,是三个,还有雁行与雁升!原本兴胜无比,人丁兴旺的雁荡门,转眼之间就落魄成这个样子,实在让人唏嘘不已!小乙心道,难不成自己真是那丧门星不成,走到哪儿,哪儿就会出事,再想想,若是自己未与雁飞一路同行,或许真就没这许多事了!

小乙轻叹一声,说道,

“雁飞兄,有你在,便有了希望,你可千万别要放弃!”

雁飞缓缓睁开了眼,认真点下头来,回道,

“谢谢你小乙,我都明白的!”

雁飞微微摇头,挤出了一个笑来,这笑可是比哭还要难看数倍!

雁殊慢慢靠近过来,说出一句,

“你就是雁飞大哥,嗯,与我想象之中好像不大一样!”

这雁殊刚才为几人开门,也是见过的,雁飞之前也曾注意过他,只不过对方是个年轻小伙,雁飞没太在意!此时雁殊过来,叫他一声大哥,倒是让他好生意外!

雁飞问道,

“你,你认得我?!”

雁殊认真点头,回道,

“是,我常听到你的消息,不过,今日算是第一次见着!”

雁飞正欲问话,可他身后却是有人叫喊了起来,声势虽然极弱,但讲出的话却是厉害得很,只听那声道,

“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