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八八

八八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哎哟哟,这又是谁来了,能够对雁飞说出这话的,又能是谁?小乙心中大动,这说话之人,莫非是他!

这雁荡弟子无不大惊失色,雁飞大口喘气,也是有些手脚错乱!片刻之后也算明白了过来,而后松开他手里那位,把人往雁殊那边一推,雁殊一把接过,紧紧抱在怀里。他的师傅在他怀里挣扎,仍是讲着那几个字。

“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雁飞飞快跑到门口,迅速打开了门,门外应该是有人的,不过,雁飞此时不能确定他是谁人,

“师,师傅?!”

那人半低着头,十分缓慢的跨过门槛,待现出全身时,也如之前那些位一样,全身上下皆被覆盖了白雪。他没有将雪抖落,任它留在了上边!

雁飞呆立当场,又问一句,

“师,师傅?!”

那人这时方才抬起头,把那雪和白发往脸颊两侧拨弄,方才露出了面子!可即便是这样,雁飞也还是用了好长时间,方才认了出来,

“师傅,师傅!你,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雁飞伸出双手,想要去抱他,可他现在情形,怕是受不住他这一抱了!于是,雁飞便忍住激动之情,上手为他的师傅除去积雪。

小乙早就想要见识见识雁门主的风采,不过,谁能想到,第一次见面,却是在这等情形之下!小乙往前几步,这才看了个清楚,只见那人已然面目全非,整个脸上呈现出了青紫颜色,那五官轮廓与皱纹之类也因此而越发的突显出来,眼珠子里边似有一层冰,看不出瞳孔又在何处!若非刚才还听着他讲话,否则还真没人看得出他是一个活人。

小乙心想,雁门主年岁应有六十不止,又哪里经得住这风雪!他一人在这风寒之中,也不知是怎么挨过来的!不过还好,现在进到了大殿之中,多缓缓,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小乙又想,当时说他忽然消失不见,没准是自己醒来,四处走动,后来又遇上风雪,被困在外边!

雁飞又去将门关上,风雪不再进入,也是瞬间暖和了许多。其余几位雁荡门人,想要上去问候,却又是迈不动步子,哎,他们啊,也只能这样了!雁飞扶着雁门主,往这方走来,小乙对他深深一揖,也不知他看到没有。

雁飞道,

“师傅,这里有火,咱们先暖暖身子!”

可他的师傅,却没有往那火边过去,强扭着往那雁殊师徒二人过去!雁飞明白他师傅的意思,也是不敢违了他的意!他扶着雁门主慢慢靠近,雁殊也是不敢大口喘气。

雁门主开了口,道,

“你是要杀了我,是与不是?!”

这个一直在叫喊着‘我杀了你’的家伙,他是雁殊的师傅,雁门主的师弟,雁飞的师叔,或许他还曾是一名杀手,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已经连自己都不认识了,此时见着雁门主,又会有何种反应呢!

他仍在吼叫着,

“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他这话,或许不是讲给某一个人听,而是所有,这里所有的人!

雁门主再说一句,

“你叫雁殊么,嗯,是个好孩子!嗯,把你师傅放开吧”

雁殊问道,

“不,我师傅已经疯了,他认不得我,也认不得你,很有可能会伤害到你,雁,雁门主!”

雁门主摇摇头,想要挤出个笑,却因表情僵硬而止住,

“不,他不会的!放开他吧,放开他吧!”

雁殊还是有些犹豫,雁飞也是挡在前边,

“师傅,他已经疯了,千万不可……”

雁门主打断他话,又道一句,

“你们两个都退开吧,这是我与师弟之间的事,需要我们自己来解决!”

雁飞道,

“不,师傅……”

雁门主气急,大口喘了起来,

“你,你竟然连为师的话也不听了么!”

说完又是大咳不止,雁飞眼中含泪,终于还是退到了一边!

“放开他吧!”

雁门主再说一次之后,雁殊方才放开了手,不过,他也不敢离得太远,怕他师傅暴起伤人!果然不出所料,雁殊的师傅脱开了束缚之后,立时冲向了雁门主!雁门主大呵一声,道,

“退开!”

这一下声如洪钟,也是把小乙惊到,他在这等情形之下,竟然还能有这等气势,当真厉害!

雁飞和雁殊被这一声呵退,二人也只能亲见那雁门主的师傅用双手扼住了雁门主的咽喉,不过,他似乎已然力竭,没对雁门主有太多威胁。

“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他的声音越发的轻了,而雁门主此时道出一句,也是让他放开了双手,

“师弟,偷拿师傅的酒这事,你可千万别要说出去哟!”

可以想象,他在说些儿时的事,他的师弟回想起往事,或许能够恢复些许记忆!而这一招,效果不错,扼住雁门主咽喉的双手,慢慢的放了下来。雁门主朝他脸上吹了口气,后又抬起了双手,替他整理起头发来。雁门主的双手有些僵硬,不过还算格外仔细。他直勾勾看着雁门主,没有任何表示,看来,倒也不很抗拒,

“说多少次了,别要乱跑,就是不听,你看看你现在,弄成个大花脸,若是被师傅发现,可少不得一顿板子了!”

雁门主细心为他收拾好头发,又整理了衣衫,手停留在一个破洞之上,又道,

“真是不让人省心!不过没关系,待会师兄给你补补,也还能穿!”

接下来,雁门主又是一通暖心话语,直把白青也给弄哭。这一招还真是管用,不过,可能也只有他讲出来,才会有用!

“师,师,师兄……”

啊,他终于说出了‘我杀了你’之外的,他,他是记起了雁门主!小乙大舒一口气,这样一来,他或许就不会再乱发疯了吧!小乙心想,不论他是怎样的人物,到了这个时候,也还是多给他一些机会吧!

雁门主伸出双手,紧紧握住了对方,然后转过身,拉着他往远处走了过去。雁飞想要追上,可刚才跨出一步,雁门主却又道出一句,

“雁荡门没了,全都是为师的错,雁飞,还有你们,都下山去吧,从今往后,江湖之中,再无雁荡门!”

雁飞轻声唤他,眼泪也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师傅,师傅!”

雁门让摇摇头,回道,

“都已经结束了,结束了!我们老哥俩,还有些话要讲,就让我们安安静静把话说完!”

雁飞停住脚步,不再继续往前,雁殊也是一样,与他并肩站在一起,望着二老慢慢走开,神情落寞至极!

雁门主带着他的师弟,来到了灰暗的角落之中,二人盘腿而坐,正面面对着对方。小乙能够看出,二人嘴角都有活动,应该是在说着话吧,不过,声音太小,小乙也是中不出来。二人还不时轻笑,只不过无法同步,看上去不大协调,但就是这样,却更加让人难受!再看小乙这边,所有人都是眼巴巴的看着他二人,不发一言!

雁飞什么都做不了,十分难过,他也只能把那火烧得更旺些,让这殿内都能更加温暖一些。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而有人言语,这一声有气无力,显得异常衰弱,

“雁飞兄,我有事,还想要与你说说!”

小乙转头一看,哎,说话之人,竟是无间!他大为惊奇,过来他身边,关切问道,

“无间兄,你,你这是怎么了?!”

无间的脸色不知在何时变成了一张白纸,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关注在那雁门主师兄弟二人时,却是没曾留意过他!

白青立时过来查看,却被无间拒绝,只听他道,

“青姑娘,先让我把话给说完!”

白青好不难过,抹了把泪,让到了一旁。

雁飞来到无间身边,蹲了下来,问道,

“无间兄,你有何事吩咐?”

无间咽下一口唾沫,也显得格外困难,慢慢恢复了平静,方才又道,

“我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到尽头了,所以,我想把后事给交待一下!”

雁飞正色道,

“你乱说什么,你这不还好好的么,怎会不行!”

无间微微摇头,又认认真真看清了守在他身边的几位,挤出笑意,又才道来,

“这辈子能够与你们几位相识相知,幸运之至!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还有些需要交待一下。嗯,你们不要讲,听我说就是!”

他的声音越发的轻了,几人虽是难过,但他这般讲了,也是无人再说一句。

无间微微眨了眨眼,继续说来,

“我本早就想与你说的,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来讲,今日也没什么顾忌了!嗯,我现在这个模样,已经没有机会再去照顾仙儿了!雁飞兄,你与仙儿是何仙人指的婚,光明正大的去把她娶了吧!”

雁飞正要说话,无间又继续讲着,

“听我说,听我说!我的怀里,有封书信,你把它交给仙儿,她自然会知晓的!雁飞兄,我求你照顾好她,拜托了!”

雁飞强忍住悲痛,最终还是点下了头来!小乙也曾对他提起过无间和仙儿之间的情事,雁飞从未表露过心中所想,但小乙明白,他也是有所触动的,只是,他作为雁荡门的门主继承人,又如何够轻易放弃!无间的这封书信,看来,他也是早就准备好的!哎,既然有问题,他为何不早些讲出,或许还有解救之法呢!

无间还是没让他人讲话,又道,

“我早就看开了,或许一直是我在一厢情愿,她跟了你,才是最好的归宿!”

雁飞双眼泛红,讲不出话来。无间把手伸入怀中,摸索了一阵,果真是取出一封书信,信封已经磨损得不成样子,看来也已经写了很久了。他拿着信,递送到雁飞怀中,雁飞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收了起来。他不会去看这信里究竟是写了什么东西,至于仙儿那里,则是他必须要去面对的事情!

无间看雁飞收下这信,嘴角也是带出了笑意,他转而看向无名,微微眨了眨眼,说道,

“小乙兄弟,无名交给你,我放心!”

小乙道,

“无间兄,你怎的如此悲观,我真没看出来你的伤病有多严重,咱们多养养就能好的呀!”

无间慢慢摇头,回道,

“已经不行了,你也莫要再说!总之,你答应我,帮我把无名送到他师傅那里,可以么?”

小乙轻叹一声,回道,

“好,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无论何时,都不能失去信心!”

无间微微点头,回他,

“好,我答应你,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争取能够多活上几个时辰!”

这话说的,好生凄凉,难不成,就连几个时辰都活不了了?

小乙来到白青身边,轻声问道,

“青青,你快给他看看呀,跟他说没什么大碍的!”

白青看着无间,无间点下了头来,她这才开了口,

“我,我也没办法了!”

这意思是,她早就看过了,却是没有任何办法?

小乙又问,

“怎么回事,不就是受了硬伤,断了几根肋骨么,怎会这般严重?”

白青难过得很,努力调整了情绪,方才又道,

“不,这,这并非外伤所致!而是,而是……”

小乙有些着急,抢着问她,

“这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讲清楚啊!”

白青点点头,又才接着道来,

“无间大哥由于长期待在湿热环境之中,对自己身体的损伤极大!再有,他无法生火,只能生吃,因而又是沾染了许多热毒,这些热毒在他体内,已然成了气候,很难去除!再,再有,他身体里边,长满了小虫,昨日他给我叫到一边,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虫子,虽然不大,却是极多!无间大哥说,他早有不适,只是这十来日,越发的艰难了,今日上山,也是把自己剩下所有的气力用光,也只有,也只有等死的份了!”

小乙又眼含泪,对无间道,

“无间大哥,你身子不舒服,为何不早些与我们讲!非得到等到最后关头,讲上这几句,就算是对我们,对无名有个交待了?”

无间很是抱歉,回道,

“小乙兄弟,莫要怪我,我这样的人,总是愿意自己扛下所有,只是,我现在扛不动了,也就只能求求你们了!”

小乙很是难过,闭上了眼,长叹一声,道,

“好,我答应你,定会把无间送到他师傅那里!”

无间眯眼微笑,

“好,好,这样一来,我也就没什么可挂欠的了!”

突然有人讲话,是从头顶之上传来,呃,是那个家伙呀,他这好一会儿都一言不发,此时却又突然说起,真是叫人防不胜防!只听他讲,

“呵哟,这样的病,倒是有些奇怪!”

小乙心头一动,哎,这家伙不是说他也会治病么,这样的奇人,没准还真能治好这怪病呢!

小乙轻唤一声,道,

“哎,这位哥哥,可否下来为无间大哥诊治诊治!无论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

那家伙呵呵笑着,很快又是如之前模样,一手抱着坛酒,然后顺着柱子滑落下来。先吃了一口酒,这才过来无间这边,无间对自己已然不抱任何希望,但有人过来查看,倒也没有拒绝。

那家伙只看了无间眼睛一眼,便跳开了去,大叫一声,道,

“哎哟,这可不得了,不得了!”

小乙忙问,

“怎么了,到底有多严重?!”

那家伙不住摇头摆手,回道,

“不行了,不行了,眼睛里边儿都冒出虫来了!啧啧,再加上热毒、外伤,果真是活不成了,活不成了!”

无间听了这说法,倒也没有十分难过,只道,

“没关系,人嘛,总会死的,只是死得早或晚罢了!我呢,活了这些年,也算什么经历过了,值了值了!”

小乙又问,

“难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那家伙又是摇头摆手不止,最后盯着自己的酒坛,停了下来,说道,

“哎,喝点酒吧!”

被他这一提点,小乙立时明白,他的意思是,用这酒来抵抗虫子蚀咬。当然,这个时候,也不必小乙来做这事,那家伙已经把酒给递了过去!雁飞接过,帮着喂无间吃酒!

小乙问道,

“吃酒,真能管用么?!”

众人都很好奇,但有这一法试试,或许真可以呢!

那家伙耸耸肩,回了一句,

“我没说会有用啊,只是看他嘴馋,让他最后喝个痛快吧!”

小乙很是难过,刚刚出现的一点点希望,又是在一瞬间破灭!这样说来,无间已然无力回天,只有等死的份了!

无间一连喝了好多酒,直至把自己的胃给灌满,方才停了下来,他大呼过瘾,笑出声来,

“好酒,好酒!来世也要与酒为伴!”

无间回味良久,又看向了雁飞,道,

“我不想让无名看到我死去的样子,所以,可以带我下山去么,无论死在何处都行!”

白青忽而大哭起来,道,

“无间大哥,不要失去希望,咱们下山去,去找小二黑,他,他定能救得了你,他定能救得了你!”

提到这小二黑,小乙当然也愿意相信他能救人,可是,如今他又在何处,又有谁能知晓?即便没有风雪,下山也得大半日光景,再去寻那渺无音讯之人,谈何容易!不过回头一想,无间不愿让无名看到他这就般死去,也是他这一生最后的愿望了,这几位与他一同患难的兄弟姐妹,当然也是无一人愿意违了他的意!

小乙也道,

“无间大哥,你坚持住,咱们去找小二黑!”

旁边这位口中念叨,

“小二黑,小二黑,这名儿好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大为振奋,小乙忙着问他,

“大哥,你是在何处听得小二黑的?”

那家伙托着腮思索片刻,又拿酒过来吃了一大口,方才回道,

“哦对,临安府,对了,对了,就是临安府!那家伙当街卖药,可是赚了不少钱呢!后来被人举报,好像是被抓进监牢去了哟!让我再想想,哎哟,没错,没错,那名儿正是小二黑!”

小乙大喜过望,要是被关入牢中,或许就能多待一段时间,若是这样,那把无间快些送过去,没准还能来得及!

小乙正欲出口,却又听那家伙说道,

“哎,这无间对吧,他呀,也只几个时辰可活,从这里到达临安府,就是骑上最快的马,也要几日吧,依我看来,即便那小二黑真能救他,那也没什么机会了!”

小乙摇摇头,咬紧牙关说来,

“不,即便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希望,我们也要去努力!”

白青也道,

“没错,雁飞大哥,小乙哥他们腿受了伤,得好生养着,那送我们下山之事,就得劳烦你了!”

雁飞认真点头,转而对那几人讲话,

“嗯,你们不愿留在雁荡门,那可否再帮我做一件事!”

刚才几人说话,他们也都听到了。这几位虽然胆小懦弱,但到了这个时候,也要硬气一回,纷纷拍着胸脯回应,

“我们定会带他们安全下山!”

他们对这地方熟悉,而且这几日上山下山,也都有了经验,只要小心一些,应该还是能够办得成!

无间道,

“不必那样麻烦,不必那样麻烦!”

可现在情况之下,他的话,也再不会有人听了!

几人正准备着,又是听得一人说话,

“哦,一路好走!”

小乙大惊,这又是出什么事了!回头一看,那家伙抱着酒坛,来到了雁门主和他师弟的身边,而后便讲了这句。他把酒缓缓倒出,像是在为他们送行!

雁飞飞奔过去,扑到在旁,一看那般情形,便撕心裂肺大哭起来。小乙从未见过他这般哭泣,看来,也真是痛到了极点!小乙等人慢慢靠近过来,见着了已然仙逝的两位前辈,也都跪了下来。此时看来,这二位与普通的老人并无任何区别,走时带着笑意,也算十分安详了!小乙注意到,二人手里各拿了一把飞刀,上边也是刻着字的!刻的什么,小乙无法分辨,但他能够看得出来,这两把飞刀虽各属一人,但上边的字,却是一模一样!与雁门主最为亲近的雁飞,都讲不出一句他们之间的故事,看来,他们之间有何瓜葛,这天底下,恐怕已经无一人知晓了!

忍住悲痛,雁飞告别了仅有的几位雁荡门人,他们护送着无间下山去了,白青死活要跟上,小乙想要与她一齐,却又被她执意拒绝!没办法,也只有待在这山上养伤了。脏兮兮的那家伙,看那几位似乎不大靠谱,于是也自告奋勇跟上,说他也想见识见识那小二黑的医术如何出神入化!这样一来,小乙也是安心许多!

他们走后不久,雁喜突然醒来,狂喊了一声“大师兄”,而后夺门出去,从那山崖之上飞跃而起,再找到他时,已然只剩下了一具死尸!

这雁荡山上,除了小乙、瑶儿、童陆和无名之外,也只剩下了雁飞和两位小小孩童了。雁飞在两位老者尸体面前跪了一夜,待第二日天明之后,方才带着雁行与雁升着手安埋他们的尸骨。

也是奇怪,天亮之后,风雪即停,阳光耀眼,热烈非常!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