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一

〇一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哎,这个时候再看这雁荡山、雁荡门,还真是感触良多啊!”

七子这般说话,内心也是久久不能平复!

还是这三人一路,大山,七子,还有哼哼。三人只待了一夜,就下山去了,雁飞执意相送,却又被大山拒绝,说是自己在山里游玩一阵,便继续赶路了。当然,其他人也是不愿雁飞再轻易走掉,至少多待上几日总行吧!也罢,雁飞算是暂时留了下来,而大山三人,在这第二日清晨,就此下山去了。

山里的空气格外清闲,带着一股清甜味道,好不舒服!虽是冬日,但春的气息已然十分浓郁!路边已有花开,或许,它整个冬日都不会凋吧!七子正自陶醉,又几声虫呜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七子轻叹一声,说道,

“哎,也是难为雁飞大哥了!”

大山道,

“他既然选择重建雁荡门,便要对他的选择负责!现在看来,经过这许多年的经营,雁荡门正在慢慢恢复元气,不过,要想达到以往的高度,可是不容易的!”

七子点点头,回道,

“是啊,实在不容易!与大山哥口里所讲,雁飞大哥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哎,真是辛苦得很哦!”

大山又道,

“雁荡门如今充满了活力,是他所愿意看到的!咱们在白云山上遇到他时,我便知道有了这日规模,嗯,也是时候去收获属于他自己幸福的时刻了!”

七子问道,

“那仙儿姑娘不是说了,不想再见他了么?那,那……”

大山回道,

“接下来又会怎样,我不知道,只不过,你若不去尝试,又么怎可能成功!雁飞从来不懂得表达自己,这么多年过去,仍是一样!我想,这也算是对他的一种考验吧!”

七子不住点头,又道,

“嗯,我相信雁飞大哥一定能成!”

一旁的哼哼想得到是更远一些,说道,

“无间大哥真的,真的死了么,仙儿,仙儿姑娘又怎会轻易爱上别人!”

大山笑道,

“这个嘛,就是后话了!”

七子知道,大山每次讲出故事,都会留下许多悬念,以待将来再做解答,所以,现在问他,应该也是得不到什么结果的!

大山加快了步子,又道,

“对比今日行程,咱们还得抓紧一些才是!”

七子和哼哼小跑着跟上,哼哼抱怨一句,问他,

“咱们不是要去临安府么,怎么感觉越来越向山里走了呢?!”

大山笑而不语,七子却道,

“去临安府,也不止那一条路嘛!或许从这里绕行过去,会近上许多呢!”

哼哼这才罢了,她只觉脸上一冷,抬头看天,不由讲出了一句,

“哎哟,下雪了哟!”

七子也抬起头来,两片雪花分别打在左右脸上,又很快化掉!不觉寒冷,只是冰冰凉凉,十分舒服!

“哎,还真是下雪了哟!好久没见过雪了,也不知今日会不会像十多年前的那般厉害!”

这话刚一讲完,就再也不见雪花,天上的云彩也是渐渐散开,预示着今日又将会是一个大晴天!

哼哼笑道,

“说不得,说不得!你越是想下雪,他就偏偏不下,你不想他来,他却来了就不走了,嘻嘻,真是有趣!”

走了半日,哼哼发现了异常,质问大山,

“哎,不对啊,咱们不是要往临安府去么,怎的是朝向西方行进呢?!”

七子也看出了问题关键,问道,

“大山哥,所以说,咱们现在去的并非临安?”

大山笑笑,回他二人,

“到了地方,自然就明白了呗!”

二人虽然有疑惑,但还是紧跟了上去!

三人一边走着一边说话,直到夜晚时分,方才出了雁荡山范围。这里有处小小村落,三人就在那处借宿了一晚。这村子十分宁静,村民大都也是种地为生,虽然辛苦,但也十分惬意。没有马和骡子之类,三人也只有继续步行。

一连行了两日,哼哼觉得自己的腿都快要断掉,不过,终于到了一个较大的小镇,三人把身上的钱拿出来,换了三匹马儿。虽然不是什么好马,但也要轻省了许多!骑上了马儿,整个人都舒畅了,之前的辛苦,也就都没了,哼哼也有了兴致到处走走,不久之后,那马背之上,也是挂满了吃的喝的!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三人又继续行路,日出而行,日落而息,路倒也好走,也未遇到什么麻烦。这般行了好几日,直到这日傍晚时分,大山方才放慢了脚步。

七子不由问他,

“大山哥,这是到了地方不成?”

七子注意到,旁边是条小河,河水碧绿碧绿,十分耐看,河面之上有几只大白鹅,正自悠闲划着水。再往对岸看去,有几座屋舍,轻烟寥寥,却又不觉如何寂寞。嗯,这是一个小小村落,略一数数,有个二十来户人家。再行片刻,便见到了人,那是一个男子,从远处划着竹筏过来,慢慢靠岸过去,应该是劳作了一日,此时返回家伙歇息罢了!岸边两个孩童一见他回来,兴奋无比,抄着水大声叫唤,

“爹,爹……”

哎,真是好一幅动人景象!

又走片刻,两旁的林木渐少,便来到了水边。这岸边尽是青草,丝毫没有冬的气息。顺着这河流看去,水面渐宽,成了湖的样子,湖中有山,形状奇异,山上林木繁茂,绿红青黄皆有,从此处看那方一山水,实在美得不成样子!

哼哼不由得讲出一句,

“哇,这地方,树木的颜色,还真是好看啊!哎,哎,你们看看那山的形状,像不像是一条长长的鼻子!还有那个,那个,好似一口大钟!哎哟喂,那里,那里,像是一条趴着的小狗哟,嘻嘻,真是好玩,真是好玩!”

三人下得马来,慢慢走着欣赏这四周景物。几个孩童迎面而来,见到三人,也不害怕,主动让在道旁避让。

哼哼来到几人,轻声问话,

“小乖乖,这是什么地方?!”

几个孩童瞪大了双眼看着她,好像没能听懂她的话,哼哼又问一句,大些的孩子方才回她,

“这,这是龙虎山啊,你们不是来上香的么?”

哎,这龙虎山,哼哼也是听过的,只是从未来过而已。咦,怎么来到龙虎山了,还真是奇怪得很!

哼哼对那孩子说道,

“嗯,知道了,多谢你们了!”

孩子回道,

“嗯,道长说了,今夜会有大雪,叫我们早些回家!你们啊,还是快点儿过去,还能赶上吃饭哟!”

说完这话,几个孩童方才跑跳着走开,正是往几人刚才见着的小小村落而去,那地方,应该就是他们的家了!

哼哼不由得问道,

“哎,这龙虎山还有道观,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大山笑着回应,

“呵,香火倒是旺得很嘛,不去也罢,不去也罢!”

哼哼正自疑惑,七子却又开口问来,

“大山哥,这道观可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何你不愿过去呢?”

大山笑而不语,指着前方,道,

“寻个住处而已嘛,我看那就不错!”

七子哼哼往大山手指方向看去,远远的一座小山之上,半山之间,能够隐约看出一间茅舍,看那模样,似乎不大能够经受得住风雪!七子还欲再问,大山却已然翻上了马背,一溜烟跑开了去!七子与哼哼也只好跟上,不过二人心中疑虑,可就更多了!几经折转,又寻了条竹筏渡水,在那密林之中绕行一阵,终于到了几人之前见到了那间茅舍!

哎,近到前来,是间草屋,倒也不算破败,顶部侧墙,都有修补的痕迹。再看那门拴之上,别了好大一把铜锁,铜锁表面有些青绿颜色,应该是关上有些时日了!大山从怀中取了一根细丝出来,在那锁芯之中掏了一阵,只听得咔的一声,这锁便被大山打开。大山取下锁,推门而入,把草屋的小窗打开之后,也就不觉那么昏暗了!

七子哼哼跟着进来,哼哼不由得赞叹一声,

“没想到啊,大山哥还有这般本事!”

大山已然寻到了烛火,将它点起,这屋内情形一览无余!呵,有个两丈长宽,却是一眼能够看穿,当然,也是因为这里边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没错,除了一只烛台,以及地上铺着的一屋宽大凉席,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七子伸手摸了摸那凉席,沾了些许灰尘,问道,

“这灰不大,竟是还有人过来居住哟!哎,也不知道会是什么人!”

大山笑道,

“管他是谁,反正今日就该我住喽!”

哼哼白他一眼,道,

“哼,真不如去到道观里,至少还有单独的房间,还有,这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又得饿肚子么!”

大山也不客气,随意躺倒便睡,七子四下看看,也觉十分乏力,坐了下来。外边黑了下来,只这烛火燃起,越看越是困顿。哼哼打了个哈切,也是再忍不住,缩到角落之中,闭上了眼之后,很快进入了梦乡!哎,这屋子还真有魔力,她竟是如此轻易就能睡着,还真是奇怪得很!

七子梦到自己飞到了天上,哇,那里真是太美了,有一望无垠的云海,五彩斑斓的霞光,还有那浑身充满着仙气的神仙!七子问那仙长,这里可是仙境,那仙长只是闭眼微笑,并未明确回复,但七知道,这就是仙境了,否则,自己的意识,又怎会如此清明!正想再问那仙长几句,可耳旁却又响起杂乱之声!七子四处寻找那声音来处,可却无论如何也寻它不得,与此同时,七子只觉眼里逐渐暗了下去,最后只剩下了一只烛火!七子睁开了眼,眼中的烛火中只燃了一半,哦,原来这只是一场梦啊!不过,这一阵异响,却并非是那幻想!

七子翻爬起来,稳定了情绪,轻声说了一句,

“大山哥,外边有人哟!”

大山侧躺着身,似乎也是听到七子讲话,不过,他也只是翻转过身,又接着睡了过去。

七子回过头去,哼哼也已醒来,她也听到了声响,看来并非是七子一人发现异常。哼哼往那方撇了撇嘴,道,

“你去那边,咱们一齐出手,完全不用怕他!”

七子认真点头,起身往屋门的另一侧去了。二人一人守住一边,若是有人进来,总会有一个能够给他造成威胁!

外边动静越发明显,对方已然触碰到屋子,这方没有窗户,他也只能贴在门上听听里边动静。七子屏住呼吸,感受着对方的呼吸,已经近在咫尺了,七子此时若是把门打开,那人定会整个扑到屋内!不过,七子刚想这么做,却又是让哼哼抢了先!

哼哼这一下出手倒是迅速,对方靠在门上,还未来得及反应,整个身子就直往里倒!当然,她这般做,也是心里有数的,对方能够发出这么大的声响,又怎会是高手呢,所以啊,这一下必能手到擒来!外边那人扑入进来,也是被吓得不轻,连叫喊也都给忘了。哼哼飞身上前,一脚踩到了他后背之上,那人脸着地,这才呜呜叫唤了起来!

哼哼轻声呵道,

“你什么人,干嘛鬼鬼祟祟的!”

那人仍旧呜呜叫喊着,一句讲不出来!

七子道,

“你别把他给吓着了!”

七子说完这句,蹲到了那人面前,笑着问他,

“这位兄弟,这么晚了,你过来又是所为何事?!”

那人嘴皮子颤抖了好一会儿,方才开了口,道,

“我,我看着这里点上了烛火,所以过来看看!我,我不知,不知道是你们在啊!”

七子又问,

“这是你的屋子么,我们难道就不能借宿一晚么?”

那人回道,

“不,不,是,是。我,我也只是负责照看,住,不住得,不该我,我来管的!”

七子道,

“那又是谁来管?!”

那人回道,

“当然是天师啊,这是他清修之所,所以,所以从,从不让外人过来!”

哼哼笑道,

“呵哟,天师哦,看起来这仙级不低的嘛!嗯,这样,不如把你们仙师叫来给我们看看,看他到底能有几条胳膊,几条腿!”

那人不住摆手,道,

“这事可不得了,你们啊,还是快些离去,若是被天师发现,可是不得了哦!”

七子道,

“呵,还真是霸道得很啊!这样,我们放你回去,你把所见所闻告知于他,我倒要看看他又能有多大能耐!”

那人还在讲,

“使不得啊,使不得啊!”

哼哼提起腿,又在那人屁股上狠狠踢了一下,直把对方踢得跳起身来!他捂着屁股,夺路而逃,没能注意到大山伸出的双脚,又是吃了个狗啃泥!七子哼哼大笑,他又是挣扎起来,飞快窜了出去!

七子笑道,

“这什么狗屁天师,找的又是个什么人啊!”

哼哼道,

“嗯,倒是要好好领教一下!”

哼哼当然不怕,这是大山带她过来的,所以,有什么事,大山也都会摆平!二人惩治了一下那人,大山也是一点儿反应也无,看来他是看得准的,这家伙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七子又道,

“哎,你刚才可有睡着?”

哼哼点头,回道,

“睡着了,还睡得十分香甜,之前还觉得破败,此时看来,倒还真是一个极好的去处!”

七子也是频频点头,又道,

“嗯,我也睡得极熟,还梦到自己到了仙境!啧啧,这种感觉,这辈子也只这一次!”

哼哼提高了嗓音,道,

“哎哟,你别说,我刚才也梦到跟神仙在一起下棋呢!这,这怕是没那么简单哟!”

哼哼看了看大山,又道,

“这家伙肯定知道,咱们把他叫醒,让他来解释解释!”

大山又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七子道,

“就先别打扰他了吧,咱俩能够应付的,就尽量应付吧!”

哼哼这才没有去叫醒大山,不过,她也知道的,大山多半是在装睡,二人的对话,应该也是了然于胸的!

又过一阵,一丝湿气从窗而入,而后,又是发的明显了。七子来到窗边往外看去,一片黑暗之中,似乎也只有自己这屋内有那些许光亮。这光往外散了出去,也是把那从天而降的细丝给换了一种颜色!七子伸手过去,冰冰凉凉,十分舒爽,

“呵哟,这天果然下雪了哟!”

哼哼一听,也是凑到了窗前,把七子又往旁边挤了挤,她把头伸了出去,让那细雪洒落在脸上,大口呼吸,心情享受着这天降的恩赐!

七子又道,

“这雪,看上去一时半会停不下来哟!”

哼哼笑道,

“停不下来才好,我啊,也好久好久没见过雪了,尽情的下吧,明日醒来,就是雪白的一片,那该有多美啊!”

七子闭上了眼,用心感受这世界,曾经内心的痛楚,似乎瞬间小了许多,他很是疑惑,难道这屋子真有如此功效,能将一切欲望消灭,更显出真,善和美来!

良久,二人再未讲出一句,只是静静这般待在窗前。那烛火烧尽,火光闪动得厉害,七子方才回转过心神,又拿了根火烛续上!正此时,又是听到了动静,正是从那门外传来!七子听得清楚,这次来的,可是不止一人!对方气势汹汹,来者可是不善啊!

七子和哼哼回到门口,静听外边动静!很快,便听到了人声,

“哼,哪里来的狂妄之徒,竟敢私自进到天师的仙府!”

呵,仙府?不过七子哼哼有了刚才体会,便觉这仙府二字颇为贴切了!门是从里边别着的,七子知道,既然是仙府,他们肯定也不敢随便破坏,所以,暂时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二人没有回话,想看看他们接下来又能如何!

外边人声越发近了,已然到了门边,可对方也知道厉害,仍是连敲门也不敢的,只听那人又道,

“是什么人,赶紧给我出来,否则休要怪我不客气了!”

七子心头好笑,不客气你又能怎样,难道还能一脚把门给踹开不成?!哼哼眨了眨眼,不住摇头,轻声说话,

“也不是那什么天师!”

那人也是听到了一些,立时大声接着,

“天师也是你们叫的?哎,不对,这是个婆娘!哼哼,我说呢,怎会如此难缠!”

哼哼一听这话,大怒起来,朝着外边喊道,

“你小子最好把嘴给闭上,否则要是忍得你姑奶奶生气,到时把你舌头扯出来,在你脖子上绕个三圈!”

那人又道,

“你把门打开,我倒要看看你又能有多少本事!”

七子明显听出那许多人分散开去,把这茅舍团团围住,若不是这地方有些异于凡物,他们只怕早就冲进来拿人了!

哼哼笑道,

“你让我开门我便开门?呵呵,那我多没面子呀!嘿嘿,姑奶奶现在心情好,不予你们计较!啊,好累啊,好想睡觉!”

外边人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哼哼吧唧着嘴,又接着道,

“哎哟,我可管不了你们了,先睡了,先睡了!”

哼哼说着这话,竟是真的躺了下来,大口打起了哈切!外边人一听,更是气得直跺脚,

“你个臭婆娘,你这是吃了豹子胆了么!你,你快些把门打开,否则我们就要进来了哟,到时候把人抓了,可有你好受!”

哼哼却没理他说甚,又是打着哈切回话,

“什么都不说了,不说了,咱们明日再见!”

哼哼说完,再不言语,七子看她躺在地上,一腿搭在蜷起的另一腿上边,不住的摇晃,脸上笑意正浓,得是得意!七子也懒得与那些人扯东扯西,既然断定了他们不敢随意闯入,那便只当他们都是空气罢了!七子又看了看那门拴,从外边铁定无法拨开,所以,也是移步到窗前,半靠起来,闭眼歇息!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好,好,你们等着,你们等着!”

没有人回话,那人再气不过,声音也是越发小了,该是又回去再搬救兵了!良久,方才又听到有人过来,这位说话,倒是要稍稍好听一些,只听他道,

“女施主,可否听我一言,咱们道观之中,已经准备好了上等客房,比住在此处可是要舒服许多,还请移步过去,有劳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