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二

〇二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你是天师么?”

哼哼这般问话,那人立时回应,很是小心,

“不是啊,不是,我,我怎么可能会是天师呢?”

哼哼有些来气,掰着手指数上一数,又道,

“呵,这天师的架子倒是够大哟,你这已经是第三波人马了吧,也不还要几层关系,方才能够见着他呢?”

外边人连火都不敢点,可想而知!哼哼也是咬定了这一点,所以一定要见着天师出马,方才愿意与他们沟通!

那人回道,

“哎哟我的姑奶奶,天师日理万机,我们又怎么敢随意心动他老人家!”

哼哼道,

“哎,你说这样好不好,你们呢,自己就当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呢,也就在这里住上个几日,当然,也不会对外边说些什么!反正天师一时半会不会来住,双方各退一步,岂不最好?”

哼哼这话说得倒是在理,但仔细想想,自己可是一点儿没吃亏,七子心头好笑,期待对方如何回复!

对方思虑了片刻,还是觉得不妥,这才又道,

“这位姑娘,这可不行啊,若是耽误了天师修行,那可是不得了哦!”

哼哼故作生气,又道,

“那你把天师给叫来,我与他当面说话!”

那人还是拒绝,

“这怎么可以!”

哼哼呸了一口,道,

“这样啊,那就没得谈了!你若是无法做出决定,也叫不来天师,那把你的上级叫来,看看他有没有什么解决方案!”

那人大口喘气,看来也是被气得不轻,不过,言语方面倒还得体,还算一个比较有休养的人!

“好,我去请示请示!”

那人回了这句,带着些人走了!

七子心想,他回去也不知能够将哪个级别的人唤来,不过,这夜里闲来无事,在此处找找乐子也是不错。七子又看了看大山,仍是睡得死死,呵,应该也是默许了二人行事,所以啊,只管闹着便是了!

又过一阵,果然又叫来一人,来到门边,轻声问话,

“姑娘,你在么?”

哼哼忙问,

“哎哟,你是天师么?”

那人回道,

“不,不,我是客堂执事,听闻此事之后,特此过来请姑娘回观中歇息!他们不懂事,得罪了姑娘,还请姑娘多多包涵!”

哼哼却道,

“没事没事,他们也没对我们怎样!不过,今日已晚,你就别要太过费心,我就在这将就一晚就行!”

那人态度极好,极尽讨好之意,

“姑娘,这地上睡着,怎会有床上舒服!而且啊,我们的饭菜也已经出锅,回去便能吃了!吃饱之后,再用热水泡上一个花瓣澡,别提多舒服了!哦对了,泡澡的同时,若是再来上一壶今年新收的香茗,那滋味啊,不是神仙,胜似神仙哟!”

这话说得,让七子也有些心动了,试想那般情形,还真是好久都未有享受过了!七子看看哼哼,脸上也开始有些细微变化,呵呵,她这么长时间以来,也没那机会好好泡个澡。更何况,这夜里还飘着雪花,又是增加了不少新意!

哼哼犹豫了片刻,回头看了看大山,大山仍是睡着。七子知道她怎么想,刚才已经把话说到那个份儿了,此时退缩,似乎还真是有些挂不住面子!

哼哼闭上眼,躺了下来,有气无力回道,

“我睡了,睡了,有什么,咱们明日再讲!”

外边那人又道,

“姑娘,我知道你的顾忌,也是,这大半夜的,这么多男人围在外边,给你造成了不少的压力。这样,我让他们先走,就我留下等你,又或,我去把后厨的李姐叫来,让她陪着你一同回去,你看可好?”

哼哼怕自己承受不住,忙着捂上了耳朵,又道,

“你回去吧,明日再来找我,明日再来找我!”

呵,明日再来找她,这意思是,明日过来,她便可与人一同回去不成?七子心头好笑,又不愿说明,起身看了看外边,呼吸一下湿润空气,顿时睡意全无。外边人似乎在商议些什么,不过声音过小,七子也未能听得出来。

歇息了片刻之后,外边人又开始讲话,

“姑娘,非是我们百般为难,而是此处乃是天师修道之地,实在不宜予他人使用,还请姑娘多多体量!”

哼哼回道,

“我来的时候,也没人说不可以进来啊,现在我都睡下了,你们一大群老爷们儿堵在外边,又要我怎么办才好,快走快走,惹急了我,到外边去说你们欺负一个弱女子,到时再看天师恼不恼你!”

对方沉默了,既然说不通,也不能用强,那也只能先这样了。对方妥协了,能够听着他们慢慢撤走,但七子看哼哼表现,似乎还是有些失落的。也是,这长久以来的奔波,完全没有打理过自己,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也是够难为她了。不过,既然话都讲到这份了,那就这样了!

七子问道,

“哎,人都走了吧?”

哼哼回道,

“走了,世界终于清静啦!”

哼哼长长伸了个懒腰,舒服地躺平下来,

“真舒服啊,好好睡上一觉,醒来之后就能赏雪喽!”

说完,她便躺倒了下来,闭眼就睡。七子笑笑,伸手出去把手沾湿,抹在了脸上,清爽至极。他慢慢坐起,轻轻靠在窗下,想想与大山一齐出来之后的种种,虽然多有心酸,但也实在充实。这屋子,真是有种魔力,瞬间又是让他心神清明。

七子慢慢闭上了眼,思绪渐渐清空,正要入梦,却又听到有人说话,这声音极为轻柔缥缈,真像是从仙人口中讲出那般,

“施主可有睡去?”

七子立时清醒过来,再看哼哼,也被这一声惊醒,坐立起来,哼哼朝七子眨了眨眼,七子微微点头,确信果真是有人在外边讲话,于是回了他,道,

“哎哟,又是谁啊,刚睡着,却又被人叫醒!”

对方略有迟疑,又道,

“真是对不住!”

哼哼连忙打断那人,又道,

“知道对不住,那还不快滚!”

七子明白,她也是有些烦了,所以才会讲出这话!

对方倒也不生气,又是轻言安慰,

“女施主莫要动气,我现在过来,也是想要问你一个问题!”

哼哼回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放完赶紧滚蛋!”

说话有些粗鲁,但七子看到哼哼的异常表现,哎,难道她是在试探对方不成?!

那人脾气甚好,语音之中带着笑意,回道,

“姑娘,我想请问一下,这屋内,恐怕不止你一人吧!”

最初进来的那小子也是见过七子还有大山的,可不知为何,后来的几位,也只知道与哼哼讲话,所以,可能多半人还是以为这里边只有哼哼一人吧!这人此时问出这句,算是说到了重点了!

哼哼并未直接回话,却是反问了一句,

“你以为呢?”

那人回道,

“都说只有一个女施主,打理这儿的小仆以为闹出了乱子,早就跑得没影了。”

哼哼笑道,

“哈哈,你倒是坦诚得很哟!这么说吧,这屋里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个,一个睡得像头死猪,另一个就像个笨熊一样!”

哼哼说了这话,大笑不止,那人也是没有打断她,直到她笑完之后,方才又开口问话,

“这样啊,那此时,可否为我开门了呢?”

哼哼立时回道,

“不行,我怎么知道你进来之后,会不会又跟上一大堆人!”

那人笑道,

“当然不会,这里就我一人而已,我以我的人格作担保!”

哼哼也笑了起来,回道,

“你的人格?哈哈,那又能值几个钱!算了吧,你还是回去吧!”

那人又道,

“女施主,你要如何,才能放我进来呢?”

哼哼一听这话,立时来了兴趣,想了想,方才回他,

“哎,不如这样,你学上几声狗叫,我再考虑要不要开门让你进来!”

那人竟是真的学起狗叫,哈哈,还学得挺像,把哼哼逗得大笑不止,七子也是没能忍住,又是捂住了嘴笑起。学完之后,那人又问,

“现在可以给我开门了么?”

哼哼摇头,回道,

“不行不行,我刚才也只是说可以考虑给你开门,并没真正答应你呀!嗯,要不这样,你再各学一个猪马牛阳叫唤,我心情一好,可不就给你开门了哇!”

那人轻笑一声,回道,

“这个嘛,简单,听好了哟!”

谁能想到,这人竟又挨个学了起来,而且还学得有模有样!呵,这家伙真是什么都能行,哼哼想要为难人家,被他顺势而为,反倒是让哼哼自己觉得有些不大够意思了!

哼哼笑完之后,陷入了尴尬境地,而后支吾着问他,

“你,你又,又是什么人!”

那人也很平静,说话仍是那般仙气十足,

“我啊,正是他们口中称呼的天师!”

哼哼一听这话,立马弹跳了起来,

“哎哟,你,你,你,你竟然是天师?”

那人笑着回她,

“是我啊,有什么问题么?”

哼哼满脸的不信,又道,

“你是天师,那还会给我们学狗叫听?不会,不会,天师怎么可能会学狗叫嘛!”

那人笑道,

“我可还会学其他动物叫唤哦,你若不信,我再学给你听听?”

哼哼愣在当场,一手掐了掐自己胳膊,很疼,应该不是幻觉,她再次确认,又问,

“你,你真是天师?”

那人再回一句,

“是,千真万确!”

哼哼这时没了主意,转而看向大山,大山仍是睡着,又转而看向七子,七子朝她耸了耸肩,道,

“你刚才不是说,要让天师过来说话,这不,人家来了,你却又没主意了?”

哼哼犹豫片刻,向前走了两步,来到门边,又轻声问了一句,

“哎,我说,你真是一个人?”

她这小心翼翼的模样,七子也是忍俊不禁!得到对方一个“是”后,方才打开了门。借着那烛火,七子看清了那人面庞,面白如玉,唇红齿白,一对剑眉格外有力,两眼放光,与之对视,也能让对方感到心虚,这样看来,这家伙倒也带着些仙气哟!哎,不对,不对,怎么看他,也都只有三十来岁年纪,怎的,这,这么年轻就当上天师不成?哎哟,莫非,莫非是个骗子不成?哼哼也是被惊到,本以为是个老道,没想到竟是个穿着朴素,与那农夫无异的中年男子!他肩头还挂着一顶毡帽,却并未把它戴在头上,所以头顶之上也是铺了薄薄的一层雪。

哼哼拦住门口,惊道,

“你,你真是天师?”

那人笑了起来,十分温和,亲近之感也是大增,七子心头一动,哎,这种感觉,还真是非同凡响哟!回头一想,若他真是天师,从这面相上看来,倒也能够说得过去!

那人又道,

“是啊,你已经问过好些次了!所以?能让我进来了么?”

哼哼把手放下,那人点头向她致意,拍拍自己上身,又将头顶的细雪除去,方才低下头,进了屋内。刚一进来,为了保险起见,哼哼也是立马将门关上。自己后背又是靠在了门上,生怕还会有人过来。

那人朝她笑笑,又道,

“相信我啦,就只有我一人!”

他转而又向七子致意,最后把目光停在了大山身上,良久,方才开口问话,

“装睡,也是很辛苦的吧!”

大山一听这话,翻转过身,眼睛也早就睁开,

“哎,你那狗叫倒是学得不错,再来上一声呗!”

那人轻轻笑了两声,回道,

“你若想听,我再学学,又有何妨!”

大山道,

“好,好,那就再学学!”

那人竟然又是汪汪汪叫个不停,大山也是咧开了嘴,笑着看他!

七子心想,这怎么会是天师呢,看起来就是个爱学禽兽之音的普通农夫嘛!可要真说是个农夫,却也有些不大对劲,哎,真是奇了怪了!

学完之后,大山十分满意,这才对七子哼哼道,

“我向你们证明,他就是天师,如假包换!”

七子问道,

“他,他果真就是天师?”

大山笑道,

“当然,你不觉得他说话都是带着鼓仙气儿么!”

那人一听这话,大笑起来,道,

“可不是么,要不怎会有人相信于你!”

这一句的语音语调,可是与之前大为不同,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立时消失无踪!呵呵,原来,这才是他原本说话的声音啊!七子仔细品味,还是这声音听着舒服!

七子又问,

“大山哥,这么说来,你是认得这天师的哦!”

大山回道,

“当然认得,不过,与他相处,要格外的小心,否则很容易被他影响,成了他的信徒!”

七子笑道,

“若非有这般能耐,又怎么能够成为天师呢!”

哼哼凑了过来,在这天师面前观瞧良久,又问一句,

“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吧,竟已成了天师,哎哟,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那人笑道,

“天有机缘,该到你了,就是你了!”

哼哼坐了下来,手托着腮,又问,

“哎,什么时候我也能像你这么风光,有这么多的拥护就好了!”

七子回她,

“你这么凶,人家躲你还来不及呢,还要来拥趸你,想多了吧!”

哼哼瞪了他一眼,又道,

“你闭上嘴,没人认为你是哑巴!”

天师笑道,

“你们能够这般讲话,却是我最爱听的!”

七子心想,莫非你是喜欢听口无遮拦之人讲话,最然这么想,却也是没有说出口来!

大山轻声说来,

“我说,现在这道观的规模可是不小啊,天师做的也是舒服得很吧!”

今夜来了这许多人,却都不敢轻易惊动天师,他的超然地位可想而知!

天师回道,

“受人尊敬,我当然也是喜闻乐见的啦!更重要的是,有机会向其他人宣扬自己的思想,教那人心向善,消除积怨,觅得心安,不也是一桩美事么?!”

大山笑道,

“说得有理,有理!啧啧,也算是实现你的抱负了!”

天师微微点头,回道,

“正是,正是,也算不枉此生了!”

七子有些不大明白,问道,

“这,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天师回道,

“一人得道,算不得什么,而叫万人得道,那才是天师应该做的事情!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不知你们懂了没?”

七子正想着,哼哼却是先行开口,

“你是说,你现在做的事,就是要让万人得道?呵,口气倒是不小的嘛!”

天仙只是笑笑,没有任何反驳!

大山道,

“嗯,是不一样了哟!想想看,还是你这个样子比较好!”

天师回道,

“若非小乙哥你们的支持,我又如何能有今日!”

大山回道,

“客气客气,这也算是我给天下人带来的一些福祉吧,哈哈,不错,不错!”

七子心想,这天师还要叫大山为哥,这么说来,他还真的只有三十来岁的哟,这么小小年纪,能有如此作为,当真难得!不说他如何宣扬道义,单看今日那几位孩童的眼神,也知这天师必有他的过人之处!不论如何,他做得很好,应该是毋庸置疑的了!

天师突然问话,

“你们要不要吃点什么,我去找些过来!”

大山道,

“当然,你来的时候,就没想到要带什么过来么?”

天师笑道,

“我得知是小乙哥过来,太过激动,所以也只空手而来了!不过没关系,此处离得极近,我很快就能走个来回!”

大山道,

“呵,也亏你怕被人发现,换了这身装束!去吧,去吧,都饿得不行啦!”

原来,大山早就知道是他,故意让哼哼刁难于他,也是想看看他现在又是怎样的德行,他能够学着各种畜牺叫唤,应该也差不到哪儿去!只要保持初心,他便是真正的天师!

天师开了门,很快出去,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他对此处应该是极为熟悉的,因而几人也不必为他而担心。大山三人说谈了一阵,天师便回来了,果真带了些吃的,有肉有酒,有菜有果,竟是无比的丰富!哼哼和七子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根本不相信这是被一个看似不食人间烟火之人取来的!

哼哼咽了一口唾沫,问道,

“这,这道士都能吃肉喝酒的么?”

天师笑道,

“众生皆可食,我又如何能够例外!”

哈哈,这话倒是极对味口!天师已然给几人各倒了一碗酒,大山也早就馋得很了,一连吃下三碗!

七子吃下一碗,这酒冰冰凉凉,似是在冰雪之中冻过那般,喝到嘴里,无比的清新,含在嘴里,这么一品,各种滋味,难以言说!没有人再有任何拘束,一齐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好不痛快!

酒到微醺,七子不由得笑着问他,

“我说天师啊,不是说这是你的仙府么?咱们在这饮酒吃肉,会不会玷污了它呀!”

天师大笑,回他,

“弄脏了,收拾干净不就好了?这世上啊,除不干净的东西,可是不多哟!”

他这么一说,七子对他又是多了一分钦佩。

几人正吃着,外边却又响起了脚步之声,呵哟,这个时候,怎会还有人来!天师也是大为惊讶,连忙站了起来,对几人道,

“哎哟,这些家伙实在是让人恼火!你们吃着,我,我这先行一步!”

说完,这天师竟是来到了窗前,手在窗台之上一撑,身子向上,翻爬了出去!哈哈,这也太过好笑了吧,一个堂堂的天师,竟也怕他手下之人!七子跟到窗边,再看外边,也只能见着簌簌而落的细雪了!

“你,你竟然在这里喝酒吃肉,你,你!”

外边人显然已经闻到了味儿,怒火再也咽不下去,于是高声大呵起来!

哼哼吃了一口酒,笑着回他,

“怎么,要不给你也来点儿?”

那人气得不行,又道,

“本想着天冷,给你送些床被过来,没想到,你,你竟是对天师如此不敬,我,我,我这就去找人过来,狠狠惩治于你!”

哼哼大笑,又道,

“别这么麻烦,干脆把你们天师也给叫来,我要与他连吃三碗!”

哼哼这话,也是把七子给憋出了内伤,实在不行,也是大笑出声。对方一听这里边还有他人,更是大叫起来,

“你,你们,啊,啊……”

那人跑开,去叫救兵了,可是谁能想到,到了最后,却是又乖乖的送酒送肉过来,哼哼和七子笑得前仰后合,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待天师把所有人都“劝退”了之后,他又再次出现,与几人笑谈痛饮!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