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68 云水秀美不输仙境,夜渡邛池入网中来

68 云水秀美不输仙境,夜渡邛池入网中来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过了金河,便是到了建昌府地界。这建昌府在大理国北部,与那大宋土地相连,客商往来大理大宋,也大都会经由此地。当年大理大宋划江而治,历经数十年岁月积淀,两国庶民之间早已有了很深情谊。这边境虽偶有摩擦,却无战事再起,也算是为两国人民谋得了太平。建昌府再向北去便进入大宋巴蜀境内了,巴蜀自古便闻名于天下,美人美景、美酒美食,样样都是一绝,这人生在世,若不来此一遭,岂不抱憾终身。人说来到蜀地,便少了争斗之心,千百年前那刘婵“乐不思蜀”恐怕也只是形势所迫罢了!

建昌府界山多水多,自北向南就有多条大河,这多日雨水,水位也都暴涨起来。从那金水河畔翻过一座山来,又是一条大河。此河名为安宁,河如其名,常年平静温和,便是要佑这一方水土安宁。可这个时候却是发起怒来,淹没了众多临河村落。还好这乡民自幼便在水边长大,水性极好,倒也只有几人受了轻伤。官民配合默契,竟是在大水到来之前将绝大多数物资转移出去,因而这灾民也算是保留了重建家园的希望。

大山三人翻山过来,便遇上了这迅猛洪水,河宽足有平日的四五倍,可见这大水势头之猛。大山从河水浅湾之处找到一条被冲走的小船,修整一番之后,竟然还能使用,三人便上了小船,慢慢向对岸划去。这河水势头已经减了许多,从那岸边水线便能看出。小船还算结实,三人过河倒也没遇上多少危险,只是偶有浪来,打在船身之上,溅起一层层水花而已。

“大山哥,你看这河两边竟然都有如此规模的防洪工事!想必也是花了不少人力物力!”七子立在船头,看着对岸大声说道。

大山点头称是,

“只要这官兵乡民通力合作,倒也没这么难。”

三人刚一靠岸便有一人身穿老旧蓑衣,慢慢靠了过来,

“你们是对岸灾民么?那边如何?”

大山把帽檐向下移了移,回道,

“算是安定下来了,这边又怎样?”

那人笑笑,

“小洪大人领导有方,有临时住所,吃喝也都不愁,乡民们情绪稳定,都准备着重建家园呢!”

“那就好,那就好!对了,这小洪大人?”

那人有些奇怪,

“小洪大人,就是老洪大人的长子呀!老洪大人去逝有五年了!小洪大人接了班,对咱们百姓也是极好啊!哎,听阿伯讲,老洪大人的病就是当年为平叛乱留下的!多好的一对父子呀!哎!”

大山拍拍那人肩头,

“谢了兄弟,咱们就是路过,看你们这也没多少需要帮忙,就先告辞了!”

说完三人便告辞去了,那人挥手大喊,

“哎,几位,差不多到点了!咱们吃完饭再走!”

大山摆摆手,慢慢走远。

这安宁之河河畔,有一抬高的坝子,大山三人走到上边,向下一看,那河水平缓,从北向南似绸缎一般,两侧青山若隐若现,被水雾笼罩其中。山水之间有人群聚集,炊烟升起,接连天地,鸡鸣狗吠之声也不时响起,全然不似刚过了大灾那般。

思思突然大声叫喊,

“大山哥!七子哥!你看那篷内之人,像不像!像不像!”

七子仔细看向那边,辨认了好一会,这才回问道,

“‘瓜哥’?嗯,倒是有些像大山哥说的那人。”

二人看着大山,大山微微点头,笑道,

“能长成这般模样,不是他,还能是谁?!”

七子乐坏了,

“这‘瓜哥’果然人如其名!长得……长得……哈哈哈哈!而且他也是真是个忠义之士,我猜想他是带着江湖众人来此救灾了!”

大山笑笑,

“应该是了,不过这下面鱼龙混杂,咱们就不要过去给他们惹麻烦了。”

七子思思了然,又听大山说来,

“你们看这地势,屯兵于此,便能守住这南北要道,从上而下,占尽了地利。这几十年都无战事,这要塞也就无人守了。”

七子向正下方看去,这坝子傍着青山,官道在坝子与大河之间经过,要在此处设置关卡,控制这官道确实十分容易。

“大山哥,你还懂这些呢?”

“瞎说的,哈哈。走,上山!”

七子咽了咽口水,问道,

“大山哥,从这边上山,看起来路可不太好走!”

大山笑笑,

“上边有个绝美的地方,先上去看看!”

七子明白,给思思整了整帽子,这才与她一齐跟上大山。

这雨依旧下个没完,越往山上越是绵密,虽是不大,却很粘人,让人极不舒服。这山上本有小路,顺着河沟直通山际,可这一带长久未有人走,生起了三尺长草,路虽不难辨认,却是异常难走。大山在前开道,把那长草尽量踩倒下来,七七思思跟在后边就好走了许多。这河沟平日里只一束清泉,此时却似一条小河,水量充沛,轰轰作响。若是以前,即便是从这山泉石上走,也是要快上许多。

这云层极低,湿气也是极重,天暗了下来,便无法摸黑再行了。大山寻了处大石,能防些山风和雨水,三人便在那处调整休息。七子收拾了一下,虽然仍旧湿寒,却比外边好上太多。

“大山哥,我算是知道你为何要带上这许多酒水了。这里全是湿的,根本燃不起火来,也只有用这酒水取暖了!”

大山打开酒囊,大喝一口,

“多剩下些,上边还有很多路要走。吃些东西便好生休息,明日加紧一些,应该能到。”

思思虽是下人,但也从未这般辛苦,若不是七子帮扶,只怕也是坚持不下来。她取下不太舒适的雨帽,轻声问道,

“大山哥,这山上还会有人住么?若真有,那又会是什么样的人啊!”

“你也喝些酒,尽量与七子贴着些,这夜里冷极,可别冻坏身子。至于人嘛,明日上去看看便知!”

七子整理石块,三人挨着坐下,思思不胜酒力,很快便睡去了。七子靠在她身边,听她温柔呼吸,

“大山哥,思思是否有些拖了后腿?”

大山又饮一口,

“既然决定一起走,拖拖后腿又有何妨?”

“若是攸关性命呢?”

“那就以命相护。”

七子沉默片刻,点头道,

“大山哥,我懂了。”

“睡吧。”

“好。”

转过天来,雨势依旧,在这沟畔大石之下,也似身处云层之中,充满了雨雾湿气。天稍有些亮起,三人便已上路。

这越往上来,山势越陡,也是更难走了。即使是练武出身,想要上去只怕也要费些功夫,何况又带上一弱女子,难度可想而知。不过大山毕竟不是普通武人,路线选取十分合理,也是省去了太多不必要的麻烦。等到那天色由明转暗,三人终于来到那流水尽头。

这是一条高山瀑布,水从那山崖之间流出,平日里只一尺宽来,此时已变成五尺长瀑。瀑高数十丈,水流急速而下,把那山石打磨得光滑无比。虽有此景致,三人也只轻轻一瞥,便离开去了。

翻到这瀑布之上,便是另一番光景,虽然即将入夜,却较之前明亮了不少。这里豁然开朗,是一处极宽的高原草场。依稀能够分辨清楚,这草场三面环山,另外一侧则是一处悬崖,正是那山瀑形成之处。从这里看那远方,天地都在一片混沌之中,看不清任何事物,不过能猜得出,那里有一条大河,蜿蜒数百里。再看这草场,中心处有那一滩湖水,方圆数十丈,似那明镜一般,将那绵绵细雨吮吸入怀。从山崖这边看去,离那湖心不远之处,好似有一间茅屋,里边有些许灯火,应是有人居住于此处。

只停留了片刻,天色极速暗了下来。三人慢慢行到那小屋之前,大山上前拍门,大喊出声,

“喂,一个人住,会不会太无聊了!”

不多时,门从里边开启,七子看那人竟是穿戴十分整齐,他身上似乎裹着一张羊皮,瞪大双眼,疑惑问道,

“小乙哥?”

“怎么不让进去么?”

那人喜上眉梢,赶紧让开了手,

“快,快,快些进来!”

那人见大山身后还有两人,也是极其客气友好,将二人一齐迎了进去。

三人进到小屋中来,七子四下观瞧,只觉这小屋比起外边看来倒是要宽敞不少。小屋中间有一火堆,炭火烧得很旺,上方支着一只水壶,壶体擦得亮堂。火堆之下是一块巨石,这小屋似乎就是从这石上建起。大石被火烧热,走入此间,从这脚底开始暖和起来。这火似乎已有很长时间没灭过了,可这屋中四壁却是十分干净,想来这屋主人平日里也是常常清扫。

“这里好暖和呀!”七子忍不住夸赞道。

这时七子思思才注意到这屋主人,他四肢结实非常,身上裹着件羊毛小衫,虽只有一层,看上去却十分暖和。头发扎成碎辫,蓬松起来,随那头颈活动轻摆不止。借这火光细看这人,不胖不瘦,矫健非常。肤色黝黑,比起大山七子来也是要再更黑上几分,想必与这山上曜日有很大关系。他瓜子脸形,鼻头尖挺,剑眉微蹙,却是配上了一双杏眼,与那魁梧身形显然联系不到一处,看上去竟然还有些可爱。七子思思看他这模样,也是好生亲切。

“怎么,这一住就住了十多年?”大山坐在火堆旁边,轻声问道。

这人笑笑,坐了来,从门边柴堆上取下两块新柴,扔进火中,

“可不是嘛!不过也偶尔下山置办些东西,有些东西你知道的!”

大山哈哈大笑,

“我这次就是来看看,若是方便住上几日,若是不方便……”

“哪有什么不方便!哈哈,这里这般大,还住不下小乙哥么!”

“没有这个怎么能住得下去!”

大山从身上取下酒囊,丢给那人,那人也不客气,开了口对准喉头灌了下去,竟是一滴没有浪费。

“好酒,这酒还是那家么?味道几十年如一日,不错!不错!我偶尔下山带上些盐和普通酒水,这好东西可是好些年没享用过了。”

“那就喝个痛快!”

那人把酒囊丢还给大山,从一旁取来牛肉之类,放在火旁烘烤。

“这山上的日子倒也省心,平日里放会牛,偶尔在这小湖中钓上几条小鱼,也很是欢乐。没事上山找些柴火,又或是打上一只兔子,应付温饱无虞。你知道的,我下山也只是为了些酒水,对于其它都没有念想了。对了小乙哥,还记得咱们初次见面那头小牛犊么?嘿嘿,他现在可是妻妾成群、儿孙满堂了!”

“这么厉害!”

大山把酒囊又丢回给那人,那人又喝上几口。这才看到七子思思疑云满面,他放下酒来,不好意思道,

“只顾与小乙哥讲话,真是怠慢了,这肉可以生吃,不过烤热之后味道更好!这小哥也能喝点吧,喏,酒!”

七子接过他递来的酒囊,咕咚咕咚喝了个半饱。

“好酒量!与小乙哥一路之人,想必也极不简单。小乙哥,给说道说道你的事呗。嘿嘿,你不知道,这江湖早就流传着你的故事,我每次下山呀,都会特意去打听打听。哎,不过你这眼!哎!”

七子思思以往从未与那江湖中人接触过,哪能知晓这么许多,只是张大了嘴,不敢相信大山竟然早已闻名于天下。

见那人不住摇头,大山却只微微一笑,

“只一眼,却是看得更清了。至于我的故事,倒是记不得了。”

那人奇道,

“难道失忆了?不过你还记得我呀!”

“来到此处,便想起你来了!哈哈,沙老弟,你也别跟我讲我自己的故事,我只要到了那处,自然记起。这两位小友,便是与我一道,再走一次罢了。”

“哎,真是佩服你能如此洒脱,来,兄弟也什么都不说了,喝酒!”

“喝!”

几人喝到天明做罢,只因所带酒水只够喝到此时。屋里暖和极了,这半个多月以来,没睡一天安稳觉,三人一直到了第三日清晨方才醒转过来。

这天空破了几个洞,撒下万丈金光,几缕直直落到这小湖之上,波闪闪,异常动人。四人立在这湖岸金光之中,享受极了,

“这么长时间没晒过太阳,真是太舒服了!”七子感叹道。

“是呀,真舒服!你看这湖这草场,还有这漫山的茶花,简直就是人间仙境!!”思思笑嘻嘻说道,她不知这位沙姓男子为何会选择此处,心中虽有疑问,却仍不敢问出口来,不过还好,大山哥会讲给她听,她也只是晚些知道而已。

“没酒了!”

大山说了一句,二人大声笑了起来,整个草场都回响着这笑声,引得那远处山坡上隐约可见的一群牦牛不时回望这边。

“那咱下山?”

“好!”

二人齐笑一阵,这才回屋收拾。

各自分担了些肉食,那人将大半山珍打包起来,这才与三人一齐下山去了。这下山方向与那悬崖相对,倒是另外一条出路。这一路虽然好走许多,却绕得极远,后程还需探路前行,几人从天明走到夜深人静之时,这才下到了山脚下的村庄。

“小乙哥,这石板村好像没有酒楼,只怕连酒也不好找。咱们不如再走上两个时辰,到那建昌府中过夜。”

思思虽然未负重物,但这几日辛苦却是难以承受,最后也只靠意志勉力支撑了。大山知她早已到了极限,只道,

“我还不知道你心思?还是放不下吧!思思受不住了,咱们不如找上几匹马,又或是借上一条船来,总比走路要好上许多。”

“可这时候又如何找得?!”

大山指了指那一处灯火,笑道,

“马不好找,但船应该是有的,只不过保养的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大山的沙老弟一拍额头,惊觉道,

“我怎么把她忘了,她那老头子还在世,想必能借个船来。嘿嘿,这老头每日钓鱼,对其余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倒是过得舒心!”

大山一人去往那处,在水边寻到一条小船,便招呼几人过去。

七子惊奇问道,

“大山哥,这里竟然还有水呢!为何如此平静!”

大山示意几人上船,待到船儿离开岸边,这才说道,

“这老人家都睡得极轻,若是他醒了,可就麻烦了。我留了个信放门口,算是借用的。七子,你刚问什么来着?哦,对,这水啊!这是一个大湖,名曰邛池,这建昌府以这邛池为中心,方圆数百里。邛池之地与那安宁河谷相连,便是这建昌府最为富庶的地方了。这里几乎四面环山,得天独厚,一年四季日明月暖,气候怡人,倒是个养老的好地方。这邛池之美呀,一点不亚于我们之前的所闻所见。这里鱼虾肥美,资源丰富,倒是养育了一方纯良乡民。”

“我们前些日子看到的救灾情形便是如此,大家互帮互助,即使遇到这天灾,也是精诚团结,力合一处。”

那月儿挤了半天,终于露出头来。月光洒落水面,把他身影拉得老长。

“这邛池月颇为有名,可惜不是满月,不能饱上眼福。”

思思看这月儿虽小,却是明亮至极,把周围照得如白日一般,不由笑道,

“这已是极美了,我能想象那时场景,在这船上置上一桌酒菜,各位把酒言欢,真是美极了!”

“哈哈,妹子这提议好!一会上了岸,你们就在船上等着我,我去换了酒就来。小乙哥,哦不对,是大山哥不方便过去,这事就交给我了!”

三人使力,加上这月色皎洁,船行速度极快,也只一个时辰,小船便已到岸。这最近的酒馆只怕也有四五里地,大山三人熬不过沙老弟,只好坐在岸边等他回来,他一人扛着大块牛腿肉飞奔而去。这辛苦两日,还能有此体力,果然很不简单。

也只半个多时辰,他便带了酒回来,喘匀了气,这才说来,

“大山哥,刚在酒楼看那告示,你好像被通缉了!上次下山并未发现,似乎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你不是说这皇帝老子只默许了让江湖人士插手么?怎么官家也开始管起闲事了!这一带‘瓜哥’说话还有点分量,大家睁眼闭眼便放你走了。可这官家要是出手,只怕还是有些麻烦!”

大山摆摆手道,

“无妨无妨!该来的,总会来的!七子,看来咱们一时脱不了身了!你们自己小心一些!”

三人不知他为何说出此番话来,正疑惑间,四周火光亮起,把这一片照得似白日一般。

“大山哥!这怎么回事!”

“咱们早被盯上了!哈哈,我这般样子,可太容易暴露了!”

“哈哈,原来如此,那咱们先喝上两口,再大战一场,若是有命,回来继续喝!”

“甚好甚好!”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