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七

〇七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什么人!”

有人偷袭,对方立时警觉,列阵排开!面对小乙三人的态度,也是立即转变,马蹄之声大起,往那飞石来处探寻了过去!

小乙知道有人在帮自己,心存感激,大声朝着那边说话,

“多谢出手相救,他们可是过来了哟!”

小乙不知对方是谁,可这飞石的力道实在不差,绝对不会是普通人物可以施展得出的!

对方当然也未放过小乙三人,几骑逼近,厉声说话,

“你们三还不快快让开,耽误了公务,有得你们好受!”

小乙回道,

“你们还要对百姓用强不成?”

对方冷冷回道,

“对付刁民,就只能动粗了!呔,滚开!”

那人手里提着一只大刀,斜斜往小乙身侧砍来,他也并不想砍了小乙,多半也只是要几人知道他的厉害,逼着他们退让开去罢了!

小乙伸手出去,已然抽回了长棍,护在胸前,这一刀过来,小乙便与之硬扛。对方哪会想到,这乡野之地,竟会有如此人物,他这一刀虽然没有使出全力,但也自信能够唬住几人,但小乙正面相扛,竟是让他手头一震,那刀还差点儿因此而掉落下去!他拉着马儿往后退了两步,大呵一声,

“吠,是个狠角色!”

他这一呼唤,同伴也是齐聚了过来,个个面色凶恶,似要把小乙三人吃掉那般!一人大喊,

“竟敢反抗,定是盗匪无疑!兄弟们,能拿活的拿活的,拿不了活的,最好留下一个全尸!”

呵,这么厉害,听他这言语,即便真是那官家之人,平日如何对待百姓,也是能够想象得到!小乙心头来气,立住了身形,长棍指向前方,大喊一声,

“陆陆,你带着无名靠边一些,我要好好领教领教他们是如何置办公务的!”

童陆带着无名赶紧退到了远处。对方一见小乙拉开架势,满脸的不屑,当然,他们人多,又有高头大马,实在占尽了优势!一人说道,

“小子倒是有些胆识,就不知扛不扛得住爷爷们的大刀喽!”

先头几人大笑起来,与此同时,也是纷纷举起刀来,那刀柄长五尺,刀锋也有二尺多长,从上而下这么一砍,若是被正正砍到,怕是能把一头牛给劈成两半!

“我再问一句,你让是不让!”

对方最后再问一句,小乙没有回应,那刀应声而落,直往小乙身上砍了下来!中间两把刀直直劈砍,而侧面另外两把,则斜斜过来,一把直取小乙胸口,另一把直砍大腿外侧。四把刀同时劈下,威势惊人!

小乙当然早就看明白的,所以,在他们出手之时,脚下已然有所动作,在那刀落至一半,自己便飞身冲了上去。为何会选择这个时机,那也是有讲究的。那刀极重,若是出了手,很难再收住,所以,刀落了一半之后,再想收回变招,已经是不可能了!小乙也是借着这机会,冲入了那四骑之中。

中间两位没办法回挡,加之在马上转身略有不便,也只好踢腿迎击。可这一蹬腿,却是用不上全力,小乙左手一掌推到一人脚底,然后狠狠往上一推,由于大刀去势仍在,这一下便将他从马背之上推了下去。而另外一人的腿踢来,小乙的长棍却是从他的腿与马背之间穿了过去,小乙身子已然移到后方,一松一紧之间,已是握到了长棍的另一端,再往侧方一用力,那人身子歪斜,直往另一侧倒了下去。这两下干脆利落,也是叫对方傻了眼!

正此时,从侧方又是飞出一块碎石,小乙也只瞟了那方一眼,只能隐约见着一个身影,至于是什么人,可是看不清楚的。那碎石直往一匹马儿眼珠子打了过去,力道不太够,所以,并未打得很准,但即便如此,也是让那马儿疯狂起来。它四肢乱踢起来,正好蹬到了后边一匹马儿的腿上,这一下力道十足,直把那马,连同它背后的人一齐跌倒了下去!

小乙刚推翻两人,见着此情此景,立时有了打算,是啊,若是拉开了架势,自己只有三人,又没有马匹,如何能够应付得来!再看此时情形,对方未能奔走起来,各骑之间相距不远,岂不正是制造混乱最好的时机!正此时,一把长刀再次攻来,小乙却不再正面格档,而是把身子贴在马背之上,躲过这一击,而后顺手一抓,把那无人的马儿往回一牵,直把它拉转了过来,马头刚好将那大刀挡住,小乙的长棍轻挥,打在了马眼之上!呵,那马儿立时疯了,狂暴起来,不顾一切,往那马堆里边冲了过去!这还没完,小乙继续往里冲了进去,借着这乱象,瞬间又将三五匹马儿激怒。这样一来,这几十人的马队,乱成了一锅粥。

“把那两个的头给我砍下来!”

小乙在以方马群之中游走,保住自己倒还可以,可另有两人已然冲了过去,他们当然明白,若是擒下了那两位,必能让小乙妥协!可这时有人讲出这话,还真是起了杀心!小乙不敢大意,往一匹俊马的屁股之上狠狠一击,那马儿蹿跳起来,把这两边的马儿推搡开去,小乙也是借此一下,避开了两边过来的大刀!那马儿抬起腿来,发足狂奔,小乙也是在最后的关头,钻到了马肚之下,双手紧紧抓住马腹,稳稳的跟着这马儿冲出了包围圈。

与此同时,无名已然跟那两位斗在一处!无名虽然个子小,但也是有些武艺的,若非对方仗着刀剑之利,还真不一定能够对付得了他!不过,此时是两人围攻过来,再加上一个需要他人来保护的童陆在场,还真是有些应对不过来!只见一人横砍,另一人紧劈,都是要命的招数,无名不敢正面迎击,慌忙后退之间,又被童陆绊到了脚,直往后跌倒下去!呵,不过,这也算是因祸得福,那二人的杀招都落了空,也给了无名喘气的机会!

无名本欲翻爬起来,可童陆却是拽住了他的胳膊,无名使力,却又被拉了回去。

童陆大喊,

“哎呀,要死人啦,要死人啦!”

对方虽然一击未中,可接下来,对付两个跌倒在地无法闪躲的家伙,还不容易么!呵呵,二人放慢了节奏,脸上也是露出了诡诈的笑意!可他二人还未得意太久,那马儿却已然冲到了一人身后。待那人反应过来之时,马头已是撞到了他的肩头。他身子被撞得转了个向,脚下不稳,又是往无名那边扑倒过去!而另一人的长刀,正往那方劈砍,想要收回,已是不能!这一刀劈砍到了自己的同伴身上,直将那人的后背砍出一个大大的缺口出来,胃肠之类带着血水崩了出来,好不吓人!这人整个人都蒙了,完全不知如何继续,不过,他也不用多想,因为小乙的棍子也已到达,直捅到了他的腮部!有些痛苦,但也是很快晕厥了过去!当然,小乙并未想要取他性命,即便对方使出杀招,仍然如此!

小乙大喊,

“快起来,追上那马,先行回去!”

无名大声回应,

“不,我们与你一同对敌!”

又有两骑从正前方冲了过来,小乙一心御敌,也是没有功夫再讲一句。童陆是个明事理知轻重的,所以很快起身,又拉起了无名,拽着他往后方撤走,

“无名,咱们先走,莫要多添麻烦!”

无名大喊,

“小乙哥,小乙哥……”

童陆捂住了他的嘴巴,这可不妙啊,若是对方不知自己姓名,那还罢了,逃走之后,想必也不会有更多的麻烦。可这下不得了,小乙的名儿被对方知晓了,这样一来,以后在江湖之中行走,可得多加小心才是!哎,不过回头一想,小乙连将来最有权势的那位都得罪过了,还有什么人得罪不起呢!

小乙躲开对方攻击,又回头看了一眼,大吼道,

“快,快,你们先走,我自会想办法脱身!”

无名眼见如此阵势,当然想要去帮小乙,可他也知道,自己即便用上全力,也无法改变战局。加之还有一个不大懂武艺的童陆在,若是他们仍要留下,不仅自己身处危险之中,更会让小乙分心,更加难以想办法脱身!无名一咬牙,还是跟着童陆跑了开去。那马儿奔走不多远,见着四周再无威胁,也是停了下来,往这方观瞧。

小乙看着他二人跑开,心头大喜,嗯,只有自己一人的话,那可是再好不过!实在不行,那便跨过这小河,躲到桑葚林里边去!小乙也有这自信,若是去到了林子里边,对方没有马儿,绝对追不上自己!当然,若是对方四散开去,那自己来上一个各个击破,反而能够给对方重创!

可此时,小乙还是不能放松警惕,因为这些位,没一个好对付,稍不留意,就要悔恨终生了!两骑已到跟前,刀也已经劈向了小乙的头部!小乙长棍往上一挡,那刀过来砍中棍身,小乙整个人便腾空了起来,往后退了足有三丈远,方才停了下来!小乙知道,这便是骑兵最厉害的地方,只要给他们足够的空间,让这马奔走起来,这刀的威力,便能最大程度的放大!

小乙回头一看,童陆已经带着无名跑开了,他是相信童陆的骑术的,只要他放开了手,这些人想必也很难追上他们!再说了,自己若是再多挡上一会,给他们足够的时间逃走,应该不会有太多的危险!而刚才小乙硬接的这一下,其实也是为了给二人争取多一点时间,因为若是放了这两骑过去,或许此时已然变换了目的,直追那二人去了!

小乙胸口澎湃至极,也是被这巨大的冲击力所致,他深吸两口,大喊一声,道,

“呵,就这点本事?可笑,可笑!”

那两骑稍停片刻,又是不顾一切冲了过来。可这时,小乙已然早做好了准备,飞身往一侧退开,长棍往上一指,再那么一绕,把对方的长刀也给带了下来。对方想要抽会长刀,小乙也是随他,长棍脱离开去,直打到了马腿上!马儿往前扑跪下去,马上的人,也是从马背之上飞走,摔到了很远之外!另一骑见着这一幕,迅速拉起缰绳,可他还未能完全转身,小乙却已然从他后方赶到,一棍击出,直捅到了对方后背心上。这一下力道不小,也是够他受的!

小乙稍微计算了一下,童陆和无名应该也是跑出去挺远了,而这对手如今仍在混乱之中,逃走,该是没什么问题了!他又往那小河瞅了一眼,想着就往那边去了!

他最后朝着对方大喊一声,

“喂,爷爷我可不奉陪了!若是想要追来,可是要想清楚后果哟!”

小乙面朝着那小河,正欲奔走,刚迈开了一步,却又停了下来。为何停下,只因后方传来一声轻唤,听着这声音,心中不由大动,

“臭汉子,你也不等等我啊!”

啊,什么,是瑶儿?怎么,怎么会是她呢?小乙迅速回头,又有一把长刀过来,可他已经分不了心去与之过招,只能飞奔起来,与此同时看看瑶儿又在何方!

只见得一袭绿衣从那高处飞身而下,手中长剑轻挑,拨出一块碎石,直往侧方的马头打了过去!裙摆飘荡起来,就似那天仙下凡那般!她在空中旋转了一周,落下之时,脸面正对着小乙,那熟悉的面孔笑意盈盈,也是立时占满了小乙的瞳孔!呵,这样的女子,不是瑶儿,又能是谁!

小乙大喊,

“臭娘们,从这么高跳下来,你就不怕再断了腿么!”

瑶儿大笑,往小乙这边奔了过来,一骑在中间,欲要横刀格挡,可瑶儿身子往后一低,那一刀从她脸面上滑过,并未伤到她分毫!而与此同时,小乙也已然赶到,长棍直取那人脖颈,将其从马上击飞了出去!那人摔飞过去,再也无法动弹!小乙不知为何这一下用了如此大力,可能,可能也是因为他刚才差点儿伤到了瑶儿吧!

小乙左手从瑶儿的腰间顺了过去,然后一转身,将她抱在了怀中,

“臭娘们,你怎么会来!”

这可不是说话的时候,又已经有人冲了过来!瑶儿情急之下,竟是把自己的长剑掷了出去!瑶儿用的剑,自然不会差的,这一剑正正好往那马儿腿上过去,立时将它的一腿骨切断!马儿失控,跌倒下去,而马上的人,也没好到哪儿去!

瑶儿强忍住了笑意,在小乙耳边讲道,

“臭汉子,还愣着干嘛,快些带我走啊!”

自瑶儿突然出现,小乙便似失了心魂那般,这时抱住了她,竟是不知接下来又要干嘛了!瑶儿讲了这句,方才唤醒了他!他迅速放开瑶儿,手往下一移,紧紧的握住了瑶儿的手!二人心照不宣,一齐往那小河飞奔过去!之前采摘桑葚经过的木桥就在前方,那里便是二人此时去处!

“快抓住他们,千万别要让他们逃走了!”

后方有人大喊,看来是他们现在差不多整理好了队伍,若是小乙二人再晚一些,恐怕就没这么容易脱身了!

小乙瑶儿很快踏过了木桥,桥长一丈有余,水深不祥,因为一眼看不见底。木桥很窄,也只容得下一人通行,骑着马儿,那是铁定过不来的!二人过完河后,小乙用长棍狠狠打在桥头,一连几下,这桥便散了架,再也支撑不住人了!

二人奔入了桑林,后方的叫骂喊杀之声也是愈发小了,二人直到再听不着声响之后,方才停了下来。小乙瑶儿大口喘气,互相看着对方,初时略显严肃,可片刻之后,却又是一齐笑出了声!瑶儿飞身过来,扑到了小乙怀中,竟是大哭了起来,

“臭汉子,你竟然,你竟然不来找我!”

小乙很是无辜,回道,

“找你,我,我干嘛要去找你!”

瑶儿的头不住扣打在小乙胸口,小乙不觉得痛,心里,却又不大好过。瑶儿又道,

“你还说,你还说!我以为你会跟上来的,谁知道,呜呜,你,你竟如此狠心,直接往另一方去了!”

小乙回她,

“我,我也问过你的啊,是你说非走不可,那,那我也只能这样了!”

瑶儿双手将小乙抱得极紧,小乙的手却是无处安放,瑶儿身子摇晃两下,又道,

“我要你抱紧我,抱紧我!”

小乙犹豫了,若是抱紧了,是否代表自己从了她么!小乙没有动作,瑶儿却一把抓住他的手,放在了自己后背之上,小乙大张着嘴,却又不知如何说法。小乙的大手贴在了瑶儿后背,在温暖着瑶儿的同时,又是感受到了她带来的暖意。

小乙看了看周围,又道一句,

“瑶,瑶儿,那里有处林荫,咱们过去歇歇。”

这天已经热得厉害了,二人跑了这么长时间,更是热得不行,小乙这般建议,瑶儿也是欣然接受,不过,她还有其他要求,

“哼,我要臭汉子你抱我过去,这是对你做错事的惩罚!”

小乙本欲回口问她哪里做错了,可一想她刚才讲的,也是明白了。他还未决定抱她,瑶儿的双手却已然挂在了小乙脖颈之上,她再往上一跳,身子贴到了小乙的肚子上,小乙下意识一抓手,便将她整个抱了起来。瑶儿嘻嘻笑着,双腿还在空中摇摆不止,

“走呀,还愣着干嘛!”

小乙瞟了她一眼,又迅速收回眼神,抱瑶儿过去,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想要放下,瑶儿却又不愿放手,几经折腾,这才将她放到了地下。小乙看这地面有些微凉,于是又摘了好些桑叶过来铺上,当然,也一并拿了不少桑葚过来,叫瑶儿先填填肚子。

瑶儿一边吃着桑葚,一边笑着说话,

“啧啧,我家的臭汉子,算是懂得心疼人了呀!嘻嘻,真好,真好!”

小乙回道,

“快点吃,这还堵不上你的嘴!”

瑶儿自己抓起大把,飞要塞进小乙口中,小乙推不开她,也只能从了,二人吃了个满脸黑,滑稽得不行!

差不多把肚子给填饱之后,瑶儿轻轻活动着那伤腿,说了一句,

“臭汉子,你家臭娘们的腿有些痛哦,你要不要看看呢?”

刚才一番激战,又在这林子里边跑了这许久,小乙的伤腿,也是有了明显反应。而瑶儿的腿伤,可是比小乙的还要严重,她又如何能够吃得消呢!

小乙有些怒意,骂道,

“臭娘们,自己的腿伤到什么程度,自己没个数啊,我看你以后还要不要逞能!”

瑶儿皱起眉头,道了一句,

“哎哟,好痛,好痛,臭汉子,你快些给我瞧瞧呀!”

小乙赶紧伸手过去,轻轻扶起了瑶儿的伤腿,轻轻一摸,断腿处果然肿了起来,他把瑶儿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轻轻裉去了裙摆。那断腿处仍是缠绕着厚厚的纱布,可纱布周围的皮肤,却也呈现出了红褐之色!

小乙咬牙道,

“你看吧,这又得多长时间方才能养好哦!”

小乙明白,虽然看似严重,但只要好生调理,也能痊愈!这伤啊,最好还是多多静养,待完全好了之后,再做剧烈运动。否则,就会像今日一样,又得多挨不少时间!

瑶儿笑道,

“臭汉子,你是在心疼我么,嘻嘻,是不是,是不是?”

小乙忙道,

“我可不会心疼你,你啊,自作自受,正合我意!”

瑶儿大笑,又道,

“你撒谎,你撒谎,嘿嘿,你每次在我面前撒谎,都会有如此表情,哈哈,哈哈!果然是的,你是在心疼我哟!”

小乙转斜她一眼,鼻孔急出了口气,又道,

“你啊,别要自作多情了!”

瑶儿接着道,

“嘿嘿,我可不是自作多情哦,而是,我俩情投意合,两心相许!”

小乙实在听不下去,也只得问些其他,方才能够缓解一下自身情绪,可一时之间,他又不知要讲些什么,于是只好随便问上一句,

“哎,臭娘们,你,你怎么又突然回来了呢?!”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