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一二

一二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哇呜,呜……”

不远之外,起了一声响,小乙明白,是无名喊出的,他这一声悠悠晃晃,好不瘆人,这夜里极静,那二人定然也是听入了耳中!二人本来还在讲话,此时却是大气不敢出,浑身发抖,随时都能跌坐下去!小乙又闻到了一股恶臭,看来这二人刚才还没把尿给排完哟!

无名得手,好生兴奋,他又换了个地方,继续叫了起来,

“哇呜……”

那二人再站不住,瘫坐下来,求饶不止,

“天师啊,我们只是路过,路过啊!”

“你就饶了我们吧,我们给你磕头啦!”

二人不住磕头,可无名又是换了地方再来,二人的头又磕向了那边,最后绕行了一圈,仍是没能发现无名的踪迹!

无名玩够了,又轮到了童陆!童陆不知何时躲到了那大树边,离那二人也只有两丈远。他呜呜叫唤了一声,便用手轻轻砸起树干,只听得嘣嘣声响,那二人整个人趴在了地上,再也不敢起来!童陆也得了手,轻轻笑了起来,

“哼,哼,哼哼哼……”

这笑好生恐怖,就连小乙听了,也觉浑身发麻,再想想刚入这院子时见着的场景,更是让人发毛!那二人哪里还能承受得住,整个人都趴到了地上,二人连哭都不敢太过大声,又怎敢再说一句!

突然,那树干之上燃起了一只烛火,黑暗之中这点烛火,却又显得格外的明亮。那二人猛然发现有些异样,缓缓抬起了头来,一看上边,一只烛火荡在半空,火光微弱,稍有停留之下,又是往一侧缓缓移动了过去!二人再忍不住,一齐大声叫唤,

“啊,啊……”

除了尖叫,他二人是再不知干嘛了,也是,不知情的人,遇到了这等场面,想必也会被吓得够呛!小乙也看出来了,这是瑶儿耍出的小把戏,她爬到了树上,用一根绳子吊起了火烛,火烛为何燃得很小,就是为了避免将那绳子烧断。小乙这边倒是看得清楚,可换作那二人,早就泪朦了双眼,又如何看得出来!

有些微风吹过,那火烛便在空中飘荡了起来,二人吓得抱头痛哭,再也不敢看那火烛。突然,又有一声轻响,二人更是一点儿也不敢看,不过,那声响未有停止,就似个小小女孩在哭泣那般!二人往这方一瞥,又是狂叫了起来,

“啊,啊……”

到了这个时候,已然到了极限,二人是抱在一处,昏了过去!

二人好一阵子未有动弹,小乙这才起身慢慢走了过去,尿骚味极重,小乙也是不由得捂住了口鼻。借着那火光一看,呵,那臭汗竟是把他们的头发也给弄湿了!

小乙笑道,

“你们玩的也太过火了吧,别把人给吓死才好!”

童陆从树后移步出来,笑道,

“我,我才敲了这几下啊,根本没使力啊!”

无名也跑跳过来,道,

“这两个也真是太差劲了吧,连个小孩子也不如!”

瑶儿从树上梭了下来,过来身边,挽住了他的手,笑道,

“嘻嘻,臭汉子,我这一招怎样?”

小乙回道,

“哎,没看出来怎么厉害!”

瑶儿道,

“什么?没看出来?臭汉子,他们都被我吓晕了,你竟然对我说没看出来?!”

小乙笑着转过头去,呵哟,竟是见到了人影!这突然的一下,也是把小乙给吓了一跳!不过,小乙的胆子可比那二人大多了,定睛看了看,也是发现秘密所在!呵,原来瑶儿把那面铜镜置放到了那边,借着这烛火,从那镜中隐约能够见着外边情形!想想,那二人猛的见到这方有人,以为真是那天师来了,情急之下,就想了个最好的办法,是啊,晕了过去,可不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么!

小乙笑道,

“我说呢,你还特意回去把这镜子给带来,原来是做这用途!”

小乙说完,头顶上的烛火突然熄灭,一院中一下变得黑极!而后,又是一股瘆人的阴风吹来,把瑶儿的头发也给吹了起来!

瑶儿往小乙身上一蹿,挂在了他身上,而后惊叫一声,道,

“哎呀,天师不会真的来了吧!”

童陆之前跟着无名进来之时,未有见过那天师道像,不过,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发毛,战战兢兢说来,

“小,小乙哥,不,不会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吧!”

那阵阴风好生奇怪,吹过之后不久,又从反方向刮了过来!瑶儿大叫起来,童陆也是哇哇叫唤,

“哎呀,天师啊,我们只是与他们开个玩笑啊,并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啊!”

无名也被吓得不轻,颤抖着说话,

“弟子,弟子无名,冒犯冒犯了天师,还请勿要,勿要怪责!”

无名说话声音越发的小了,至于后来又是讲了些什么,小乙也是没能听个明白!

小乙抱住瑶儿,又在她后背之上拍了拍,人太瘦,拍上去感觉尽是骨头,

“臭娘们,别要乱叫,待会真的把不干净的引来哦!”

瑶儿把头埋在小乙胸口,童陆也是慌忙捂住了嘴,就只剩那无名口里说个不停。小乙伸手拉了他一下,道,

“无名,别念了,快走,到里边去吧!”

无名没有回话,仍是那般念着,看来也是被吓得狠了!没办法,还是先把他拉回去吧!小乙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夹在腋下,可即便如此,他仍是闭眼说个不停!童陆伸手死死拽住小乙的衣衫,小乙抱着两个,四人这才又往后院走去!说来也怪,一入后院,那股阴冷气息可就再也不见了!啧啧,若非亲身经历,小乙还真是不敢相信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

回到了那小屋之中,几人终于平静下来。小乙先把无名给放下,瑶儿不肯下来,他好容易才把她按到了床上,至于童陆嘛,坐在长凳之上,不发一言!

小乙笑道,

“哎我说,不是吧,这就把你们给吓着了?!”

童陆回了一句,

“小乙哥,这,这可真是有鬼哦,咱们,咱们在的这地方,会不会也……”

小乙打断他道,

“这世上哪会有鬼,只不过是自己吓自己吧!”

童陆不住摇头,又道,

“不,不,这种感觉,真的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瑶儿又蹿了过来,从小乙身后抱住了他,

“臭汉子,太吓人了啊,我一想起刚进这道观的情形,哎哟,不敢想,不敢想!臭汉子,你要保护我,我可不要被他吃掉!”

小乙大笑起来,回道,

“臭娘们,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么,怎的被这毫无根据的事物吓到!快放开我,再不放开,都要被你给勒死了!”

瑶儿总算放松了些,不过,仍是不肯放开小乙,小乙没办法,也就只能让她这么抱着了。

无名突然讲出一句,

“我感受到了,我感受到了!”

小乙忙问,

“无名,你感受到什么了?”

无名仍是在讲这一句,

“我感受到了,我感受到了!”

童陆悠悠然说来,

“他应该是在说,感受到天师了!”

瑶儿哇的一声,绕着小乙身子,又是转进了他的怀里,

“哇,好可怕啊,好可怕啊!”

良久,无名方才说道,

“我,我真的感觉到了,好像是一个人在呼唤我,要我与他一同前去!”

小乙问他,

“他又是谁?”

无名回道,

“是,是……”

童陆又来打断,道,

“是天师啦!”

无名认真点下头来,并未再有言语。

小乙道,

“哦,我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无名,我想你可能今日太过疲惫,所以产生了幻觉,休息一晚,明日就能好了!”

无名摇摇头,仍是不答,也不知他是如何想的!

正说着,又是听到了人声,这一次,可是不止两三个哟!

小乙站起身来,瑶儿又是挂到了他的身上,童陆很是警觉,也是站起了身。只有无名,仍是沉浸在他的世界之中,不知外边发生了何事!

小乙轻声道来,

“又有人来了,或许是与那两人一起的!”

童陆小心回他,

“听上去,怕是有个七八个哟,可是不得了!”

小乙也能听得出来,这些位脚步稳重,可比之前那二人强出太多,自己也实在没有把握能够以一敌多,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还是先藏起来,避开风头!唯一要注意的,却是无名,他现在整个人都迷瞪了,若是突然醒转过来,大叫一声,几人不就暴露出来了么!哎,到了这个时候,那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瑶儿挂在小乙身上,小乙也早就习惯了,他还是像之前那般,把无名夹在腋下,出了屋门,童陆扯住了小乙的衣衫,又如之前那般行动起来!小乙心想,不如走到那前院处,若是对方进到内院查看,趁机混出去,到时候无论他们怎么找,也都找不到自己了!可想法虽好,但也极具危险性,若是一个不留神,被对方发现,可就得不偿失了!若他们真是与那二人一伙,本就有些过节,可不就要大打出手了么!

不过,最终小乙还是带着人来到了院墙处,而与此同时,对方也是迅速走入了院中。各人都打了火把,又把这小小院落照得亮堂!

“二哥,人在这儿呢,晕了,哎哟,还尿了裤子!”

一人到了晕倒了的二位身边,举起火把查看。

另一人回话,想来也是刚才那位口里所说的二哥了,只听他道,

“尿裤子?这么大的人,还能尿了裤子,真是没用得很!”

刚才那人也道,

“是啊,被这天师什么的吓得,真是要把人笑死!”

二哥又道,

“哥几个,先四处看看有何异常!”

已经有人发觉不对,立时报上来,

“二哥,这里有面铜镜,擦的锃亮,好像刚有人过用哟!”

“二哥,这上边还吊着只烛火,我去取来看看!”

“二哥,这儿有些脚印,似乎是新留下的!嗯,看这样子,不会是他二人留下,这道观之中,定是还有他人!”

二哥回道,

“今日过来之时,就觉得哪哪不对,果然是有人在此故弄玄虚,哼,看我不把那家伙揪出来,好生收拾收拾!”

那二哥一边说,一边在按压着指头,弄得咯咯直响,这样看来,好像也真是个厉害的角色!

“二哥,这烛火上拴了一根长线,火也刚灭不久,那人多半还在这道观之中!”

有人已经上到树去,将那烛火给取了下来,二哥一听这话,立时发令,

“你去守住门口,其余兄弟两两一队,分开来寻!”

一声令下,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火亮极亮,拉网式的搜索,若是藏有人,定然会被他们找出来!小乙一看这等情形,连忙往后退走,童陆这时倒是跑得快,竟是到了小乙的前方去了!到了这个时候,瑶儿和无名,仍是靠着小乙,小乙真是无语得很!不过还好,对方还是先把外院给寻了个遍,小乙几人藏在内院,还有时间再想想办法!这个时候,小乙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好先拖着童陆,将他推到了后厨的屋顶之上。他想,这后厨最是危险,可这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除了这里,小乙也是再想不出哪里可以藏人!小乙吸取了之前教训,所以也是再未留下更多印记。在童陆的帮忙之下,终于还是把瑶儿和无名带到了屋顶之上。无名身子一动不动,把他平放了下来。瑶儿钻到小乙怀中,嘻嘻笑着,还用手挠着小乙腋下,小乙也是差点没能忍住笑出声来!

“臭,臭,臭娘们,还不手!”

小乙压低了声音,狠狠说来!瑶儿听了,却是格外的欢喜,回了一句,

“好咧,臭汉子!”

瑶儿终于放开了小乙,自己趴到了屋顶之上。

正此时,也是听到了外边有人大声讲话,

“二哥,这里都搜过了,没什么异常,咱们再去内院看看吧!”

二人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好,到里边去,我就不信抓不住他!”

该来的总会来的,而对方的速度,也是相当之快,没几下,就把这内院转了个遍!紧接着,各种汇报齐来,

“二哥,这个屋里有人住过!”

“二哥,这里有些鸡毛,应该也是刚拔下不久!”

“二哥,鸡骨头,还有这锅,仍是有些余热,那人不久之前,还在这里煮鸡来吃!还有酒,呵,倒是挺会享受!”

又过片刻,二哥方才问道,

“没有其他发现了么?”

没有人回话,应该是暂时没有其他发现,小乙听到这儿,也总算松了口气。要知道,无名这时连走都走动不得,童陆又没什么还手之力,那臭娘们腿也不好,再折腾几下,腿可就要废了,这等情形之下,又如何能够与他们硬碰硬呢!小乙心头突然一动,那,那小谷又到什么地方去了,会不会还留在院中,到时被他们找出来,怕是要出大事哦!又等了一阵,小乙提起的心也放了下来,这么长时间未有发现小谷,他多半是早早的离开这天师观了!

火光往这后厨过来,小乙听得清楚,那二哥正正好在自己的身下!只听他开口说道,

“呵,还真是会享受哟!”

一人回道,

“二哥,我们今日也是向近处的百姓打听过的,经常有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出入道观,我想,故意吓人的,应该就是他了!”

二哥回道,

“嗯,把人找到,抽上几鞭子再说!”

那人又道,

“那小子应该是听到我们过来,早就出了道观了!否则我们找了这么久,又怎会寻不到他!”

二哥也道,

“嗯,这道观背靠着山,倒是容易逃走,兄弟们辛苦一下,先把人给抓着,咱们再回去喝酒吃肉!”

七八人一同回他,

“遵命,二哥!”

又有一人表态,

“二哥放心,我们定会把活捉回来!”

二人笑道,

“好,好,大家伙各自小心,我就在这儿等着大家伙的好消息!”

这些人雷厉风行,很快四散而去,只留下了二哥还有另外一人。二人待那些位走了之后,方才起了对话,那一人道,

“二哥,或许这个人,能够知道一些线索!”

二哥回他,

“寻了两日不见踪迹,多半是已经走了!不过,我与你也有同样看法,抓到这个少年,必能把人给引出来!”

那一人赞道,

“二哥英名!待这事成之后,咱们,嗯,呵呵!”

哎,这家伙又在说甚,怎的声音变得如此狡诈!二哥听了,也是立马作出回应,

“现在还不是时候,咱们还得再给自己留条后路才行!”

咦,留条后路,这又是说的什么!难道说,他们还有那见不得人的勾当!小乙又想,他们明里是官家人,暗地里却不知做了多少坏事!依照昨日观察到的他们的行事作风,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好人!

那一人又道,

“还是二哥想得周全!”

二人轻叹一声,说了些其他,

“哎,你说,这鸡只剩下了骨头,怎么还能闻到香味呢!”

那一人笑着回道,

“二哥,你这是肚子饿吧,不如我去拿些吃的过来,先填填肚子?”

二哥阻止了他,又道,

“这个就算了,等着兄弟们把人给抓回来,咱们再一齐回去吃吧!”

那一人回道,

“二哥对兄弟们就是好,难怪兄弟们都对你死心塌地呢!”

二哥又道,

“哎,怎么又说到其他地方去了,快,快看看,这鸡为何如此之香!”

小乙心头好笑,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贪吃之人!

那一人该是去检查了一番,而后方才回他,

“二哥,这味道似乎是从骨子里边散发出来的,哎,哎,不对不对,这,这怎么有一股子茶香味道呢!”

片刻之后,二哥又是惊声道了一句,

“哎哟,好像还真是哟!啧啧,还有这等好办法,将那茶叶茶汤拿来喂鸡,可不就把茶香味也给注入到鸡肉鸡骨里边去了!呵,这等手法,实在高明!啧啧,没想到,那小子还挺会的嘛!”

那一人又道,

“是挺有想法的哟!哎,二哥,若是他没有死罪,不如把他给留下,替二哥你喂这茶香鸡!”

二哥笑道,

“那小子若是识趣,这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哦!”

二哥似乎是咽了一口口水,而后又道,

“哎,你,你来尝尝这骨头,看看味道如何!”

哈哈,你说这二人也真够馋的,连这鸡骨头也不放过!小乙又想起吃鸡的时候,只是知晓鸡肉好吃,却未有发现这茶香味道,现在仔细回想,好像还真有那么一回事哦!想着想着,竟是流出了口水!与此同时,小乙也发现身边的瑶儿也忍不住抹了一把嘴,哈哈,真是太好笑了,二人竟是听着对方讲话,弄得馋虫大作!

接下来,便听到了骨头被嚼碎的声音,哎哟喂,这堆在地上的骨头,那家伙还真的拿来吃哟!那家伙边吃边道,

“二哥,这骨头,也是入了味了,你,你不来上一根?”

二哥笑着回他,

“不来了,不来了,我看着你吃便好!”

那人笑着吃完,又道,

“我再吃一根便是,莫要叫兄弟们看出来才好!”

这家伙倒也知羞,又听着他把骨头吃了,大呼过瘾!吃完之后,又才说起了正事,

“二哥,你说,那小子会不会还在这内院之中?”

二哥回道,

“哎,刚才不是已经里里外外找过了么,根本没见到人啊!”

那一人回道,

“我突然想起,咱们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找哦!”

二哥问他,

“嗯,你倒是说说看呢!”

那一人笑着回他,

“这屋顶之上,咱们不是还未看过么!”

二哥恍然大悟,笑道,

“哦,也是,也是,咱们只顾着找地面,却是忘了上边了!好,好,那你上去看看,若是找着了人,我可是重重有赏哦!”

那一人奸笑着回应,

“二哥,你可要说话算话哟!”

小乙心里咯噔一声,难道是这家伙发现了自己不成!小乙又想,哎哟,这家伙鼻子这般好使,或许是闻到了几人身上的味道!小乙握紧了长棍,心想,若是那家伙寻到此处,那便先下手为强,将他打翻,再跳下去,把那二哥也给一齐解决掉!这时似乎也只有门口还守着人,对他和瑶儿来说,应该也造不成太大威胁!想到此处,小乙也是慢慢冷静下来。

可正当那一人快要上得屋顶,远处却是有人大喊出声,小乙听得清楚,那人竟是如此说来,

“二哥,二哥,人抓到了,人抓到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