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一五

一五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那一缕霞光也正好照射到了此处,这院中瞬间大亮,紧接着,又是轰隆一声,那天师道像终于坍塌。哎,突然有一个小小亮点从那灰烬之中升起,小小亮点变化出多样颜色,绚丽无比,它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最终落到了小谷和无名的身前。

童陆惊呼一声,

“哎哟喂,天师重现人间,天师重现人间啦!”

那小东西是从灰烬之中飞跃而出的,又有此奇异天象,被童陆这么一说,还真像那么一回事!更关键的是,在这紧要关头,将他二人称作是天师再世,或许能够换来百姓们的支持。

果然,百姓之中,几位老人扑通跪倒在地,朝着那方磕起头来,大声呼喊,

“天师,天师……”

这一句讲出,所有百姓不约而同的跪倒下去,齐声唤了起来。没错,这就是童陆想要看到的!

他继续大声喊道,

“天师再世,四海升平!”

这家伙也跪了下来,向着那方朝拜,戏倒是挺足!百姓们很容易受到鼓动,也是跟着他一齐喊道,

“天师再世,四海升平!”

童陆又道,

“天师再世,福泽千里!”

百姓们又跟着道,

“天师再世,福泽千里!”

呵呵,总之,这个时候,童陆说什么,百姓们也跟着来讲,童陆一连说好了几句,百姓们的回应,也是越发的整齐了!

小乙有与瑶儿退到一旁,看着童陆表演,二人想要笑,却又强忍了下来。再看小谷和无名那边,周围的诸位也是很自然的退让开去,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到了他二人身上!

小谷仍是跪着,无名仍是站在他身后,一动也不动!那小小亮点落下,二人仍是没有一丝动弹。小谷仍旧跪着,目视前方。良久,那光芒消退,无名方才动了一动,他慢慢往前行了两步,俯下身形,伸手去拿那东西!谁都不知那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既然它是从天师像中蹦出的,也绝对不会是凡物!小乙心想,莫非这就是那佛家人说的舍利么,不过,在道家人口中,也不知如何称呼。

无名把东西拿起,轻轻托在了掌心之中,那东西不大,似个长条形状,看上去,和小乙的一截小拇指差不太多!无名仔细看它,头也不住往两边来回移动,最终停下,又慢慢挪步到了小谷身前。直至此时,小谷终于把头给抬了起来,认真看向无名!无名缓缓点下了头来,将那小东西送入了小谷的口中!哎哟喂,小谷竟是直接把那玩意给吃了?啊,什么情况!

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他二人的此般举动,也是叫众人大为惊讶!童陆也是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又接着他的表演,

“天师,小谷就是天师选定之人,小谷,天师,天师,小谷!”

童陆又是拜了拜,当然,这一拜之中,或许也是带着些真情实意吧!百姓们当然也跟着拜倒下去,老人们口中念念有词,感染力极强!

二哥很是恼怒,说道,

“小子故弄玄虚,也没甚用处,最终还得乖乖跟着我们回去!”

小谷站起了身,慢慢转了过来,面朝众人,小乙亲眼见着他双眉之间隐约现出一丝红线,慢慢的,又消散开去,恢复了之前模样!小乙并未眼花,因为身边的瑶儿也是那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这,这难道真是那天师转世了么?而无名,或许就是天师的引接人!难怪呢,无名一晚上失魂落魄,原来是感受到了天师的召唤!小乙本不信鬼神,但今日见了这般情形,根本无法用常理解释,也只能把其归到鬼神论之列了!

那二哥离小谷近些,当然也是更加清楚的见着这些变化,他提起一口气,再也说不出口。

小谷缓缓转向他这一边,微微向他点了点头,淡淡说了一句,

“我会一直留在天师观,任何时候有了疑问,都可过来问我!”

二哥脸色很不好看,他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是只讲不出来,

“你,你……”

小谷迈步往前,来到百姓们这方,一手扶起了两位老人,又道,

“大家莫要再跪了,我与乡亲们一样,受不住你们这般跪拜的!”

两位老人泪流满面,齐声唤着,

“天师,天师啊!”

小乙又道一句,

“大家先行起来,起来!”

小谷的声音更加浑厚,似是换了个嗓子那般!啧啧,难道说,这就是得了天师的钦点而产生的变化么!听了小谷这话,百姓们陆陆续续站了起来。

小谷又道,

“昨夜大火,乡亲们连夜赶来救火,实是辛苦得很了!还是快些回去歇息歇息吧!”

一老人开口道,

“天师,这里烧成如此模样,我们也得帮着一些啊!”

小谷半眯着眼笑起,又道,

“这个不急,来日方长嘛!”

旁边又一精壮汉子说来,

“我们不回去,这些人要与你为难,我们一万个不答应!”

呵,这人讲出此句,年轻人也都挺身而出,站到了最前方,

“你们想要带走天师,那就踩着我们的尸首过去!”

呵,成为“天师”之后,果真变得有所不同了!刚才还在犹豫着的百姓,也都迅速站到了小谷这一边,现在这形势,当真大好,他们再怎么厉害,总不能真的对百姓们下手嘛!再看小谷,已经被团团围在中间,若是对方此时过来,恐怕立时要起冲突了!

瑶儿挽住小乙,笑道,

“臭汉子,你看看小谷,是不是真的成为天师了呀!”

小乙笑着回应,

“才第一日当上天师,就有如此待遇,真是了不得,了不得啊!”

再看那二哥,脸都气绿了,手里提着刀,却又不知把它放在何处!而他的同伴,多半也都退让到了旁边,不与打扰。这样一来,二哥可不就更加无地自容了么!

童陆慢慢挪到小乙和瑶儿身后,轻声道了一句,

“喂,人家变成了天师,应该不会有事了。不过,百姓们可不认得咱们,你俩先别要亲热,该想想咱们怎么脱身才是!”

瑶儿回头看他,笑道,

“陆陆,你又有什么好办法么?”

童陆呵呵笑道,

“船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呵,是说童陆刚才调动起百姓情绪之后便不见了踪影,原来是去准备后路去了!如他所说,小谷此时被百姓们团团围住,这些人多半不会动他。而自己这边,却是真正与对方起过冲突,他们有气没地方撒,或许就要针对自己这边了!令人欣慰的是,一路过来的四人都在现场,而对方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小谷那边,对于无名却是放松了警惕!在童陆对小乙瑶儿说话之时,无名已然故作漫不经心往这方过来了!没有人注意到,小乙四人已然合到了一处,而后不动声色往后方退走!不仅如此,又有几十号人往他们这边过来,掩护他们行动,啧啧,不用说,多半还是童陆的功劳!

四人一同退去,直到了大门处,方才被人发现,有人大吼一声,说道,

“二哥,他们跑了,他们跑了!”

二哥抬眼见着,气急败坏道,

“快,快把他们给抓住,抓住!”

对方这才行动起来,可小乙四人已然出了门,那船儿就拴在门口不远,几人迅速上船,小乙用长棍在岸边大石之上用力一顶,船儿便离岸而去了。这四周并无对方船只,看来他们也都是从陆地上过来,这样一样,想要追上几人,可是不大容易了吧!

船行了一阵,方才见着那二哥带着人出来,当然,也是有百姓们的帮助,方才会如此的顺利!此时双方相隔已远,对方又不能即时追赶,小乙几人心中石头落下,定下心来!对方在岸边破口大骂,小乙几人也只当他们在放屁而已。

童陆不忘朝着那方大喊一声,

“喂,二哥,你还是想想如何跟大哥来解释吧!哈哈,江湖路远,咱们后会有期,后会有期!”

小乙无名不住划水,这船儿也能跑得极快,不多时,便绕到了水中的小山后方,再也见不着他们了!

这春末夏初时分,日头刚一出来,就热得很了,小乙肤色黝黑,还不觉如何,其余几人,没几下就晒得满脸通红。还好行在水中,能不时取水洗上一把脸。

童陆抱怨起来,

“哎,这般匆匆忙忙,实在是辛苦得很啊,小乙哥,还不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咱们哪会如此狼狈!”

小乙笑道,

“谁让你一齐蹚上了这浑水呢!”

童陆白了他一眼,问道,

“那咱们现在,又要往何处去呢?总不能战战兢兢的在这龙虎山水域之内转悠吧,说不定又遇到那些人,免不了一场恶斗!”

小乙道,

“我倒是无所谓,臭娘们,你如何看法?”

瑶儿抄了些水,扑打在小乙脸上,这才笑着回他,

“臭汉子去哪儿,我便去哪儿!”

小乙无奈笑笑,又问无名,道,

“无名,你怎么看?”

无名突然想起一事,打了个响指,又在怀中搜寻了起来,其余三人都很好奇,也是直愣愣的看着他!

好一会儿,无名终于寻了那东西,好像是张薄纸,只不过在他怀里揣得久了,被那汗水浸湿,墨迹散开,也不知能不能认得清楚!无名把那薄纸打开,瞪大了双眼看那上边文字,可无论他如何辨别,都是不能认出一个字来!他十分沮丧,叹气不止,说道,

“这,这又是什么嘛!”

瑶儿把手伸了过去,说道,

“拿我看看,无名,你这学识太少,认不出来也属正常!”

无名小心翼翼把薄纸放在瑶儿手心,瑶儿接过一看,果真已经糊成了一片,哪里认得出来!她把东西又递到小乙手上,另一手则是揉起了眼睛,道,

“哎,这腿还会影响到眼睛么,怎么都看不清楚了!”

小乙拿过薄仔细看了看,实在认不出来,他又把纸拿起,对着那太阳,哎,这么一看,似乎能够看出点点痕迹哟!小乙仔细辨认,口中说出了两他字来,

“庐山?其他不怎么看得清,但隐约能够辨得出这庐山二字!哎,无名,这是谁给你的东西,难道是要你去庐山找他不成?”

无名大喜过望,忙着把薄纸拿了回去,照着小乙的方法试了试,果真隐隐约约有这庐山二字!无名这才兴奋着说道,

“这是师傅留给我的,他老人家走了,还不忘给我传个话,叫我去庐山找他!咱们这就去庐山,这就去庐山!”

小乙问道,

“哎,你又是去哪里找到了这东西呢?是夜里偷偷回去了一趟么?”

无名摇头回道,

“没啊,我一直留在天师观哦!直到快要天亮之时,方才去到了前院!”

无名看了看几人,又接着说来,

“这,这是小谷给我的啊!”

童陆很是好奇,忙问,

“你,你和小谷,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怎么越看越是不明白呢!”

无名眨了眨眼,道,

“哎,我,我没与你们说过么?”

三人皆是摇头,无名摸着头,回道,

“小谷,小谷他是师傅的小仆啊,这,这……”

几人皆是瞪大了双眼,嘴巴张开,再也合不上来!

无名又道,

“有,有这么惊讶么?!”

童陆咽了口唾沫,又道,

“哎哟喂,实在是意想不到,意想不到啊!”

无名尴尬一笑,回道,

“师傅年纪大了嘛,我也经常在外走去,他一个人住,实在多有不便,所以有小谷他们在,我也能够放心了!”

童陆嘴角一动,又问,

“他们?意思是这仆人不只一位?”

无名点头,回道,

“小虚和小谷是对同胞兄弟,长得一模一样,我与他们相处了这几年,若只是看面相,还真是分辨不出来!听师傅说,他二人从四五岁起,便在师傅的身边了,算起来,也有个十年了!师傅也早就习惯了与他二人为伴!”

童陆又道,

“小虚,小谷,这名儿怎会如此奇怪!嗯,所以说,小谷到外边玩耍,小虚则是陪在了你师傅身边!”

无名点头,回道,

“是的!正常情况下,小谷还是比较爱与他人说话交流的,可小虚嘛,就正好相反,除了师傅之外,就连我与他说上十句,他也不一定会回上一句!所以,现在大多情况之下,还是小虚陪着师傅的!他武功比我好,所以我还是比较放心的!”

童陆哦了一声,又道,

“听你这般说来,这两兄弟虽然长得一模一样,可性情却是截然相反,一个热情健谈,另一个冰冷高傲!”

小乙也补充道,

“你说那小虚武艺高强,这也是与小谷大大不同,我与小谷接触过,他武艺平平,连陆陆也不一定能够打得过吧!”

无名道,

“嗯,你们说的都对!”

瑶儿轻声问道,

“哎,哎,无名啊,你说那些人要寻找的,莫非真是你的师傅?!”

无名认真点头,回道,

“那可不,除了师傅,又有谁能值得他们大费周章来寻呢!”

瑶儿不住点头,又道,

“嗯,那就能够讲得通了!你师傅他们早先得到了消息,于是便让小虚带着他躲到了庐山去,他给你留下了字条,你看到之后,便过去寻他!”

无名道,

“嗯,很有可能是这样的!”

瑶儿又道,

“让我想想,小谷在外边游玩,不知此事,因此也是未有与你师傅他们一齐撤走!昨夜小谷突然离开,应该也见到了你,怕你把他的事告知于师傅知晓,遭到责罚!他后来回到你师傅的住处,得到了你师傅他们撤走的消息!你师傅特意留下了字条给你,他也随身带在了身上,后来找了个机会塞到你的怀中!”

无名回道,

“没错,没错!瑶儿姐姐,你可真是冰雪聪明啊!”

瑶儿很是得意,笑着回他,

“还是无名懂事!”

童陆抢过话来,又问,

“那,那小谷现在怎么办,真的留下来么?”

无名点头,回道,

“是,他跟我讲了,师傅让他留下来,重建天师观!”

小乙不由得赞道,

“你师傅可真是厉害,都能算到这天师观要被人焚毁的么?”

无名笑道,

“我师傅可是神仙,他的话,什么时候错过!”

小乙半信半疑,又道一句,

“有没有这么神啊!”

无名眼神十分坚定,斩钉截铁回道,

“当然!要不干嘛还有这许多人来寻他麻烦!”

想想也是,也只有如此重要人物,方才能够引得如此大的“关注”!

童陆手托着腮,又问,

“小谷成了天师,以后受万人敬仰,实在是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

瑶儿笑道,

“陆陆,相信自己,你也可以的哟!”

童陆不住摆头,回道,

“我可没这运气哦!哎,对了无名,你喂给小谷吃的,又是个什么东西?”

无名回道,

“是枚金丹!我昨夜突然无法动弹,自己意识虽然清楚,但就是感觉不到手脚的存在!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在告诉我,新的天师即将现世,让我相助于他!我虽学了些道,但还是不信这鬼神之说,可从这事之后,真是不得不信了!”

童陆问道,

“那金丹又是何物,吃了之后不会中毒么?”

无名回道,

“我曾经听师傅讲过,得道之人焚化之后,会得金丹一枚,其地位更高的话,很有可能会再有几颗!而今日,也是我第一次见得金丹!我为何会把这金丹给小谷吃下,当然是为了让所有人相信他正是这新任天师,更关键的是,我在失去行动能力之时,那个声音也在告诉我,要把金丹赐于小谷吃下!我本是有些担心的,但与小谷对视一眼,他眼神清亮无比,我便义无反顾喂他吃了下去!”

童陆长叹一声,又道,

“这小谷也不知上辈子积了多大的德,才会有这运气!哎,看来啊,我也只有这辈子多努力努力,下辈子再来完成这辈心愿!”

瑶儿笑道,

“这个怕是不易哦,陆陆,你这辈子做的坏事,怕是比好事还要多哦,下辈子,反倒是要来偿还这辈子欠下的债哦!”

二人说笑,小乙却又继续问来,

“无名,你说咱们就这般走了,小谷一人能行么?”

无名回道,

“小谷说了,不用管他的!他虽然武艺差点,但此时有这许多百姓相护,对方想要为难于他,也是要掂量掂量的!更何况,咱们即便回去,也是帮不上太多的忙,反倒容易把自己给陷进去!更何况,上天既然选择了小谷来做这天师,又怎会让他顺顺利利渡过难关呢!这是对他的考验,如果连这点都应付不来,又当什么天师呢!”

小乙想想,无名说得也对,小谷如此豁达聪颖,应该不会处处受制于人,再加上现在又有这许多人帮助,多半还是能够应付得来的!这龙虎山,也只匆匆而过,其实也并未看得清楚!昨日还嘻嘻哈哈与之说笑的小谷,今日摇身一变,竟是成了天师,谁敢想象!

瑶儿把手指放进水中,竟有小鱼过来轻咬,瑶儿很是开心,不由得说上一句,

“哎,若是下次再有机会过来,可得多住上几日才好!”

童陆笑道,

“下次还是臭汉子臭娘们两人过来吧,我可再受不住你俩腻歪在一起!”

瑶儿大笑起来,抄了些水,扔向童陆,童陆也是没有退缩,也反击了回去。这二人打水,差点儿没把这小船给掀翻!小乙吼了好几句,二人却是不听,直到都玩累了,这才停下,不过此时,四人身上皆已湿尽,若是没这大太阳,没准还会因此生病!

童陆趴在船边歇息,不由得说上一句,

“既然选择要走,那还是快些点吧,别要等着对方追来才是!”

小乙笑着回他,

“你说得倒好,不如你来使力?”

童陆当然也只是说说而已,仍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不过,小乙加大了划桨力道,这船儿也是越发的快了!

瑶儿把伤腿抬起,放在了船舷之上,而后身子斜靠下去,头枕在了小乙的腿上,她闭上了眼,笑着说来,

“早就听闻过庐山大名,这次过去啊,可得好好玩玩才行!”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