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一八

一八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几人回头一看,其中一位熟睡之中,仍在不住摆手叫喊,最后揪住了另外那人的胳膊,另外那位眉头一紧,不过还是未能醒来。二人这是多长时间没睡了,怎么困成这个样子!

童陆笑道,

“这两个家伙,可是困得很了哟!”

瑶儿捡了个石头扔了过去,打中了一人额头,虽是力道不大,但也是起了一个包来!仍是未醒,好生奇怪!

小乙上前查看,恍然大悟,说道,

“被灌了些迷药,我说呢,怎么会睡得这般熟!”

瑶儿道,

“哎,难道是他们下船之前刚下的药?”

童陆回道,

“很明显啊!他们见到火光,大喊大叫,实在令人心烦,所以给二人吃了迷药。二人下船时,药效还未发作,直到看到了我们之后,方才昏睡过去!啧啧,这家伙还能动弹,看来药量也不会太大,想必也睡不了多久,就能醒了!”

小乙摇摇头,又道,

“得,把人拖到火边,让他们也暖和一点儿吧!”

当然,小乙说出这话,事还是要他来做的。这两人倒也轻巧,小乙握紧二人脚踝,没费什么力气便将他们拖了过来。

火边坐下,说些闲话,这世间又是恢复了平静。

无名问道,

“这些人回去之后,会不会记恨咱们呢?!”

瑶儿笑道,

“记恨又能如何,难不成还要追上来,把咱们的耳朵割了还他?!”

无名又道,

“他们应该是不敢来的,哎,希望真能长些记性吧!”

瑶儿回道,

“看得出来,这几位没甚能耐,也只有跟在恶人身后作威作福而已!所以,我才会放了他们,若是硬骨头,或许真要除了才行!”

小乙道,

“虽然有些不大认同臭娘们的某些做法,但今日这事,也还算是处理得不错!”

瑶儿大笑,又道,

“哈哈,难得被臭汉子夸赞哟,我得好好缓缓才行!”

童陆接着道,

“哎,真上受不住你俩!咱们啊,还是说说接下来做些什么,这两个如此狼狈,咱们不会要把他们给带上吧!”

是啊,你把人救下之后,就不管了,那与不救他又有何异,再看这两位,都不像是个能干活的,丢在此处,多半活不了的!几人欲要去寻无名他师傅,带上这两个累赘,可是麻烦得很哟!

小乙想了想,回道,

“总不能把他们给丢下吧!”

瑶儿道,

“不如照我说的来办!嘿嘿,等他二人醒来之后,与他们多聊一会儿,若是好相处,那便先带上,到时找人送回家去。若是品行差,那便扔到山里,叫他们自生自灭!”

童陆笑道,

“哎,别说,你这办法还真是不错哟!”

瑶儿又道,

“那可不,我这么多年江湖历练,可不是闹着玩的!”

童陆大笑,又道,

“看吧你能的,哈哈!”

无名突然说了一句,

“把他二人带去,会不会有些不大合适啊!师傅他老人家很少见外人的哟!”

瑶儿眨了眨眼,回他道,

“这庐山之上,该是有不少游人的,给些钱给他们带走,不就好了么!”

无名尴尬一笑,手摸着头回道,

“哦,我,我怎的这么笨呢!”

夜里多少还是有些凉的,小乙又拿了些柴火给加上。天上星光闪闪,湖面波光粼粼,小乙心想,岁月若一直如这般静好,那该有多好啊!

几人又聊一阵,便各自睡去了,当然,瑶儿是必腰要枕在小乙的腿上才行,小乙也是无可奈何。可小乙也早就习惯了,因而也是很快入了眠。小乙竟是睡得格外舒服,只可惜没能睡上多久,便被一人叫喊之声吵醒,

“啊,啊,救命啊,救命啊!”

小乙睁开了眼,那声音来自身旁,熟睡的那两位!一人坐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了另外一人,另外一位仍在昏迷,没能给出任何回应。他醒来便见到了小乙几人,立时大喊出声

小乙说道,

“怎样?睡醒了?”

那人四下看看,好长时间方才回过心神,想到昏迷之前的情形,这才放松了些,问道,

“那些,那些人跑,跑哪儿去了?”

瑶儿笑道,

“哈哈,找他去娘了!”

那人一愣,又道,

“什么,什么啊!”

瑶儿站起身来,靠近过去,那人吓得躺倒在地,吓得直哆嗦!瑶儿伸手过去,更是把他吓得惊叫起来,瑶儿看他怕得厉害,最终还是停下了手,轻声问来,

“喂,我又不吃了你,干嘛怕成这样!”

那人颤抖了好一阵子,这才回来,

“你,你们,是你们救了我?!”

瑶儿笑道,

“不是我们,又能是谁?”

那人看了看四周,见着瑶儿是个女子,无名又是小娘模样,这才又轻松了许多,问道,

“那些人,那些人呢?”

瑶儿回道,

“你说的是瘦竹竿子他们?!”

那人略有迟疑,不过还是点下了头来,只因这瘦竹竿子实在是过于形象,除了那家伙,可能没人会认得出来!那人点点头,心中疑虑又是少了几分,这样看来,小乙等人应该不是什么坏人,他们如今,该是安全了!那人大口喘气,眼里的泪水也是忍不住涌了出来,

“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欺负过,没想到,来这庐山玩耍,却是糟了如此大屈辱!呜呜,待我回去,定要找最厉害的武师,把瘦竹竿子他们狠狠教训教训!”

瑶儿笑道,

“最厉害的武师?能有我厉害么?!”

那人抬头,疑惑的看着瑶儿,瑶儿这瘦弱模样,实在不像是什么厉害人物!他皱起眉头,疑惑问道,

“你说你自己?”

瑶儿嘴巴微微撅起,认真点头,回他道,

“当然是我啊,你若是想花钱请人教训他们,那不如找我的好,我这里收费,可是比他们便宜许多!”

那人一脸的不可思议,回道,

“我们最厉害的武师,一次可不得收个十两银子,就,就你这样,怎么,怎么与他们相比哦!”

那人说话声音越发的小了,只因瑶儿越发靠近于他,给他的压迫感也是越发强烈!

瑶儿忽的又伸起腰来,仰天笑道,

“哈哈,十两银子,可真是贪心哟!嗯,这样算来,我不得值个一二百两的哟!”

那人睁大了双眼看着瑶儿,又问一句,

“你,你到底,到底是什么人?!”

瑶儿笑着回他,

“你别管我是什么人,你说说看,我把那些人打发了,把你救下,这得给我多少钱才合适呢?!”

那人张大了嘴,好长时间方才回应,

“他,他们,真是,真是你给打跑的?!”

瑶儿双手一摊,回道,

“哎,可不是么,若不是我,又能是谁呢?!”

那人不住咽着口水,又道,

“这,这个,这个……”

瑶儿抬头看了看天,又转头瞅了小乙一眼,一手托腮,嘟起了嘴来,说道,

“啧啧,我看,怎么也得要个五百两银子吧!”

那人不住眨眼,伸出手计算了起来,他口中念念有词,好一会儿方才算清,最后方道,

“五,五百两,收费倒也合理!嗯,你,你们送我回到家中,我,我给你们六百两如何?!”

呵,这家伙好大的口气啊,随随便便六百两出手,想必家中也是豪气得很啊!六百两,足够这寻常人家过上几辈子了,在他口中讲出,却是如此的轻松自如,当真难以想象!小乙现在知道,为何这些人会把他绑了来,干上这一票,这辈子也就不愁钱花了!

瑶儿笑道,

“你先说说你家又在何处,我在想要不要接这一单!”

那人仔细观察瑶儿,又不时打量小乙三人,好一会儿方才道来,

“我,我家住得可远,你们得想清楚了哟!”

瑶儿回道,

“远?又能有多远!反正我们现在也没什么地方可去,送你一趟,赚个小钱,图个乐呵!”

这可不是小钱啊,六百两,可是够几人随意挥霍好长时间了!也是,几人除了这庐山,下一步又要去哪儿,也未有定下,既然有钱可赚,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瑶儿问他,

“到底在哪儿,快些说呀,你再不说,我们就把你们扔到此处,让你们两位自生自灭!”

那人身子一哆嗦,咽下一口唾沫,回道,

“我,我家住在临安府,只要,只要把我送到地方,银子是绝对少不了的!”

瑶儿口中念叨,

“哎哟,你家竟是临安府的哟!啧啧,我可是听说了,这临安府商贾云集,有钱的人啊,多得数不清,也不知你,你家,能否排上号呢!”

能够随随便便拿出六百两的,哪会是普通的商贾,瑶儿这般问话,也是想要套出他的话来!那人也是单纯,并未有太多掩饰,直接回道,

“要这么算,比我家有钱的,多不出两家吧!”

呵哟,这可厉害,小乙也早就听说过临安府,那儿可是繁盛至极,要说能够在临安府排到前三,那真不是一般的人物了!呵,瘦竹竿子他们捉了这两位,想必也是早就有所预谋的!

瑶儿不住摇头,叹道,

“哎哟,我这六百两,看来是要少了哟!哎,你看啊,我们这么多人,又是如此辛苦,不如凑个整数,算个一千两!”

那人忙着摆手,回道,

“哎,刚,刚才不是讲好六百两,你,你怎的落地起价!”

瑶儿手里摆弄着长剑,又道,

“嘿嘿,我也没想到你家如此有钱哟,既然是有钱人家,那多上几百两,也没太大影响吧!”

那人表示怀疑,又道,

“你这样不守信誉,会不会到时又翻脸不认人,再要个三千四千两的!”

瑶儿手指向天,回他道,

“我向老天保证,只收这一千两,若是有违此誓,定叫我不得好死!”

那人思虑片刻,终于妥协,

“好,好,一千两就一千两!”

小乙心头好笑,以这家伙的作风,若是要个三千两,没准他都能应下,毕竟他此时是在弱势,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瑶儿手伸出去,击到他的掌心,笑道,

“好,一言为定,你可不能反悔的哟!”

那人也赶紧回话,

“一言为定,谁反悔,谁是小狗!”

呵呵,这么幼稚的话,他也能讲得出来,真是个没甚心机的家伙。小乙心想,这样也好,寻到无名他师傅之后,无间交待他的事情,也就办妥了,这个时候回去临安,正好是个不错的选择。当然,他心头还是放不下白青,她或许早已离开了临安府,但也可能留下来不是!想到此处,小乙心疼又是有些不大舒服,他下意识看了看眼前的瑶儿,似乎想起了白青,又有些对不起她了!哎,这可如何是好!

话已经讲至此处,那家伙总算是花钱买了个心安,肚子里边也是咕咕作响,一见小乙这边摆着的几人吃剩的烤鱼,也是不住咽起口水来,

“那个,那个能,能吃么?!”

瑶儿大笑,回道,

“哈哈,看把你给馋的,等着,我这就去取了来!”

待瑶儿把那烤鱼取来之时,他的口水也已流得四处都是了!接过之后,又管他三七二十一,统统塞入嘴里!瑶儿看他这般吃法,也是不由得提醒一句,

“喂,你可慢着点儿,要是被鱼刺给卡死了,我可拿不到那一千两了哟!”

话虽这么讲,但小乙知道,瑶儿还是出于真心!她这人啊,就有这臭毛病,明明是好事,可从她嘴里讲出来,却反倒成了坏事!小乙回想起之前与她相遇的种种,也是不由得咧嘴笑了起来!

“臭汉子,你在笑什么,你在笑什么!”

瑶儿发现小乙在偷笑,也是急急凑近过来,抓住小乙胳膊问话。小乙面部扭曲,如此回她,

“想想能赚一千两,谁能不喜啊!”

童陆和无名一齐大笑,双腿在空中摆动起来。

瑶儿咬着下唇,又道,

“臭汉子,你是不是突然觉得我特别有女人味,所以按捺不住,想要与我亲热亲热了?!”

童陆无名一听这话,更是笑得前仰后合,小乙瞪了他二人一眼,又才回来,

“臭娘们,你也就这点姿色,可别要再自作多情啦!”

瑶儿一听这话,反倒是大笑起来,回他道,

“只要臭汉子喜欢,人家都能改嘛!”

瑶儿摸了摸腰,又是往上一提,整个身体曲线尽显无疑,小乙不作声色转过头去,不再看她。瑶儿就是这样,在众人面前丝毫也不避讳,她坦诚率真,因而与童陆无名相处得也是十分融洽。童陆无名二人不觉怎样,可对面那位,却是惊掉了下巴!直到瑶儿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他方才又接着去吃他的烤鱼!

瑶儿来到小乙身边坐下,挽住他的手,把头给靠了过去,笑眯眯看前前方,又道,

“臭汉子,咱们去了临安,拿到钱之后,便再不管这江湖之事,开开心心做对寻常夫妇,你看可好?!”

小乙欲要回绝,可又不知如何回她。闯荡江湖,是自己的一生所向,从未变过。可在这江湖之中,见过无数心酸困苦,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偶尔也会想想,若是像那普通人一样,与自己爱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时常伴嘴,却又打心底里向着对方,邻里相处和睦,儿女懂事好学,那样的日子,真是求也求不来啊!哎,怎么会想到这些,这可太不应该!小乙最终还是犹豫再三,没有讲出话来!

瑶儿看他没有回话,也知他心中仍然无法完全接受自己,当然,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需要多些时间。不过,反过来一想,若小乙真是那见异思迁之人,她瑶儿如此心高,又怎么可能会看上他呢!瑶儿把手挽得更紧了些,透过那火焰看向那人,这才又问,

“哎,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儿!”

那人回道,

“我,我叫朱渚,你们,你们又是何人!”

这名儿可好,听上去就似“猪猪”,可是喜气得很!呵呵,你说这几位,说了好一会儿,竟是连对方姓甚名谁都不知晓,还定下了千两的口头协议,还真是了不得!瑶儿简单介绍了几人给那朱渚知晓,这样一来,双方也算真正的认识了!

瑶儿又接着问他,

“嗯,现在咱们也都相互认识了,总得与我们讲讲,又是如何被那些位捉住的吧!”

朱渚回道,

“这个,这个可是说来话长了!”

瑶儿闭上了眼,轻声回他,

“那就简短了说,你若是再不讲啊,我都快要睡着了哟!”

朱渚想了想,还是讲了出来,毕竟现在能够依靠的,也就只有他们几位了!他这一会儿也是在言语行为之上仔细观察了对方,他心头明白,这几位都不是那贪财之人,所以,对他来说,他越是坦诚,对方越是容易接受他,所以,讲出实话,或许更能得到对方信任!

朱渚回话,道,

“这次是来庐山游玩的,本来说好与父亲同往,可父亲临时有事,又中途回去了。我不想回,所以仍是继续乘船过来!父亲也并不担心,因为他把最好的武师都留给了我,我因此也是放松了警惕!进入江洲地界,由于上游水势渐涨,这水路越发的难走了!一日,船师觉得不对,叫我们弃船上岸,堪堪好躲过了那一波洪峰!哎呀,我可没见过这么大的水呀,心中想着,若是晚一步上来,多半是没命了哟!那处地势险要,除了我们,连一个人影儿都见不着!一连行了两日,终于寻到了人家!可是,可是谁能想象得到,那里竟是一处贼窝!”

这朱渚越说越是愤恨,出气也是急了许多!

“与我一同过来的人,都被迷晕了,一点儿抵抗之力也没有,全都被生擒了去!后来,他们打听到了我的身份,便要拿我来要挟我父亲,只可惜,这江洲到临安府,千里之遥,即便是走水路,那送个消息一来一回,也得许多时日!也就是在这关头,两位武师趁他们不备,想办法挣开了束缚,把我还有小陶救了出来!”

朱渚说着,也是不由得看了身边仍在沉睡着的那位。哦,原来他叫小陶啊,看他二人如此亲密,也不知是何种关系!

没有人打断,可朱渚还是又停了片刻,方才回道,

“我们偷走了一条船,又入了这大江之中。这洪流来得快,却得也快,这个时候行船,倒也不算太过危险,只不过,相比那大船而言,并不十分舒适罢了!这地方我们都不熟悉,不知觉间,便在这大江之中迷了方向,转来转去,竟又遇上了他们!”

瑶儿虽然闭上了眼,可仍是听得认真,问道,

“哦,这就遇到了瘦竹竿子他们吧?!”

朱渚直摇头,瑶儿当然也没看到,又听他道,

“不是,并不是他们!追来的,正是之前抓住我们的那些位,个个凶煞无比,可怕得很哟!这水上雾大,我们都不知他们是怎样追来的!没有办法,在这水里,我的两位武师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很快就败下阵来,他们不善游水,最后都被弃在水中淹死了!呜呜,他们若是自己跑了,就不会丧了性命!”

瑶儿道,

“这也不能怪你吧!”

朱渚又道,

“虽然不是我直接造成,但也与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是我对不住他们,是我对不住他们!”

他能如此说话,应该也算是个有情有义之人,想到此处,小乙还真有这护送他回去的想法了。

朱渚哭了一阵,又才接着道来,

“两位武师死了,我和小陶也只能任人宰割了!我们都失去了信心,可我们身后,却是突然出现了一只船儿!那船飞快靠近过来,直往我们这边的船上来撞!船上有好几人,其中一位,十五六岁年纪,面色冷俊,那时看来,却是威武至极!两船刚一接触,他便跳了过来,一拳便将拉住我的那人给打飞了出去!这少年救下了我,小陶也几乎是在同时被他人所救!”

瑶儿笑道,

“哎哟喂,你的运气,也是相当的不错啊,竟能在危及关头遇上他们!嗯,说说看,那另外一个,又是什么模样!”

朱渚越说越是兴奋,又接着道,

“那是个和尚,三十来岁吧,长相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但那拳脚功夫,却是厉害得很哟!”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