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〇

二〇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一听到这话,所有人都不由得往那方探出头去,仔细观察一阵,方才见着一片淤泥之中,突起了一小块木桩,而在那木桩之后,却是显出了小半个头来!呵,这头已被泥土染上颜色,两边相距也有个好几丈远,若非有人声引导,还真是认不出来!

瑶儿一见,喜极而泣,大声道来,

“臭汉子,你没死,你没死啊!”

除了这树下的一小片净土之外,其余地方皆被泥沙掩埋,哪里看得清前方状况。

众人都在惊奇,瑶儿却是不管其他,直接冲了出去,口里还在大声喊着,

“臭汉子你别动,我来救你,我来救你!”

童陆等人想要再拉,已是不及,瑶儿落入泥中,往前奔了几步,身子一个不稳,直扑了下去!童陆等人大呼小心,可又只有干着急的份了!

瑶儿摔倒之后,迅速往小乙那方冲了过去,身上也是很快沾满了泥。她势头未减,竟反倒是在加速前行,这可要了命了!

小乙大喊,

“臭娘们,你是来捣乱的么!”

瑶儿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往小乙那方撞来,本来还没掉落下山去,若是被她带着下去,可就不好办了!瑶儿整个人翻转起来,手里要想去抓东西,可又都是滑滑的泥土,又或是抓起一大把碎石之类,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啊,臭汉子,我来啦,你让开!些啊,让开些啊!”

小乙也只有借着那木桩,方才能够稳住身子,又如何能够躲开,再说了,若是躲开了,那瑶儿不也就冲下山去了么!

小乙大喊,又道,

“你慢点,慢点!”

瑶儿速度已然极快,脑袋稍稍抬起,满嘴喷泥,终于转到了小乙这边,也是巧了她的头,也是刚巧转向小乙的头!哎呀,若是躲不开,二人都得撞个脑袋开花!小乙忙着让开,瑶儿的身子却又从身侧撞击过来,小乙这次哪里还能躲得开哟,只能硬生生扛了下来。瑶儿身子虽然轻巧,但受这一下,也很实在,小乙那手不稳,也是差点儿松开了手!

虽然稍稍止住了瑶儿下落势头,但小乙还是腾不出手来抓住瑶儿,情急之下,也只有张大了口,用力一咬,狠狠咬住了瑶儿的头发!与此同时,瑶儿的两只手也没闲着,又是十分熟练的挂在了小乙的脖颈之上!几经折腾,终于还是停了下来,也是叫众人心惊胆战!

原来,小乙所在的位置,正是那道旁的断崖,那树桩,也是刚被洪流冲断树木而留下,小乙也是因为抓住了它,这才没有被冲下去!瑶儿刚才本是来救援的,怎料好心办了坏事,差点儿连累了小乙!

瑶儿挂在小乙身上,竟是笑出声来,

“哈哈,臭汉子,咱俩都成了泥娃娃了哟!”

小乙看她挂住之后,方才张开了嘴,嘴里都是泥,他也没功夫吐出来,含糊着说来,

“臭娘们,差点儿被你害死啦!”

瑶儿却是不管,把脸贴了过来,与小乙面部紧挨一处,她满嘴是泥,一口咬在小乙耳朵之上!

“臭娘们,都什么时候了,你还!”

小乙怒吼一声,无奈至极!

瑶儿张开嘴,大笑起来,

“哈哈,臭汉子,臭娘们马上救你上去!”

瑶儿开始在小乙身上攀爬,泥有些滑,但有了之前的教训,也是更加小心了些。当然,童陆和无名,也是试探着往这方来走,想要过来接应。当然,朱渚和小陶二人是一点儿不敢往前,二人心中想的,也是不要给他欠多惹麻烦便是帮了大忙了!

不一会儿,瑶儿已然踩到了小乙的肩头,再往上,可就容易了许多。那树桩还算结实,瑶儿翻爬上去之后,用双脚蹬在上边,然后伸手过来拉小乙。

小乙用尽了全身力气,大喊一声,

“先把他给拽上去!”

众人皆是一愣,怎么,还有一人?哦,对啊,小乙是去救那人,没想到,在这危难关头,小乙仍是没有放手!这也难怪呢,瑶儿刚才冲了过来,小乙竟是腾不出手来拉他,原来是一手拽住树干,另一手拉着那家伙哟!

小乙用力抬起了手,那往上又推了推,瑶儿伸出手去,刚好能够够着那人衣衫,双方一齐用力,终于还是把人给拽了上去!那人已然昏迷,瑶儿拖着他好不吃力,不过还是把人给摆平放好!瑶儿心头挂欠小乙,又是伸手来拉他。可小乙却突然放了手,消失不见了!

瑶儿大惊,探出头来往下张望,可笑声也是从另外一边传了过来!

“臭娘们,你还满心疼我的嘛!”

哦,原来小乙是从那树桩另外一边爬了上来,那边能够抓手,所以只需靠自己的双手便行!瑶儿看得小乙爬到上边,于是大口喘气,往后一倒,便躺了下来!她口里仍是未停,

“臭汉子,你差点儿把我给吓死了!我不行了,让我喘喘,让我喘喘!”

瑶儿其实并未做太多消耗体力之事,只是她心里紧张得不行,所以才会如此气急!

小乙上来之后,童陆和无名也已赶了过来,欲要去扶小乙瑶儿,可他二人脚下一滑,又是摔倒下去。还好小乙在场,长棍一支,将他二人挡下。

小乙道,

“你俩可慢着些,从这里下去,多半没活路了!”

童陆和无名也是摔了个满身泥,二人互看一眼,大笑不止。这样一来,四人都是一般,都是成了泥人!

小乙往前一步,看了看地上那位,说道,

“这家伙可能不行了,快,快把他弄上去!”

无名和童陆先行上去,给小乙腾出了空间。小乙把人扛在了肩头,然后又去把瑶儿给拉了起来,这般小心翼翼往上,也是费了好大力气方才安全到达了树下!将那人趴着放下,小乙不住锤着那人后背,又道,

“他嘴巴里边全是泥,陆陆,你去寻些水来!”

那人呼吸已然极弱,小乙这般拍打,把积攒在嘴里的泥沙清理了多半出来,童陆又从树旁取了些干净的水,从那人嘴里灌入清洗一阵,多翻尝试,那人的呼吸也终于顺畅了起来!小乙见得他已无大碍,方才往后一倒,靠在树上歇息!他冲入洪流之中救人,后来单臂挂在树桩之上,又费了好大力气来救他,始终未能顾及到自己,此时终于把人救活,整个人都快要散架那般!

瑶儿露出牙来,但也是被泥弄得脏兮兮的,她没去收拾自己,却是来到小乙身边,与他一同靠起,又道,

“哈哈,臭汉子,你又救下了一人,可真是厉害啊!”

那人虽然呼吸平稳,但还未醒转过来,此时换作无名照看,朱渚和小陶在旁协助,应该也不会有事了!

小乙吐了一口,满嘴是泥,笑着回道,、

“哈哈,臭娘们,若我真的下去,你还真敢跳啊!”

瑶儿大笑,回他,

“当然啦,本姑娘说到做到!”

瑶儿把头慢慢靠在小乙肩头,小乙并未拒绝,他很是感动,这世间除了白青和月儿,竟也有这么个人儿,能够如此对待自己!小乙知道,这么长时间的朝夕相处,说不喜欢,那肯定是假的,只是,自己始终还是有些东西难以忘却,难以说服自己!

小乙把头转了过去,嘴唇贴到了瑶儿的头发之上,轻轻说了一句,

“臭娘们,谢谢你!”

这一声极轻,恐怕也只有瑶儿听到,瑶儿猛的一抬头,与小乙四目相对,小乙没有动弹,瑶儿却是蜻蜓点水一般亲了他一口!而后又接着靠在小乙肩头,嘻嘻笑个不停,说道,

“哈哈,臭汉子,你是不是特别感动呀?!”

小乙身子未动,只是摇了摇头,回她一句,

“臭娘们,我怎么总觉你在占我的便宜呢!”

瑶儿正欲回话,却是听得童陆大喊,

“你俩够了,够了,啊,我受不住啦,受不住啦!”

童陆正在抄着水收拾自己身上,听得二人说话,终于爆发了出来!瑶儿乐得不行,只道一句,

“陆陆啊,改日也给你找个女人带上,也听听你们如何打情骂俏!”

童陆刚欲回他,却又听得有人喊了一声,

“啊,啊!”

童陆转头过去,问道,

“啊什么啊,有什么可啊的!”

是小陶在喊,小乙突然又警觉了起来,忙问,

“小陶,你又发现什么了?!”

小陶回道,

“小乙,小乙哥,这个人,这个人是我们,我们的恩人啊!”

小乙欲要起身,瑶儿却是靠得很紧,他干脆伸出一手,揽住瑶儿的腰,直接把她也给抱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看着地上那人!

“你是说,就是他,他救了你们?!”

小陶不住点头,回道,

“是,是啊,就是他啊,没错,没错,肯定是他!”

无名刚把那人口鼻之类清理干净,其余部分仍然全都是泥,这样都能认得出来,这小陶的眼力也是当真不错!不过想想,他多才多艺,心思当要比普通人强上许多,所以能够认得出来,倒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瑶儿又是自然而然挂到了小乙的身上,小乙欲哭无泪,抖了抖身子,也是未有对瑶儿产生太大影响。

突然,瑶儿惊呼一声,却是把小乙也给吓了一跳!

“哎,这,这不是小谷么!”

小乙刚转过去的头,又是回转过来,什么?小谷?小谷不是在龙虎山么,又怎会突然出现在此处,应该是瑶儿看花了眼吧!无名瞪大了双眼看了看瑶儿,又直晃了几下脑袋,他加快动作清洗,迷晕着的这位的脸慢慢展现出来!童陆也赶了过来瞧看,这四人的表情,也是出奇的一致!

看清之后,瑶儿欣喜道,

“哎呀,你们看啊,真是小谷哟,真是小谷哟!”

都是熟人,所以小乙、瑶儿和童陆也都更加关心他了!可无名讲了一句,却是让他们大为吃惊,只听他道,

“他不是小谷!”

瑶儿瞪大了双眼,又道,

“他,他分明就是小谷嘛!”

无名回道,

“不,他叫小虚,是小谷的同胞哥哥!”

瑶儿大叫一声,道,

“什么,小谷还有个同胞哥哥呢,以前怎么不知道?!”

无名愣了愣,回道,

“哎,我,我难道没与你们说过?!”

小乙三人一齐点头,无名咽了口唾沫,这才说来,

“小虚和小谷是一双孤儿,被师傅收养。师傅年岁大了,正需要人守护,所以,他们便成了师傅的待童,每日照顾师傅起居!小虚性子怪异,不爱与人讲话,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人待着,不过,他喜欢练武,师傅有闲暇之时,也是给他指点几招,他进步极快,与他相差三岁以内的,应该是找不到对手的!与他相反,小谷呢,则是不喜欢打打杀杀,更爱与人说话淡心,他的想法极多,我可是理解不得的,师傅常会与他谈古论今,我听不懂,所以经常跑出去玩耍!他们两兄弟,一文一武,一静一动,合在一处,反倒是十分和谐呢!”

瑶儿不住点头,口中念叨,

“小虚,小谷,小虚,小谷,这名儿也当真奇怪,是你师傅给取的么?!”

无名点头回道,

“是啊,是师傅取的!”

小陶在旁念出一句,

“嗯,虚怀若谷,无名,无名你师傅想必也是胸襟宽广之人哟!”

无名看了小陶一眼,不住点头,回他道,

“小陶说得没错,我师傅正是这样的人!”

哦,原来这名儿还有些一说,小乙也是受教了!此时,他可更想要去见见无名的师傅了,他又是怎样的一位人物,实在叫人好奇!

无名把小虚的脸清理干净,啧啧,不论从什么角度上看,都与小谷一模一样,若是单从长相上看,将二人颠倒一下,想来也不会被人认得出来!哎,小乙突然觉得不大对劲,这小虚不是在无名师傅的身边伺候么,小虚,小虚若是走了,那那又有谁能保护他呢!

小乙正欲开口,小陶却是又道一句,

“哎,他,他醒了哟!”

这小陶还真是细心得很,果然如他所说,小虚眼角微动,不多时,便睁开了眼。乍一见到眼前如此多面孔,他也是一惊,不过还算有个熟人,身子又立马放松了许多,

“无名,是,是你救了我么?”

小虚说话之声也是沙哑无比,看来嘴里的沙土仍未完全清除。他倒也不觉如何,自己的命活下来,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无名笑着回他,

“不是我救了你,是他们,小乙哥,还有瑶儿姐!他们二人为了救你啊,可是差点儿把自己的命给搭上呢!”

瑶儿忙着摆手,笑道,

“我算不得什么,主要还是我家臭汉子厉害,嘿嘿,嘿嘿!”

夸了小乙,她自己个儿也觉得欢喜,这般秀恩爱,又是让童陆饱受摧残!

小虚欲要爬起,又被无名按下,

“你先歇会,我看你除了口鼻之中塞满了泥,这身上也有好些处被撞伤,现在不宜乱动,还是多多静养一阵才是!”

小虚又躺倒下去,望向小乙和瑶儿,说道,

“多谢二位救命之恩!”

小乙咧开嘴来,牙上也全是泥,把小虚也给逗乐,这气氛也一下高涨了许多!

小陶眠嘴笑了笑,也道,

“恩人,你就好好歇着,我们就在这守着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对我们来讲!”

这小陶倒是懂事,他这般说了,朱渚方才又道,

“是啊,是啊,恩人,你可是莫要跟我们客气哟!”

小虚仔细辩认一阵,方才想了起来,又道,

“哎,怎会是你们,你们不是已经坐船走了么,怎么又回到山上来了!”

瑶儿回他,

“他们啊,又被人给捉了去,还好遇上我们,否则也不知被带到什么地方去喽!”

小虚很是惊讶,又道,

“这个,不是,那,那个……”

小陶冲小虚笑了笑,小乙能够看出小虚整个身子都颤了颤,想来也是被他的美丽容颜惊到!小陶接着说来,

“恩人,这不是你的错,都怪我们不经世事,才会被他们给抓了去!”

朱渚也道,

“没错,没错,你是我们的大恩人,若是没你在,我们怕是早就被人弄死了哦!”

小虚这才点点头,惋惜道,

“我,我可真是没用!”

瑶儿笑道,

“你这么厉害,怎么还说自己没用,若是你都没用的话,这天底下,除了我家臭汉子,又有几人有用呢!”

呵呵,这瑶儿没出几句便会带上小乙,真要把自家男人夸上天去!小乙很是不好意思,不过也只能干笑一下!

小陶取了些清水过来,也不嫌脏乱,半跪在小虚身边,一手轻轻挽住他头,给他喂些水吃。小虚这个时候倒是乖得很哟,十分配合的把水给吃完,这才又躺了下来。他始终不敢去看小陶,只是死死盯着无名。无名心里好笑,不过也还是什么都未说出来!是啊,这么个美人儿,谁不喜欢,若非碍于性别,怕早就被人娶回去了!

无名看小虚呼吸越发的通畅之后,方才问他,

“小虚,师傅,师傅他们又去了何处?!”

小虚回道,

“师傅和,他们……”

小虚一时说不出来,小乙明白,他是不愿更多人知道无名师傅身在何处,所以才会有这般表现!无名知道他的顾虑,于是又道一句,

“那你与我一人讲说!”

无名把耳朵贴近过去,小虚在他耳旁讲出几句,小乙未能听着,想必其他人也不会听到的吧!无名听完之后,点了点头,又才笑了起来。

无名又问,

“小虚,那你送他二人上船之后,又遇到了怎样的遭遇呢,为何,为何又会被这大水给冲了下来!”

小虚有些不好意思,笑容也是有些僵硬,

“他们上船走后,我便上了山,这山路绕来绕去,也是把给我给绕晕了!偶遇一位药农,向他问路,他却使坏,把我引到了深林之中。我越走越觉不对,想要返回,却已是不能了!就在这林子里边转了好久,又下起了雨来。我想啊,顺着这水流,定能下山,所以便涉水而行。这雨越下越大,突然之间,只听那上方轰隆巨响,我脚下不稳,差点儿摔倒在地。回头一看,哎哟,竟是有大水下来!水里还带着许多泥沙之类,若是被卷下去,那可不得了哦!也是命不好,刚巧到了一处悬崖之间,又能往何处去躲!情急之下,我也只能抱住一根折断之后掉到那处,又腐烂了一半的树干,也还好有它,为我挡下了一波又一波冲击,否则,我也早就成了一具尸体了!”

无名道,

“呵哟,真是惊险啊,所以说,你便是被那洪流冲到此处的?!”

小虚点点头,回道,

“是啊,我也不知被冲了多远,撞到这大树之时,我浑身都散架了,而且,在这水中,也是无法呼吸,整个人憋得快要炸裂那般!也正是此时,我忽而听到有人说话,所以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力气,叫喊了一声,可那般情形之下,又如何能够叫得出来呢!再后来,我渐渐失去了意识,也就不知道后边发生了什么了!”

无名道,

“你叫的那一声,可是被小陶听到了!要不是他的话,我们也不知这树后竟然还会有人!这样说来,小陶可是也要算作你的救命恩人哟,你们互换一命,谁也不欠谁啦!”

小虚转头过去看了小陶一眼,轻声说来,

“谢,谢谢!”

小陶微微一笑,很是动人,小虚又是忍不住转了回去,

“恩人,我也只是隐约听到一声呼救,仅此而已,算不得什么的!”

瑶儿笑道,

“得了,得了,你们啊,也别要再谢过来谢过去的!我看这时辰也不早了,咱们老待在此处,也不是个事儿,还是先辛苦一下,寻个安身之地才好!”

小乙也道,

“臭娘们说得没错,我看此处极是危险,若是这洪水山石再接着下来,后边这老树,能不能撑得住,也是不好说的!至少先撤到没有山水的地方,再作休整!”

那山洪如此厉害,众人也都见识过的,所以,当然不会有人产生意见。于是几人稍适休整,小乙背起小虚,其余人挨个拉着手,小心涉水而行,继续往那山上去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