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二

二二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啊哈哈,臭汉子,你这是吃醋了么?哈哈,哈哈,真是没想到啊,哈哈,让我笑会儿,让我笑会儿!”

瑶儿一听童陆这般说话,也是乐得不行,紧挨着小乙身边,抱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小乙回道,

“什么有的没的!”

瑶儿抬头看他,又道,

“哎,臭汉子,你就承认了吧,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童陆无名等人都乐呵呵的笑看他二人,却有一人说些其他,

“小乙哥,瑶儿姐,我,我怎么觉得那闻默很是奇怪呢!”

瑶儿一看,竟是小陶讲出的话!这小陶不常说话,但每次一出口,都有特别之事发生!这次提到那闻默,难不成是发现了对方的某些异常之处?!

瑶儿问道,

“我师兄,他,他又有什么不对呢?!”

小陶微微摇头,回道,

“我也不知,不过,总是觉得他怪怪的!所以,他走的时候让我莫要惊动你们,我也没有多说什么!”

瑶儿摆了摆手,回道,

“这都好几年没联系过了,我又如何知道!再说了,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用知道我家臭汉子要干什么便好!”

小乙歪了歪嘴,又道,

“臭娘们,你说话能不能少把我带上!”

瑶儿大笑,回他,

“当然不行,我就喜欢这样叫,不行么!”

童陆思索了片刻,又才说来,

“别说,这闻默兄,还真是有些异于常人,他若是今日没有独自离开,还要正常些,可偏偏自己个儿走了,真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瑶儿问道,

“哎,怎么,你们似乎都对闻师兄有些意见啊!”

童陆认真点头,回道,

“我想,他不仅仅是小乙哥的情敌那么简单!”

瑶儿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拍着小乙的大腿,道,

“哈哈,陆陆你这话讲得也实在好笑!好嘛,好嘛,既然这样,咱们就少与他来往便是!不过,我还是相信,闻师兄只是不善表达,内心还是一片良善的!”

童陆笑道,

“希望如此吧!”

瑶儿问道,

“嗯,天也亮了,咱们也该想想又要往何处去了!”

无名道,

“瑶儿姐姐,不如这样,你们送朱渚和小陶回去,我与小虚,自己去寻师傅他们便是!”

小乙明白,无名这是不想让朱渚和小陶见到他师傅,以免惹出更多的麻烦!换作他来选择,或许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不过,小虚现在身子仍未复原,无名小小一个,若是遇上高手,怕是抵挡不过的!

小乙道,

“小虚身体仍未恢复,让你二人过去,我也不大放心。不如这样,我陪你们去,寻到了人之后,我再回来与臭娘们她们汇合!”

可无名等人还未回话,瑶儿却已经提出了反对意见,

“臭汉子,你说什么呢!我不管,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你若是一人走了,我可是连睡都睡不着的!”

童陆哈哈大笑,又道,

“啧啧,这可不大好作决定了哟!”

小虚弱弱讲出一句,

“小乙哥,你们先去吧,我们能行的!”

他这模样,哪像是能行的,小乙一时不知如何来做决定了!

瑶儿看了看朱渚和小陶,又道,

“把他两个带上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吧!你看看他们,连走个路也那么费劲,又能有什么用处!”

朱渚回道,

“瑶儿姐,你可不能这么说啊,我们,我们还是有用处的啊!”

瑶儿大笑,回道,

“也是,也是,我们还要想着你的钱嘛,这样说你,实在不好,不好!”

小乙道,

“哎,既然暂时未能定下,那还是一齐走吧,谁让臭娘们接了这么一大单活呢,既然保证过了,那便把事做好!”

无名回道,

“嗯,小乙哥说得是,我们还是一齐走!”

既然商议好了,那便继续赶路吧!

小乙想要去背小虚,却被小虚拒绝,休整了一晚,他身子好了许多,虽然还不能走得过快,但要想赶上朱渚小陶,倒也不是什么太大问题!路不好走,但几人却也没有其他选择!这般行了半日左右,忽的见着前方有处小湖,湖水绿油油的一片,还真是少见。这两日的大雨,似乎也没对它产生太大的影响。湖水两旁是片小树林,树林之中,隐约有些烟火,哎,难不成是有人在此?!

小乙不由得开口问道,

“无名,有没有可能是你师傅啊?!”

无名摇摇头,回道,

“这个,这个,这么容易就找到了,应该,应该不是吧!”

童陆笑道,

“过去看看,不就知晓了!”

童陆先行往那方去了,不过他也走得很是小心,万一遇到了麻烦,也能在第一时间赶回来!

瑶儿使坏,提起嗓子唤了一声,

“什么人!”

哎哟,可是把童陆给吓个不轻,屁颠屁颠又是跑了回来,最终连那方是何情形,也都没能看得清楚!瑶儿笑得前仰后合,躲在了小乙的身后,童陆也是奈何她不得!

不过,那林子里边是有人的,经瑶儿这么一声轻唤,也是加快脚步出来!只有一个人,刚一出现,便把小乙惊着。

不过,小乙这是兴奋的大叫起来,

“明了,明了!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啊!”

哎哟哟,这可不得了,来人竟然会是明了,这也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同样,明了见着小乙,也是满脸的震惊,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小乙飞奔过去,一把将明了抱住,拳头也是轻轻锤在他后背之上,

“明了,哈哈,没想到竟会在此处再见着你!”

明了还是那一身僧袍,也不知缝补过多少次,被小乙这么一抱,立时破开了两个口子!

明了这才回过神来,嘴角笑了笑,手掌拍到了小乙后背,

“小乙,怎会是你!”

童陆也是认得明了的,慢慢踱步上来,问道,

“明了,你可还记得我哟?!”

小乙明了总算分开,明了看了童陆一眼,笑着回他,

“当然记得,陆小哥机智无比,和尚又怎会忘记呢!”

小乙回头一看,小虚向明了微微点头,慢慢走了过来!哎,瞧这模样,他二人可是认得的哟!难不成,难不成那个和尚便是明了?!

小乙瞪大了双眼,问道,

“明了,你,你是和无名师傅一齐过来的?!”

明了点点头,回道,

“正是,哎,你也认得无名他,他师傅?!”

小乙回道,

“这个嘛,倒是不认识,不过,我与无名倒是熟得很,所以才会跟他一齐过来啦!”

无名慢慢靠近过来,问道,

“是你,是你一路保护我师傅的大师么?!”

原来这二人并不认识,明了微微点头,回他,

“我并非什么大师,只是一个晚辈做了自己该做之事罢了!”

无名道,

“那,那我师傅又在何处呢?!”

明了指着林子深处,回道,

“在里边,不过,你师傅吩咐过,天黑之前莫要叨扰,所以,咱们便在外边等着便是!”

小虚道了一句,

“明了,师傅他,他身子没事吧!”

明了摇头,回他道,

“并无大碍!”

明了从不说谎,所以他说了没事,那必定是没事了!无名和小虚也终于放下了心来!

明了看这后方还有几位,于是轻声对他们讲道,

“各位施主,这雨仍未停下,咱们还是到里边去吧!”

无名有些犹豫,因他本不想让朱渚和小陶过来,明了一眼看到,便知他心意,于是又道,

“你师傅已经吩咐过了,没什么人是他需要避讳的,来者是客,咱们里边说话,才是待客之礼嘛!”

明了倒是看得透彻,无名也算是被他说动了!

瑶儿蹦跳着过来一把揪住了小乙,对明了说道,

“哎,明了是吧?我听说啊,和尚都会看面相,你看看我俩,是不是很有夫妻相啊?!”

明了被这一声问懵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他转而看向小乙,笑容也是逐渐僵硬!

瑶儿大笑起来,又道,

“你尽管说,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生气!”

明了在向小乙请示,小乙很是无语,这家伙的眼力劲儿如此差么,小乙动了动鼻孔,明了这才开了口,道,

“小僧略懂一些,那,那就照实了说?!”

瑶儿瞪大了双眼,不住的点头,像是一个期盼着被大人表扬的孩童那般!可明了又来了事,却道,

“咱们,咱们不如过去再说!”

瑶儿哪肯,伸手过来也揪住了明了的破僧袍,稍一用力,便把那手袖给扯了下来。瑶儿却是大笑起来,说道,

“明了,你是我家臭汉子的好兄弟,这僧袍嘛,就交给我来置办啦!”

这一声说完,童陆等人也都大笑起来,明了未曾见识过瑶儿的厉害,也只淡淡微笑回应,

“没事,没事!”

瑶儿噘起嘴来,又问,

“哎,你看了这么久,可是看出什么来了?!”

明了这才认真起来,回道,

“从面相上看来,你二人却是有夫妻之相的,只不过,恐怕是要经历许多波折,方才能够有所成就!若是觉得辛苦,那还是早些分开……”

听到前一句,瑶儿还是十分高兴的,只是这分开二字一讲出,她便有些恼怒了,忙着打断明了,道了一声,

“和尚你别说了,我和臭汉子,那可是一同经历了生死的!还有,你说的波折,我们可不知经历过多少,早就够够的了!嘿嘿,你看,我和他都是断的同一条腿,这可不是普通夫妻能够有的缘分吧!”

明了一边听着,一边微微点头,最后笑着,补充一句,

“嗯,且行且珍惜吧!现在,现在可以进去了吧!”

瑶儿微微点头,明了正欲转身带着众人进入林中,可瑶儿却又想起一事,又接着道,

“明了,你,你说说看,我家臭汉子和青青,月,月儿,又可有夫妻之相?!”

明了又被瑶儿问住,良久方才回她,

“咱们还是回去,慢慢说来!”

小乙见着明了头顶冒汗,心头也是好笑得很,不过,忽又想到瑶儿提出的问题,便再也笑不出来!

瑶儿看他二人表情怪异,也总算收住了口,道,

“得了,得了,咱们过去再说,过去再说!”

明了终于喘了口气,朝小乙看了一眼,这才过了身去!

往里走了片刻,哎,这林子靠近水边的位置,竟是有一处茅屋哟!小乙一眼见着,并未觉得有何异常,可童陆仔细看了看,却是脱口而出,

“无名,你看看这屋子,是不是和你龙虎山的那间一模一样啊?!”

无名这才仔细观瞧,后又忙着回他,

“哎,你不说我还不觉得,真是很像,很像啊!”

明了放慢了行进速度,笑道,

“不用猜了,与龙虎山那间,确是一模一样的!嗯,外边还有雨,咱们快些进屋再讲!”

明了开了门,带着众人进了屋内,屋舍不大,里边也只铺上一张草席,外边一只烛台罢了!窗户正对着湖水,贴到窗前往外看去,视野也是极好的!

童陆这才又急急问来,

“哎哟,明了,这两处怎会有那一模一样的草屋呢?!”

明了倒上些清水给众人吃,之后方才回道,

“这屋子,便是照着龙虎山的来做的,又怎会不像呢!”

众人都来了兴趣,又是瑶儿抢先道来,

“明了,听你这般说法,难不成,这屋子是你建的不成?!”

明了点点头,回道,

“是啊,是我建的!”

瑶儿笑道,

“这就奇怪了,你看啊,无名是个小道士,他的师傅,那应该也是道士了。可你是个和尚啊,为何又建个一模一样的茅屋给他住呢?!”

明了回道,

“僧道本不分家,又有何奇怪的呢!”

瑶儿想了想,道,

“哎,你看我说得对是不对,你建了这茅屋,便是为了给无名他师傅住的?你怕他离开了龙虎山,会不习惯,是与不是?!”

明了想了想,回她道,

“嗯,也对,也不对!”

众人很是疑惑,瑶儿又问,

“哎哟,我最讨厌人说话含糊不清啦,明了,你就说个明白,别老让我们猜来猜去嘛!”

明了笑了笑,回道,

“这屋子,我也住的,无名他师傅来了,自然也能住的!”

瑶儿白他一眼,又道,

“看吧,还是什么都没说!”

无名很是好奇,问道,

“明了大师,是,是你请师傅过来的么?!”

明了点点头,回道,

“是啊,我好容易才找到了你师傅,劝说他过来!”

无名觉得好不奇怪,又道,

“这几年师傅一向不爱走动,有时隔个好几日方才出门走走,即便如此,也只会在茅屋边上转转,他竟是愿意走这么远的路,到了这个地方,我看,此事必有蹊跷!”

明了笑着回他,

“也许到你老了之后,也能明白的罢!”

明了说完这一句,也是站起了身来,又接着道上一句,

“你们先歇歇,我去拿些吃的过来,虽然少些,但也能抵挡一下!”

明了出了门,拿吃的去了。

瑶儿嘟着嘴,说道,

“这和尚神神秘秘的,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小乙回她,

“臭娘们别要乱说,明了可是得道高僧,一向都是光明磊落的!”

瑶儿又道,

“我虽然不讨厌他,但又觉得他好生奇怪,哎,真是受不了!”

小乙回道,

“你啊,还是先歇歇嘴才是!”

正说着,明了却是回来了,一手拿着些素食,另一手则是抓着半只鸡,小乙轻笑一声,问他,

“哎,明了,你什么时候开始吃肉了哟?!”

明了当然不会气恼,回道,

“我虽然不吃,但也不会阻碍别人吃啊!”

明了过来,把东西放在中间,给众人取食。瑶儿看无人动手,那便自己来吧,

“虽然少了些,但也比没的强!你们不动手嘛,那便由我来分了,是多是少,可都别要有怨言哟!”

瑶儿当然只相中了那鸡,一把抓了过来,把那一大只鸡腿给扯了下来,飞快塞入了小乙的口中,然后又把大块的鸡胸肉抓了下来,紧紧攥在手中。剩下的那些,也没多少肉了,童陆恨得牙痒痒,抱怨道,

“你怎的如此自私,好东西都自己拿了,让我们嚼这鸡骨头么!”

瑶儿笑着回他,

“我家臭汉子脚还没好,可得好生补补才行!再说了,臭汉子昨日可是背着小虚走了这许多山路,可把他累坏了!我这鸡胸肉啊,连那十之一二都补不回来呢!”

不知怎的,小乙心中却是暖暖的,瑶儿说话虽然没个谱,但就这事来说,还真是让他颇为感动。小乙把鸡腿从口中取了出来,问道,

“来,谁要吃来拿呗!”

这上边已经沾了好些口水,众人也并不是非食不可,所以也是无人去争。瑶儿此举的目的,也正是如此!

明了站在门口,眯眼笑着看这几人,也不知他心头作何感想。

小乙把鸡腿拿给瑶儿,瑶儿轻轻咬了一小口,又推了回去,嘴里细细品着,嘻笑说话,

“嘿嘿,我可不嫌弃我家臭汉子!嗯,别说,这鸡腿肉还真挺好吃的!”

童陆恨恨的看他二人秀着恩爱,把嘴里的骨头嚼得咔咔直响!

明了见几人吃得正好,又道一声,

“你们先歇上一会儿,我把吃的送了再回!”

无名立时站起身来,说道,

“明了大师,我与你一同过去可好?!”

明了回道,

“无名,你还是留下吧,你师傅吩咐过了,今日除了让我准时送餐之外,尽量不要让他人打扰!”

无名听了这话,很是失落,无精打采的坐了下去,此时再无任何心情吃喝,也只把下巴支在双膝之上,暗然神伤。明了很快去了,这屋内似是突然少了许多东西。

朱渚刚才一直未有讲话,此时方才找到机会来说,只听他道,

“哎,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特别的味道?!”

听他这么一说,小乙方才仔细辨别,哎,别说,还真是有那么一股物殊的味道!正欲开口回他,瑶儿却又抢先道来,

“闻到了,闻到了,这味道,好像是从木头里边传来的哟!”

瑶儿已经把鼻子贴到了地板之上,这模样,就像条觅食的小狗儿那般,小乙看了,也是会心一笑!

小陶也开了口,道,

“这味道,好似是由多种香料混制而成,气味清雅,回味悠长,闻上片刻,便会觉得浑身舒爽,心神安宁!”

无名开了口,道,

“哎,这味道和龙虎山茅屋之中一模一样,我和小虚可是熟悉得很,嗯,是,没错,就是一模一样!”

小虚也道,

“我也早就闻出来了,这味道确是有凝神安心之功效,长久住下去,整个人都会变得不大一样!只不过,我不大喜欢这味儿,所以很少长待罢了!”

无名补充一句,

“嗯,我也不喜欢!哦对,小谷倒是经常陪着师傅待在屋内,难怪他能成为天师呢!”

小虚问道,

“什么,什么天师?!”

无名一拍脑门,回道,

“呵,这都两日了,都没与你说说小谷的事!你这家伙,也是奇怪,未见小谷一齐过来,也不问上一句!”

小虚淡淡说了一声,道,

“我与他不熟,也不想知道他在做什么!嗯,你说说那天师,又是怎么一回事!”

哎,这兄弟二人也当真奇怪,你说性格相差极大,倒也能够理解,可关系到了这等程度,还真是要把人的下巴都给惊掉了!

无名无奈笑笑,回他,

“好,好,你与他不熟,那要不要说那天师之事呢?!”

小虚回道,

“不想说,那便别说了!”

看得出来,小虚是有些生气了!无名见他有些情绪上头,于是这才缓缓道来,把小谷如何当上了天师,众人又如何逃脱出来之事告知了小虚知晓。

小虚听完之后,却也没有太多反应,只是淡淡说了一句,

“就他那样儿,还去做天师呢!”

小乙从中听出了一丝酸意,再看瑶儿,也是憋住了笑意!

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不同,童陆为了缓和众人情绪,于是开口道来,

“这肚子没填饱,力气可是不够使的哟!小乙哥,这小湖之中,该是有不少鱼的,小乙哥,不如咱们去抓些过来,也给大家多补充补充不是?!”

小乙早就想要去抓鱼了,正好童陆如此建议,于是也就与他一齐站了起来。小乙要出门,瑶儿当然也不会留下,也是跟着站了起来。三人刚欲出门,明了却又突然出现在了门外!小乙停下,问他情况如何,他却是点了点头,朝里唤了一声,

“无名,你师傅叫你过去,哦对了,小虚,你也一齐去吧!”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