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三

二三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不知觉间,天色暗了下来,瑶儿仍是不愿移步,没办法,小乙也只好将她抱起回去。未走多远,便闻到了香味,烤肉的香味,简直要了人命,小乙也是加快了行进速度。来到跟前,童陆已是吃的大饱,靠在一边,用细草抠着牙缝,明了不食荤腥,只是在旁候着,有需要时上前帮忙而已。至于其他人嘛,也都围坐在那火堆边上,一边吃着烤鱼,一边轻声说着些闲话。

小乙好容易才把瑶儿从自己身上拿了下来,明了送了些烤鱼过来,小乙接过,挑了挑看,没什么刺,这才又递给了瑶儿。瑶儿嘻嘻笑着,喂小乙吃了一口,自己又才吃了起来。虽然林子不大,但在这处林叶繁茂,还真没落下几滴雨来,被这火一烤啊,也不觉那么潮了!

天黑了下来,众人闲聊了几句,便再无声响了。小虚欲要去茅屋外守着,无名却是不依,他还有伤,还是让他歇着吧,再说了,作为徒儿,这么长时间未有守在身边,也不太能够说得过去,已然没有太多时间,若是自己再不做些什么,又如何能够心安!小虚坚持一阵,看无名那般决绝,最终还是点下了头。这样,无名和明了二人去到了茅屋前,一左一右守在旁边,就像是一大一小两尊门神,一刻也不曾有过放松!

瑶儿趴在小乙腿上,很快睡着。是啊,她太累了,自己的腿伤还未好全,一下子又经历了那许多事情,直到现在,方才能够放下一切防备,安心睡去。有火,倒也不算凉,不过,小乙还是为她搭了件衣衫。

童陆笑嘻嘻靠近过来,看向小乙的眼神都很不寻常,只听他轻声笑道,

“小乙哥,太早了,根本睡不着,跟我说说话呗!”

小乙点点头,回他,

“嗯,说呗!”

童陆慢慢坐下,又看了一眼熟睡着的瑶儿,回道,

“嗯,我觉得嘛,你和瑶儿看上去更像是一对哟!”

小乙悠悠然问他,

“陆陆,你,你这什么意思?!”

童陆轻叹一声,回道,

“哎,怎么说呢!这么多年,你和青青就似同一个人那般,形影不离,是,谁都知道你们是一对,但我见得多了,根本看不出一点儿激情!感情的东西我不懂,但你二人给我的感觉就是,太过平淡,甚至可以说是无趣!你,你懂我的意思么?!”

小乙目视前方黑暗,未有回他一句。

童陆轻笑一声,又道,

“我也只是说说而已,究竟如何,还是需要你自己来把握!嗯,咱们再来说说月儿!我喜欢和月儿相处,单纯得像个孩子一样,与她待在一起,你会不由得忘却那些烦心之事,觉得这世间怎会如此美好!她对你的爱,是发自内心的,你想,她在失忆之后,唯一认得的人,却只有你!更让我惊喜的是,她竟是有了你的孩子!她这么可爱,这么干净,生下的孩子,得多么漂亮啊!小然,他那么乖巧,那么……”

说到此处,童陆也是再讲不出,他很少说起此事,只因害怕小乙伤心难过,此时提起,反倒是比小乙更加的伤感了!

缓和一阵,童陆方才接着道来,

“本是不愿提起这事,哎,算了,不想了,不想了!再说月儿,与你来说,该是最贴心的一个了。会做饭,会照顾人,脾气也好,比青青还要好上许多,小乙哥,你与她待在一起,应该也能倍感幸福吧!嗯,你不用说,我也清楚的!也是老天不开眼,把这么好的人儿给夺了去,小然还这么小,与他爹也没相处过几日,便随他娘去了!我当时听到这消息,差点儿背过气去,我想,你当时的尽情,肯定比我还要糟糕!后来再次遇到了青青,我以为她就不会再走了,可曾想,她又是要把你往外推!哎,我也懂的,不能生育孩子,对她来说,是个无法磨灭的伤痛,她无法面对你,也无法面对她自己,所以,她把你送给了瑶儿,就像当年她把月儿推到你身边一样!这个傻女子,真是,哎……”

说到此处,童陆也是颇为感伤!小乙缓缓闭上了眼,想那两个女子,是多么的美好,可自己却又是在不经意间失去了她们,回种曾经的种种,怎不让人难过!

童陆长长舒了一口气,又才道来,

“再说说这瑶儿吧,在岛上的时候,我就发觉瑶儿看你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她明明能,却仍是吵嚷着要你来背,我就知道,她可能对你有意思了!不过,你俩能够走到一块,还真让我有些意外,毕竟你俩的个性有太多不同之处,想要合得来,不是容易的事!后来嘛,看着你二人相处,越发觉得合适。而且,瑶儿每日黏着你,都会有好玩的事发生,这种感觉,是和青青、月儿身上很难见到的!小乙哥,我想你也知道的,她也是真心待你的,没了青青和月儿,有她在,也很好啊!”

童陆讲完,停留了好长一阵,小乙方才开口回了话,

“你说的,我都懂的!”

童陆点点头,回道,

“嗯,懂的,那就好好待她,别要辜负了她!”

小乙一愣神,片刻之后,还是点下了头来!

童陆笑笑,又道,

“嗯,这样就对了,这样就对了!”

小乙低头看着瑶儿侧脸,火光映照之下,红润红润的,怪好看!她睡得十分安稳,身子伴着呼吸轻动,看那嘴角,似乎仍是带着笑意。不过,她现在真是太瘦了,若是能够多吃些好的养养,那该多好!小乙心里一阵酸楚,伸出手来,把那搭在脸上的细细发丝拨开了去。

童陆看着这一幕,也是不由得露出笑意,轻声问来,

“小乙哥,这一路走得实在辛苦,你可曾想过停下来,安安稳稳过这一生?!”

小乙仍是看着瑶儿,回他,

“有想过,只是,只是现如今想要停下来,只怕也是不能了!”

童陆也明白的,现在不是自己能够说得算了,这江湖之中,已经有太多的牵绊,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轻易放得了手!哎,现如今,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童陆往侧方一看,小虚正襟危坐,不时看向这方,童陆向他招手,唤他过来,

“小虚,过来说话呀!”

童陆不敢说太大声,怕影响到屋里的“仙人”,二人相距稍远,所以还是靠近一些讲话才好!小虚犹豫了一阵,起身过来,坐到了童陆的身边。

童陆问他,

“哎,小虚,你好像有什么话想要问我们哟!”

小虚犹豫片刻,方才开了口,道,

“我想问啊,你们是怎么,怎么看无名的?!”

童陆一愣,问他,

“无名?你怎么关心起他来了?”

小虚回道,

“我就是好奇,他怎会交到你们这样的朋友!”

童陆轻笑几声,回道,

“哎,这话可不对啊,你,小虚,还有你的同胞弟弟小谷,虽然相处不久,但也算是我们的朋友啊!”

小虚眼睛连眨数下眼睛,这才又道,

“我?你们也把我当朋友?!”

童陆回道,

“当然了,你这个人啊,就是很少与人交流,所以才会觉得别人疏远于你,其实啊,是你自己刻意回避罢了!你看看那边,朱渚和小陶,睡得多香,呵,无条件信任他人的感觉,真的是不错哟!”

小虚往那方看了看,回过头来望向童陆与小乙,微微点下头来,

“我明白了,这都是相互的,只要自己敞开心扉,也能交到知心朋友!”

童陆点头笑道,

“正是,正是!哎,只不过啊,还是得多留些心眼,若是被对方背叛,可能会非常非常的惨哦!”

小虚不大明白,不过还是认真点头,而后,又接着问道,

“嗯,我大概明白了。只是,只是你们又是如何看待无名的呢?!”

哎,他竟是对无名颇为关注,这里边又有什么特别含义么?童陆略一思索,方才回他,

“怎么说呢,挺有个性和悟性的孩子,若是认真培养,将来定然会是个人物!有些孤傲,但对自己的朋友嘛,还是好得很的!”

小虚回道,

“就,就这些?!”

小乙也是心生疑虑,问道,

“小虚,你,你到底想要问什么,讲清楚些嘛!”

小虚挤出一个笑,回道,

“没什么,也没什么的!”

小虚回头看了一眼无名,又接着道,

“那我过去了,你们好好歇息!”

说完这话,他缓缓起身,慢慢走了开去。小乙和童陆满脸的错愕,却也未有多加问询,他二人当然知晓,以小虚的个性来看,他不愿讲的,无论你如何问他,应该也是得不到答案的。二人互看一眼,对视一笑,此事就此作罢。

瑶儿身子轻轻动了动,小乙把手搭在她肩上,她这又才放心睡去。童陆嘴角一扬,也是起身走开。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没有人再讲一句,小乙低头看着这个女人,也是不由得会心一笑。他紧了紧搭在瑶儿身上的那件衣衫,这才缓缓闭上了眼。

这一觉竟是睡得格外舒服,直到天色大亮,小乙方才醒转过来。一睁眼,瑶儿正靠在自己腿上,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小乙嘴角一动,笑问一声,

“你倒是醒得早啊,我这腿可早就麻了哦!”

被瑶儿的头压了一晚,小乙的双腿都有些不大听使唤了。瑶儿听了这话,却仍是没有起来的想法,她眨了眨眼,柔声说来,

“臭汉子,你这胡渣子起来了,却是更好看了哟!”

小乙回她,

“你要是吃胖一些,那才会好看哟!”

小乙打心底里心疼她,所以看她睡得熟了,也是一夜不曾动弹。她现在真是太瘦了,这些日子无论怎么吃,都是一样,也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小乙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不过,瑶儿自己似乎满不在乎,在她心里,只要与小乙待在一起,就比什么都好了!

瑶儿嘻嘻笑着,伸手要去摸他,

“臭汉子心疼我啦?!”

刚问完这句,无名径直往这方过来,他一夜未眠,不过气色看上去还算不错!过来见着二人,笑意浓浓,轻声说话,

“小乙哥,师傅有请!”

小乙一呆,哎,无名他师傅,竟是要来见自己哟!哎,他找自己,又会有什么事要说呢。小乙脑子里飞快转动,实在想不出,他为何又要单独来见自己。不过,小乙再次确认,

“你师傅要见我?只我一人?!”

无名认真点头,回道,

“是的,只你一个!”

瑶儿起身,急急说道,

“不行,我要与臭汉子一齐去!”

无名微笑着摇头,回她,

“瑶儿姐,你就莫要为难我吧,师傅特意嘱咐了,只单见小乙哥一人!”

瑶儿嘟着嘴,又道,

“唔,算了,算了,看你师傅年纪这么大了,我也就不再追究了!”

她回头看了小乙一眼,笑道,

“臭汉子,去吧,去吧,你可好生看着些老人家哟!”

小乙欲要起身,却是不能,只因那双腿被瑶儿压了一晚,都使不出力气来!无名呵呵笑着,也并有催促。瑶儿过来帮着揉捏,却又把小乙弄得怪难受,如此这般好一阵子,小乙方才站起了身。无名在前,领着小乙来到了茅屋门外。

无名弯下腰来,毕恭毕敬说道,

“师傅,小乙哥来了!”

静了少时,老人的声音方才传出,

“进来吧!”

无名听了这话,又是一揖,而后方才轻轻推门,明了在旁帮着,把那门半打开到足够小乙进去,即停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怕外边的寒意影响到老人!小乙当然也很理解,迅速进入,将那门给轻轻关上。

屋内陈设十分简单,小乙也早就见识过的,一只烛火燃到一半,火光因那门开,稍稍有些晃动,而那烛火之下不远的靠墙位置,便坐着一位老人,不用说,正是无名的师傅!当然,老人家脸色红润,也是有这火光的缘故!

睡了一夜,这位老仙人精气神似乎更足了一些,见着小乙进来,即伸出手来招呼,

“来,来,来这边坐下。”

老人家拍了拍自己身侧,示意小乙过来这边。小乙微笑着施了一礼,这才过来,坐到了老人身边。二人相距也只半尺,小乙能够清晰闻到老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特殊气味。这气味与明日又有不同,不过,闻到这味儿,也是让人心生亲切之感,此时,老人似是成了自己最亲的人那般,这种感觉,让从小没有爹娘的小乙心跳不已!

还是老人先开了口,说得很慢,但还是十分清晰,道,

“只知你叫小乙,也不知姓氏如何?”

小乙毕恭毕敬回他,

“回仙人,我姓安,名叫安小乙!”

老人家一听小乙这话,也是笑了起来,又道,

“什么仙人!与他们一样,叫我先生便是!”

小乙点点头,回道,

“好的先生!”

老人家又接着道,

“我最讨厌有人叫我道长什么的,所以啊,他们都管我叫先生!这称呼听着,倒是顺耳得很!哦,咱们说到哪儿了,哦对,说到你的姓氏!哎,你姓什么来着?!”

小乙耐心回答,

“先生,我姓安!”

老人家听了,缓缓闭上了眼,又道,

“姓安?哦,这名儿取得,倒是贴切得很哦!”

小乙很是奇怪,问他,

“先生,你似乎对我的姓氏比较感兴趣呀,这,这里边又有何讲究呢?!”

老人家回道,

“也没什么,只是从你这名儿,想到了某位故人而已!”

小乙很是疑惑,难道他口里的故人,会与自己有关?!

老人家笑笑,接着道,

“嗯,我再问你,你可知你爹是谁?!”

小乙一直有这疑问,可除了阿爷之外,似乎没有一人能够解答。自记事起,阿爷便对他讲,他的爹娘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死了,阿爷带着他走了很多地方,最终跑到了一处与世隔绝的地方安定下来。那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他再也不愿离开!当然,阿爷也知晓的,小乙不是那种能够待得住的人,所以迟早有一天会走出去,也有可能再也不会回去!小乙回想一下,出来之后,已是好些个年头了,哎,刚才听到老人家说起,心里变得空空落落的。

小乙凝神片刻,方才轻声回他,

“先生,我自小跟着阿爷长大,阿爷说,我爹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他也并未告诉我爹娘究竟是谁!”

老人家缓缓眨了两下眼睛,回道,

“哦,原来如此!”

小乙整理了思路,问道,

“哎,先生,你刚才说想到某位故人,是否与我有关?!”

老人家十分自然回话,

“人老了啊,记忆衰退得厉害,我也是想了好久,方才记起了那位故人!你啊,与他有个七分相似,不过,我也并非因你的长相,才想起的他!”

小乙略有些激动,这老人家,莫非是知晓得自己的身世?!自己活了这二十年,一直未有人说起过此事,今日遇上仙人,他的话,可信度实在太大,或许,真就能从中知晓得事情原委呢!

小乙急急问道,

“先生,你说的那人,会不会真就是我的父亲,而正因为如此,所以你才会单独叫我进来,与我说话!”

老人家眯眼笑笑,回他,

“是,也不是,看你如何理解吧!”

小乙双眉直立,忙问,

“他,他是谁?!”

老人家却是异常平静,只道,

“我与他相识十余年,应该是在二十多年前,也曾长住在他府上,虽然身份不同,但相处却是十分融洽,也能聊到一处,算是忘年交吧!至于他是谁嘛,我现在不愿告知于你,你啊,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千万别要被上一辈的恩怨所蒙蔽了内心!你是聪明人,我想你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当然,我认定是你,不仅仅是因为长相,更重要的是,你身上这一根丑陋的黑棍!”

小乙瞪大了双眼,口齿都有些不清楚了,

“什么?我的,我的棍子?!”

这个时候,小乙真是以为他就是那神仙了,他知晓的事情太多,连自己的身世都能讲得出来!老人家笑笑,往身侧看了看,小乙一见那边有只水葫芦,于是轻轻拿起喂给他吃。只吃了一小口,便不想再吃了,清了清嗓子,又才道来,

“嗯,你的棍子!你当然知道,这棍子坚硬无比,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将它摧毁!”

小乙狠狠点下头来,

“我知道它的厉害,只是,这世间还有一魔剑,亦是无所不能!”

老人家笑道,

“我倒想问问,他二者是否交过手?!”

小乙回道,

“是,交过手的,我的长棍奈何不了它,它也不能在我长棍面前肆意妄为!”

老人家哦了一声,道,

“呵,若真如此,那这江湖,可能又要乱了!”

小乙见老人不扯些其他,不愿正面说起可能的自己父亲,于是又开口,想要把话题转回来,

“先生,可否将我,我父亲之事,告知一二?!”

老人家眯起眼来,回道,

“一时之间啊,我也想不起那许多了!”

老人家轻咳一声,脸色大变,小乙有些慌了,老人却是抬手,示意无需多虑。缓和了好长一阵,方才平息下来,因未出太大声响,亦是未有惊动门外的无名和明了!

老人家歇歇之后,方才又道,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啊,总有一天会晓得这一切,到时候又该如何,就需要你自己来选择了!关于你的身世,我也只能说这些了,当然,可以有个小小提示,嗯,从你的名儿之中,或许就能找到一些线索!嗯,就这些了,就这些了!”

小乙张大了嘴,不知如何继续来讲!老人艰难伸手拍了拍他,接着道,

“记住,坚持对的事情,一切都会变好的!”

老人家似乎已经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说出这话,小乙即便再想,也是不能再问了。老人也讲过的,终有一日,自己的身世会大白于天下,所有的谜题,也将在那个时候解开!嗯,既然这样,那便走一步看一步吧!

正思索着,外边一声惊叫,声音很是熟悉,竟是从瑶儿口中发出,

“呵,可是冤家路窄啊,不过,看清楚了,这可不是你们能够随意撒野的地方!”

说完这声,兵刃相交之音亦是同步传来,小乙立时起身,说道,

“先生,我去看看有何人过来!”

老人家却是不允,只道,

“小乙,外边还有人,用不着你出手!你啊,还是安安心心坐下,听我这老家伙说说闲话吧!”

小乙已经奔到门口,听到此话,又才停下转身。那兵刃相交之声响不小,看来也就是在外边的林中了,小乙虽然有些担心,但老人家如此说话,自是有他的道理,所以,小乙回到老人身边坐下,静听他如何讲说!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