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70 日月星辰匆匆而过,宿怨难了阴阳两隔

70 日月星辰匆匆而过,宿怨难了阴阳两隔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二人正说话间,从那牢房上方通气口处,勿的落下一只酒囊,瓜哥大惊,朝上看去,隐约有些光影晃动,正疑惑间,有人说话,

“瓜哥,今日多亏你顶力相助,若非如此,可能会有更大死伤。小弟这不太方便,只能先敬些酒水了!嘿嘿,姐姐,你看起来还挺好的呀!”

小沙子忽的站起身来,望向上方,

“小乙哥,是你么?”

“嗯,是我!小沙子,也是辛苦你了!”

瓜哥大笑起来,

“哈哈,好兄弟,我这坐牢还有酒喝,过瘾过瘾!不过我说,你们怎么还没走,到这来干嘛,不会只是送酒吧!”

“差不多吧,这刚一见面,还没喝个酒就又分开,还让哥哥坐大牢,兄弟真是对不住你!咱们就牢里牢外喝个痛快!”

那牢中女子显然生了气,厉声喊道,

“安小乙,你个王八蛋,回来也不先来见我!”

“我的大姐啊!真是冤枉死了,我可是刚到这建昌府,还没停稳当,就被你家儿子围住了。倒是借了你家渔船,可是没见到你啊!”

“哼!明明知道我不在那边,还说这风凉话!哼哼!你在外边倒是混得美!”

“姐姐别生气,小乙在这还有话说。”

那女人知道其中厉害,若是多耽搁一刻便多一分危险,只好闭口听他说来,

“你的话,这小洪也许能上点心,就劳烦姐姐说道说道。当然,不是为我说道,是为我这哥哥和兄弟。他们本来就没犯多少事,随便关个一年半载的就行了!”

“什么!一年半载!我说小乙!”瓜哥一听也是急了。

“错错错,关个十天半月的,就放了得了!他们也没多大害处。若是不时能送上些酒水,那就美了!”

那女子沉默片刻,

“哼,你早猜到我会来这,所以亲自过来求我的吧!要我点头也行,不过你也得应我一事!”

“姐姐请讲!”

“嗯,别让人抓着了!要被人抓住,哼,我一辈子看不起你!”

“哈哈,哈哈!那是自然!别的功夫没有,逃跑的本事那可厉害得紧!”

“快些滚吧!”

小沙子也插话进来,

“小乙哥,你就别再耽搁了,我和瓜哥没事的,你就放心好了!”

瓜哥拍拍小沙子,笑道,

“小乙,你走吧,这兄弟我替你照顾了!”

那通风口中又丢下两个酒囊,

“我全身上下只剩这些了,你们慢慢喝,客气的话就不多说了,我先走一步,免得再给你们惹麻烦。”

说完上边那人翻身下去,三人聆听牢外动静,再无一丝声响。

天空微亮,官道之上行有马车一辆。瓜哥做事倒也用心,不仅有快马,那酒水干粮药品也都一一绑缚妥当,就连路费也是备得充足。大山七子驾车慢行,这一夜之间便少了一人,二人心中都是空空荡荡。

“大山哥,你说这人死后真会下地狱么!”

“也许吧,下地狱又如何,还得面对这许多熟悉面孔,烦也烦死了!”

七子哭丧着脸,道,

“大山哥,咱们来这建昌府也就几天,却一下发生了这许多事情,还把思思丢在了邛池边上,我整个人似失了魂一般,全然无法接受这事实!”

大山叹道,

“就怕这暗地里施鬼计的,真是防不胜防。我也许经历过太多生死,对这已经见怪不怪了,没想你也能很快振作起来,我倒是小看你了。对思思来说,她用自己的生命来守护这个她所想要依靠的人,也算死得其所了。”

七子长叹一口气,又道,

“大山哥,你说我是不是一不祥之人,跟了我的女人都没个好下场!”

大山笑笑,

“你可千万别这么想,不然我可就是那天底下最可恶的人了!咱们不是神仙,根本不可能顾及到所有的人,因我而生变的人,只因与我有缘罢了。”

七子想了想,说道,

“不太懂,但我会记得你说的话。大山哥,我想以后就只我二人一路吧,不想要再牵扯更多人了。”

大山点点头,

“不曾拥有,就不会失去。也好,也好。”

七子终于笑了笑,虽然笑得极为难看,

“大山哥,咱们出了这大理国,应该不会有这许多危险了吧!”

大山扶了扶面具,尴尬笑道,

“依我看,行踪已露,可能更加危险吧!”

七子有些疑惑,又听大山说来,

“你想,这建昌府闹出这么大动静,江湖之中,又有几人不知呢!我得罪的可不止一二人,或许这江湖上成百上千的世家门派都想要我的命,现在又加上这大理国皇帝,没准那大宋皇帝也看我不太顺眼呢!哈哈,所以我们一旦暴露了行踪,就会有大批人四处赶来。虽不至于全是敌手,却也是极难防范的。”

七子思索片刻,叹了口气,

“也许思思留在那芦苇荡中,是个较好的选择。至少还能有个绝美的住处。”

二人不再说话,只是看路行车,很奇怪,这一路走得极为顺利,并未有人前来骚扰。路还算好走,路旁景致变换良多,二人轮流驾车休息,只是两日便到了一处大河之畔,二人停车远远看去,河口处聚集了不少人,正在排队等候检察通行。

大山下了车来,向对岸望去,

“咱们弃车走走,从这里只怕不容易过去。”

七子看了看,有人查验通关文牒,

“咦,大山哥,咱们这便到了大渡河边上?过了这河,就到了大宋境内?”

大山点点头回道,

“对啊,是否觉得太过顺利,有些不可思议呢?!”

“还真是有点,莫非是那位夫人起了作用?那咱们现在如何是好?身上可什么都没有!”

大山把马绳解下,让马儿远处吃草去,

“四处走走,找个地方游水过去便是。”

二人沿这大河上行,河两岸多山,草树相连,十分难走。大山行得很快,倒似知晓这草间小路一般,七子跟在不远后,也是步履如飞。行了数十里地,这才在一处平缓小坡停下。大山站在坡顶,看向对面山崖,良久才出一声。

“这大理国的账,也不知要多久才能了结!”

七子想了想,问道,

“你是说那夜偷袭暗算我们的几人?”

大山微微点头,

“你现在也稍稍体会到这江湖险恶了吧!不过话说回来,真到了存亡之际,哪有什么善恶之分,谁能活到最后,活得最好,那才是英雄。”

七子点点头,二人并立,看向这滚滚河水,

“大山哥,这一带水流更是湍急,只怕不太好过去呀!”

大山慢慢坐了下,

“歇会儿吧!”

七子与他并排坐着,心中也是有些疑惑,

“大山哥,为何不直接过去?”

大山抬头看了看天空,摇摇头道,

“不急不急,晒会太阳再走也是不迟。”

七子不懂,倒也没再继续追问。

半个多月的雨水把这大渡河水位抬得老高,从上游带下的泥沙将这河水整个染成暗黄之色。河水之中不时夹杂着带叶的树枝,甚至是那连根拔起的粗大树干。这雨已经停下两日,还有此等水量,可想这洪水的厉害。这天空只要一晴开,便是烈日当头,把这四周草木晒得直冒水气。身上很快便被那汗水打透,七子忍受不住,解开了外边衣衫,

“大山哥,这什么鬼天气!下雨时清冷得很,这一出太阳,又要把人晒个半死!”

大山把酒水干粮取了出来,与七子分食,

“吃喝一点,待会还有要事办呢!”

七子光着膀子,那右臂箭伤外缠着药草,还略微沾着些血渍。七子以往并不太喝酒,自从跟大山一起,几乎就是每日与酒为伴了。吃罢,他又大喝了一口,长长打了个酒嗝,别提有多痛快。他向四周一瞥,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大山哥,好像有人!”

大山喝了口酒,笑笑,

“都来好一会了,我猜想,人家是要等我们吃饱喝足方才送我们上路。”

话音刚落,这小坡顶忽的窜上三人,皆是黑色黑裤黑鞋,裤腿扎在绑带之中,身后背有五尺长刀,刀光闪闪,异常锋利。三人都是极黑,长相也颇为相似,头发又粗又黑,缠绕在脖颈之上足有三圈。再看三人的脸,没有一丝多余的肉,颧骨突起,看起来十分凶恶。

大山站起身来,拍去衣裤上边沾上的短草和尘土,轻声说道,

“我早该想到是你们!哎,这冤冤相报何时了!”

其中一位黑衣人开了口,

“我们苦练十数年,就是为了给父亲报仇。没想到你竟然又回到大理国,哼,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大山摇摇头,又道,

“人生在世,可有太多可以去追求的东西,比如我手中的酒,让仇恨蒙蔽了双眼,你们父亲若是有灵,想必也是不愿见到的吧。”

“哼,少废话!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哼,你这小跟班,若是识相,快些滚开,否则也一道宰了!”

七子早就怒极,这三人应当就是那暗中放箭之人,思思便是死于他们之手,他向前一步,要与那人死战!

“哈哈,你这小子不识抬举,就让你死个痛快!”

说话那位迎了上来,七子丝毫也不畏惧,一棍砸了上去。那黑衣人身法极快,极速变换身形,飞起一脚,直直踢到长棍中间。这一脚力极盛,倒是把七子双手震得发麻,那右臂用劲,伤势加重,鲜血又流了出来。大山在身后看得真切,这黑衣人尚未出刀,七子已然难以应付。

“七子先退下,你不是他们对手。”

大山奔至七子身后,把他向后拽了回来。

“我这兄弟受了伤,打不过你也是正常,你们三人苦练十数载,不知这近六十年的功力能不能对付得了我这江湖老油子!”

三人见大山出了手,都拔出刀来,

“你就准备空手应付我三人合击么!”

大山转了转头,回道,

“有何不可!对付你们,应该还不至于使上武器!”

三个黑衣人被大山激怒,一人高喊“混账”,然后提刀砍了过来,大山轻巧躲过,另一人的横刀已至,大山跳回第一人那处,贴到他背上闪了开来,横刀空中急速停止,可见此人对刀控制已经到了炉火纯青之境。第三刀又加入战团,三人配合无间,刀影已将大山困在其中,上下左右各路出击,每一刀都极为凶狠。大山左突又闪,处境十分凶险。一旁七子看得着急,可自己又万万不敢加入其中,自己本事不够,若是还让大山分了心,可就更加危险了!那三人刀法绵密,并不是那直来直去,绝对刚猛的路数,体力应该不是问题。大山虽说还不至于被刀砍到,但也无法占得任何便宜,反而越发被动了。七子瞪大双眼看他四人打斗,想趁机把手中长棍丢给大山,赤手空拳,还真是没有什么胜算。七子正自焦急,却听一位粗狂嗓音由远及近,

“枪尖是否还在?速速取来!”

七子只觉这声音有些熟悉,再看那脸,瞬间明白过来。那人脸上长长一道刀疤,光看面相也知必是凶狠角色。此人正是那刀疤武士,那日出大理城时也曾见过。七子知他意思,迅速从包袱中取出枪尖,在棍上安稳后丢了给他。临时组装,虽不十分贴合,但也有胜于无。刀疤脸接过枪来,看了看,微微点头,

“嗯,够用了!”

他加入战团,很快便带了一人出来,一刀一枪跳出战团,激战在一处。

“小乙哥,这人交给我了,那两人你就随意了!”

小乙笑笑,轻巧躲开对方刀势,

“你怎么跑来了,老小子不用你了?”

“现在倒是用不着我了!”

“完事咱哥俩可得好生喝两口!”

“那是自然,对小乙哥啊,我只有这酒不太服气!”

“那正好,咱一会比划比划!”

这二人边打边聊,竟丝毫不在乎那对面三人。三个黑衣人使上全力,却是占不到任何便宜,慢慢急躁起来,刀法也变得更加钢猛,而大山与刀疤脸却越加进退有序,游刃有余。一人狂刀旋转过来,大山侧身低头,将将避开,便随那人一同转了起来。那人来不急收刀,眼前却是出现大山面庞,只一拳距离,他大惊失色,避无可避,鼻头吃了大山一拳,顿时血水鼻涕横流,眼睛一时睁不开来。眼看自己伙伴吃亏,另一人便要来救,却刚好露出破绽,被大山一脚踢得趴倒在地,短时间内定然无法再次站起。大山一拳一脚收拾了这两人,再看刀疤脸那边,

“不要!”

大山大吼一声。话音刚落,黑色枪尖已然洞穿那黑衣汉子胸膛。枪身向外一拔,那人瞪眼倒地,挣扎几次,之后便再无动静!

“大哥!”

“大哥!”

剩下的两位黑衣男子一同叫喊出声!可以想象,身死之人便是这三人中的老大了!被刀疤脸一枪扎死,倒也没有太多痛苦。二人不顾一切奔了过来,抱住尸体大声哭嚎,丝毫不管自己是否还深处危险之中。果不其然,刀疤脸一枪又到,斜斜刺入一人脖颈,即便是那大罗神仙也是难救。

“二哥!二哥!”

转瞬之间,便只剩下一人,想要死只怕也还要看人脸色。这老三慢慢站起,刀疤脸却未马上下那杀手,

“喏,你爹就埋那里,还是我和小乙哥一起埋的。小乙哥引你们到这边,要的就是在你们父亲面前好好教训你们!小乙哥本不愿杀你们,但我可没这好心!你们一定要前来送死,呵呵,他不愿杀,我倒乐意的很!哈哈,杀这恶人,真他娘的痛快!”

那人看向刀疤脸手指那方,

“我爹埋这?!”

刀疤脸笑笑,

“我有个提意,听不听?”

那男子眼睛盯住不远处的土丘,正色道,

“哼,不就一死么,尽管来!”

刀疤脸大笑一声,

“哈哈,若你不这么轴,可能会是条汉子。这样,你把你两个哥哥埋好,再来受死。”

那黑衣人想了想,若是现在死去,便没人替兄长收尸,反正自己早晚都得死,这倒是个更好的选择。

“那好,待我埋了哥哥们,再战个你死我活!”

刀疤脸从地上拾起酒水,狂灌一口,这才丢给大山,

“小乙哥,这酒我可是等了好久!”

大山摇摇头,道,

“下手倒是有些狠啊!”

刀疤脸回道,

“拼个死活的局,还是早些结束好些!”

大山点点头,喝了酒又丢给一旁早已惊呆的七子,七子差点没接住,又听大山说来,

“这小兄弟,七子,一路与我走来,是条汉子!”

刀疤脸来到七子身边,拍拍他肩膀,笑道,

“小乙哥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来,咱俩喝一口!”

三人坐在小坡之上,一边喝酒,一边看那黑衣人埋葬兄长,气氛倒是有些诡异。那人埋好之后,跪在父亲兄长坟前,久久不愿起身。

好长时间,那人终于站起,手中长刀握得极紧,

“来!”

刀疤脸哈哈大笑,

“挺好!快来受死!”

那人飞奔而来,大刀直上直下,皆是搏命招数。刀疤脸未用那枪,只独棍与之相搏,竟是战了个平手。

又斗二三十回合,刀疤脸渐渐占了上峰。突然之间,他身体一抖,双手竟是乱了分寸。黑衣人趁势攻了上来,情式十分危急。大山看得真切,赶紧上前相助。那黑衣人一刀砍下,大山抽出棍,将那大刀格挡开来。大山一但用上这棍,那人又如何能够招架得住,没过十招,便受伤倒地,吐血不止。

大山不再理会那黑衣人,飞速回身查看刀疤脸伤情,七子也赶紧凑了过来,二人注意力全转移到刀疤脸身上。那黑衣人在地上吐了半天血,用尽最后一丝气力飞身而起,钻入那滚滚大渡河河水之中。

“小乙哥!”刀疤脸伸手指那河水。

“别管他了,我可不关心他如何。”

刀疤脸心中遗憾,长叹了一口气,

“皇帝老儿这些年间,四下搜罗了很多孤儿,养成死士为他尽忠,这三人便是如此。他眼线很多,最终还是查出了小乙哥。他对你一直是怀恨在心,因此你们这一路,才有了这许多怪事发生,以后啊,一定要小心一些才是!”

“我可不关心他们怎样,快说说你自己。”

刀疤脸吐出一口血来,血色呈棕黑之色,有那中毒迹象。刀疤脸之前如此心切杀那几人,想必也与中毒有关。

“中了毒?”

大山看他诸多关节都呈青黑之色,七窍也是发紫,显然已经中毒至深,再无生还希望。刀疤脸努力调整呼吸,慢慢说来,

“上次放你们出城,那皇帝就对我失了信任。我以为活不成了,怎知他并未对我下手,只是降职到那崇生寺做了帮工。呵呵,他可真是面子上做的好看,私下里却是毫无人性,这我早就领教过了。不过万没想到,我还是被人偷偷下了慢性毒药,到我发现之时,早就为时晚矣!我这一生,都献给了大理国,可到头来,却换来这般结局!小乙哥,我这辈子,没什么朋友,你是我最敬重的一个!我想要誓死追随于你,只可惜时日无多了!紧赶慢赶,我终于还是在这等到你了!我替你杀了那两人,让你的罪孽也少上一些。”

大山把刀疤脸的头放在自己胸口,紧紧抱住,这男人之间的情谊,根本不需要用泪水来说明,他眼睛血丝遍布,坚定说道,

“小朗,我明白!我都明白!”

刀疤脸笑着看他,嘴角血水已经干涸,这一笑便裂了开来,

“小乙哥,我所有积蓄都留给了霞儿她娘,没什么可牵挂的了。我这一辈子,活得窝囊,拼死尽忠,自以为大都是为国为民,到头来,却什么也没得到。可能唯一做对的,就是认了你做了大哥。我现在啊,要死了,也算是个解脱吧。我死后,随便找个地方把我埋了,或是放上一把火,烧了就是。有小乙哥替我收尸,真好!”

大山闭上眼睛,长长呼出一口气来,刀疤脸死死拽住大山衣袖,慢慢说出声道,

“小乙哥,我听人说你在那酒馆给人讲故事来着?好像故事里有我!我还想听,再给我讲讲如何?”

大山伸手抚摸他那带疤的脸,轻笑一声,道,

“好!”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