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四

二四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眼前这位,不用猜,定是无名的师傅了!小乙也曾幻想过他是何模样,只是没想到,他比自己想象之中,还要老上许多,脸上略有些红润,精神还算不错,但那一头银发,满脸的褶皱,连眼睛都只剩下那么一丁点儿,根本看不出年轻时是何模样,这样看来,没个八九十岁,是成不了这个样子的!一身最为普通的粗布衣衫,却又让人觉得十分特别。这老者,有一点倒是与小乙心想的一样,他一身的浩然之气,让人一见便觉心头振奋,谁人在他面前,都会觉得心潮澎湃!

老者笑了起来,可以看到,嘴里的牙也没剩下几颗,又听他道,

“今日来了这许多小友,实在是有趣得很,有趣得很!”

小乙愣了片刻,方才回道,

“小乙拜见前辈!”

双腿下曲,欲要拜上一拜,可却又被老者唤住,

“小友无需如此,快些起身吧!”

小乙微微点头,直立起双腿,老者方才仔仔细细观瞧诸人,最后眼神停在小乙身上,道来,

“小乙,名儿倒是好记,模样也是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

小乙回道,

“小乙这是第一次见得前辈仙颜,前辈可能是记错了吧!”

老者又道,

“呵呵,可能也是老眼昏花了吧!不过,年轻人,有时太过执着,并不见得是件好事!”

小乙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认真点下头来,回道,

“多谢前辈教诲!”

老者接下来转而看向了瑶儿,轻声叹道,

“小姑娘性子烈,容易吃大亏,要是能收敛收敛,与小乙也能过过安稳的小日子!”

瑶儿不住眨眼,而后方才回他,

“你,你是老神仙么?!”

瑶儿刚才一直处于震惊状态,直到老者与她讲话,她方才回转过心神,如此问来,也是不知如何回答罢了!

老者笑笑,回道,

“我认得你爹,不过啊,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他啊,那时还是个毛头孩子,有那么一股子倔劲,现在有出息了,做了大将军,不错,不错!”

瑶儿问道,

“老前辈,你,你真认得我爹?!”

老者只是点头,又转而看向童陆,说道,

“你就是童陆吧,从面相上看,倒是个会玩的主,不过,有时少出些风头,少惹些麻烦,便是最好!”

童陆张大的嘴巴,缓缓闭上,轻声回话,

“多谢前,前辈教导。”

老者又看了看朱渚,道,

“嗯,舍财换命,你是个聪明人,以后还得多加小心才行!”

朱渚一时说不出话来,而老者已然转向了小陶,讲出话来,

“生得如此之好,磨难自会接踵而至。若愿放下俗世,定会有所不同!”

小陶也是不住眨眼,讲不出话来!

老者又看了一下眼前诸位,笑得没了眼睛,

“今日一见这许多小友,我心情大好,可得吃上一口才行!”

无名笑道,

“尚存一坛黄酒,大可取来分享!”

老者笑着点头,又道,

“有劳无名去取!”

无名深鞠一躬,而后转身走开。

能够想到,他是位老道,可从这行事作风上看,似乎却与寻常道士不大一样。这么老了,还想要吃肉喝酒,真是不简单!

老者双手抚着肚子,那手看上去好似干枯了一样,上边斑纹极多,与树枝无甚两样。他心情不错,不住望向小虚那边,问道,

“还有多久才能吃哦!”

这一句也是让众人忍俊不禁,小乙笑着回应,

“前辈,咱们不如先行坐下,稍等片刻,便能吃上这鱼肉了!”

老者把手伸向小乙,小乙忙着上前扶住,老者轻轻挪步,来到屋前的一根木头上坐下。仍有些小雨,不过被那树林挡了,倒也淋不到什么!老者的双眼,仍是盯着无名和小虚那边瞧看,这一脸的馋样儿,叫人好不欢喜!

明了很快回来,手里捧着一坛小酒,小小的一坛,土黄色的瓶子,上边还绘有许多花纹,很是精致,不过这量嘛,也只够小乙大吃一口的!明了轻轻打开封口,一股子酒香传来,还真是诱人得很!明了把酒递送到老者面前,老者紧紧闭上了眼,深深吸了一口,大为满足,然后把酒给推开,又道一句,

“等肉来了再吃吧!”

明了笑着把酒封上,小心翼翼端在手中。

无名笑了起来,轻唤一声,道,

“师傅,你莫要心急呀,这最好吃的,都给你留着呢!”

小虚把鱼眼给挖了出来,好大两只,而后放在一石板之上,端到了火边炙烤。明了刚才生起的火,现如今也已烧得很旺了,所以烤这两只鱼眼,应该也用不了多长时间!老者看得直流口水,呵呵,这仙人也真是接地气得很哟!

不多时,小虚烤好了鱼眼,用竹叶轻轻裹好,送到跟前。老者取过,乐得合不拢嘴,

“我这辈子最好吃这鱼眼,这么大的鱼眼,实在难得,实在难得!”

明了十分配合,蹲坐到老者身边,与小虚一左一右在旁伺候。老者慢慢拿起竹叶,把嘴凑了过去,嗦了一小口,闭起眼来细细回味,明了的酒也放到嘴边,他吃了一小口,整个人便是兴奋了起来,脸上的红晕也是大了几分。左右摇晃了两下,十分的满足,又再去吃那鱼眼。

老者用了很长时间方才把那鱼眼给吃完,酒呢,每次只抿一小口,该是还剩下一些的!其余所有人,都只在旁候着,以示尊重,就连瑶儿,也是安安静静待在小乙身边,连动也未动过一下,实在难得!也是,这么个百岁老人,无论是谁,应该也值得大家尊重,而眼前这位,或许还是个超凡之人!

两只鱼眼可是不小,加起来怕是有个大半斤重,以老者年纪来看,全都吃下,胃口当真不错!吃完之后,仍是意犹未尽,笑着说来,

“痛快,痛快,再有这么两只,我也定能吃完!”

小虚难得笑出了声,只听他回了话,道,

“若是还想吃,我明日再去找来!”

老者挥了挥手,大大的打了个哈切,接着道,

“小友们,这鱼肉可多,你们慢慢吃,我呢,先睡会去了!”

说着说着,老者便闭上了眼,小虚和明了赶紧放下手中之物,起身相扶。老者缓缓移步,已经没那么从容了!是啊,他太老了,太老了,老得不成样子了!进到屋内安置妥当,小虚和明了方才慢慢退了出来,把门掩上,让他独自歇息。

无名突然过来,已是泪眼婆娑,他一把揪住小虚,压低了嗓音问道,

“师傅,师傅这是怎么,怎么了?!”

小虚示意他小声一些,拉着无名走了开去。除了明了之外,其余人也都跟在后头,当然,他们也想要听听老者身上究竟发生了何事!

小虚看着小乙几人过去,倒也没有闪躲,直言道,

“先生极少与人谈起面相,今日与诸位讲过,看来他也知晓你们不是坏人,所以,说于你们知晓,也没甚关系!”

小乙几人一齐点头,小虚这才拍拍无名肩头,说道,

“先生知道自己气数已尽,所以才会到这里来!”

无名大惊,忙问,

“什么,你乱说,乱说!我走的时候,师傅身子明明还好好的啊,怎么才这几个月,连走路也需要人搀扶了呢?!”

小虚轻叹一声,道,

“自你走后,先生的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了,这几日,已是无法自行走动了。不过无名,你要知道,先生已经活过了百岁,无论何时仙去,都应该是值得欢喜的!”

无名大哭,回道,

“都是我,都是我,没能在师傅最需要我的时候待在师傅身边照顾他,我,我不是个好徒儿,不是个好徒儿!”

小虚又道,

“师傅让你到外边去,也是不愿让你看到他最后的样子!就连小谷,师傅也是刻意隐瞒,让他能够专注于道学,去做那师傅本该去做,但却又未能做成之事!师傅走时,让我留书于小谷,让他半年之后再来相见,可谁能想到,你们却在此时归来,寻到了此处!”

无名已然泣不成声,再说不出话来,瑶儿抢着问道,

“小虚,你说,你说,无名他师傅,说他自己还能活,活多久呢?!”

小虚虽有悲伤,却仍是十分镇定,回道,

“应该,应该就在这几日了吧!”

无名腿一软,便要倒下,小乙伸出一手,将他提起,道,

“生老病死,本是常情,无名,你也无须太过伤心。你想想看,咱们一路过来,竟是如此顺利就找到了你师傅,能够赶上见他最后一面,也是他老人保佑吧!”

无名站起了身,缓缓点下头来,

“嗯,我晓得了!”

小乙回头看了一眼,轻声问来,

“小虚,明了,他,他又为何会与你们一齐呢?!”

小虚回道,

“你们与明了大师相识,先生也不曾避讳,我便与你们说吧。”

小虚讲完这话,又回头看了一眼,明了微笑着朝这方点了点头,小虚这才转头回来,道,

“先生与明了大师的师傅乃是数十年的好友,我也听明了说起过,这一僧一道,在数十年前的江湖之中,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只是,时间过得久了,可能也没几个能够记得他们了。明了还说,他二人早做了约定,死后要住在一起,日日为伴。这不,明了的师傅几年前已经在此处住下了,他与先生一样,都是有大智慧者,能够预测未来,所以,他让明了游历江湖,务必在年内寻到先生,带他过来。明了大师历尽艰辛,方才寻到了先生,先生听了他的话,却是大笑起来,说还是他活得久一些。之后便让我收拾东西,与他一同过来了。走的那日又有人前来骚扰,所以显得比较匆忙,不过先生似乎十分享受,我也没觉得如何。”

小乙问道,

“难怪呢,小谷也只收到一封书信,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小虚接着道,

“明了还算来得及时,若是再晚一些,先生怕是来不了了!”

小乙又问,

“那这个草屋?”

小虚回道,

“明了大师的师傅让明了做的,说是数十年前,是他二人一同设计的,只因明了和他师傅从来都只在江湖之中游走,所以直到他死后,明了大师方才开始着手建造。当然,有这屋子,先生也能住得习惯,该是非常好了。”

小乙道,

“那,那先生可有说过,他还有何心愿?”

小虚摇摇头,回道,

“没有!”

小乙正欲回话,小虚却又接着讲道,

“哦,对了,师傅还想吃那大鱼的眼珠子!刚才已然吃得十分满足,心中定是欢喜的很的!”

无名又道,

“呃,师傅,他,他知道这条大鱼?!”

小虚认真点头,回道,

“本来也是想好的,晚些时候便要将鱼捕来,谁曾想到,却是被小乙哥一棍给打死了,倒也省去了这许多麻烦。”

小乙不住点头,道,

“这鱼啊,能被你家先生吃了,也算得上是死得其所了!我说呢,明了见了这鱼,一点儿不觉奇怪,原来是早就知道它的存在了!”

小虚微微挤出个笑来,回道,

“我听明了说起,这鱼啊,是数十年前他师傅放入水中去的!明了他师傅也是神仙般的人物,预料到自己会死在此处,于是早些年把鱼放进去,今日方才被人捞出水面!我一直在想,这鱼看上去很是笨重,竟能活到今日,还真是件奇事呢!”

小乙想想也是,这鱼刚才连躲都未曾躲过一下,确实是比较笨了,没被他人捕杀,也不知是运气太好,又或是它通晓人性,自己主动出来,把鱼眼奉献给了这位仙人!

小乙又问,

“若是猜得不错,那小树林之中,便是明了师傅的坟墓了吧!咱们,咱们要不要也去祭拜祭拜?!”

小虚回道,

“若是有这心意,去拜拜也是无妨。不过啊,那里也只有一块石头而已,算不得什么坟墓!”

小乙问诸人,都愿意与他同去,于是众人一齐往那树林深处过去,明了始终微笑看着众人,让小乙觉得很不习惯。

这林子不大,绕行进去,未有用去太长时间。只见前方四周绿树环绕,左右两排翠竹,中间还算宽敞,靠左有一块青石,椭圆形状,有个三尺来高,表面有些粗糙,上边也未写有什么文字,普普通通,实在没什么特别之处。往上一看,是一小片天空,落下雨来,打在青石之上,却也并未让它光亮一些!再看右侧,只是地面上散乱着不少碎石。都是聪明人,一见这等情形,联系到之前小虚所讲,此处,应该就是明了他师傅死后的住处了吧。而右侧空出来的地方,刚好与另一边对称,这样看来,多半也就是无名的师傅将来的住处。啧啧,果真都是安排好了的!

小乙来到大石跟前,心中立时生起了异样感觉,这种感觉十分奇妙,这普普通通的大石,仿佛有着某种魔力,要将人吸引过去!你在它面前,心里又是无比的敞亮,似乎这世间所有的苦难,都不值得一提了,而自己心里,也不再去想任何其他,只愿好好的祭拜,发自内心的表达出自己当时所想!小乙跪拜了下去,连磕三个响头,其余诸位,也不知是受这气氛影响,又或是被小乙的情绪所感染,也都纷纷跪拜了下去。

“起来吧,有这心意足以!”

小虚和无名站在那两排翠竹边上,小虚见众人磕了头,接着如此说来。他与无名之前应该已经祭拜过的,所以未有与小乙诸人一同过去。

小乙起身之时,晃眼见着瑶儿落了一滴泪下来,他伸过手去扶她,瑶儿立时笑颜如花,开口问他,

“臭汉子,我刚才问了大师,他说啊,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你可千万莫要负了我哟!”

这么严肃的场景之中,她竟又讲出这样话来,让小乙好生为难。瑶儿贴靠过来,把头埋在了小乙的胸前,双手环抱住小乙,接着,竟是嘤嘤抽泣起来!这一下太过突然,小乙一时不知如何做才好了!其余诸人见此情此景,也是未有打扰他二位,慢慢退了出去。

无名道了一声,

“小乙哥,你二人与大师说说心里话,我们先回了!”

说完,诸人便移步回去了,这地方,也只剩下了小乙和瑶儿了。

小乙不知瑶儿为何突然哭出声来,他轻轻摸了摸她的头,慢慢问她,

“臭娘们,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哭了呢?!”

瑶儿未有回话,小乙也未再问她,只等她哭完再说!雨稍稍大了些,小乙把手掌摊开,放在了瑶儿的头顶处。虽然挡不下所有,但也能让她少受些雨淋吧。在这大青石边,二人在这雨中静立,虽然未有动作,却也是一副动人景象。

良久,瑶儿方才止住了哭,轻轻抬起了头,看向小乙。小乙欲要开口,一见瑶儿那通红的双眼,却又把话给咽了回去!

瑶儿终于开了口,说道,

“臭汉子,你相信这世上有神仙么?!”

小乙回道,

“本来,本来是不信的,可是在这江湖之中走得越远,见到的人和事物越多,就越是不能确信了!臭娘们,你为何,为何会这样问呢?!”

瑶儿声音很小,轻轻回道,

“我总觉得,无名他师傅,真就如仙人那般!我,我越是想忘记他说的话,那话语便越是在我心里反反复复响起。刚才,我,我也在心里问过明了的师傅,他,他的回复,却是与无名的师傅一模一样!你说,你说,我俩,我俩要在一起,真就那么难么?!”

小乙咽了口唾沫问道,

“你,你刚才问了明了他师傅?他,又是如何回你的!”

小乙看着那大青石,心头有些发毛。

瑶儿回道,

“我刚才在心中默念,却真的有一个声音回了我,他说的话,与无名师傅讲的一模一样,那声音也是苍老得很的,你想啊,除了明了他师傅,又会有谁呢!”

小乙笑笑,回她道,

“呵呵,原来是这样回你的哟!你啊,也别多想,这世间之事,又有谁能讲得清楚,接下来又该如何,还不是要靠自己么!你啊,就是想太多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等幻觉!”

瑶儿回道,

“不,不是幻觉,那声音是真真切切在我耳边响起,绝对不会是幻觉!臭汉子,我好怕,我好怕!”

小乙一只手挡在瑶儿头顶,另一手则是不由自主揽住了她,以前总觉得要与她离得远些,可现在,这样动作,却是越发的自然了,哎,真是的,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间久了,真就没那么多距离了!

小乙轻声继续,

“臭娘们,差不多就可以了,我看这天色也不早了,雨又大了几分,咱们还是先回去才好!”

瑶儿抱得更紧了些,又道,

“不,不,我要多待一会儿,要再多待一会儿!”

小乙拧不过她,也只好随她去了!

瑶儿终于嘻嘻笑出了声,接着道来,

“臭汉子,咱们,咱们在这庐山上多待上一些时日可好?!我,我怕去了之后,就再也不能与你黏在一处了!”

小乙回道,

“哎,不是说好要送朱渚和小陶回去么?”

瑶儿回他,

“他俩现在也无甚危险,多待上几日,我想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实在不行,那托人带个口信回去,让他家里人放心也行啊!”

小乙回道,

“好,那便依了你吧!”

瑶儿抬头,垫起脚来,飞快在小乙嘴角亲了一下,而后又嘻笑着把头埋了下去。

小乙道,

“这是大师墓前,你这又是做甚!”

瑶儿大笑起来,回道,

“我就是想要让大师看看,我瑶儿,无论面对任何困苦,遭受何等磨难,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退缩!我要与臭汉子一起,永远幸福下去!”

小乙哑口无言,揽住瑶儿的那手,又是不由得紧了一些!

这雨又下得大了些,略微带着些寒意,可小乙心里却是火热热的。这么一个女子,如此的直爽率真,这般真心对待自己,这世上,又有几个男人能够有此种幸运!回想起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心情便越发的难以平复了!

小乙低下头,在瑶儿头顶轻轻吻了下去。

瑶儿呵呵直乐,大声说来,

“嘻嘻,臭汉子,在大师墓前,你这又是做甚呢!”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