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七

二七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童陆刚才讲完这声,小乙瑶儿皆是震惊,却又听到有人叫喊,声音来自那茅屋之中,虽然不大,但也能听得清楚。没错,是无名在说话,只听他吼了这声,

“吴瞳,你做什么!”

小乙明白事态有变,欲要起身前往查看,可瑶儿早就拽住了他,明了也是伸手示意他稍待片刻。小乙坐了下来,心里却又无比沉重。听这一声,那夜不归,也就是吴瞳,或许真要跟着先生去了!

又听着无名说话,

“你,你怎么这么傻呢!”

说完之后,又是安静了下去,也是再未有一声言语。

明了又手合十,微微闭眼,叹息道,

“随他去吧,即便此刻将他拦下,也不可能时时守着他,他愿意追随先生而去,就任他去吧!”

瑶儿红了眼,道,

“这人虽然不与外人说话,但也是有情有义之辈,咱们也得好生将他安葬才是!”

小乙回道,

“这是自然,咱们当然不会放任不管!”

正讲到此处,林中一侧却是有了点点脚步之声,小乙往那方看上一眼,不由得站起了身。瑶儿也跟着起来,恶狠狠看向那方,压低嗓音说道,

“你还敢过来!”

是闻默,瑶儿闻师兄,之前双方交手,瑶儿说是他开口喝退了对方,当时小乙还不大相信,此时看来,倒是自己多疑了!瑶儿与人大打出手,正是气极,又听到竟是自己的师兄叫住了对方,怎不火大!这再次见着对方,立时便要发泄出来!小乙赶紧拉紧了她的手,叫她莫要太过冲动,毕竟她的闻师兄,似乎也不愿为难于诸人!

闻默先是立正站住,以为瑶儿会冲过去找他算账,呵呵,看来他也是了解瑶儿的!不过,这次有小乙在她身边,她也是收敛了不少的!他站定片刻,又才迈步往这边过来。来到近前,向几人轻施一礼,这才说话,道,

“今日多有失礼,还望诸位恕罪!”

瑶儿冷冷道,

“呵哟,原来你真是那些恶霸的头头啊,这个时候又跑到这里做甚,是来找打不成?!”

瑶儿说话难听,当然,她也是气不过,这才会对与她算得上青梅竹马的闻师兄置气!

闻默皱起眉头,轻声回话,

“瑶儿师妹,我知道你生气,这是我的不对!好在没有铸成大错,应该还有挽回的余地!”

瑶儿冷笑一声,又道,

“挽回?老先生仙逝了,那夜不归只怕也是跟着去了,若不是你的那些手下突然出现,破坏了这林中气氛,他们又怎会轻易走了呢!”

虽是有些强词夺理,但勉强也能说得过去。小乙想着,瑶儿愿意吐出心中不快,就让她说个够,免得积压得多了,爆发出来拦都拦不下!

闻默回道,

“是,是,师妹说得是,我们,我们也知道错了,接下来又该怎样,全听你们安排!”

瑶儿哼了一声,把脸给转了过去,不再看他,当然,嘴里仍是未有停歇,

“说得好听,难不成我要了你手下的人头,你也给砍了送来?!”

闻默沉默片刻,方才回道,

“师妹,你这不是为难我么?!”

这闻默看上去是个老实人,瑶儿三句两句便把他唬住,她如今已然不像从前,做什么事都为所欲为,根本不听他人有何说法!当然,闻默可能也是与瑶儿分开得久了,已然不清楚她现在的脾气了!

瑶儿半眯着眼,说道,

“臭汉子,你看怎么办才好,我都听你的!”

闻默眼神在瑶儿身上停留了一阵,这才又转到了小乙身上,这样眼神好不奇怪,小乙与他对视一眼,自己也浑身觉得不自在。

小乙想了想,这才说道,

“既然我们都没有人受重伤,那便就此了结!闻兄,你还是带着你的人先走吧,再多留一阵,或许里边那两个不愿放你们走了!”

小乙也是清楚的,几人都未受伤,对闻默和他的手下,并无太多怨责,而里边的两位,小虚和无名,他二人此时正在悲痛之中,正是没地方发泄,若是见到了刚才与之前对手的头目,又岂会善罢甘休!毕竟,他二人算得上是先生最亲近的人,先生死时,他二人都未陪在左右,心中愤慨,可想而知!

闻默看了看那方,略有犹豫,道,

“我,我可以去看看老先生么?!”

小乙还未回话,明了却是开了口,回他道,

“闻施主,你还是带着你的人先离开吧,待这里的一切处理妥当之后,再来祭拜,岂不更好?!”

明了是明白人,这个时候去见先生,确实有些不大妥当。先生早就安排好了自己的后事,小虚、无名,他们也只需按照先生的要求来做便是!当然,他这样的人物,连无恶不作的夜不归都能够感化,又岂会不愿闻默前来祭拜于他呢!

闻默犹豫一阵,仍是迈不开腿,明了又道,

“先生是真的死了,这个毋庸置疑,和尚从未说过谎,闻施主,你还不相信么?!”

瑶儿听了这句,也是明白闻默为何不走,他呀,是想要确认先生是不是真的死了!想到此处,火气上来,再忍不住,

“你这家伙,怎的听不明白?!你给我滚,滚!”

瑶儿还是不敢大声说话,怕打扰到了刚刚仙逝的老先生。可这话说语气之重,小乙也是从未见识过的!

闻默整个身子一颤,他可能也没想过,瑶儿竟会对他发这么大的火,这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他闭上了嘴,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这才开了口,说道,

“瑶儿师妹,你误会我了,我只是,只是……”

瑶儿恶狠狠道,

“只是什么?只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呵呵,没想到,你做了人家的狗腿子,倒是忠心得很了嘛!好啊,你想要去看看先生遗体,倒也不是不能,那就看你有多少本事,能不能踩着我的尸首过去!”

瑶儿提起剑来,指向了闻默的咽喉!瑶儿翻脸真是比翻书还要快,她这话,一点儿没给闻默留面子,闻默当然也是未有料到!这话对他内心的震撼,也是可以从他脸上的惊愕表情看得出来!

闻默脸色不大好看,又用完全没用的语言解释道,

“师妹,我,我真不是这个意思,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瑶儿怒斥他道,

“滚,我不想再见到你,快滚,否则我的剑,可是不会认人!”

闻默败下阵,半低下头来,道,

“好,好,我走,我走!”

说完,他缓缓转过身去,背景显得那么悲凉,他略一停滞,又道一声,

“各位,对不住了!”

说完,又是一阵沉默,良久,方才又道一句,

“瑶儿师妹,你,你一切保重!”

瑶儿没有理他,气呼呼的喘着粗气!

闻默自知再留下也是无用,而他要找寻的老先生,多半也是仙逝了去,所以,还是早些走吧,免得再引起不必要的争斗!他终于迈开了腿,一声不响,往那林子外边行了过去,很快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当中。

雨依旧是下个不停,丝毫没有止住的迹象,众人的心情,也如这春雨一般,越发的凉了!一时间无人讲话,又更添了几分惆怅!

小乙轻声说了一句,算是打破了平静,

“臭娘们,你对他真是有点儿凶哦!”

瑶儿火气稍缓,回道,

“哼,亏我还这么信任他!”

明了道,

“瑶儿姑娘消消气,我看这闻施主,倒也不像是坏人!人在江湖嘛,总会有不得已的地方!”

瑶儿缓缓眨了眨眼,指着自己,又道,

“这又是我的不对了?!”

瑶儿脾气小乙当然知道,立马拉住她手,轻声道,

“好了,好了,没人怪你!你要他走,他也走了,就别要再气自己了!”

小乙拉扯几下,瑶儿也就好了许多,哎,这女人啊,还是得多哄上一哄,什么事也都好说了!

童陆手拖着腮,问道,

“嗯,这个就有意思了!”

小乙问道,

“什么有意思?!”

童陆来回走动不停,说道,

“这一群,可不是简单的人物,他们又是为谁办事,再有,这幕后之人要他们来寻先生,又有何目的呢?!”

明了回道,

“先生早就不问世事,即便寻到,也给不了太多好处的!”

童陆道,

“嗯,难不成是想让先生去给他看看面相?”

小乙一惊,补充了一句,

“这么大阵势,难不成是看,是看帝王面相?!”

这一声出来,众人也都哑然,帝王面相?呵呵,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哦,若是正主那还罢了,若是别的人,那,那可不大好说了!

瑶儿满脸震惊,又道,

“先生,先生莫非还能逆天改命?若,若真是如此,那一切也就都能够讲得通了!”

明了脸色不大好,眉眼之中亦有恐惧之色,而后方道,

“先生,先生确实能够逆天改命!”

这话让其他人亦是惊惧莫名,你想啊,一个人,又如何能够有此种神通,谁又能信!可是,这话是从明了口中讲出,却是让人头皮发麻!难道,先生真有如此神通不成?!

明了缓了缓,又道,

“若是现在跟我说这事,我也绝对不会相信!可是,这是我师傅亲自讲述于我听的,我绝对不会有任何怀疑!”

明了略一停顿,方才又接着道来,

“先生已经去了,这些陈年往事,说出来,应该也没什么影响了!”

虽是这么说,但明了仍又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继续,

“师傅与先生相识,距今已过七八十载,二人情谊深厚,自结识之后,便常结伴同行,因此,先生的行为思想,师傅也是了然于胸,亦是打心底里的叹服!年轻的时候,二人气盛,也是一齐做过不少轰轰烈烈的大事!”

“师傅说过,当年,他们也曾想过建功立业,在那乱世之中,想要有翻成就,似乎要比这盛世容易许多,二人携手,也曾大杀四方。后来,他二人自觉杀戮太盛,于是不再与他人为伍,一个拜了佛祖,另一个投入道家门下,以为,可以从这两派之不同,看到更多消去世间疾苦的方法。虽然不同门,但二人仍旧同吃同住,与以往并无太多不同!后来,先生说,自己的力量太过渺小,想要救赎庶人,实在力不从心,最好的办法,便是辅助王师,荡平四方,方才能够让天下太平!”

明了说到此处,也是有些激动,童陆不住点头,赞叹不已,

“是啊,这才是真正的明士啊!那么后来,又如何了呢?!”

明了歇息了片刻,方才又道,

“他们成功了,协助唐王恢复了唐朝建制,这天下算是又从战火之中重见希望!待功成名就之时,唐王欲要封赏,二人却是一同请辞,云游四海去了。唐王念二人之情,亦是再三挽留,不过,最后他二人还是离开了,留下一封书信,规劝唐王善待于民。二人便退隐江湖,与普通百姓无二!在江湖之中漂泊了好多年,可以看得出来,百姓的日子虽苦,但少了太多战乱,也能活得下去,而且,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二人非常高兴,觉得终于可以放心去了!于是,二人归隐山林,不再过问这世事!“本以为就在山水之中逍遥一辈子,可谁能想到,没好过几年,这天下又有大变!”

明了略停了停,移了两步,又才道来,

“我想,大家都晓得石敬瑭与那燕云十六州吧!契丹大军南下,李唐王朝,再次覆灭!一夜之间,又换了一个王朝!”

童陆问道,

“明了,你不是说他二人已是归隐了山林么,这消息,怕是没那么容易传到他们耳中吧!”

明了点点头,回他道,

“嗯,是的,没人告知,不过,他二人都会观天相,早就看出这天下又要大变!”

童陆又道,

“所以,他二人再次出山,辅助新王?!”

明了回道,

“归隐深山的数年,结合佛道两家心法精髓,二人潜心研究,终于有所大成,对于天相、人心之类的理解,又是更上了一层楼!二人知晓,这天下还要大乱数十年,之后会有一人高举义旗,建立万世伟业!他们知道,如今的王朝无义,也只是昙花一现,他们需要寻到那一个人,才能真正的安抚天下!”

童陆接话道,

“所以说,他们便寻到了太祖皇帝,辅助他建立了大宋王朝!”

明了未有明说,仍旧按照他的思路来讲,

“二人再次游走天下,一连数月,未有任何进展!那日,二人露宿在一破庙之中,天降大雨,忽而又冲入一人!听师傅讲说,那人气度不凡,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人物!先生看了此人面相,激动得难以复加,而师傅则为他看了手相,得出的答案与先生的却是大大不同!那人很是健谈,亦是在四方游历,见识颇丰,三人相谈甚欢,畅聊一夜,竟是丝毫未能察觉!后来师傅讲说,此人虽有大贵之相,但绝对不是那真命天子!可先生却并不这么认为,他说,如今想要再去寻那样人物,太不容易,为了早些让这天下安定,百姓安居,这人虽然命数差些,但若是着手改改命数,或许也能成事!”

小乙张大了嘴,讲不出话来,童陆慢慢悠悠讲道,

“所以说,这人,便是太祖皇帝?!”

明了点了点头,回道,

“正是!只不过,二人并未与他一路同行,而是常在太祖身边活动,遇到关键时刻,方才给予帮助!师傅说,几次太祖都差点儿被杀,还好有先生和师傅,方才会捡回小命!也许,太祖本早该命丧黄泉,却是硬生生被先生和师傅救了回来!而太祖如何行事,向何方而走,也都是听从了先生的安排,能够建立丰功伟业,实是离不开先生和师傅的!”

童陆又道,

“若真是如此,先生和大师实在是太祖皇帝的命中贵人,我想太祖皇帝也定然不会亏待于他们吧!”

明了回他,

“当然,遇高礼遇待之。可是,先生和师傅又岂是那贪图虚名之人,还未走到加官进爵那一步,便不见了他二人踪迹!太祖皇帝曾经发下密令搜寻,却都落了个空!”

童陆打心底里佩服,又道,

“这才是真正的侠义!”

明了道,

“二人归隐山林,日子过的悠哉悠哉!直到二十多年前,二人在一件小事之上产生了分歧,就似玩闹的孩童那般,分道扬镳了!谁能想到,都是八十多岁的人了,却还要耍耍小脾气,闹个小性子!先生之后去了何处,师傅也再不知晓了,二人也只作了一个约定,那便是百年之后,做个邻居,如此而已!”

几人都是嘴角带笑,但眼中,却是饱含着热泪。

童陆又问,

“明了,所以说,是你师傅下山之后,方才遇到的你么?!”

明了微笑着点头,回道,

“是啊,师傅下山之后,方才遇到了我!那个时候啊,我也只十岁左右,家里人都死绝了,就只剩下了我一个!那时的我,与野狗抢饭吃,甚是艰难,自从跟了师傅之后,几乎就没饿着了!”

小乙道,

“明了,你师傅都八十来岁,竟是仍带着你四处游历,他那身子,受得住么?!”

明了回道,

“师傅总说,尝尽了一切苦楚,方才不枉来世间走上一遭!行得路多了,方才越发感受到这话的含义!师傅虽是八十多岁,但身子骨仍是硬朗得很,直至他死前,一餐仍可吃下两斤饭食,我想,就算这年轻力壮的,也不一定比得过他!他每日都会让我给他剃除头发眉毛,别说,这样做了,却是更显得年轻许多!我小时候啊,每日都盼着这事,有时太过着急,给他头顶划拉出一条大血口子!”

明了说着说着,也是泪蒙了双眼!他连眨数下,方才又接着来说,

“与你人结识之前,忽然有一日,师傅说他想要去庐山看看,我们便绕得了很远很远过来,来到此处,师傅十分满意,就住了下来。师傅指导我建起了这坐小屋,说他喜欢这个样子。平日师傅身体极佳,谁能想到,这小屋还未建成,他便一病不起了!我欲带他下山寻找大夫,他却不允,师傅说,这是他的命,不得强求,顺从天意,才是他心之所愿!而后,师傅只用了半个多时辰,便把后事交待了清楚!他让我来寻找先生,给他讲说,他寻到个好地方,邀请他过来看看,他还说,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先生知晓之后,必会赶来!”

明了略微停顿片刻,又才接着道来,

“这之后的事情,你们大概也都知晓的!我按师傅的指导,顺水而行,寻找先生的踪迹。那年洞庭湖洪灾泛滥,伤及人命,我正巧从水路经过,于是上岸救人,那时与们相遇,也是缘分!我们分开之后,我又沿着水路继续寻找,这一晃又是这许多年!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寻到了先生!当然,我能够寻到他,还是因这小屋的功劳!那时我在想,师傅也是早有先见之明,叫我能够赶在最后关头之前,护送先生过来!先生来到此处,很是满意,他这两日,总是一个人坐在师傅给他预留的那地方,一个劲儿的说个不停,有时会大笑不止,有时又会哀声悲叹,念上几句诗词,又或是唱上两声小曲。我知道,他这是在与老朋友叙旧,因此,除了送来吃的,几乎不去叨扰!这湖水之中有条大鱼,师傅当然是知晓的,他也知道先生的喜好,所以特意嘱咐过我,要把这鱼眼喂给先生吃!先生这两日已是几乎吃不下任何东西,可谁能想到,却是一口气吃完了两只大鱼眼!嗯,我以为先生的生子会慢慢好起来,可谁能想到,竟又这般急急去了!我想,他应该也是想要早些见到他的老伙计吧!他俩啊,老了老了,还要闹别扭,最后呢,还不是要住在一块,呵呵,呵呵!”

明了讲完,微微笑着摇起头来。

几人都很感动,瑶儿眼泪直落,不过,脸上却是带着笑的!她抹了一把泪,又道,

“人这一辈子,有这么一个知己,也是够幸福的了!”

明了不住点头,又道,

“是啊,他二人几乎相伴一生,这时日,可是比普通人活的岁数还多了!师傅与我讲过,先生应该不会收徒,可谁能想到,在这最后几年,竟也忍受不住收了无名,也许,正是无名资质太好,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吧!”

正说到这无名,小乙却是晃眼见到了他!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