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八

二八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无名站在那茅屋门口,身上脸上也都沾了些血,应该是那夜不归的血,他眼睛红红的,当然是刚才哭过!几人一见到他,也都齐齐看了过去,与之对视片刻之后,无名抹了一把脸,脸上又更花了一些,而后方才开了口,

“咱们,咱们让师傅入土为安了吧!”

明了双手合十,微微颔首,说道,

“阿弥陀佛,无名,这事得听你的!”

无名用袖子把泪擦干,又道,

“嗯,就这样做吧!我想,师傅也愿意早些与他的老友相聚!”

明了点点头,道,

“好,好!咱们现在就去准备!”

几人一齐往前,朱渚和小陶,虽然没什么力气,但也一同跟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没走几步,小虚突然从那屋内冲了出来,直奔向了林中。他未有讲过一句,当然,谁人与他讲话,他多半也是听不进去的!他很快消失在了林中,再也不见踪影!

明了看了看,道,

“无名,你去看看他吧,剩下的事情,让我们来吧!”

无名摇摇头,回道,

“让他去吧,他刚才与我说了,想帮着收拾师傅的住处,待他收拾好之后,咱们再送师傅过去!”

明了点了点头,指着茅屋后方,又道,

“那边有个小铲,你拿去给他,别要把自己的手给废了才好!”

无名点了点头,飞奔过去,拿上了小铲,回到几人身前,这才又道,

“吴瞳自尽了,他要追随师傅而去,我早知道,师傅就是他的天,师傅没了,他的天也就塌了,所以,他是活不成的!”

几人都很伤感,明了回他话,道,

“我们会在近处,寻个不起眼的地方将他安葬,让他永远守护着先生!我想,先生也会同意的!”

无名不住点头,又道,

“多谢,多谢明了师兄!那我,我这就去找小虚了!”

明了道,

“去吧,去吧,先生不是那讲究之人,也无须太多繁琐事宜,简简单单入土为安便是!”

无名带着小铲去了,几人留下,听从明了安排,这事对他来讲,应是得心应手才是!明了站在门边,双手合十,嘴里念叨一阵,方才转头过来,对几人讲道,

“小乙,你与我一同去取个东西过来!”

小乙忙问,

“又要取什么东西?!”

明了指着湖边,说道,

“那东西就在湖底,取上来后,你一见便知!陆陆,瑶儿你们,就劳烦守在此处,莫要叫别的东西打扰到先生!”

几人都很好奇,明了也未有多讲,从那茅屋后侧,绕行到了湖边,仔细观察一阵之后,方才轻声道来,

“喏,在那儿呢!咱们一同下去,把它抬上来吧!”

小乙道了一声好,来到湖水边上,与明了并肩站住。他往明了刚才指向的地方看了一眼,却是见得有那一小团白色暗藏在这碧水之中。咦,这又是什么东西,又怎会藏在水里呢?!来不及多想,明了已经跃入了水中,小乙当然不会退缩,也立即跳了进去。其余几人虽是留在了屋外,却仍是伸长了脖子,想要看个究竟!

此处湖水并不太深,不过也是到了小乙胸口,湖中泥土已经积得很厚,腰部以下全是泥沙,这样一样,行动可是十分的不便了!二人慢慢靠近那白点,到了近处,小乙伸手过去一摸,哎,很是粗糙,硬邦邦的,可不就是个石头么!

小乙只觉奇怪,问道,

“哎,明了,这好像是块石头哟!”

明了回他,

“是,是个石头!”

小乙又问,

“那咱们搬个石头上去干嘛!”

明了也把手伸了过来,又道,

“准备好了,咱们就一同使力吧!”

小乙未有再问,双手抱住石头,二人一齐用力,那石头只是略有松动。呵,小乙还真没想到,这石头到了水中,竟仍有如此沉重!二人再次蓄力,用尽了所有力量,方才将那石头挪动。哦,原来是石头陷入太深,所以才会如此费力!待松动之后,移动起来就容易了许多!二人慢慢挪步,石头也是慢慢浮出了水面。小乙见着石头慢慢出水,方才明白这是作何用途!

当然,明眼人一见便知,这石头与明了他师傅墓前的那一块青石十分相似,不论材质大小或是形状,都是如出一辙,最多也只是颜色方面有所差别而已!想想看,这应该是明了的师傅早就做好的准备,二人死后住在一处,连这石头,也是一个模样才行!小乙拖着大石,明了上岸来接,好容易方才将这石头抬到了岸边。由于石头呈椭圆球形状,上岸之后,可以滚着过来,倒是轻松了少。

瑶儿一见这石头,便明白了明了的用意,不过,还是童陆率先开了口,只听他道,

“哎,竟是有如此相似的两块石头哟!”

明了回道,

“这应该是师傅早就安排好的,我也只是听从安排便是!”

童陆绕着大石走了来回走了两圈,又道,

“一青一白,一阴一阳,啧啧,哎,不是有这说法么,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莫不是对这石头,也是这般解法?!”

明了不住点头,回道,

“陆小哥心思倒好,嗯,或许真如你所说呢!”

小乙道,

“陆陆,别想那许多了,还是先把事做完再说!”

童陆点点头,道,

“好,都听明了的安排!”

明了有自己的所谓超度亡魂的一套,虽然先生是道家,但听明了的意思,他似乎也不反对明了把这用在自己的身上。所以,明了的任务,便是朝着屋门坐下念经!他念的什么,小乙几人也是听不大懂,也就专心忙着明了刚才嘱托之事!

几人各司其职,小乙把白石头滚到了里边那两丛绿竹处,待无名和小虚把里边整理妥当之后,再将拿进去。待他回转过来,瑶儿已经带着童陆朱渚等人,在近处寻到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呵,这地方好,正好守住去往先生和大师的住处。前方几棵小树,也能作些遮掩,对这夜不归来说,应该是极佳的选择了,想来,他应该也是不会反对的吧!小乙过来之后,剩下的工作,便由他来完成了,其余几人在旁协助,也是很快挖出一个大坑来!此处准备妥当,几人又才返回到茅屋门外。明了仍在说着唱着,也不知会到什么时候。几人当然不会催促,只是学着明了模样,坐了下来。

这雨依旧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明了一念起来,又是没完没了。小虚和无名也已经把墓前处理完毕,回来之后,也和小乙几人一样,静坐在明了身后。待明了起身之时,这一日已然过去了多半。

“可以了,送他们上路吧!”

明了如此说话,小乙几人也是跟着起来。随着明了一齐,进了屋内。那烛火已经燃到了尽头,借着最后的微弱光芒,勉强能够看清这先后逝去的两人。先生仍是盘坐着,与他死去之时,并无两样,只是,从他身上,已然没了那股特别的气息!而在他身侧靠墙的位置,浑身是血的夜不归,身子也已僵硬,那血水,亦是凝结成了块。他的腹部,插着一把小刀,看那位置,应该是伤到了肝胰,铁定是没有活路了!夜不归也是老人了,这么多年,曾经犯下的罪恶,虽说无法完全磨灭,但也已经偿还了不少,应该也是值得小乙等人将他好好安葬!

小乙轻叹一声,问道,

“嗯,动手吧!”

明了应了一声,安排下去。这个时候,也不再讲究那许多,也没那么多避讳,于是明了还是让小虚和无名一同抬起先生,送到他的墓葬之中。先生百岁之身,已是非常的轻了,所以,二人抬起尸身,也很轻松。先生始终保持着盘坐姿态,被小虚和无名从茅屋之中移到他的墓前。二人之前挖了大坑,不甚宽大,却是很深,将先生以这样姿态放下,也很容易。小虚和无名小心翼翼把先生放入大坑之中,接下来,明了带着几人绕行,朱渚和小陶虽然什么都不懂,但也是跟在了后头。绕行完毕,便由小虚和无名填土埋葬。最后,再把那大白石头搬了过来,压在了上边,这就算安置妥当了!这地方,一左一右,一青一白两块大石,从中对称,还真像童陆说的那么一回事!这葬事如此简单,恐怕也是先生特意要求的吧,否则,小虚和无名,又岂会省到这个程度!

待到把先生安置好后,众人齐齐跪下,给两位仙人磕头。而后,无名和小虚跪在先生墓前,其余人等则是跟着明了退了出来。回到屋内,夜不归仍是那般静静的坐靠着。小乙看到这一幕,也是有些心酸!是啊,即便是二人都死了,但先生的尸身不在,这夜不归尸体,也是尽显落寞!

不再多想,小乙与童陆一左一右抬着夜不归,慢慢移出了那茅屋。毕竟也是七十来岁的人了,并不显得十分沉重,到了地方安放下来,似先生那般,只是挖了个深坑,坐着放了下去。填上土,再插上几棵枝条,便是他这一生最后的归宿了!明了说了,他的师傅和先生,都不需要墓碑,所以,这夜不归,应该也是不需要什么的。哎,多年之后,待那草木长了起来,又有谁能看出这是一个人的坟墓呢?!哎,无论你是谁,死了之后,最终也只能化作枯骨,无论王孙贵胄,又或是乡野小民,其实,并无本质区别。小乙心想,这夜不归能够长长久久伴着先生,应该会很满足了吧!

虽然先生说了一切从简,但无名和小虚仍是坚持要为他守孝七日,二人就这般一直跪在先生坟前,不愿移动分毫。小乙知道,这样跪下去,两个人就都废了,所以,也是想办法叫他二人换个姿势坐下。无名还好,还能与小乙说上几句,可小虚却是一连几日,一个字也未有讲出!小乙知道他心里难过,安慰许久,却似一点儿用处也没有!不过,说来也怪,小乙瑶儿等人喂他不成,无奈之下,换作小陶来喂,他竟是乖乖的吃了下去!童陆戏称这小虚受不住美色,不过,这话当然不可能让他听到,否则几人的努力定是要前功尽弃!

虽是难过,但活着的人,总归还是要努力活下去的!小乙几人把茅屋边上收拾干净,生活恢复了平静,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一连数日的雨,亦是慢慢小了下来。待到七日之后,天空放晴,火辣辣的太阳照射之下,这林子里边变得清明透亮,与往日情形大为不同。

小虚和无名都是瘦了一大圈,小虚不愿与人说话,总是自己一人来到湖边坐下,偶尔扔几颗石子到那湖中去,大多数的时间,也是在发着呆,对外界的一切都不甚关心。几人多番尝试,还是只有小陶能够待在他身边。小陶也不怎么说话,不过,有这么一个人陪着他,小乙几人多少也能省些心吧!

看着小虚和无名情绪恢复了一些之后,小乙瑶儿等人,方才四处走走逛逛。这庐山美景众多,令人眼花缭乱,不过,因先生和夜不归的死,所以几人其实也没什么心情去看了,不过,来都来了,看上一眼,也算来过了吧。朱渚和小陶也不急着走,那日遇到船队,拖人带了信回去,也算是报了个平安,他二人如今已是全然相信小乙几人,所以还是要等着几人,再一同回那临安府去!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这山上的一切,大都恢复了往日情形。无名在明了的劝慰之下,心情好了许多,他知道的,师傅早晚会离开他,他还有许多路要走!先生也给他讲过,要他跟着明了一齐,去这大千世界走走看看,至于又要去到何处,实在难说!小乙几人也打算要走了,也没有任何理由再留下来。剩下的,只有小虚!他不与人说话,小乙几次找他,他都是转身走开,后来连小陶都无法跟他讲上一句!他越发的沉默,却是让小乙更加担心。无名与他交流,却只得到一句他要在此处给先生守墓三年的说法!这几日来,小虚倒也不再糟蹋自己的身子,能吃能睡,这样看来,应该也是没什么问题了!哎,走吧,走吧,有些东西,无论需要多长时间,都应该要学会放下的,放下之后,去追逐自己的人生吧!

小乙心中遗憾,小虚不愿与众人一齐走。那日道别,小乙清晰记得,几人走时,不断回头张望,小虚一动不动站在那处,目送众人离开,从始至终,未有说过一个字,摆过一次手!他们走后,此处也就只剩下他一人了,今后的生活,怕是不易了!

一行人下了山,来到一处小港,此处来往船儿不少,旅人多有从这上山,正好,也是省去了不少的麻烦。眼前是条大江,与之前所在位置实有不同,略一打听,便知是回到了长江边上,顺着江水往东而去,应该也用不了几日便能到了。小乙花钱购置了一条稍大些的船儿,再雇上一个有经验的向导,与朱渚答应的千两巨款相比,实在是九牛之一毛了!在岸边吃了些当地美食,便上船准备去往临安。

可是,明了和无名却不上船,他们这是另有计较!小乙站在水边,任那带着夹杂着水沫的江风吹袭,明了和无名在他正前方,双方对视之下,不禁感慨这世间别离滋味!

小乙问道,

“明了,无名,你们真不与我们一齐走了么?!”

明了微微笑起,点头回他,

“嗯,我欲要北上,去往襄阳,那里还有师傅交待的事情要办!既然先生吩咐了,让无名跟着我走,那他也与我一道去吧!小乙,你们一定多加小心!我想,咱们定然还会有再聚之时!”

小乙认真点下头来,回道,

“这是自然,总会再见的!”

明了向众人道别,又道一声,

“时辰不早了,快些上船去吧!至于无名和我嘛,刚才已经与那船家说好了,他会安全将我二人送到北岸。”

小乙上前,紧紧抱住明了,在他后背狠狠拍了几下,算是这男人之间的作别了吧!至于小无名,小乙将他抱起,用力勒了两下,嘱咐道,

“无名,以后听明了师兄的话,知道么!”

无名未有言语,只是一个劲的点头。是啊,想来想去,叫师兄,还是要比什么大师要好上许多,无名叫了一次,也就叫顺了。这以后的路啊,就得这师兄弟二人一齐努力了!小乙几人上了船,船儿很快开动,双方就此分别!船儿顺水下行,速度快极,没几下,便只隐约见得那岸边立着一大一小,二人挥动的双手,亦是越来越模糊了!

小乙站在船尾,不禁感慨,道,

“莫道秋江离别难,舟船明日是长安!”

是啊,就像这诗句之中所讲,总归是要积极面对人生路的嘛!

瑶儿站在小乙身边,把头斜靠在小乙肩头,淡淡说来,

“臭汉子,我还以为你只会打架,没想到,肚子里边还是有些文墨的嘛!嗯,臭汉子,你可知明了他们又要去做什么么?!”

小乙回道,

“谁知道呢,不过有一点可以确信,明了无论到了何处,都会主动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之人!他与他的师傅多年行走江湖,也不知救下过多少人,这也许就是他践行佛道的手段吧!”

瑶儿又道,

“明了行走江湖多年,对他,我是不担心的!只是,无名还这么小,就要跟着他多四处奔波,也不知他受不受得住哟!”

是啊,这些日子以来,瑶儿很是喜欢与无名一齐玩耍,无名性子与她有些相似,又是小孩子,天真无邪,所以,二人相处十分融洽!在那港口处,明了突然说起要与无名一同去往襄阳,瑶儿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小乙知道她心里也是十分难过的!此时讲出这话,小乙当然也是能够理解的!

小乙拍拍瑶儿头顶,笑道,

“你以为先生安排无名跟着明了,是让他去享福了?!”

瑶儿思索片刻,又才笑出了声,道,

“是啊,先生安排的,又怎会有错呢!”

转过江中一个大弯,便起了风,船行飞快,飞溅起不少水花,直打在了二人身上。不过,二人并不觉难过,只因这天气啊,越发的炎热了,有这些水汽滋润,也会要好上许多!

小乙深深呼吸,似要把体内的浊气全都吐出那般!反复好几次,方才又开了口,

“臭娘们,你以后就只跟着我了?你真心不后悔么?!”

瑶儿回答十分干脆,

“当然,你啊,休想把我甩掉!哼哼,这辈子,我都黏住你了,你别要想跑!”

小乙伸开胳膊,把她环抱在怀中,轻声说来,

“不后悔就行,我这人啊,毛病多得很,你一时半会,是发现不了的!”

瑶儿笑出声来,回道,

“呵,彼此彼此啦,我的毛病也很多,哈哈,以后也够你受的啦!”

小乙忽又想起一人,又问,

“臭娘们,我问你啊,你真不知那闻师兄,究竟在为谁卖命么?!”

小乙突然提起此事,瑶儿也很是意外,她抬头看他,问道,

“臭汉子,说真的,我是真不知道!当年也只知他去了京城,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他的消息了!可能,可能我爹会知道一些,但这个时候,又哪里找得到爹爹呢!”

小乙点头回道,

“哦,我还以为你知道呢!我觉得觉得他哪里不大对劲,咱们以后,还是少与他有所牵连才是!”

瑶儿嘻嘻笑着,又道,

“哎,臭汉子,你是不是有些醋意啊,嘻嘻,是不是,是不是?!”

小乙立刻回她,

“哪有,哪有!”

瑶儿又道,

“哼,还不承认!你就是有,就是有!”

“……”

嘻笑之间,小乙又重新感受到了那种无拘无束的,充满活力的情感交流。是啊,就像童陆所讲,这种感觉是在白青或是月儿身上感受不到的!小乙从不认为自己的滥情之人,可偏偏缘分就是如此,来的时候,你是挡也挡不住的!也许,自己也成了曾经讨厌的那种人吧!哎,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船儿摇摇晃晃,却能一日千里。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