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九

二九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那咱们就此作别了!”

这是大山在讲话,而他要道别的对象,却是小虚和小陶!当然,这二人便是待在这庐山之中的二人,严肃之人是小虚,而长得美艳无比的,便是那小陶了!船是那公子的,不用说,他也是熟人,没错,朱渚,那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大山三人要上朱渚的船,正好与他一同回去!

可是,先走的,却是小虚和小陶,只因朱诸的这船儿受了些损伤,需要修复完毕再走。这十多年,小虚一直待在庐山之上,若不是小陶伴在他左右,只怕他连话也不会讲了!他二人结伴同行,划着一条小船去了,小虚说了,他要先去看看小谷。他也听大山等人讲起,小谷如今受万人敬仰,早已不能同日而语了,天师的名号,也已经传遍神州大地。当然,他也想回到龙虎山,再去看看曾经留连过的地方!小陶与他同去,有个人作伴,自然是要比独自一人好上太多!

大山几人坐在岸边等着,说些闲话。

哼哼开口说话,

“嘻嘻,小虚真是完全变了个人!”

七子当然也同意他的看法,回道,

“哎,大山哥,你说若是当年他肯多听你说上一句,或许就不会把这十多年的青春浪费在这山中了吧!”

大山半眯着眼,笑着回他,

“嗯,也不能说是浪费的吧,至少,他还是有些收获的!比如,他这一身的武艺,可比以前强上太多!有大把的时间练习,进步也是相当的明显的!而且,他等到了绿竹开花,我想,应该也与自己和先生有个完美的交待了!”

七子点头回他,

“是啊,呵,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竹子开花呢,别说,还挺好看的!”

大山笑道,

“好看是好看,不过,你应该也知晓的,竹子开花之后,便会慢慢枯死,这,也许就是它们生命之中最后的绚烂罢!”

哼哼道,

“当时说到先生早就把小谷和小虚当作是自己的徒儿,我也留意过小虚的表情,啧啧,好家伙,那兴奋之情,无论他如何做法,都是掩盖不了的!他总是以为,自己就是先生的一个小仆而已,没想到,先生竟是如此看他!”

七子也道,

“是啊,先生最后的日子里,都是小虚伴在左右,他应该也算是先生最亲最近的人了!或许在先生的心里,他比无名还要重要!”

哼哼同意七子的看法,又道,

“他能够想通,与咱们一同下山,这真是再好不过了!哎呀,这大千世界,美轮美奂,你老待在一个地方,又如何能够感受得到呢!这样多好,多好!”

七子笑道,

“我们刚见着小虚的时候,似乎也没那么冷嘛,嘿嘿,看来小陶在这山中陪他,也是让他改变了不少的哟!”

哼哼忙问,

“大山哥,大山哥,小陶又怎会跑到山上去呢?!”

大山笑道,

“这个嘛,一时想不起来,待来日再解了哟!”

哼哼早知他会如此回答!不过,其实也没所谓啦,反正早晚都会知晓的,也不急于这一时的嘛!

朱渚在船上向三人招手,大声喊道,

“船修好啦,快些上船来吧!”

三人起身,登上船来。这船很大,宽处都有好几丈,容下个上百人不成问题!也是,只有这有钱人家的公子,方才会如此气派!当然,也只有这么大的船,才能一齐带上这许多东西上山!

几人来到船头,看着这茫茫一片江湖,心中顿生豪情。可朱渚还在耿耿于怀,忍不住抱怨一句,

“哼,本来是接小陶的,谁曾想到,他却是被那臭道士给拐走了!”

哈哈,他口里这臭道士,当然是指小虚啦!他搞得如此隆重,拿了那许多东西过去,当然多是为了祭奠两位仙人,根本不像他所讲,只是为了接小陶回去!呵呵,这家伙,看来不甚老实啊!

哼哼笑道,

“人家又不是你的奴仆,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又何错之有?!依我看啊,人家早就看不惯你了,这么大年纪了,还有如此做派,哈哈,朱渚,你说是与不是呀!”

朱渚一下子红了脸,又道,

“哪有,哪有!我只是气不过,小陶被那臭道士的花言巧语所蒙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哼哼大笑,又道,

“你这家伙,亏你说得出这话,你啊,真是要笑死我才行啊!”

七子也是笑了起来,说道,

“朱渚兄,你也别想不通,人家小陶有了自己的选择,你应该大肚一些,祝福他们才好哟!”

朱渚皱着鼻子,又道,

“我,我就是气不过嘛!”

几人心里都明白的,小陶啊,其实是喜欢小虚的,从他的言语行为之中,都能看得出来!而小虚,对小陶的感情,又是说不清道不明,但几人都能看得出来,这其中仍是大有文章!大山几人都不是迂腐之人,自然能够理解。可如今天下人对这男男之事,似乎颇为忌讳。不过,大山也说过的,只要他们自己觉得好,根本就不用再去管其他人如何看法!是啊,这事本就是你情我愿,关你何干!只是有时人言可畏,大山还是建议到了外边,让小陶换上女装,或许会更好一些!呵呵,几人都是心知肚明,只是未有在朱渚面前说破而已!

哼哼笑道,

“你啊,就是嫉妒小陶没有选择你呗!哈哈,你这么有钱,还怕找不到更加年轻貌美之人么!”

朱渚的口被哼哼堵住,一时讲不出话来!几人大笑,他更是不知说些什么了!朱渚最后剁了剁脚,算是完全放手了吧!

又等了好一阵,这船儿方才开动,划船之人众多,也是很快驶离了岸边。由于船儿十分宽敞,所以并不觉得如何摇晃,比七子之前坐过的任何一艘船儿,都要舒服许多!看来,从此处到达临安府,应该也是不会有太苦吃了!

当然,船上什么都有,不止是吃的喝的,还能听曲看戏,赏乐观舞,最厉害的是,这朱渚竟是把一队角抵武士也给一并带来,更夸张的是,这角抵武士竟是有男有女,真是叫七子哼哼大开眼界!看那武士角逐,吃些小酒小菜,不时叫喊出声,气氛那叫一个热烈!朱渚喝下几口酒后,便把小虚和小陶的事情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武士角逐完毕,朱渚去到跟前,大赏特赏,每人都是一大锭银子,每人内心都是笑开了花,在七子看来,他们都恨不得要把朱渚当亲爹供着了!呵呵,难怪有人说了,这有钱人啊,就是能够为所欲为!

一路纸醉金迷,七子和哼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尚在人间!

这日清晨,船儿到了一处河道入口处,便往里转了进去。七子站在船头查看,哎,这小河流水速度较之长江平缓了许多,河道有个十来丈宽,迎面而来一条货船,装得满满当当,似是在运送些谷物之类!大船本身极重,再加上载了百十号人,所以想要逆水而行,显得十分吃力!船儿慢慢往边上靠拢过去,而在那地方,也早就候着数十号人了!

七子觉得奇怪,忙问,

“大山哥,你看那些人,都是做什么的呢?!”

大山伸着懒腰,还未回话,哼哼却是抢先道来,

“怎么这么笨,这都看不出来?!呵呵,亏你还行走江湖多年呢!”

七子懒得理她,哼哼却是主动解释,

“这船逆水而行,实在困难,这些人啊,都是等着来拉船的哟!”

七子立时想通,哦,原来是干苦力的,由他们拉着船走,船儿方才能够快些行进!以往虽然也曾有过逆水行舟之时,可那都只是小船,发发狠也能做到,此时这大船,可就不大行了!

船儿靠岸,不需要朱渚说明,便有人上岸接洽了,速度奇怪,转瞬之间便商量好了,而那些人也都跃跃欲试,个个都是兴奋到了极点!七子知道,应该是朱渚付出了较之寻常多出数倍的价钱,方才会看他们的笑脸!很快,这些人熟练的栓好了长绳,只待这雇主发号施令,便能出发!

已经入冬,还是略有些寒冷的!七子穿了两件衣衫,后背仍是发凉,可这岸上的数十人,却都把衣衫给解开了,只在肩头搭上一条厚布,免得被那绳子磨伤!也是,出这苦力,流汗太多,身上燥热,真是不如不穿得好!再看他们,每个人都是黑黝黝的,由于长时间拉船,所以身上也被勒起了大条绳路,不过,由于肤色极黑,所以并不十分明显。他们这些人,肌肉虽小,可却是结实无比,也就只有这长期辛劳与磨练,方才能达到此种程度!呵,可别小看了他们,随便拉出一个来,力气都比普通人大上许多!

管事的一声令下,岸上人齐声大吼,一串号子响起,震地惊天,好不厉害!嘿哟,嘿哟,这齐声的呐喊,七子也是震惊不已!有那几条大绳牵着,船儿慢慢开始往上游行走,速度不快,船身亦是十分平稳!

七子第一次见得这种阵势,也是大感兴趣,不过,他还有些疑问,于是开口问来,

“哎,大山哥,你看看他们这么多人拉我们一条船儿,会不会有些太多了啊。喏,你看那几个,就在边上吆喝着,真是一点儿力气也未有使的哟!”

大山只是干笑,身后慢慢走来朱渚,他来到七子身边,看着那方情形,笑道,

“人多点好啊,每人都能省些力气不是,也就不需要那般辛苦了嘛!”

七子哦了一声,回他道,

“呵呵,也是,你这么有钱,怎么开心怎么来嘛!”

朱渚笑道,

“他们都是挣那辛苦钱的,有时拉上一整日,也就只够养家糊口的,实在太难了!所以啊,我的人每次到这地方,都会多花些钱,让他们能够多挣上一些!嘿嘿,你们看看,他们多开心啊!”

七子点点头,又道,

“确实高兴,只不过啊,你一次也不能给太多,否则人人都只盼着你来,反倒是再不能吃苦了!下一次啊,若是人家少给了,他反倒是心理不平衡,岂不是对他更加不好了?!”

朱渚回道,

“哎,你说的这个,这个有理啊!哎哟,我这脑子,总是以为多给钱好,这样也许真是害了他们!对,对,就照你的办,以后还是要有点规矩,莫要把他们给惯坏了!”

大山笑道,

“难得高兴一次,也未尝不可嘛,这次嘛,就算啦,算啦!”

七子笑道,

“也是,这次都答应人家了,要再反悔,岂不很丢人!”

朱渚皱起眉头,回道,

“是啊,是很丢人,很丢人!”

说完这句,抑天大笑了起来。

这两岸道路似乎常有修整,还算十分好走,七子问道,

“哎,这又是什么河呢,怎么看起来不大像是天然河道呢?!”

朱渚解释道,

“嘿嘿,这你都能看得出来,不错不错!这个啊,乃是人工开凿的运河,将诸条水系联通一起,往来船只运送货物,通商交流,亦是容易了许多啊!”

七子回道,

“哎哟,果真不是天然而成!啧啧,那得费多大的力气才能办到啊!太难了,太难了啊!”

哼哼轻叹一声,道,

“我知道它,听爹爹说起啊,这河道可是用人命换来的哟!死的人,流的血汗,那可是数都数不清的!”

朱渚道,

“虽然死了很多人,也流了太多的血汗,可这建成之后,亦是为民所用,我想,对百姓来说,应该也是利大于弊的吧!”

哼哼很是不屑,又道,

“若是让我来做决定,我可是绝对不会用人命来换的!哎,我想想那暴君叫什么名儿?!哦,对,好像是那隋炀帝杨广,呵,这个家伙,可真是自古以来少有的暴君!死在他手上的人命,可是多得数不清啊!”

朱渚道,

“隋炀帝哦,听说是个暴君,可是,可是……”

哼哼打断他话,又道,

“可是什么,他就是暴君,彻彻底底的恶人,没什么可辩解的!”

朱渚不善于对答,只好闭上了嘴!

七子笑道,

“我说你怎么又急了,大家探讨探讨,干嘛又发起火来!”

哼哼是来了些火气,不过朱渚未有与她争辩,她也就很快平静下来,回道,

“我只是气不过,这些当皇帝的,一点儿不打平民百姓当人看!”

七子倒是同意这点,回道,

“嗯,确实是这样!哎,不过,若说到暴君,这隋炀帝怕是只能给大秦朝始皇帝提鞋呢!”

朱渚不住眨眼,他退到大山边上,让他二人说着吧。

哼哼也道,

“呵,差点儿忘了,那什么狗臭始皇帝,他也是个实足的恶人,与这隋炀帝相比,确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七子也来了劲,又道,

“焚书坑儒,坑杀降兵,求仙问药,苦役百姓!哎呀呀,真是那千古一帝,名不虚传啊!”

这二人说着说着,都是咬牙切齿,这一路之上,也未曾见过他二人如此的和谐!朱渚好不尴尬,望向了大山。

大山打了个哈切,轻声说来,

“嫉恶如仇是好事,但有时过于偏激,也不是太好!”

哼哼提起一口气,质问道,

“大山哥,难道你想要为这些暴君说话?!”

大山笑道,

“我啊,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哼哼有些怒意,又道,

“那你说说看,他们还有什么地方值得称道!”

大山笑笑,先对朱渚讲道,

“哎,我说,这都待了这么久了,怎的还不见酒来!”

大山又馋酒了,朱渚珍藏的女儿红,可是被他喝掉不少!还好朱渚家底深厚,也不是十分在乎!朱渚听了这话,立马跑开了,很快带着人过来,桌子凳子,酒菜瓜果,全都准备了妥当。朱渚还想叫人舞上一曲,却被大山拦下,那些乱七八糟的,就全免了吧!各人寻了位置坐下,肚子也是有些饿了,不过,随意吃了些,就饱得很了。吃好之后,喝上一口酒,静听大山又有怎样说法!

大山吃了半碗,觉得很是舒爽,吐出个长长的酒嗝,方才开口说话,

“刚才说的这些,又是谁告诉你们的呢?!”

哼哼立时回应,

“百姓们都这样说,总不会是乱说一通吧!而且,每个朝代都有人作史,又岂会有假!”

大山笑道,

“史册都是人做的,只要是人嘛,都会有七情六欲,都会受到外界影响,谁能保证他们写出的,都会是真事!所以啊,对待这些说法,半信半疑,才是最佳的态度!”

哼哼道,

“我无法同意你的看法!要知道,一人说不好,那可能是错的,但是所有人都说他不好,我想应该就是他的问题了!”

大山微微点头,又道,

“有些道理!不过啊,这历史都是胜利者写的,我这话总不会有错吧!死了的,被推翻的,又哪会有说话的权利!百姓都是容易被糊弄的,只要手段够强,总能把黑的变成白的!我这话,是不是也有些道理呢?!”

哼哼想了想,道,

“嗯,说得牵强,但也是有些道理的!”

大山把那碗中剩下的酒一口吃完,朱渚笑眯眯的又给他盛上一碗。大山捡了块肥肉吃下,弄得满嘴是油,这才又道,

“刚才你们说到了始皇帝,嗯,我相信他是个暴君!若非暴君,他又如何能够统一六国,成就万世之霸业!呵呵,若没这杀人不眨眼的气魄,我想定是不能成的!他让所有人都怕他,让所有人都臣服于他,大秦成了他一个人的大秦,他的话,没人敢不听!呵,这等威风,这千年之后,又有几个皇帝能够做到!”

哼哼欲要反驳,大山却是打断了她,

“你先别急,听我说完再讲!”

大山吃个蹄筋,很有嚼劲,他边嚼边道,

“始皇帝虽然残暴,但一统六国,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钱币,修长城,建兵道,造官路,挖沟渠,哪一个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可在他短短的一生之中,竟是全都做到了!若说他不配当皇帝,那又有谁有这资格!至于他的暴政嘛,依我看来,他自己可能是有些做过了头,但是,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全安在他的头上,我想,多有就是这往后一朝施展的手段了!就像我之前所说的,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汉取了秦的命,所以,他便有权利来评价秦了,而始皇帝就代表着大秦!他们以为抹黑了始皇帝,便能磨灭他的丰功伟绩,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哟!哎,千年已过,历史的真相如何,早就看不清楚了,但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始皇帝,绝对不能如此片面看他!”

哼哼气势弱了一些,说道,

“你说的,说的确实有些道理,这始皇帝,多少还是有些功劳的!”

大山笑了笑,再吃一口肥肉,又道,

“哎,那你有没有听说过,那个人人称赞的,勇冠天下的汉武大帝,其实是也是个实实在在的暴君哟,只不过啊,人们多有记住的是他打得匈奴找不到北,而不是他在位时的年年征战,民不聊生!”

哼哼点下头来,回道,

“嗯,就如大山哥所说,每一个人,都可能会有两面,我之前确实是有些片面了!”

大山笑道,

“你能这样想,我很欣慰啊,来,吃口酒先!”

哼哼笑着把酒端了起来,几人一齐吃下一碗,这才又听大山接着道来,

“据我了解啊,这条水路确实是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死伤亦是不计其数。但这数百年间,它也不知造福了多少人,当下,也不知还有多少人靠它来养活!有些人说,那隋炀帝只是为了自己玩乐,所以才造了这沟渠,呵呵,这样的说法也实在可笑,只当听个笑话便是!说到这隋炀帝啊,哎,没错,应该真是个彻彻底底的暴君,不过,也只有这样的暴君,才能干出这事!若是换作无能之辈,怕是只懂得叫人修修他死后的住处,除此之外,一无是处!”

七子一听这话,噗嗤笑出声来,说道,

“哈哈,我也听说了,有些皇帝一上任,便开始着手建造自己死后的宫殿,命长的呢,还能看到完工的一天,命短的,只修了一小半,连下雨都要浇到头,又哪里能够去住!”

大山也笑了起来,接着道,

“所以说啊,只要不违天道,相比之下,我宁可要个暴君,也不想要个胆小怕事,畏首畏尾,一事无成的平庸君王!”

这话一出,朱渚的脸色也是白了下来,小心提醒,道,

“小乙哥,你莫不是在说,咱们,咱们的……”

大山笑道,

“我有说么?若是对号入座,那可不能怪我了哟!”

安静了片刻,而后几人一齐开笑,是啊,管他说得是谁呢,不如一笑,醉饮一杯!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