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〇

三〇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纤夫拉着船儿,入了另一条水系当中,自此又是顺流而下,行至某处,又是要逆水而后,换了一队纤夫,又拉着船儿慢慢往前。船上虽然什么都不缺,但坐得久了,难得会觉得无聊。朱渚当然也是一样,偶尔也会让人把船停下,几人到那岸边四处玩玩,而后再回到船上,继续行路。一连行了好几日,也是经过了诸多靠水的城,不过,船儿也未多有停留,最多只是上去补给一些,便又继续行路了。

终于到达了临安府,因那河水之上的城墙之上,大大的写着临字二字,七子远远的便见着了。虽然早就念着这里,可真正见到之时,却也没有觉得如何特别,只不过是这江南一域的其中一座城罢了!

由水路进了城,繁华之景尽收眼底。在城外之时,还不觉如何,可一进到城中,就单看这人的打扮,便是大有学问。女的戴花,男的也戴,七子一时之间,也是无法适应得了!河道两旁各种街区,许多生意就在这船上就做成了。这方建筑,多种多样,某些看起来,比起一路上过来见着的,可是要气派了许多。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的彩灯,也不知又是到了什么重要节日。孩童四处逃窜,开心得不行!这么大的一条船过来,当然也是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他们来到了岸边,不住往这方瞧看。一处花楼上,几个女人颇有有眼力,挥着手绢,朝这方呼喊,

“朱公子哎,是朱公子哟,你可好久没来了哟……”

七子已经猜到她们是做什么的,只是不好说出口罢了!

本以为会在某处上岸,可谁能想到,这船竟是直接驶入了一座宅院之中。哎哟喂,这可不行了,在这临安城中,竟能如此特别,实在叫人很是意外。不过想想,这朱渚出手如此阔绰,家境自然也是殷实无比,把船直接驶入自家的后院之中,也是能够想象了的!最终,船停了下来,早有人迎了过来,一通拍打,把七子从头到尾都给归整了一遍。朱渚走在前边,带着几人往里走去。

这后院极大,几人走在廊桥之上,从侧方能见到湖面,里边的鱼儿一群一群,到处游走,见了人过来,也不害怕,跟着游了起来。七子也只简单晃了几眼,除了锦鲤之外,有好些个自己见都没见过,看样子,应该也是比较珍惜的鱼类了吧!因是冬季的缘故,所以湖中的水草不很繁茂,青苔倒是极多,不过,看那样子,也是有人专门清理,所以才会显得格外整齐!

廊道的尽头,便是一个院门,从外边已经能够看到从那方伸来的梅树树枝,梅花儿开得正艳,实在好看得很!香味浓郁,也是让哼哼大打了一个喷嚏!穿过院门,呵哟,原来是一片梅花林哦,此处倒是没人整理,梅花花瓣散落了一地,走在上边,心情大好。抬头往上一看,蓝色的天空为底,上边镶嵌着无数朵粉红花色,实在美得不成样子!七子不愿去踩那落梅,于是左右闪躲,走到了最后边。

朱渚笑着问道,

“在这院子里边,是要自在一些,咱们就在此处,还是到外边去呢?!”

大山笑着回他,

“就在此处吧,这边不也有住处么,咱们吃些喝些,就在这里歇下了!”

朱渚拍手回应,

“好,就这么办!小乙哥,你们先去亭子里边坐着,我找人现挖一坛酒出来,咱们今日吃这酒,嘿嘿!”

七子看他手指方向,果真有一处凉亭,三人慢慢往那方行了过去。来到近处一看,亭中有一圆桌,上边早就摆满了吃的喝的,大山也不客气,随意取了个果子,塞入了自己嘴中,果子汁水极多,香甜无比!七子却更喜这梅花,于是坐在边上,细细观察。

不多时,朱渚回来了,肩头扛着一把精致小锄头,额头上冒起了汗珠,笑呵呵的面对三人,

“嘿嘿,我想了想,还是自己来做才好!”

七子看这小锄头,只两尺长,其身上也是雕刻着各式图案,有鱼也有龟,你说这挖土的东西,整这许多干嘛,到时弄坏了,岂不可惜!哎,不过啊,这有钱的人想法,实在与常人有所不同,管他呢,他愿意怎么弄,那便怎么弄了!

朱渚把小锄头放了下来,抹了把汗,又笑着说来,

“我吩咐过了,除非有我的同意,所有人不许进来!嘿嘿,咱们就安安心心在这儿吃酒,绝对不会有人过来打扰!”

七子上前帮忙,朱渚也很自然的把锄头让给了他,七子一提,哎哟,这个重啊,谁能想到,这么个小小的锄头,却是如此之重,也不知是用何物做成!

七子拿起锄头,问道,

“这个怎的如此之重!”

朱渚笑道,

“这个里边啊,是用黄金做的哟!我本想让他们做个纯金的,可那工匠说了,黄金极软,你若是只当摆设,那还罢了,但若是想要拿它刨个坑,可就不行了!所以,最后又在纯金外边浇上了一层铁,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七子话到嘴边,又是再讲不出来!

朱渚指着这亭子边上的一棵梅树,道,

“这坛酒已经有个四五十年,拿出来吃正好哟!”

啧啧,这酒竟是埋到地里,挖出来就吃,这种体验,倒是美妙!七子拿着小锄头来到那树下,此时地面之上,尽是落花,七子轻轻将花刨开,问道,

“这里?!”

朱渚指了指边上,回他,

“再往左一些,哦对,就那就那!可得小心一些哟,砸坏了,可就吃不成啰!”

七子笑着回道,

“坏了,那就再挖一个!”

七子半蹲下去,用那小锄头轻轻刨动着泥土,土壤不算太紧,所以,并不十分费力。挖了足足一尺来深,方才看到了一块红布!嘿嘿,可不就是它了!

“哎,你不是说四五十年了么,你又怎会知道这酒的具体位置?!”

朱诸笑道,

“这里的酒啊,都在树的同一个方向,只要记清楚了,那就很容易找了哟!”

七子又小心翼翼往四周松土,最终那坑又是大了一倍,七子也是弄得满头是汗!待那大坛子完整显现出来,七子方才坐靠在边上歇息,

“我还以为是个小坛,没想到,竟是这么大呀,我看这里边可是不止百斤酒哟!”

朱渚笑道,

“这坛子能装两百斤哟,嘿嘿,应该够咱们吃一阵的了!”

七子瞪大了双眼看那坛子,不由道,

“两百斤?都可以把人拿来泡酒了!”

朱渚又道,

“嗯,这中间位置的树种得最早,所以,这酒埋的时间也是越久。不过也有例外,比如咱们刚吃了这一坛,又得重新放下一坛去,这就又成了新酒,所以啊,还是得单独记下才行!”

这酒坛过大,实在不好搬起来,于是干脆直接跳到坑里打酒,这样一来,又是另外的一种感觉了!七子站在坛边,竟闻不到什么酒气,啧啧,这坛封得也实在是好!那经布只是个装饰,扯下之后,便能见到封口蜡,七子一点点刨开之后,里边竟还有张油布,上边写着年月日,以及这酒的出处,这埋酒之人,实在是用了心了!再往下,又是一层油布,七子把周围全都清理干净之后,方才将其开启!刚一打开,这酒气真是扑面而来,浓郁得快要直接把人给醉倒!啧啧,它们被封在这坛中几十载,如今再现于世,总是想要惊艳一番吧!

一片梅花坠下,悄无声息的落到了酒坛之中,浮在酒面之上,颜色又是更加鲜艳了些。七子一时贪嘴,偷偷先尝了一口,味道十分复杂,几经口味之后,又是说不出的顺畅!这酒啊,比起之前带庐山的,似乎又更加醇香浓烈,看来,这酒坛越大,越是容易出好酒!呵呵,难怪都放这么大的坛子,取上一坛出来,可是够吃好久的了!再往这院中看去,怎么也有个数百棵梅树吧,呵,吃了再埋,那可不就是时时刻刻都能喝到这好酒了哟!

七子装了一小坛,递到了哼哼的手上,哼哼端到亭中,几人倒上来吃。当然,七子把坛口盖上,免得再沾上泥土之类。回到亭中,这坛酒啊,已然过半,没几下,七子便又去取了一回。

这酒实在醉人,七子没吃多少,便已微醺。他看到哼哼也已经端着酒碗,东倒西歪,也是幸灾乐祸的嘲笑其酒量!不过,用不多久,二人倒在亭中,再也起不来了!

再醒之时,只觉这门外的光亮不再刺眼,又是异常的柔和。七子仔细辨认,哦,原来自己是在一间小屋之中,屋门关上,窗户却是开启的,从外边探入了几根树枝,枝条上边,应是仍带着香梅。月光洒落,穿过了小窗,窗前的小桌之上,也是散落着梅花花瓣。七子心想,这朱渚还真是对这梅花情有独钟啊!

七子晃了晃脑袋,又很快清醒了过来,他想,此时再给他吃上两碗,他也定能吃得下去!七子心想,借着这月色,再取些好酒赏梅,岂不快活!想到此处,七子便翻爬起身来!他先来到窗前一看,哦,月色正浓,似有那一片薄雾笼罩。梅香清纯,混入这冰凉的夜风之中,又是更加的迷人了!

七子慢慢走出屋来,果真是有些凉,他紧了紧衣服,快走了几步,也就没再觉得冷了。回头看上一眼,头脑之中并无任何印象,应该也是自己醉倒之后,被他人送到了此处。七子知道这林子极大,所以,还是再多走走,或许才能想得起来。

在这林中转了好一阵子,觉得前方有些熟悉,于是往那边行了过去,可说来也怪,走来走去,却又是回到了自己住的那屋门前!七子大惊,莫非自己是迷路了不成?他往一侧行走,不多时,却又是回到了这屋前,屋子各处都是一样,连那伸手窗口的梅花,亦是一模一样!七子一身的冷汗,难不成,自己真是入了这梅花迷阵之中?!他有些急了,唤了一声,

“大山哥,大山哥!”

没有回应,却是听得一女声,把他给吓得够呛,

“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吵吵什么呢!”

说话之人却是哼哼,七子能够听到砰砰的走路声,而后,哼哼的头便从那小窗之中钻了出来,她抱着头,大喝一声,

“你跑来跑去,是中了邪不成?!”

哎,这屋内怎么是哼哼呀,这个,这个没道理的啊!七子掐了自己一下,痛得厉害,应该也不是在做梦啊!七子又往四周看了看,确认这屋子和自己住的那间真是一样!正欲说些什么,哼哼却是赞叹了起来,

“哎哟,难怪你在外边折腾呢,这月色之下的梅花儿,还真是美丽得很哟!”

哼哼裹紧了衣裳,开门出来,一阵风儿吹过,吹掉了好些梅花,哼哼快乐得像只小猫,摊开双手,转起了圈来!月光映照之下,还真是好看得很呢!

七子没有打扰她,待她跳完之后,方才说来,

“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怪怪的?!”

哼哼微喘着粗气,回问道,

“怪怪的?没什么怪的呀!”

七子又道,

“我刚才在外边四处走动,老是回到这屋前,这还不奇怪么?!”

哼哼直愣愣盯着七子,眨了两下眼睛,而后竟是笑出了声,说道,

“哈哈,你这酒量,也真是太差了吧!竟是连这个也忘了?!”

七子挠挠头,问道,

“这,这又和酒量有什么关系?!”

哼哼蹦跳着往前走上两步,又道,

“朱渚不是说了么,这林子里边,有一十二间房,每间啊,都是一个模样,当然,也是刻意这么安排的!你若是不了解啊,还真是容易找不到呢!呵,我说呢,你怎么在外边乱走,原来是迷路了啊,哈哈,你个笨蛋!”

七子无奈笑笑,回道,

“呵,原来是这样啊,好,那你回去歇歇,我再去找找看!”

七子转身欲走,却是被哼哼叫住,只听她道,

“哎,我估摸着,他二人还没喝完呢,不如咱们过去看看怎样?!”

七子道,

“什么?还没喝完?不会吧!”

哼哼又道,

“那可不,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一喝就醉么!走啦,走啦!”

七子愣了愣,哼哼已然迈步出去,她对这林子,似乎比七子要熟悉许多,那还是跟着她一齐走吧!不过,走了一阵,却是又回到了屋前。不过,二人进得屋内,却并非他二人之前那间。呵,这就麻烦了,哼哼把自己也给弄丢了!没办法,继续走走再看。

二人正走着,忽的听到几声轻响,虽然这声响极是细微,可在这一片寂静之中,却又显得无比的清晰!二人十分欣喜,便朝着那声音来处,慢慢行了过去。七子心想,这下总不会有错了吧,即便找不着,那也能问个路嘛!二人走得极轻极慢,当然,也是想要看看,到底是谁闹出的这动静!

那簌簌之声越发的大了,二人藏到一棵树下,往那方瞧看!哎,怎么是那凉亭哟!二人都很奇怪,明明是到处转了的,怎会没找到这儿!再一看,二人皆是呆住,只见一人以梅枝为剑,飞转腾挪,竟真的是在舞剑哦!而这人也不是别人,正是大山!二人都知道,大山平日的路数多是大开大合,可是很难见得到他使出如此细腻的剑法!七子心想,若使这梅枝的是位姑娘,应该会像舞蹈那般,可大山这样使出来,确实也是有些好笑,当然,他与哼哼更多的是好奇罢了。大山一边使剑,那梅枝上的梅花飞散开来,将他包围在了其间。大山似乎也发现了七子和哼哼,于是很快做了收势,梅枝上的花瓣瞬间崩落,光光的枝条,也是被大山扔到了一边。

七子和哼哼知道大山发现了自己,于是把身子从那梅树后边移了出来,二人笑着前行,很快到了大山身前。

哼哼笑着问来,

“大山哥,你,你刚才是在跳舞?”

大山微微一笑,回她道,

“嗯,是啊,怎样,跳得好是不好?!”

七子本以为他要回答不是,可他偏就承认了自己在跳舞,真是让对对手无话可讲了!

哼哼一愣,又才笑着说来,

“好看,非常好看!大山哥,不如再跳上一个,或是教教我也行啊!”

大山大笑起来,回道,

“累啦累啦,改日再说,改日再说!”

大山一边摆手,一边往那亭子过去。七子哼哼连忙跟在后头,哼哼还不放弃,又是说个不停,

“大山哥,你就再来一次嘛,也费不了太多力气嘛!”

七子早已看出这舞对大山来说有着特殊意义,于是伸手掐住了哼哼的胳膊,哼哼吃痛,不过也很快明白过来,她这才终于闭了嘴!

回到亭里的桌旁坐下,朱渚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他身上披着貂皮大衣,应该也不会觉得冷吧!大山又是端起了酒碗,一口吃掉剩下了半碗,这才开口问话,

“哎,我说,你俩怎么混到一处去了?!”

七子忙道,

“什么叫混到一处,我们只是巧遇罢了!”

大山笑道,

“你俩住的地方离得这么远,竟也能巧遇,啧啧,奇了,奇了!”

哼哼赶忙转移话题,说道,

“大山哥,你不会一直在吃酒,吃到现在的吧!”

大山回她,

“是啊,一直吃啊,你看看,这一坛酒,又快没了!”

七子摸头额头,道,

“都不知睡了多久,大山哥,你这酒量啊,真是深不见底哦!”

大山给各人倒了一碗酒,那酒坛刚好吃干,他又把酒递到了七子那边。七子接过了酒坛,笑嘻嘻起身,打酒去了!很快回来,大山却又吃了半碗下去,啧啧,七子看了,也觉得醉得慌!

哼哼抬头看天,那月儿已经升得老高,圆圆的月盘儿周围,似乎还笼罩着一层薄雾,很是迷人!

哼哼不由得问道,

“这月儿也太好看了吧!”

大山也抬头看一眼,回她道,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这个时候的月儿,当然好看啦!”

哼哼一听这话,立时弹跳了起来,大叫一声,

“什么,元宵节?今日,今日是元宵节?!”

七子也觉十分意外,几人一路行来,早就没了时间的概念,有时夜里看那月儿,也只能分清是月初还是月中,仅此而已!今日是那元宵佳节,这也是他没能想到的!

大山又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不是很正常的么?!”

哼哼气喘吁吁道,

“你,你明明知道是元宵佳节,还要留在这里吃酒!”

大山反问她道,

“这,这又有什么问题么?我喜欢吃这酒,也没错啊!”

哼哼气得直跺脚,又道,

“你,你真不知道这临安府的元宵节夜市有多热闹么,白白浪费这么好的机会,还好意思吃酒,吃酒!”

大山大笑,回道,

“那还不是怪你,你又没问,我又如何回你呢?!而且,我对那些东西,也不怎么感兴趣,去了也还不是寻个小酒馆吃酒,又怎么能比得上这里来得自在快活呢!”

七子心想,是说进城的时候看到不少花灯之类,原来是到了元宵节哟。其实他也很想去看看,不过,也是自己疏忽大意,所以才会错过了,现在嘛,就只安心待着了。七子又看了看那月儿,笑道,

“这个时候再去,怕是都没什么人了吧,哈哈,依我看,咱们还是留在这儿,吃点喝点就了了!”

哼哼一肚子的闷气,一拳锤在石桌之上,虽然不很用力,但却把朱渚也给叫醒了过来。朱渚立时直起身子,见得身边是大山三人,这才放下心来,拍着胸口道,

“哎哟,可是把我给吓坏了!”

哼哼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听了这一句,便开心笑了起来,

“呵,你终于醒啦,酒量也太差了吧,才喝多少,就醉得不省人事!”

朱渚摸了摸头,疑惑道,

“哎,你俩,你俩不是早就醉倒,送到屋里歇息了么!”

哼哼笑道,

“呵,你啊,可是醉得不轻哟,我们一直都在这儿,哪儿都没去哟!”

朱渚摇摆着头,思索了好一阵子,又才道来,

“不对,不对,我明明记得,亲自把你俩送回歇息的,不对,不对!”

哼哼大笑,又道,

“你啊,是在梦里送我们回去的吧,哈哈,哈哈!”

哼哼拍着大腿大笑,七子也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朱渚看着二人,又是更加摸不着头脑了!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最后才把求助的眼光看向大山,道,

“大山哥,这个,这个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想必他也是睡得迷糊了,所以才不敢确信之前自己做过的事!

大山微微笑着朝他身后嘟了嘟嘴,朱渚回头一看,哎哟一声,然后大跳起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