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二

三二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我突然又想起小虚,他一人留在山上,真的没事么?!”

小陶轻声对朱渚讲道。

朱渚皱了皱眉,回他道,

“他这么大个男人,会有什么事!而且,他武艺还这么强,寻常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啊,你就别要担心他啦,倒是先考虑考虑你自己吧!”

朱渚呵呵笑着,小陶去仍是愁容满面,

“咱们这次回去,会不会还有人来找麻烦哦!”

朱渚回道,

“不会不会,你别要担心,我会派人保护你的!”

二人正说着,船儿颠簸一下,差点儿没把他二人晃到水里去!

朱渚大喊,

“怎么啦,怎么啦?!”

一旁的童陆大声回应,

“船要沉啦,船要沉啦,快逃命去吧!”

朱渚和小陶慌了手脚,往里奔逃,可这船儿一晃,直把二人荡飞老高,而后重重的摔到地上!

童陆双手抓住了船舷,朝着二人大笑,

“哈哈,不过是遇到了激流,看把你二人给吓得!”

朱渚和小陶在船板上趴了好一会儿,待那船儿平稳之后,方才颤颤巍巍站了起来。

朱渚来到童陆身边,问道,

“陆小哥,你可把我吓坏了!”

童陆呵呵笑着,正待回话,小乙却从船里出来,说道,

“船底破了个洞,可能是触到了礁,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停下,修好之后再走吧!”

童陆一脸的茫然,道,

“啊,我不过就这么一说啊,还真坏了?!”

小乙笑道,

“你这臭嘴,不是早应验过多次了么!”

童陆不住摇头,小乙却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又道,

“我刚问了,前方不远处就会有人,停下修整一下,到岸上歇歇也好!”

朱渚有些害怕,问道,

“这船破了洞,咱们还能坚持到那地方么?!”

小乙手指前方,笑道,

“喏,不就在那儿么!”

几人一齐往前方看去,果见那岸边水流平缓处停靠着船儿,岸上也有不少建筑,虽然离得稍远些,但也能看清人影了。从这里过去,应该也只几十丈远,以这水流速度,用不了几时便能到了!这样一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瑶儿也从船舱之中蹿了出来,嘻嘻笑着说话,

“哎呀,你们有谁不会游水呀,咱们怕是要游到临安去啦!”

这自然是玩笑话,不过还是把朱渚和小陶吓得够呛!

小陶有些慌乱,说话之音也是有些变化,

“我们,我们真要游水么?我,我可不会啊!”

朱渚虽然害怕,但也很快明白过来,瑶儿这是在逗他二人玩的,再说了,这马上就能上岸,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最关键的是,瑶儿笑容玩味,一看便知是要取乐自己,所以他很快不再担心,反而安慰起小陶来,

“没事,你抓紧我了,绝对不会有事!”

小陶有些茫然,又道,

“你也不会水啊,你……”

朱渚瞪了他一眼,又道,

“你听我的便是,哪那么多疑问!”

瑶儿大笑起来,又道,

“你俩啊,真是有趣得紧!哎,我刚才发现个有意思的东西,你们想不想听呢?!”

小乙转过了身去,童陆看到之后,也是笑眯眯的看向另外一边,朱渚和小陶盯着瑶儿瞧看,一脸的无辜样!

瑶儿跳过来,一把揪住小乙,大声道,

“臭汉子,你真不想听么?!”

小乙回道,

“不想听,你啊,还是对他俩讲吧!”

小乙说完这句,便挣扎着要走,瑶儿哼哼两下,说道,

“好啦,好啦,这船底破了个大洞,我发现,好像不那么简单哦!”

朱渚问道,

“有什么问题么?!”

有人在听他说话,瑶儿这才又笑出了声来,回他道,

“我给你们说啊,这水中有人设了障碍,专门对付这过往的行船!呵呵,你们想啊,咱们这船中了招,那又能行到哪儿去呢?!”

朱渚思索片刻,张大了嘴回道,

“哦,哦,你是说那里!船底坏了,谁都不敢再冒险走远,这前方正好有这么一处,也只好靠边停下!他们,他们这是想要赚咱们的钱哟!”

瑶儿哈哈大笑,一手拍在朱渚肩头,笑道,

“不错,不错,一点就通,是个聪明人!不过,这还没完呢!”

朱渚睁大了双眼,问道,

“除了这,难不成还有别的?!”

瑶儿格外认真,点头回他,

“那可不,谋财害命,应该也是常有的事!啧啧,这可怎么办才好哟!”

朱渚和小陶脸色惨白,又道,

“那,那咱们还要去么?”

他二人胆子小,瑶儿随随便便一糊弄,便吓得不行,哎,就这样啊,还是多待在家里才好!

小乙本欲走开,却又听得瑶儿说这是人为,于是回头问她,

“臭娘们,你说说看,为何会说是有人故意设下的陷阱呢?!”

瑶儿大笑,回道,

“哈哈,臭汉子,刚不是不想理我么,这个时候,怎会又有话要问呢?!”

小乙白她一眼,道,

“不说拉倒,反正我们也要靠岸,是不是这般,见识见识便知!”

船身已有一半入了水中,呵,这破洞还真是不小哦。那地方也已靠得近了,所以小乙又是去帮忙靠岸,此处乃是个水弯,流水不急,倒是很好停下。再加上岸上的十来位,早就见到了小乙所在这船,纷纷过来帮忙,所以,也是没费什么力气,便把船儿稳稳停下。

刚上岸来,便有人过来招呼,是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皮肤黑成炭样,看来也没少晒太阳,他迎上前来,笑着问话,

“几位的船可是坏了,怎的不住往下沉呢!啧啧,这大江之中多有暗礁,还是得小心一些才是!”

童陆笑道,

“哎,不就是一只破船嘛,只要人没事,那便好!哎,小兄弟,你们这里可是能够帮着修理修理?!”

小伙拍着胸脯,回道,

“小哥好眼力!我这十来位哥哥,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对他们来说,把这船修好,那可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童陆将信将疑,又道,

“哦,这么厉害?哎,那就赶紧的吧,我们还急着赶路呢!”

小伙笑得眯起眼睛,又道,

“只不过,手艺好,这价钱嘛,自然也是要高些的!各位,你们看,是否还需要哥哥们看看呢?!”

童陆笑呵呵回他,

“只要真有本事,钱嘛,自然是不会少了你们的!去吧,越早修好,咱们公子给得越多!”

童陆伸手去拉朱渚上岸,朱渚倒没什么感觉,因为钱对他来说,也不过就一个数字罢了!

那小伙一听这话,立时点头哈腰,手指一间凉棚,道,

“几位这边请,先吃些酒水,待哥哥们修好了船,再走也是不迟!”

小伙领着几位进了那棚子,四周由木头撑住,中间则是拉了些破布,算是能够遮挡一些风雨,不过,若是风雨稍大一些,那可就要倒霉了!有几只小凳,各自寻了坐下,茶也早就准备好了,小伙挨个倒上一碗端来。小乙吃了一小口,味道还算不错,有股子清香,似是要夺人心魄那般!

小乙不由赞叹,道,

“哎哟,这茶可是好啊,味道相当了得!”

小伙笑着回应,

“那可不,这可是贡茶哦,乃是我大哥从杨州带来的,平日里都舍不得吃,今日刚好煮了一壶,正巧遇到几位,便与你们分享分享啦!”

童陆笑道,

“呵,杨州哦,好地方,烟花三月下扬州,唯见长江天际流!嗯,小哥,你也是杨州人不成?!”

小伙笑着回话,

“我呀,可没那好命哟,就这附近的乡野小民,自小吃不饱饭,所以到现在也是个猴儿样!不过,在跟了大哥之后,呵,这日子也是过得红火了起来!”

童陆又道,

“哎,你那大哥没在么?!”

小伙回道,

“大哥出去办事去了,我估摸着,这一两天,应该就能回来了!”

小乙心想,多半真如瑶儿所讲,这些人聚集在此处,赚些不义之财,不过也无所谓啦,朱渚有的是钱,大手轻轻一挥,便够他们吃上一辈子了!不过,现在还有个问题,如今朱渚还未回到临安府,这路上一切的花销,都是自己来垫付,啧啧,这个嘛,还真有些不好办了!小乙又看了看自己的船儿,那些位已经开始着手修船,还挺认真,哎,这样说来,也能勉强算是凭手艺吃饭,他们若是修得好,要给这钱嘛,倒也不至于那么心疼了!

瑶儿一直未有说话,只是笑眯眯看着小乙,小乙白她一眼,抽笑一下,问道,

“臭娘们,你怎么老是盯着我看,我脸上难道是长了癞子不成?!”

瑶儿呵呵笑着,回道,

“没有,没有,只是今日臭汉子看起来很是英俊,我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

小乙摇起头来,抹了一脸,哪敢再有回话!

这二人的简单对话,童陆等人早就习惯,也只当作是耳旁风了。可这小伙一听,却是红了眼!小乙觉得奇怪,忙问,

“哎,小哥,你这是怎么了?!”

小哥咧嘴笑开,把眼中泪水给逼了回去,而后方才回道,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听你二人彼此称呼,突然想到了我的爹娘!以前我爹老是唤娘臭婆娘,娘则叫爹烂狗爹!虽然听起来像在骂人,可我知道,他们又有多么在乎对方!”

小乙又问,

“那你爹娘呢?!”

小伙仍是保持着笑意,回道,

“死了好几年了,那年闹了饥荒,活生生饿死了!我啊,还算命大,才能活到今日!”

小伙着着抹了抹眼,又道,

“不说了,不说了,你们先吃着茶,我去弄些吃的过来!”

小伙向几人微施一礼,这才回退了出去。待他走后,小乙方才又开了口,道,

“我看他们倒也不像是坏人哦!”

童陆摇摇头,回道,

“不是所有的坏人都是天生的,我想他们也是逼得走头无路,方才干起了这等勾当!哎,谁都有自己的难处,你故意坏了他人,这总归还是不对的嘛!”

朱渚和小陶没什么概念,当然也就不指望他们能够提出什么意见了!几人请的向导面上尴尬,自顾自喝着茶。

小乙问他,

“叔,你以前走的时候,可有遇到过这事?!”

对方直是摇头,回道,

“没遇到过,没遇到过,应该,应该也是刚来不久的吧!哦,对,一个多月前,我也曾走过一趟,根本没有发现过他们哟!”

小乙点点头,又看了看瑶儿,瑶儿一边抿着茶水,一边看着他,小乙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可她仍是连眼都未有眨过一下!呵,难道是魔怔了不成?

小乙白她一眼,问道,

“臭婆娘,你怎么看?!”

瑶儿嘻嘻笑了两声,回道,

“我没什么看法,臭汉子觉得是怎样,我就觉得是怎样!”

小乙很是无语,把头转了过去,又用手挡住了脸!

正思索着,外边几声轻吼,那小伙匆匆去到了几人船上,不多时又下了船来,直奔到这棚子里边,对几人讲道,

“不好意思几位,哥哥们说了,这船伤得厉害,今日怕是修不好了!不过,咱们也会抓紧,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船修好!我们这儿也有住处,若是不嫌弃,大可在那将就将就!”

小伙说完,又施一礼,再次退了出去!

小乙心想,这么明显,不就是想多赚些钱么,多住一晚,定然又会多上不少钱,呵呵,这算盘打得当真是不错!

小伙出去没多时,便端了一大盆鱼肉过来!也是,在这江边,最多的当属这鱼肉,用它招待客人,当然最是新鲜。这鱼不大,长得就像一把把小刀,鱼肉呈现出银色,那汤也是炖得白白的,看上去,让人极有食欲!小伙很有心思,放下鱼后,又回头取了些酒来!啧啧,这可实在贴心得很呀!

小伙给众人摆下碗筷,笑着说来,

“这是今早刚打的刀鱼,炖得刚好,快些尝尝吧,味道相当了得!我呢先过去帮帮哥哥们的忙,有事就大声唤我,我立马过来!”

小乙道,

“小哥,你也坐下吃点儿呗!”

小伙笑着回应,

“多谢哥哥,我呢,还要等着哥哥们忙完了,再一齐吃!你们吃你们的,你们吃你们的!”

说完,小伙又是退了出去,屁颠屁颠奔到了船上!

童陆眯眼说话,

“哎,你们说这鱼里边会不会有毒啊?!”

小乙笑着回他,

“刚才你对茶水都未有怀疑,现如今却是想起这了!”

童陆呵呵笑道,

“人们当然是最容易想到茶中下药,所以也是最易被人察觉的嘛!下到这鱼里,可就不一样了!嘿嘿,也许啊,只是我瞎想,瞎想而已嘛!”

童陆的筷子已经伸向了一条刀鱼,夹起之后,放在嘴边嗅了嗅,而后狠狠咬了一口,一边吃着一边说话,

“管他的,先吃饱了再说!”

这鱼有个一尺来长,真如把刀一样,童陆一口咬到了腹部,正是肉质最嫩的地方!品尝体味了一番,这才又开口说话,

“刺不少,但很软,直接吞下便是!嗯,这鱼肉啊,鲜嫩得很,是好东西哦,快尝尝,快尝尝!要中毒,那也不能我一个人中吧,你们说呢?!”

这家伙老爱乱说,不过他也应该是看明白了,这群人根本不像是要害命的,所以,这东西应该也是能够放心吃的!小乙当然不怕,白青给他吃了那么多药,寻常的毒,根本耐何不了他!其余几人也都饿了,见着童陆大口吃鱼,也是再忍不住,纷纷拿起来吃人。

瑶儿嘻嘻笑起,给几人倒上酒水,最后把那酒碗递到了小乙嘴边,道,

“臭汉子,来,吃一碗!”

小乙自己伸手来拿,她却是不肯,非得自己来喂,小乙没办法,也只有张大了嘴,三口两口吃完!

童陆边吃边道,

“你俩够了啊,什么时候都不忘黏糊一下,真是倒人胃口!”

小乙笑道,

“有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

小乙夹起一条鱼,放到瑶儿碗中,碗比较小,所以鱼大都是露在了外边,瑶儿又夹起一大块肚皮肉,放到了小乙的口中!这画面其余几人都不愿再看,于是纷纷转过了头去。

“哎,你们看,有船过去了哟!”

朱渚看着江面有小船经过,也是不由得发出感慨,

“咦,那船怎么没被撞坏呢?!”

童陆跑到棚外,仔细看了看,果见两条小船顺流而下,丝毫未受什么影响!他略一思索,而后方才回来坐下,说道,

“哎,你们说会不会早就设计好了,专门只针对稍大些的船儿呢!嗯,没错,应该是这样了!你们想啊,这小小的船儿,又怎么可能会载那大户人家,小小渔民,也没什么钱,即便过来,那也赚不到什么钱呢!”

朱渚手拖着腮,道,

“哎,这事怎么就让咱们给遇上了呢!”

童陆又道,

“没关系啊,反正你钱多嘛,给他们一些,当是施舍了!”

朱渚回他,

“可我现在身无分文,还不是只有哥哥们先垫付着呢!”

朱渚在这事上,倒也不糊涂。

小乙笑道,

“要不然打个欠条,让他们去临安取?!”

正说笑着,外边却又见着那小伙,小伙蹦跳起来,在向远方招手!童陆觉得奇怪,也是出门来看,呵哟,这可巧了,又有一条船儿半沉入水中,可不就与之前几人那船一样的么!哈哈,看来今日不会孤单了哟!

童陆打趣道,

“哎,小哥,今日生意格外好哟!”

小伙笑着回应,

“今日还算不错啦,不过,有时半个月都遇不到一个,那还不是造孽得很哟!”

小乙几人也都出来了,只见上游下来一船,船身比小乙几人乘坐的那只还要大上不少,也不知是哪个有钱人家!船儿不稳,歪得厉害,把船上人吓得不轻,老远便听着他们叫唤!童陆端着碗酒,一边慢慢品着,一边看着那方,好不开心,

“哎,这场面,可是不容易见着的哟!”

那小伙忍住没笑,回道,

“没事,只要到了我们这儿,难度再大,都能把他修好!”

小乙见着这方已经有人划起小船靠了过去,那船上人多些,似乎还有好些个姑娘,所以还是大意不得,派人过去,在需要求助之时伸出援手,也是很好的!看到这里,小乙越发觉得这些人有趣,还真想好好了解一下他们!

那船儿破损得厉害,船身下沉速度奇快,这方把剩下的两条小船也一并带了过去!先前两条船儿已然靠近,那大船却是不受控制,旋转了起来,船上人也是被吓得惊叫不止!还好,那船已经到了水湾之中,又被淹了一多半,流速转速已然没那么快了,这方四条小船围拢过去,开始往那大船之上扔出绳索。船上还是有明白人,立时将绳子拉起,死死摆到了船身之上。如此这般,四条小船,四条绳索,从四个方向全别扯住了大船。在双方的努力之下,那大船终于慢慢平稳下来,虽然仍是不住往下沉去,可有这些人帮忙,安全回到岸边,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了!

童陆不住赞叹,

“不错,不错,还真是熟练得很哟!”

小伙得很骄傲,回道,

“当然,要吃这口饭,当然本事要够才行嘛!”

小乙心头好笑,不过,也更加确信,这些人并非为了钱财丧了良心,他们如此做法,虽然有些不大地道,但也是个生存的好办法不是!再看这些人救援的手段,也是相当的专业,看来真是没少操练的,所以,那一船几十号人,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小乙又想,今日一连收了两条大船,也不知究竟能够赚得多少,会不会一月不开张,也能填饱肚子?!

四条小船牵引着大船,慢慢往这方过来,停靠妥当之后,有人搭起了木板,引领这船上人员上岸。小乙见这船甚是豪华,真真是大户人家的船哟!那小伙又在说些话,与之前小乙几上来时差不太多,不过,这里边有好些个女子,他又添了些关切之语,平复一下对方心情!

船上连同杂役之类,共有四五十位,还有几位年轻姑娘,长得都很是好看,小乙才看两眼,便被瑶儿拉到了一旁,而后听她抱怨,

“臭汉子,这些庸脂俗粉,看他作甚!”

小乙笑呵呵回头再瞟一眼,回她道,

“呵,可不是庸脂俗粉嘛!”

这话把瑶儿给逗乐了,她挽住小乙胳膊,又往那方看去,

“哎哟哟,快看看,快看看那位姑娘,长得可是美艳得很哦,也不知又是哪一家的大户小姐哟!”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