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三

三三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回头一看,呵哟,果然与之前见得的不大一样哟。刚上来的这位,衣着虽然看似不起眼,只是一条粉红色长裙,外加一件白绒小袄,但对于行走江湖多年的小乙,以及见识不凡的瑶儿来说,却是能一眼看出厉害!她头顶之上别着一枝小簪,亦不是凡物!小乙知道她这是想要掩饰自己身份,可从她走路时双手的姿态,也能看出端倪,这种从骨子里边透露出来的气质,果然是不好掩饰的!瓜子脸型,略施粉彩,虽然不是非常惊艳,但也足够迷人了!

瑶儿撅着嘴,道,

“臭汉子,你可看够了?!”

小乙眼神未收,笑着回她,

“就是脸上抹了太多东西,不知原来是何模样!”

瑶儿噗嗤笑出声来,又道,

“臭汉子,你觉得是我好看,还是她好看?”

小乙故意多想了想,方才回她,

“自娘们要是吃胖一点,定是比她好看的!”

瑶儿嘟着嘴,道,

“那,那臭汉子你以后每餐都喂我吃,我定是吃每次吃得饱饱!”

这一声稍大一些,也是引起了那女子的注意,她往这方看来,见得瑶儿踮起脚,撅起嘴来,正欲亲到小乙的脸上。女子一见此一幕,竟是俺嘴笑了起来,而后又多瞟了几眼,让才转身,跟随着那小伙往里去了。

瑶儿飞快亲了小乙一口,又拉起小乙的手,笑道,

“臭汉子,咱们跟上去看看呗!”

小乙回她,

“有什么可看的,你没见那几个大汗,眼珠子似牛那般,恨不得把人给吃掉!”

当然,大户人家的小姐嘛,随时随地都会有护卫在旁。不过,这些位眼睛瞪得老大,也不见得有多大本事,只要能够唬住人,那就可以的嘛。小乙心头想着之前这几位在船上惊惶失措的模样,也是不由得发笑起来。瑶儿使劲一拉,便带着小乙凑热闹去了。

这些人坐的船,比小乙这边的大上许多,所以啊,待遇当然也是不大一样,人家去往的可是一间小屋,虽然不是很精致,但无论怎样,也比那棚子强上太多,下雨应该也不会被淋着。童陆不知什么跟了过来,愤愤不平道,

“呵,咱们的船儿小些,便要受这歧视?!”

小乙笑着回他,

“人家更有钱些,当然要去到好地方呀,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嘛!”

眼见那小姐进到了屋内,几人再往前两步,却是被那守在屋外的五大三粗的家伙叫住,

“喂,你们过去点,我家小姐不喜欢有人打扰!”

瑶儿嘿嘿笑起,回道,

“这地方又不是你们的,我爱来就来,你们管不着!”

对方脾气也不好,挽起袖子便要过来,可那屋门却又开启,那位小姐竟又转身出来,喝住了对方,

“住手!”

女子说话铿锵有力,倒还真不像是寻常的那些位弱不禁风的小姐!

壮汉解释道,

“小姐,这几个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咱们一上岸,便鬼鬼祟祟的,现在过来,肯定是想要来找麻烦!”

小姐回道,

“莫要说了,你们快些退下去吧!”

那听了这话,仍是气呼呼的,退是退了,不过也是往后退了半步,又抱起双手转开了去!

小姐笑了,微露牙齿,白晰整齐,还挺好看,

“姐姐,你们可有事找我?!”

瑶儿大大咧咧回她,

“哎哟喂,没见过大户人家小姐,今日见着,当然想要多看几眼啦!”

小姐掩嘴笑起,回道,

“姐姐说话真是风趣,刚才看到你与这位大哥当众亲吻,也是性情中人,姐姐若是愿意,来屋里坐坐,咱们姐妹好好说说!”

没想到,这女子竟是如此大方。

可瑶儿却是不干了,回她道,

“我可不要和我家臭汉子分开!”

小姐笑个不停,又道,

“我寻思着,这一屋的女子,大哥会不会不好意思啊!”

瑶儿笑着回她,

“那好办啊,妹妹与我们到棚子里边去,嘿嘿,你别说啊,棚子里边空气好,也能看着那大江,可比这里自在多了!”

小姐略一思索,回道,

“咦,姐姐这提意好,我这就与你们一同过去!”

小姐提了提长裙,从那屋中走了出来。

大汉急了,忙道,

“小姐,这野汉子和野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可千万别要去啊!”

瑶儿大怒,呵道,

“哪里来的不长眼的恶狗,张口便要咬人,信不信我一剑过去,把你的一对招子给挖出来喂了鱼吃!”

大汉气极,又欲用武力解决问题,可那小姐挡在中间,厉声道,

“住手,住手,你们再不听话,这次回去,我便与爹爹说,你们应该也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那几个听了这话,也是立马闭上了嘴。小乙心头好笑,这恶人啊,总归还是有人能够制住他的!

瑶儿伸手招呼那小姐,

“来吧妹妹,咱们过去说话!”

小姐笑眯眯的往这边走来,那屋内又是跟出两人,瞧这模样,应该是这小姐的丫环了,他们迅速跟到了小姐身后。小乙见着二人身法,也是一奇,呵,这两个女子,怕是要比那几个壮汉还要强上许多!也是,这要紧人物身边,总归还是要有些高手才行!

回到了棚子之中,却是没见得一人!那一大锅鱼,也没吃了什么。小伙见得这位小姐也到了这边,于是又赶了过来,询问还需要些什么。小姐示意把这鱼肉再加热一下就行,小伙便是端着鱼汤去了。从这点倒也能够看出,这小姐应该也不是那娇生惯养的,至少对于底层人物,没有那天生的偏见!

小姐先开了口,问道,

“姐姐,你们的船儿,也是受损了么?!”

瑶儿笑着回她,

“是呀,而且还挺严重,没个两天日,怕是修不好的!这不,你的船儿一来,他们怕是又要先忙你的了,所以,也不知还要等多久喽!”

小姐笑笑,回道,

“先来后道嘛,自然是要先修姐姐的船!”

瑶儿又道,

“嗯,妹妹说话正直,我很喜欢,不知妹妹芳名?”

有小乙和童陆这两名男子在场,不过这小姐还是未有太多避讳,回答得非常干脆,

“回姐姐的话,我叫莫沫,姓莫,莫测的莫,名沫,水沫的的沫!”

瑶儿一听这名儿,大笑起来,回道,

“你这名儿,实在有趣呀!我叫瑶儿,这是小乙,陆陆!咦,说起你这名儿,我们一行人中,也有个很有趣的名儿,他姓朱名渚,哈哈,叫起这名儿,就像是在喊他‘猪猪’一般!”

瑶儿左右看看,未能找到朱渚,慢慢悠悠问来,

“哎,朱渚又跑哪儿去了?!”

小姐一听朱渚的名儿,眼中放出一丝光亮,忙着问来,

“姐姐,朱哥哥是与你们一齐过来的?!”

哎,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这小姐竟是认得朱渚?!小乙心想,朱渚乃是富商之子,当然是远近闻名,这小姐听过他的名字,倒是正常。可她刚才称呼朱渚为朱哥哥,啧啧,这可不简单喽!再看周围,哪里还有朱渚的身影,呵呵,或许正是他故意在躲着这小姐呢!一想到此处,小乙也是不由得笑了起来!

“臭汉子,你笑个什么!”

瑶儿看着小乙笑起,觉得很是奇怪,于是这般问他。小乙直是摇头,瑶儿又才把头转了过去,问道,

“哎,莫沫,你可是认得朱渚?!”

莫沫温柔笑起,回道,

“当然认得啊,而且,还熟悉得很呢!”

瑶儿满脸的疑问,又道,

“哎,你倒是与我们讲讲嘛!”

莫沫道,

“他爹与我爹,算得上是世交,我和他呀,也是从小一齐长大的。只是不知怎么回事,这一两年,他总是刻意躲着我,算起来,我也有好长时间没有见着他了!”

瑶儿呵呵一乐,又道,

“哈哈,这朱渚定是做了什么坏事,所以才会故意躲你!啧啧,你看看,他这会儿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童陆插话进来,道,

“啧啧,姑娘与朱渚竟是青梅竹马哟,呵呵,这小子还敢躲开,我这就去寻他过来!”

童陆说完,起身寻朱渚去了。

小伙把鱼又端了上来,瑶儿赶紧夹了一条递送过去,笑着说来,

“这鱼不错,我刚才也吃了些,真是一绝呀!快,快,趁热吃才最好呢!”

莫沫身后的一位往前一步,欲要先行品尝,呵,这也是有模有样,还要来个试吃才行!不过,莫沫摆开手,叫她退了下去,而后自己夹起一块肉来,放入嘴中仔细品尝!别说,这鱼虽然做法简单,但却是最大限度的保存住了鲜味,因而滋味相当不错!

莫沫只吃一块,便赞不绝口,道,

“哇,这刀鱼我也吃过的呀,为何没这好呢!”

瑶儿笑道,

“这还不简单,这江里的鱼儿,自然要用江里的清水煮了方才好吃!”

这一套说话,是瑶儿从小乙口中学来,虽然没什么实在道理,但也能唬住人!莫沫不住点头,也给瑶儿夹了一条。二女呵呵直乐,一齐吃起鱼来!小乙浑身不自在,感觉自己像是多余了一般!不过,好在童陆很快就寻到了朱渚,揪住了衣领,拖拽了回来。

还未见得人,便听着一声轻笑,

“你家妹子来了,你怎的却躲起来了呢!”

说完这句,童陆带着朱渚和小陶,一齐现了身!莫沫一见到他们,也是立刻站了起来,温柔笑道,

“朱哥哥,今日在此处遇着你,真是好巧的呀!”

已经这样了,朱渚再要躲藏,也没什么意义了,索性就乖乖过来,与人叙叙旧吧!不过,他还是有些胆怯,却是来到了小乙身边坐下,让小乙能够稍稍挡着一些。刚一坐下,却又被童陆给提了起来,

“喏,这是我的位置,你的在那儿!”

童陆又把座位给抢了回来,没办法,朱渚也只有正对着莫沫坐下,方才能够离她更远一些。

“哦,原来是莫沫呀,我刚才肚子不舒服,去到后边拉了一泡!”

朱渚真是恶心,明明见着众人在吃那鱼,却是说出这般话来。对于小乙这类人,倒不算什么,你就真在拉屎,转过身去也能吃得下去,可对于这大家小姐来说,可就不大好说了!果然,莫沫脸色微红,亦是放下了手中长筷!

莫沫又露出了温柔笑意,回道,

“哦,是这样呀,我还以为朱哥哥是故意躲着我的呢!”

谁都清楚,莫沫早就看穿了朱渚,他刚才的那话,根本瞒不过她!

朱渚忙道,

“我为何要躲着你呀,没有的事,没有的事!”

莫沫又道,

“嗯,咱们不说这了!对了朱哥哥,你又为何会在此处呢?”

朱渚想了想,回道,

“我们的船破了个大洞,为了安全起见,只好停靠过来,让他们修理了!嗯,那你,你又为何会到这里呢?!”

朱渚真是不会讲话,人家应该是想问,你为何会从上游过来,而且别人怎么问你,你又怎么去问别人,实在有些不大好的!不过,莫沫的回答,可是要明确许多了!

“朱哥哥,我前些日子去了庐山,那地方实在太美,于是又多待了几日。这不,今日刚巧到了此处,正好也与朱哥哥一样,船身被撞破了,还好有那么多好心的大哥帮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呢!”

你看人家,本来可能是黑心赚她钱的,在她口中,却也成了她的救命恩人,这女子,还真是有些不简单呢!

朱渚一听这庐山二字,也是弹跳了起来,问道,

“什么?你也去了庐山?!”

莫沫不住眨眼,回道,

“也?也去了庐山?这么说,朱哥哥也是从那庐山来的?!”

朱渚一句话便暴露了自己,与这女子相比,实在太过幼稚。

朱渚又道,

“没错,是从那里过来,还差点儿死在那儿了!”

莫沫被他的话吓到,满面惊恐,

“怎么,朱哥哥你,你遇到了坏人不成?你有没有被人欺负,有没有受伤?!”

说着这话,便要往这边过来!

朱渚赶紧抬手制止,又道,

“没事,没事,你看我现在,不都好好的么,一点儿事也没有的!”

小乙心头好笑,这朱渚在莫沫面前,真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他似乎还有些怕她,也不知是为了何事!

莫沫微微点头,又道,

“哦,这样就好,可把我给吓坏了!”

瑶儿听他二人对话,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此时插进话来,讲道,

“哎,你们两家,是不是已经给你俩安排了婚事了呀?!”

瑶儿这般说法,其实也并非全无道理。莫沫如此关心他的朱哥哥,是真的出于友谊,又或是她早就知道了朱渚将来会是他的夫君。而朱渚这边,更是叫人生疑,他为何又要躲着莫沫,是真的不喜欢她,又或是太过害羞,不敢再去面对她呢!啧啧,小乙越想,也越是同意瑶儿的这说法了!此时再看这二人,皆是红了脸,小乙几人心里都乐开了花!

童陆大笑起来,道,

“哎呀,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呀,哈哈,连所坐的船儿都在同一地方被撞得稀烂,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缘份可以讲得清楚了!哈哈,哈哈!”

这话讲完,朱渚更是无地自容,把头埋到了桌子下边!

童陆本来也只是试探,可谁曾想,这朱渚如此表现,可不就把一切都说得清楚了么!童陆笑得前仰后合,又道,

“哈哈,我算知道了,你为什么要躲着人家了!哎,不过,这也没什么呀,先多处处,成婚之后,也不会觉得太过生疏嘛!”

朱渚哪敢说话,莫沫倒很是大方,虽仍是经脸着,说话声音也很正常,

“各位莫要再取笑我们了!虽然已有婚约,但尚未成婚,许多事情还是作不得准的!”

童陆笑道,

“好的,好的。不过啊,以后还得莫沫你多费心了哟!”

童陆当然是在说这朱渚,他性子软,也是孩子脾性,莫沫与之相比,那可是要成熟懂事太多了。若是二人成婚之后,岂不是要让莫沫来当家了?!呵呵,想到此处,童陆又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朱渚终于开了口,道,

“别笑了,别笑了!”

童陆立时收住了笑,正经回他,

“好,我是绝对不会再笑了,嗯!”

可只过了片刻,他又是笑出了声,接着道,

“除非忍不住!哈哈,哈哈!”

朱渚不敢再讲,却是始终站在他身后的小陶开口发了言,

“陆陆哥,你,多就莫要再取笑朱渚哥了,他已经够难受的了!”

小陶讲出这话,童陆想了想,也觉自己做得过了些,于是止住了笑,回道,

“好的,好的,我不再说了,不再说了!朱渚,对不住,莫往心里去哈!”

良久,朱渚方才回了话,

“没事,没事!”

声音极小,不过还是能让众人听见。

莫沫见场面有些尴尬,于是换个话题来讲,

“姐姐,你们又是怎样认得朱哥哥的呢?”

她在替朱渚解围,瑶儿看破不说破,于上顺着她的话讲,回话道,

“人说财不露白,你的朱哥哥也是因此而遭了贼人暗算,差点儿回不来了呢!”

瑶儿颇有兴致,从第一次见到朱渚如何如何,到后来一路顺流而下,到达这地方简单介绍给了莫沫知晓。莫沫满头是汗,听得朱渚小陶被坏人抓住,双手都快要把那方巾给扯烂,看来,她也是十分关心朱渚的,只是这朱渚太过腼腆,不敢再轻易靠近于她!讲完之后,莫沫仍是缓和了好一阵子,方才安下心来。

莫沫长舒一口气,说道,

“多亏有你们,要不然朱哥哥也不知还要吃多少苦,真是太感谢了,小妹在此谢过几位恩人!”

说完,莫沫起身,便欲跪下,瑶儿眼急手快,立马伸手拦下,说道,

“妹妹何需如此,江湖中人,谁遇到此事,都会出手相帮的!你啊,乖乖给我坐下!”

瑶儿把莫沫按到了长凳之上,笑呵呵给她倒了一碗酒,问道,

“妹妹吃酒不吃?”

瑶儿都这般问了,而且把酒也给倒上了,莫沫总不能说不吃吧!她微笑着点头,端起了酒碗,道,

“小妹谢过各位恩人!”

瑶儿也嘻嘻笑站端起了碗,与她碰了碰,又道,

“来,来,咱姐俩儿吃一个!”

莫沫吃了一口,便觉辣得不行,不过,还是强咽了下去。瑶儿示意她少喝一些,二女又开始说笑起来,说到开心之处,呵呵乐得不停。这棚子里边,男人倒像是累赘了,小乙无奈笑笑,起了身想要出去看看。临走不忘嘱咐一声,

“臭娘们,你少喝点,那腿要是恢复不好,我可要找你算账哟!”

莫沫一听瑶儿竟是还有腿伤,也很是心疼,关切问道,

“姐姐,你的腿可是受了伤不成?嗯,咱们莫要再吃酒啦,说说话就好!”

瑶儿朝小乙做了个鬼脸,道,

“臭汉子,你去忙你的,我要和妹妹好好说说话!”

小乙耸耸肩,走出了棚子。童陆、朱渚等人,亦是明白人,也一齐跟了出来。最后听得莫沫讲的那话,

“姐姐,为何大哥要叫你臭娘们呀……”

小乙来到了江岸坐下,此处一片绿意,正是风光之时!有些微风拂在脸上,带着些鱼腥味道,却也并不觉得十分难受。再看那两条船儿,上边都各有人在进行修理,他们想必也发现了,先后过来的这两波人,似乎都认得的,所以一并修理,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至于朱渚和小陶嘛,出来之后,便再见不着人影,也不知又躲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虽是耽搁在了此处,可小乙却是觉得十分自在,此时却想着修船的这些位慢些一点,让他多些时间享受这难得的轻松!童陆来到边上坐下,与他一同看这江景!二人说着闲话,看那江面滚滚,船来船往,不时还有那渔翁唱起小调,叫这两岸都能听着!

不知觉间,已至傍晚时分,那红日竟是从远处江面慢慢沉了下去,把远处的大江也给印成了鲜红颜色!这样美景,实在壮观,连这些常驻此处的修船人,也是停下了手中活计,直愣愣的看着那方!待那红日彻底入了水中,这白日也就即将走到尽头。

“哎,大哥回来啦,大哥回来喽!”

那小伙突然大声叫喊起来,也是立时把众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去!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