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六

三六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坐立不安,瑶儿嘻笑不停,场面十分滑稽。童陆等人正在庆贺,都知道不用往外掏出许多银子,并且无需自己动手打发对方,莫沫还说了,今日对方要取的那些银子,都会分发到各人手中,他们当然开心得不行。那些个壮汉此时对小乙几人的好感度也是大增,竟是开始称兄道弟了!小乙一直看着那黑暗之处,真心希望他们会早一些回来!

瑶儿突然把头压在了小乙的胸口,听了一阵,笑道,

“臭汉子,你心跳得好厉害哟!”

小乙回道,

“不用臭娘们你来说,我自己知道!”

瑶儿大笑,又道,

“哈哈,我可是第一次见你这般紧张呢!”

正说着,那火光之外,慢慢显现出了两个身影来!是了,是他们了,小乙立时蹿跳起来,往那方奔了过去。其中一位,当然是曼曼,此时看上去,还是与妙妙有些相似的!至于另外一位嘛,缩到曼曼的身后,只把一个头给露了出来,不是那小跟班又是何人!

小乙一见这小跟班,很是激动,不过,他还是先向曼曼表达出谢意!

“多谢曼曼姑娘,多谢,多谢……”

小乙都不知如何感谢于她,也只能多讲几个谢了!曼曼微微向他点了点头,轻施一礼,慢慢退让开去,回到了妙妙身边。小乙则是直愣愣站着,双眼一点不眨,直盯着小跟班瞧看,直把他看得脸色通红!

瑶儿过来,轻轻拉住了小跟班,他未有反抗,跟着瑶儿回去了,瑶儿边走边道,

“咱们回去说话!”

小跟班看了小乙一眼,似乎未能认出他来,小乙心头有些失落,长舒一口气,而后又才跟了上去。

回到火堆旁边坐下,各人的脸都映照成了红色,此时看来,这小子还真是有些好看呢!他脖颈之上,有几条红印,应该也是刚才那大哥擒他留下的!小乙正面与他相对,其余几人则是分坐两侧,其余不相干的人等,也都各自吃喝去了。

小乙慢慢平复心情,问道,

“你,认得我么?”

小跟班直摇头,回道,

“不认得,应该是没见过的!”

声音很细很甜,似个女子那般,小乙又问,

“你再仔细想想呢?!”

小跟班有些不大自在,反过来问道,

“我不认得,你们每一个人,我都没有见过哦!”

童陆插话进来,问道,

“小乙哥,咱们,会不会认错了!”

瑶儿也道,

“现在看来,似乎又不大像了!”

小乙知道他们说的都是事实,只是,只是他仍然还抱着一丝希望,

“你,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么?!”

小跟班脸色十分难看,回道,

“我,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哦!”

小乙本来重生的希望,在这一刻,似乎又破灭了!他很失落,非常的失落!好长时间,方才说道,

“哦,我看你,你长得很像一位故人,既然不是,那就多有打扰了!”

小跟班看看诸人,很是紧张,又问,

“我,我可以走了?”

小乙点点头,回道,

“嗯,你想去哪儿,都随你便了!”

小跟班慢慢站了起来,缓缓退了出去。待不见了他人影,朱渚方才开口问话,

“这个,这个又是怎么一回事哦?!”

小陶与莫沫也都是一脸的茫然,刚才小乙瑶儿为了保住这人,竟是愿意去对付官兵,可真正看清了这人之后,却又突然放走了他,真是奇怪得很!

童陆正想替小乙说话,小乙却是抬起了头来,回道,

“他的长得很像一个姑娘,她叫月儿,她是那么的美好,就如她的名儿那样!”

说到此处,却是再也讲不出话来!童陆拍拍小乙,道,

“月儿是我见过的女子之中,最最贴心的那位,她就似冬日的阳光那般,她的一颦一笑,也都会给人带去温暖。”

瑶儿也叹了一声,道,

“是啊,就连我这女子,也觉得她是那世间最最美好的存在!只可惜啊,她再也不会回来了!刚才见着这小跟班,我,我也知道不可能会是她的,可是,可是我还是想着,若是真有奇迹,或许她又被老天爷给救了回来!”

朱渚弱弱问道,

“那这月儿,与小乙哥,又是怎,怎样关系呢?!”

莫沫应该早就猜到了,眉头早已皱紧,朱渚的问话,却是由瑶儿来答,她表现得十分大方,并未受她与小乙之间的关系所影响!

瑶儿显得十分平静,与几人讲道,

“月儿是臭汉子的女人,还给臭汉子生了个孩子!那孩子名叫小然,是个男孩,后来,后来还是与她娘一齐走了。我与月儿相处的时日并不太多,但我却是打心底里的喜欢她,我喜欢她对我笑,那笑容,温暖而甜蜜,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臭汉子时间会思念着她母子二人,我并不觉得如何,因为我也很想他们!”

瑶儿说着说着,眼角流出几滴泪来。

沉默了一阵,朱渚又开口问话,

“月儿,月儿真的与这小跟班长得很像么?!”

瑶儿不住点头,回道,

“是很像,特别是从侧脸看来,简直是一模一样!只不过,近处正面瞧他,却是差了很多!”

童陆补充道,

“月儿心灵手巧,也曾拜师于唐门中人!我们与她第一次相遇,她便装作了男人,把所有人都给骗了!所以,小乙哥刚才近处见到他时,仍是希望她是女扮的男装!”

朱渚也不知是怎么了,突然话多了起来,看得出,莫沫也很想让他闭嘴,可最后还是碍于他的面子,未有明里说出来!

只听朱渚又问,

“那,那你们又是为何断定不会是她的呢?!”

童陆回道,

“这个简单,一个人再如何装扮,那眼神总归不会变的!月儿的眼里是一汪清泉,哪像这位,只是一潭死水罢了!”

朱渚不住点头,

“这也能看得出来,看来,你们对月儿的思念,可是极深的哟!”

瑶儿道,

“哎,虽然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但是……”

正讲到此处,瑶儿却又停了下来,直愣愣看向了童陆身后,童陆觉得奇怪,也是回头一看,那儿站着一人,可不正是那才走了的小跟班么!

童陆朝他笑笑,问道,

“怎么,还不想走么?!”

小跟班战战兢兢回话,

“我,我不知道要去哪儿哦!”

也是,他已经被大哥给抛弃了,过来小乙这边,也确认了并非小乙要寻找的那人。这里有很多莫沫的手下,他也很难与之相处,所以,最终回到小乙这边,也是在那情理之中!

童陆笑笑,招手让他过来,

“来吧,来吧,坐下吃些东西。长夜漫漫,也无甚睡意,不如就给我们讲讲你的事吧!”

小跟班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迈步过来,到了童陆身边坐下,朝着众人咧开笑来,这笑好不难看,当然是勉强做出来的!

童陆把身前的一块烤肉递给他,他也是饿得很了,之前大哥喝酒,他也只敢守在旁边倒酒,吃的喝的一点未有碰过,此时得了吃的,也是再忍不住,疯狂撕咬了起来!不过,这人长得秀气,即便再想粗野,也是没可能像小乙那般。

一连吃了好几口,方才安下心来,

“我已经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了,哎哟,可把我给饿坏了!”

瑶儿对这家伙产生了一些兴奋,忙问,

“你要不要吃点酒,我去给你拿些过来!”

小跟班忙道,

“不,不,酒是不敢再喝了,不敢再喝了!”

瑶儿笑笑,又问,

“连酒都不敢吃,还算什么男人哟!”

小跟班情绪立时低落下来,良久方才回道,

“我,我就是因为喝酒,把,把大半个家业都给败光了!”

瑶儿哦了一声,又道,

“呵哟,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看起来胆子也不大嘛,竟也能够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来!”

小跟班很是委屈,回道,

“有那恶贼算计我,我太不懂事,所以,所以才会着了他们的道!当我明白过来之后,为时已晚,所以,所以现在成了这个样子!”

瑶儿又道,

“哎,我看你年纪尚轻,这家中之事,又怎会让你一人说了算呢?!”

小跟班有些躲闪,回道,

“娘亲早没了,后来爹爹也死了,姐,姐姐也被山贼害得跳了江,所以,家里也就只剩下我一人了!”

小乙一听到跳江二字,立时瞪大了双眼,直盯着他瞧看!小跟班一见他这眼神,吓得不敢作声,把头给埋了下去!小乙呼吸急促了起来,忙问,

“你,你家是在雅州城?”

这一声说得稍大声些,也是把朱渚和小陶给吓了一跳!小乙这话问得,难不成,他还真的认得这小跟班不成?!小跟班也被吓到,不敢作声,不过,从他的惊恐表情上看,似乎小乙还是说了!

小乙又问一声,

“说,是不是在雅州城!”

小跟班被吓得不轻,小乙这一声又是强硬了许多,他是真的不敢不答了,于是回道,

“是,是,你,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我自从到了这边,从,从来都没对外人讲,讲起过!”

小乙有些发狠,又问,

“你爹留给你的家业,这么快就被你败光了么!”

小跟班不敢答话。瑶儿等人张大了嘴巴,只有童陆若有所思,看来,他也不明白为何小乙会突然这般说话!

小乙又道,

“呵,我算知道你爹为何不愿让你来继承家业,就是知道你是个败家子,若是让你来做主,铁定会把家业给败光!”

童陆突然想到了什么,也是瞪大了双眼,他是想明白了,手指着那小跟班,大声说来,

“哦,小乙哥,是他啊,是他了!我的个老天啊,这事上怎么会有如此神奇之事!”

童陆这么一讲,众人更是迷糊了!

小乙没理童陆,又道,

“这下好了,来到这边吃苦,呵呵,滋味想必也不太好受吧!”

那小跟班眼泪哗哗直流,呜呜哭喊了起来,哭了一阵,抹了把眼泪,这才质问小乙,

“你是什么人,我叫什么苦,与你又有何干系!”

小乙蹭的弹跳起来,小跟班被吓得滚到了地上!还好瑶儿眼疾手快,否则一巴掌过去,不得要了他半条命哦!小乙未能解气,又是飞起一脚,踢到了小跟班的屁股。虽然未用全力,但也是让他好受!

小跟班哇哇叫着,说道,

“你与你有什么关系,我与你有什么关系!”

小乙大吼一声,

“我是你姐夫,你说有没有关系!”

这话讲出,世间突然静了下来,连那莫沫的手下,亦是停止了吃喝,纷纷往这方看来!小乙讲完这一句,长长出了口气,往那火里吐了一口唾沫,而后才被瑶儿拉了回去!

什么?姐夫?这,这小跟班的姐夫?!哎哟,这,这可不得了哟!

瑶儿似乎猜到了什么,弱弱问来,

“臭汉子,你是说,这小跟班,他,他是月儿的弟弟?!”

小乙未有回话,却童陆道来,

“嗯,我想是了!瑶儿你与月儿相处不久,我呢,也是某次偶然说起,才知道月儿是有一个弟弟的!只是这个弟弟不大成器,所以月儿她爹便把月儿当作男孩子来养,希望她能够独挡一面!可这后来,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这好好的一个富豪之家,便这样没了!”

童陆说着说着,也是不禁流下泪来,

“月儿落到了江中,她爹以为她死了,伤心欲绝,很快也就去了。这家可就交到了这家伙手上么!如果记得没错,你应该叫做小云吧?!”

小跟班止住了哭,坐立了起来,被小乙踢到的屁股蛋,此时也是顾不得它在痛了!他不敢相信,这些人竟真是认得自己,还能把自己的家世讲得一清二楚!而面露凶相的那位,还称他是自己的姐夫,啊,怎么这么乱,他恨不得挖个洞自己钻进去!

童陆见他不答,又问一句,

“问你呢,你是不是叫小云?!”

小跟班缓和一阵,终于还是点下了头来,回道,

“是,是,我是小云,我的姐姐,她,她叫小月,你们,你们真认得,认得她?!”

童陆不住感叹,又道,

“这可真是太巧了,竟然真的遇上!啧啧,也难怪,你与你姐姐乃是同胞,长得也是像极!”

这小云直直盯着小乙瞧看,眨了眨眼,问道,

“你,你真是我姐夫?!”

小乙狠狠瞪了他一眼,又把他吓得缩成一团,小乙恨其不争,回道,

“是,是你姐夫,你还有何疑问?!”

小云又瞧了瞧瑶儿,顿时对小乙生起了厌恶情绪,

“你,你既然是我姐夫,又,又为何会和这女人好,你,你对得起我姐姐么?!”

虽然没甚底气,可他还是讲了出来,这次,却是换作小乙沉默了!

瑶儿忙道,

“哎,小云,你听我说,你姐姐已经没了,消逝在那大海之中了!哦,对了,她还有一个孩子,名叫小然,只可惜,只可惜他也与你姐姐一同去了!”

小云一听这话,却并非十分难过,难不成,他与他姐姐之间多有隔阂,他也并不关心月儿的死活?!

小云很淡定,回道,

“呵,即便我姐姐死了,那也不能这么快就找了新欢吧!”

瑶儿白他一眼,道,

“你们男人不都喜欢三妻四妾的么,再说了,谁说夫人没了,就该永远守寡的!”

这话说得实在有些勉强,也很不着边际,不过,小乙也无所谓了,他为他姐姐呜不平,也是应该的!

这次换作是小云有理了,他站起身来,一手叉腰,指着小乙大声问话,

“你把我姐姐,还有,还有我那小外甥给弄丢了,你,你就没想过要去找么?!”

小乙作不得声,童陆代他回答,

“那样情形之下,又怎么可能会有活路可言!我们也同样遭受到了龙吸水,有命活下来,实在是老天爷帮忙了!再说了,后来我们也曾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找寻,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小云冷冷道,

“那如果我姐姐又回来了,你,你又该如何,是把这个女人赶走跟我姐姐在一起,还是直接把我姐姐给抛弃?”

童陆回道,

“小云,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可是,我们还是要面对事实啊!”

小云又道,

“我不要你讲,我要他,这个自称是我姐夫的人来说!”

小乙微微抬起头来,眯眼看着眼前这人,他的面孔慢慢变幻,似乎是化成了月儿的模样,他双眼湿润了,泪水也是在眼眶之中不断翻涌。良久,方才听得他回话,

“如若必然要舍弃她二人之一,那我宁愿选择去死!”

童陆实在没能想到,小乙竟是讲出这句,呵,他初时惊讶,后又不住赞叹,瑶儿在小乙心中,已有了如此份量!当然,瑶儿内心波澜起伏,亦是感动得一塌糊涂!她总是以为自己只能算作是白青,或是月儿的一个替身而已,此时听得小乙吐露真情,虽然只有这简单一句,却也足够让她受用好久!瑶儿眼中泪花闪闪,嘴角却是笑意盈盈。

小云也没想到,他竟会如此回他,他思索了一阵,方才又道,

“若是,若是我告诉你,我姐姐并没有死,你,你还会不会去到天涯海角寻她?!”

小乙心头一颤,不过还是慢慢恢复了平静,回道,

“这,这又怎么可能呢!”

小云急了,又道,

“怎么不可能,她分明就没死啊,干嘛要我说她死了呢?!”

哎,这是什么意思,小乙再次站起了身来。

“你,你说什么,你,你怎么确定她没死,你可知她在哪儿,她在哪儿?!”

小乙这话讲得极快,当然也是太想知道那答案了!他上了手,双手紧紧抓住小云胳膊,不住摇晃,又问,

“你快说,你快说啊!”

小云被弄痛了,龇牙咧嘴大呼起来,小乙这才觉出自己刚才太过鲁莽,于是放开了他,问道,

“是我太着急了,你刚才为何会那般说呢?!你,你可知她现在又在何处?!”

小云往后退了几步,用手按压着痛处,这才咬牙道,

“我真是没想通,我姐姐为什么会喜欢你,还要,还要心甘情愿替你生孩子!”

小乙忙道,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你告诉我,月儿她在哪里,告诉我,好不好,好不好?!”

曾经以为板上钉钉之事,却突然有了些希望,怎不叫人兴奋!童陆亦是心跳加快,不由得往前一步,跟着问话,

“小云,小乙哥刚才也是太过心急,你莫要放在心上,你看他恨不得给你跪下了,你就行行好,把你姐姐的消息告诉他吧!”

小云当然不敢让他来跪,他又往侧方走了几步,这才回了话,只听他慢慢悠悠回道,

“我能够感觉得到她的存在啊,所以,她一定还活着!”

小乙童陆还有瑶儿,竟是一齐喊了出来,

“什么?!”

他是在开玩笑不成?哎,可,可小乙又突然想起,曾听人说起过,有人可以感受得到对方,即便相隔千里万里,也是不会有任何不同!

小云歇了片刻,这才又道,

“我与姐姐是同胞所生,时常会有心灵感应。有时她摔到了腿,我的腿也会莫名其妙疼上一下!我撞到了牙,她也会疼上好几天!我很不喜欢走动,可她却是闲不住,在家里也会跳个不停,弄得我心烦意乱!我刚说过,姐姐被山贼逼得跳了江,爹爹以为她死了,可我从不这样认为,因为我虽然难受了好一阵,可后来却,却又慢慢缓和了过来,我知道她没事,定是有人救了她!我,我那时想着,只要姐姐不回来,那这家业,也定会交到我一人手上。出于这私心,我,没把这事告诉爹爹!没想到的是,爹爹,爹爹他竟是气急,撒手人寰了!我很后悔,可是,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

小云停了下来,童陆趁机问话,

“这,这世上竟还有如此神奇之事?!”

小云十分确信,道,

“当然,绝对不会有错,就连,就连她生孩子,我,我也是有感觉的!你们说她死在了海上,若是猜得不错,那日子应该就是在我大病的那几天吧!”

童陆与他对了下时日,还真是十分吻合,这样说来,这小云刚才讲的这许多,或许都是真的喽?!那么,那么月儿还真有可能仍然活在这世间喽!

小乙心情难以平复,一字一句问来,

“那你可知道,她,她现在又在何处?!”

小云摇摇头,回道,

“她离我越远,我的感受越轻!不过,最近这些日子,这种感觉又是越发的强烈了,或许,或许她就在这附近呢!”

小乙又往前一步,他只是想要靠近些与他说话,并非想要为难小云,可小云却似是被他吓到,脚下不稳,摔坐到了地上!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