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七

三七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蹲坐下来,问道,

“小云,你怎么了?!”

小云抱着肚子,大喊出声,

“我肚子好痛,好痛啊!”

小乙之前也就踢了他屁股一下,应该不至于让他肚子疼吧!小乙有些不知所措,想要去扶他,可小云却对他很是排斥!这时,瑶儿过来,抓住了小云的胳膊,轻声问道,

“莫不是刚才吃太多了?”

小云哎哟哎哟叫个不停,而后竟是直躺在地上打起了滚来。莫沫的随行人员之中,竟还有大夫,她赶忙叫来,给小云查的。大夫检查了一阵,直摇头道,

“看不出是何毛病,可能是吃的太急,胃肠不适吧!”

瑶儿怒道,

“你这是哪里来的庸医,连这个都看不出来么!他是中毒了,中毒了啊!”

所有人都是大惊,瑶儿讲完这话,小云口中迹是喷出了血来,那血呈现出黑红颜色,看来已经在他的肚腹之中积攒了许久了!这,这可怎么得了!那大夫一看这般情形,立时上前帮忙,可是,小云这吐出血来之后,便一发而不可收拾了!刚才吃下的那些血筋肉,亦是伴着黑血全抠了出来!这场面实在凄惨,小乙的心也在滴血。是啊,不论如何,他也是月儿的弟弟啊,不也就是自己的弟弟么,他有时调皮不懂事,打几下也就好了,可真像这样,他又如何不心疼呢!

小乙过来将小云扶住,小云此时也没什么可怕的了!那血水已经呕出太多,此时稍少一些,不过,仍是不住往外流出!

小乙安慰他道,

“小云,没事啊,没事啊!姐夫还等着你带我去找你姐姐呢!”

小云盯着小乙瞧看,呜呜吐出一口痰来,他想要说话,可却又讲不出来。瑶儿如今也很容易伤感了,眼里的泪水啊,也是不住往下流出。她也顾不得脏了,来到侧方揽住了小云,让他的身子稍稍往前倾,这样嘴里的残血也能够慢慢流出。

瑶儿呜咽着说话,

“小云,你有什么想说的,都说出来吧!”

小乙明白瑶儿的意思,她认为,小云这已经不行了,所以,让他把自己想要讲的都讲出来,若是可以帮着实现他最后的愿意吧!

小云伸出手来,那手上也满是污秽,小乙一把抓过,轻声问他,

“小云,你说,你说,我听着呢!”

小云嘴唇不住张合,血丝拉得老长,他已经连叫喊的力气都没了,眼中尽是哀色,

“我,我要死,死了……”

这话极是轻微,小乙把脸贴到了他的嘴边,方才能够听着!瞧这模样,他这毒已是深入了骨髓,该是再难有命可活了!

小乙用脸在他嘴边摩擦,回道,

“有什么话,尽管与姐夫说!”

小云张开了嘴,似是说了这句,

“我,我对,对不起我姐姐,帮我,帮我照顾好她……”

小云的嘴唇微微蹭着小乙的耳朵,却是再也讲不出一个字来,小乙心里好生难过,他保护不了月儿,保护不了月儿一家,就连这剩下的一根独苗,也是保护不了,他真是太没用了,太没用了!

自此之后,小云再未动过一下,小乙的脸上,也是再感受不到他的呼吸。三人保持着那般姿势好长时间,瑶儿泪流满面,小乙的耳朵,却是直接粘在了小云的嘴唇之上!这般场景,也是让当场众人泪流不止!

良久,瑶儿方才道出一句,

“臭汉子,人没了,放手吧!”

小乙没有作声,瑶儿又道,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咱们还是早作打算才好!”

小乙慢慢睁开眼来,深吸一口气,狠狠道了一声,

“我绝不会放过他!”

瑶儿把手抬起来,轻轻搭在小乙胳膊之上,

“无论怎样,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小乙终于还是放开了小云,小云浑身的污秽,也是吸引了许多蚊虫过来。小乙大手的挥,想要将其赶走,可它们躲闪避开之后,很快又聚拢了过来。是啊,人死了,连这蚊虫也要来欺负于他!

莫沫轻声说话,

“小乙哥,让曼曼和妙妙来吧!长辈们说过,这亲人逝去,还是要外人帮忙收拾才好的!”

曼曼和妙妙来到身边,瑶儿向她二人点头致谢,而后起身,又将小乙给带了起来,

“臭汉子,起来吧,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要看开一些才行!”

小乙点点头,随她往后退了几步!小乙也是杀过人的,也曾经见识过杀戮,那等场面他都不曾有任何退缩,此时见了呈坐立姿态死去的小云,却是心生了恐惧!

曼曼和妙妙动作干净利索,趁着小云的身子还在柔软,将他平放下去,除去脏兮兮的旧衣,这又有人送去了清水和干净衣衫,很快,二女便将这逝去的小云收拾了干净!地面收拾干净,上边铺上了一层鲜红的床被,几人抬着小云放到了上边。

童陆轻声说来,

“小云,你安息吧!”

这时的小云,虽然面无血色,但却还算比较安祥的!想想看,他从毒发到死去,只是很短的时间,其实也并未受得太多痛苦,也算是他最后的幸运了吧!

小乙深吸一口气,说道,

“放心吧,你交待的事情,我会做到的!”

说完这一句,便是长久的站立,瑶儿站在他身边,也是未有动过一下!

天边已然发白,新的一天又将来到,这逝去的人啊,已是见不到今日的太阳了!

小乙抬头看了看天,说道,

“就地安埋了吧!”

莫沫问道,

“小乙哥,你可确定了?!”

小乙认真点头,回道,

“家都没有了,回去干嘛!”

莫沫又道,

“没关系啊,咱们寻条船儿送他回去,我想,魂归故土,总归还是要好一些的!”

小乙摇摇头,道,

“不必这么麻烦了!人生来本就不带一物,走时也是什么都拿不走,葬在何处,也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念他的人,总会记得他的,就像他和月儿一样,无论相隔多远,总能感受得到对方!”

莫沫点头,回道,

“我明白了,小乙哥,你说得没错,念着他的人,总会记得他的!那,今日就让小云入土为安么?!”

小乙回她,

“就今日吧,再多看一眼又有什么意义呢!哎,他跟着那些人,迟早有一天会送了命,死在今日,还有咱们为他收尸安葬,也是他的幸运了吧!”

莫沫明白,于是吩咐下去,让人置办这丧葬事宜,曼曼和妙妙对此事颇有经验,于是便由她二人主持了。

瑶儿身上的血渍已干,脏得不成样子,小乙也是一样,她拉了拉小乙的衣角,问他道,

“臭汉子,咱们先去洗洗吧,若是小云见到,也会觉得难过的吧!”

小乙缓缓闭上了眼,回她,

“走吧,走吧!”

莫沫的手下早就备好的干净衣衫在旁等候,瑶儿轻轻接过,点头致谢,这才与小乙一齐往那江边行去。

来到江边停下,江水缓缓流过,出奇的平静!小乙站在江边,土腥味传来,让人极不好受!瑶儿轻轻拉了下小乙,小乙方才蹲了下去。小乙有气无力的洗着手,忽然开口说话,

“臭娘们,你说是谁下的毒呢?!”

终于讲话了,瑶儿也是大舒一口气,回他道,

“不用想,多有是那大哥了!我想,也只有他有这般能耐!”

小乙眨眨眼,从水里抄起些水,拨到自己脸上,江水略微有些冰凉,

“臭娘们,你说,若是我们没有想要把他带回,是不是他现在还好端端的活着呢?!”

瑶儿回道,

“臭汉子,你想想啊,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什么做不出来,杀个人不就跟玩的一样!小云跟着那大哥,想必也没多少好日子可以过的!”

小乙轻笑声,又道,

“可是,这样死法,真是让我很难接受!”

瑶儿点点头,抹了一把脸,回道,

“是啊,是很难接受!不过,臭汉子,你可能够猜测得到,那大哥又是如何下得毒呢?!”

小乙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瑶儿问到此处,他也讲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曾听说,有人用特制的模具将那毒药装在里边。若是有人将其吞食,毒药不会立时起效,待那一层模具消融之后,毒药流窜出来,便能置人于死地!”

瑶儿听了,也觉厉害,回他道,

“若是能够精准控制模具消融时间,那也太恐怖了吧!这下毒之人,也很容易制造不在场证明,摆脱嫌疑!”

小乙又洗了一把脸,接着道,

“若真是这样,那咱们的对手,或许比我们相像之中还要强上许多!”

瑶儿回道,

“是啊,还以为就是些抢钱的主,没想到手段也是如此厉害!臭汉子,我突然想起了毒神,你说,这大哥会不会也与毒神有所牵连呢?!”

小乙点点头,回她,

“当然,我刚才也在想,能够制出这样毒药的,全天下也不会有几个。而这毒神,便是其中之一,而且是最有可能的那位!我这一路过来,可是与毒神打过多次交道,也是知道他的厉害,我想,他若是想要做成这般毒药,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瑶儿长出一口气,又道,

“若真与毒神有关,那还真是不好办了!”

小乙又道,

“不论如何,我都会继续追查下去!”

瑶儿笑笑,回他,

“臭汉子别忘了,还有我哟!”

小乙终于露出了笑来,不过也只是淡淡一下而已!天已经亮了起来,小乙看着江水之中自己的倒影,轻声说来,

“我怎么都感觉认不出自己了呢?!”

瑶儿笑道,

“经历了这么多,当然是成长了不少啊,你要想保持着十来岁的模样,那老天爷还不干呢!”

小乙又笑了笑,江水之中的倒影应该也是跟着笑起了吧!

瑶儿嘟着嘴看着这大江,不由得说上一句,

“臭汉子,你真的相信月儿还活着么?!”

这一声月儿,亦是触动了小乙,他抬起头来,看向这大江对岸,回道,

“今日之事,就似冥冥中注定那般,要我寻到了这小云,让他告知与我月儿尚在人间的消息!更可怕的是,他在说完这一切之后,便毒发身亡,一刻不多,一刻不少!当然,小云说的这些,这无法用常理来解释,但我还是相信这世间会有奇迹!”

瑶儿微微点下了头来,又道,

“嗯,臭汉子相信,我也相信!我会与你一同去寻找月儿,还有,或许,或许小然也跟她一齐,并没有死呢!”

小乙身子一颤,又是狠狠闭上了眼,

“是啊,若是月儿没有死,小然可能也还活着!”

瑶儿的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她怕小乙看到,又是抄起水来,洗了一把脸,

“是啊,小然那么乖,也一定不会有事的!”

小乙是看到瑶儿流泪的,他心里感动,可又不知道如何对她说来。月儿毕竟是自己的女人,还给自己生了个孩儿,若他们真的没死,又该把瑶儿放到什么位置呢!瑶儿是个大家千金,她嘴上不说,又怎会心甘情愿把自己心上人儿与她人分享呢!

小乙朝她笑了笑,问道,

“臭娘们,若是真的找回了月儿,你还会跟着我么?!”

瑶儿犹豫了片刻,立时给出了答案,

“不就是两女共事一夫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小乙哪里想到,她竟会如此说来,竟是要自己开不了口了!

瑶儿嘻嘻笑着,又道,

“哎,你不会有了两个女人还念着其他吧!哦,对了,臭汉子,你若是能把白青也给找回来,那三女共事一夫,也没甚问题!”

小乙更是惊掉了下巴,这真是个奇女子,连这也能看得通!

瑶儿很是调皮,掰着手数了起来,又道,

“呃,这个,这个,要是超过了三个,还真是有点儿多了哦!”

这话也把小乙给逗乐了,瑶儿看小乙笑了,自己也是咧嘴笑了起来,

“好啦,好啦,洗得差不多啦,咱们去把衣服也给换了,才好认真面对这新的一天!”

小乙起身,瑶儿因蹲得久了,腿脚有些发麻,身子一晃,小乙顺势把她揽入怀中,二人依偎在一处,回到船中,将莫沫准备好的衣衫换上,算得上是暂时走出了阴霾。

回到童陆等人这边,所有的事项几乎全都整理完毕,真是不得不佩服这莫沫和她的手下们的执行力!看到小乙瑶儿过来,童陆亦是迎上前来,说道,

“小乙哥,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接下来,就听从曼妙姐妹二人的安排行事吧!”

小乙回道,

“好,一切都听她们安排!”

小云的丧事,虽是简单,但也是这有限的条件之下,能够做到的最好的程度了!小乙对所有人都心存感激,他觉得很幸运,能够遇上这么一群人,能够这般用心对待自己。

小云的坟头很不起眼,若非事先知晓,还真不容易看得出来,莫沫当然也是有她的考虑的,她知道,小云这是死在异乡,定是不愿有他人打扰。坟头朝向西方,正是他的家乡的方向。小乙觉得这样很好,就让他安安静静的待在这儿吧!

一切都处理完毕,这大江两岸,似乎又回复了往日情形!只不过,驻守在这里的人啊,也是彻彻底底的换了!

莫沫让手下人去到船儿发生事故的位置瞧看,竟是在那大江之中发现了很多大石块,这些石块也只没入水中一尺来深,因那处江水流速极快,船上人实在很难看得清楚。对那从上游下来的船儿,小船还好,吃水较浅,一般来说不会有什么问题,可要是换作大船,吃水怎么也有个三尺来深,船行速度奇快,撞在上边,可不就要把那船底给撞烂了么!小乙几人乘坐的这船儿,伤得还要轻些,莫沫的那船,可是差点儿没沉了下去,不过,也正是因此,才让这些人聚集到了一处,怎么说了,也真是那缘分吧!

当然,能够把这么大的石块搬到那地方,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小乙对此也是相当的佩服!只是,那些人既然能有如此能耐,何不好好努力,作出一番事业,却是混迹在这里,靠这小把戏吃饭!莫沫的手下们,想尽各种办法,方才把那些石块推开,算是给往来的船只做了一件大好事吧!

这一日很快过去,并无太多进展。几人站在江边,莫沫慢慢走来,把刚得到的消息告知于众人知晓,

“这船一时半会是修不好的了,所以,想要早些回到临安府,还得另作打算!”

朱渚问道,

“如何打算呢?!”

莫沫笑笑,回她道,

“朱哥哥放心,我已经安排下去了,不出两日,便会有船过来接咱们!”

莫沫又看向小乙三人,问道,

“小乙哥,陆陆哥,瑶儿姐,你们是否还要与我们一同前往呢?!”

小乙心想,或许就别去临安了,那小伙常提到扬州,或许他们便是撤到了扬州,再说了,小云也说过的,月儿或许就在这附近,要是自己先去扬州,会不会更好一些呢!

他正欲回话,却是童陆大声说来,

“去啊,怎么不去!嘿嘿,莫沫妹子,你可是想要帮着朱渚赖账哦!要知道,他可是应了我们千两白银哟!啧啧,这么多钱,我们又怎么可能错过呢!”

莫沫大惊,问道,

“什么,千两?这,这,真有这么多啊?!”

瑶儿之前与她说起,并未提到银钱数量,以莫沫想来,或许百两已算极多,可没想到,朱渚竟是许了千两,真是让她始料未及。她此时心里头啊,或许早就在骂这败家男人了!

童陆回她,

“你不相信你问他啊,是他自己答应的,小陶也可以作证啊!”

朱渚和小陶皆是低下了头,莫沫一看,便知童陆说的不假!她摇了摇头,叹了一声,又道,

“既然是朱哥哥允诺过的,千两便是千两吧!待咱们回到临安,自会准备好送到哥哥姐姐们手中!”

小乙又想说随意拿些便是,童陆却又抢先说来,

“哎哟喂,莫沫妹子,你这口气,可是比朱渚还要大哟,看来你这家境,也很不简单哟!”

莫沫只是笑笑,回他道,

“尚可,尚可!”

几人又言几句,莫沫便告辞去了,说是要亲自准备些菜肴给众人品尝,瑶儿一听,也是跟了过去,说她也要给众人添上两道!谁都知道,瑶儿从未自己做过菜的,而她想必也只会为小乙一人来做!

二女去了,朱渚和小陶也觉得无聊,也是去看她们做菜,这江边,又只剩下了小乙和童陆。

童陆看着满怀心事的小乙,笑着说来,

“小乙哥,你刚才是不是想说,要去往扬州寻那贼人下落?!”

小乙奇道,

“这你都能够猜得出来?!”

童陆很是得意,又道,

“那可不!我一看你的表情,便能读出你的内心!嗯,你肯定在想啊,那小伙说了,大哥常在扬州一带活动,若是去往扬州,或许更容易找得到他!可是,你没想过,既然我们都能知道他常在扬州,那官兵又怎会不知!他们既然敢来,或许早就在扬州设下了天罗地网等着他了!这大哥又不是傻子,岂会再往那边去呢!所以,或许他也会南下,直往临安而去呢!”

小乙仔细想想,回道,

“嗯,陆陆倒是想得周全!”

童陆又道,

“不仅如此,咱们去往临安还有另一好处!先不说那一千两银子,你想啊,这朱家和莫家,两家都是如此有钱,我想,黑白两道,应该都会买他们账吧!若是有他们两家帮忙,咱们想要寻到这人,会不会比咱们自己寻找来得容易啊!”

童陆停顿了片刻,又接着道,

“再说月儿!既然小云说了,月儿尚在人间,咱们当然也会全力以赴寻找到她!到时不仅是朱莫两家可以帮忙,待咱们有了一千两之后,也能大把花钱,打通关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寻到她的踪迹!”

小乙听完童陆这番话,亦是频频点头,是啊,茫茫人海之中想要寻到一人,可比登天还难,或许童陆所说,才是最好的办法!

童陆呵呵笑着,看向江中,

“还有啊,瑶儿早就说过,很想再去临安看上一看,你若是此时又临时改变了计划,她心里该有多难受啊!小乙哥,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嘛!”

童陆说完这话,背着手慢慢走开,四处闲逛去了。

小乙的心中却是一时半会无法平静,是啊,正如童陆所说,自己思虑实在不甚周全,没有顾忌到瑶儿的感受,她也是自己心中无法抹去的人啊!好,好,既然去往临安有这诸多好处,那就如童陆所言,一齐去罢!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