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九

三九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莫沫笑着回他,

“朱哥哥家中有事,所以托我好生款待你们!”

童陆抿了口酒,又道,

“呵,这家伙是想要赖账么,一千两,虽然有些多,但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莫沫呵呵笑起,又道,

“哪里能够!这样,若他耍赖,我来替他还!”

啧啧,这小女子气度实在不凡,若是以后真与朱渚成婚,那这家中大小事务,多有只能靠她了!

童陆吃了个小果,边嚼边问,

“对了莫沫,你和朱渚何时成婚呢,要是早些安排,或许我们也能吃上一杯喜酒哟!”

莫沫微笑着回应,

“这个嘛,倒不是我能说得算了的!”

小乙问道,

“莫沫,朱渚家里到底出了什么大事,我们是否能够帮得上忙?!”

莫沫回道,

“其实也没什么,我想朱哥哥很快就能处理好的!”

她不愿讲,或许真有什么难言之隐,既然这样,小乙也不好再多多问询。莫沫亲自为小乙和童陆倒上了酒,又给瑶儿舀了些果汁。又接着道来,

“不瞒你们,今日我家中有外人来访,因此才会在此处招待你们!我想啊,这春夏时节,最是舒服,住在这林子里边,可比其他地方舒服太多!”

瑶儿道,

“这里好,安静舒适,我倒是宁愿住在这儿呢!”

小乙问她,

“莫沫,你家这院子可真是大啊,一眼看不到头,也不知是种下了多少梅树!”

莫沫回道,

“因这梅树长得茂盛,所以看起来才会极大!哦对了,朱哥哥他们家的梅树林,可比我家这还要大上一些呢!”

小乙问道,

“咦,你们都很喜欢梅花么,怎么种上这许多?!”

莫沫笑着回他,

“是啊,朱爷爷与我爷爷乃是世交,二人对这梅花都是情有独钟。二人一齐种下了梅树林,几十年后,便成了如今这模样!往那方过去不远,墙外便是朱爷爷种的梅树了!”

童陆好长时间未有说话,听到此处,也是再忍不住,急急问来,

“咦,难道说,朱家与你家,竟是邻居不成?!”

莫沫笑着点头,回道,

“是啊,做了几十年的邻居了!”

童陆此时变得兴致极高,吧唧着嘴道,

“这可厉害!所以说,你俩还真是从小一齐长大的哟!”

莫沫回道,

“是啊!而且,我与朱哥哥的婚事啊,也是在我们出生之前就定下的了!”

瑶儿很感兴趣,直愣愣看向莫沫!

“嘻嘻,这两家想要联姻,应该是在几十年前了!那时候,我爹爹和朱伯伯都还在奶奶们的肚子里边,两个爷爷可是商量好了,若是一男一女,便让他们结成夫妻!可未能随他们所愿,奶奶们生下的,都是男孩!没办法,也只能做上一对兄弟了!再后来,爷爷奶奶们也没有再能添上个一儿半女的,于是也只好把这联姻之事交给下一辈来实现了!朱伯母和我娘几乎是同时有了身孕,可把两个老人家乐坏了,他们又在商量着联姻之事。当然,我们两家都很要好,也并未有人反对!朱哥哥比我早半个月出生,于是两家人都盼着能够生个女儿!我出生后,两家人都快要疯了似的,以为这就是上天最好的安排!两个爷爷取名也有讲究,皆是同音,念上去也很顺口,也真的像是一对!因算命先生说我二人五行缺水,于是取了渚和沫,这样也就都带着水了!”

童陆呵呵笑着,回道,

“有趣,有趣,这两个爷爷还真是有趣!”

莫沫轻叹一声,道,

“两个爷爷太高兴了,便在一齐吃酒,醉酒之后,竟是一觉不醒了!”

童陆哎哟一声,问道,

“你是说,人,人没了,还是一齐没的?!”

莫沫不住点头,情绪也是不佳,

“是啊,这事当年也曾轰动一时,整个临安府上上下下,就没有一个不知道的!二老如此要好,朱伯伯和我爹便将他二人葬在一处,让他二人死后也能做个邻居!我与朱哥哥的婚事,是二老的心愿,也是两家人的心愿,所以啊,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小乙问道,

“莫沫,那你真的愿意嫁给朱渚么?!”

莫沫认真点头,回道,

“朱哥哥虽然有些任性,有时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但他心好人善,见不得别人受苦,我想,若是嫁给了他,也定然不会吃苦的!”

小乙又道,

“你若是嫁给了他,或许还要更辛苦一些,你想啊,还要照顾这么个没长大的孩子,想想都觉可怕!”

这一句也是把莫沫给逗乐了,莫沫嘻笑了好一会儿,方才停了下来,回他道,

“小乙哥说的也是啊,照顾朱哥哥,也是个气力活哟!”

童陆插话进来,问道,

“哎,对了,你和朱渚,还有没有其他弟弟妹妹呢,你俩或是结了亲了,他们又该如何?!”

莫沫回道,

“两家都是独儿独女,所以啊,待我与朱哥哥成婚之后,便成了一家人喽!”

童陆不住赞叹,又道,

“哎哟,这院子可又得大了一倍喽!”

莫沫笑着说道,

“哎,陆陆哥与我想到一起了哟!我一直在想,待我与朱哥哥成婚之后,便把这院墙推倒,两个院子合在一处,真是再好不过了!”

童陆笑道,

“啧啧,这下可厉害了,两个富豪之家合并起来,即便是那皇帝来了,那也得给上几分面子哟!”

莫沫笑道,

“这可不能乱讲哟!我们也都只是老老实实的生意人而已嘛!”

小乙知道,如今之世道,大都看不起生意人,可是你要是有钱了,想做什么做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又管你看得起看不起呢!

童陆问道,

“哦对了,还没问呢,你们两家这么有钱,都是做什么生意呢?!”

莫沫回道,

“我家主营丝绸布匹,朱哥哥家呢,则是主营纸笔书卷,每样都是出类拔萃!我们两家,虽然经营不同行业,但也都能做到极致,所以,我们的生意越做越红火,久而久之,这财富便聚集的越发多了!”

童陆哈哈大笑,又道,

“朱渚家竟是做这纸张笔墨,可我看朱渚,似乎对这并不感兴趣的啊!”

莫沫笑道,

“嗯,你们还不了解朱哥哥,他的能耐,可是大了去了!”

莫沫说到此处,眼神里边透出来的,都是钦慕之色!她自己个儿先笑了好一阵,方才停下,说道,

“我先给你们讲讲朱哥哥小时的故事吧!”

说了这一句,又是乐个不行,继续自顾自笑起起来。小乙三人看她这般,也都会心一笑!待她笑完之后,方才又接着道来,

“对不住,对不住,刚才失态了,失态了!说到哪儿了?嗯,哦,对,说到了朱哥哥小时候!那是他刚满一周岁,我们这儿可是有抓周的习俗,朱哥哥当然也不例外!长辈们准备好了各种物件,朱哥哥抓到什么,表示以后就能做成什么!你们猜怎么的,朱哥哥他竟是视金钱等为粪土,抓起了一只笔哟!”

童陆笑道,

“呵呵,难不成,他还做成了?!”

莫沫回道,

“可不是么,他真是做成了哟!”

几人都很好奇,瞧朱渚那模样,也不像有个文人的样儿哟!

莫沫笑了笑,又道,

“嘻嘻,是啊,所有人都以为,朱哥哥以后会要当个读书人,考取功名,光耀门楣!可是啊,朱哥哥并不喜欢读书,每每上学,都会在夫子面前睡着,夫子若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怕是早就被气跑了!后来朱哥哥却是迷上了一件事,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而这件事呢,也是与这笔有关哟!”

童陆眨了眨眼,说道,

“难道,难道说是造这毛笔?!”

莫沫拍起手来,笑道,

“陆陆哥真是聪明,一猜即中!”

呵哟,没看出来啊,这朱渚竟还是个制笔的行家!也是,这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朱渚能够做到极致,也真是天赋异禀!

童陆笑道,

“呵,有机会得让他给咱们多做两只笔才行!”

莫沫回道,

“这很容易啊,待朱哥哥把事情处理完毕,用不了几日便能做成了!嘻,你们可不知道,现在求着朱哥哥制笔的,已经有数百人排队等着的呢!”

嗯,能够做到这份上,果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此时几人对那朱渚,可又是另眼相看了!

童陆又道,

“还挺厉害的嘛!哎,莫沫,你有没有想过,你二人成婚之后,又要由谁来当家呢?!”

童陆这话很坏,明明知道朱渚绝不擅长与人交际,而莫沫却是正好相反,心思细腻周全,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一定都想要自己说了算,可如今看来,或许莫沫才更加适合当家。不过想想,他二人互补,结成一家,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呢!

莫沫笑笑,回道,

“当然是我来当家啦!”

本以为她会说让她的朱哥哥来当家,可谁能想到,她竟是如此的直接,真是叫人大感意外!

莫沫接着道,

“当然,这也不是我一人的意思,而是所有的长辈都这么认为!朱哥哥性子有些弱,所以,若是把这么一大家的事压在他身上,他肯定会扛不住的!而我呢,早就与爹爹和朱伯伯学习各类经营,如今已然略有小成,再假以时日,必能独挡一面!”

莫沫说得十分干脆清晰,她在这点上,是十分有自信的!小乙也早就看到了眼里,那日遇到她之后,她的所作所为都是极为老练,看来也是与这两家人刻意的培养有关!

莫沫略微停了停,又道,

“朱哥哥只需要潜心做他的笔,其余的,全都交给我便是!”

听到这一句,小乙心头也是莫名的感动!是啊,一个人若是能够一辈子坚持自己的梦想,那也是一个不小的奇迹!更可贵的是,还有这么个人儿相伴,又是多么的幸福啊!

月牙儿出来了,只一丝丝,悄悄挂在了枝头。几人一齐吃了碗酒水,小乙又听得有人过来,不由说了一句,

“哎,有人来了,脚步匆忙,也不知又有何事发生!”

莫沫略一皱眉,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远远的闪过一团亮光,近到前来,却是那小梅提着只红烛灯笼!小梅见几人正在吃喝说话,放慢了脚步,来到亭外候着。

莫沫站起身来,又道,

“小乙哥,陆陆哥,瑶儿姐,你们先吃着喝着,我去去就来!”

瑶儿忙道,

“是朱渚家遇上什么麻烦了么?!莫沫,他也是我们的朋友,你啊,也别瞒着我们了吧!”

莫沫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来,她可能在想,小乙几人都是客人,如今也还未到危急关头,所以也就先不用麻烦他们了。

莫沫致谢,而后又才去到小梅处,二女小声商议,小乙三人也未有听到。莫沫听完,沉默片刻,而后方才又回到亭中,道,

“两位哥哥,姐姐,朱哥哥可能遇上了麻烦,我这就过去帮忙。就目前来看,还算在掌控之中,不必麻烦你们!若是需要,我再让小厮来请!那,那小妹先过去了,小梅,你照顾着些!”

小梅应了声喏,留了下来。莫沫则是又施一礼,匆匆去了。

瑶儿让小梅靠近过来,轻声问话,

“小梅,你给我们说说,朱家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小梅笑着摇头,回道,

“姑娘,小姐刚才也已经讲明了,我又怎么好多嘴呢!”

是啊,毕竟没有主人家的吩咐,她是不敢乱说的,小梅见几人都很想了解,于是又道一句,

“几位放心吧,小姐过去,定能处理好的!”

三人都知道莫沫的能耐,若是讲理,应该没什么好说的,可若是对方用上强硬手段,或许还真是要吃了大亏!

小乙道,

“你们小姐这般过去,也没带几个帮手,会不会有危险哦!”

小梅给几人倒上酒,又道,

“几位放心啦,有曼曼和妙妙在,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小乙三人当然也是见识过那两位女子的厉害,有她二人保护,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小乙还是有些担心,毕竟朱渚太过单纯,很有可能就着了别人的道!

小乙又问,

“对了小梅,刚才你们小姐说过,这墙外便是朱家,也不知那边的梅树长势如何!”

小梅不住眨眼,她也是聪明人,应该也已经猜到小乙想要说什么了!小梅往两旁看了看,对那两个小厮和丫环,道,

“换我来吧,你们呀,先回去歇着,若是有事,再知会你们过来!”

这几人行了礼,依次退了下去。哎,看来这小梅的地位还不低呢,竟是能够安排得了他们!

小梅见那几人走后,这才小声说来,

“具体的情况呢,我,我是不敢与你们讲的。不过,若是公子小姐自己无意中走到了朱家,自己了解到了那方情形,可就大不一样了!而且呀,小姐已经安排过的,咱们从前门,根本出不去,嘻嘻,没办法,也只能用这一招了!”

呵,果然是聪明人,难怪莫沫会对把重要之事交于她来处理,亦是对她信任有加!

童陆笑道,

“若是你们小姐怪罪下来,那又当如何呢?!”

小梅想了想,两只眼睛水汪汪,不停眨着,好不可爱,又听她道,

“我知道几位都很不寻常,有你们在,也定能保障小姐和朱公子的安全!至于责罚嘛,与他们的安全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

童陆点点头,回道,

“不错,不错,是个小机灵鬼!难怪你们小姐对你这么好!”

小梅笑笑,自己端起了一杯酒来,又道,

“都知道我是一杯就倒,可是瑶儿小姐一在坚持,小梅也只有吃了这杯!”

小梅咬了咬牙,一口吃了下去,又道一声,

“多谢几位公子小姐,我家,我家……”

哎,要不要这么快啊,她这话还未讲完,就已闭上了眼,身子一软,倒要往下倒去!小乙赶忙扶住,笑着说来,

“这小妮子的戏可足呢!那咱们,这就过去看看?!”

童陆大笑,回道,

“她一人醉倒在此处,实在不雅,还是抬到屋里得好!”

三人随意收拾了一下,小乙抱起小梅,童陆打着灯笼在前带路,三人便往那林中去了。没走多久,便见到了一间小屋,与小乙之前进的那屋简直一模一样,若不是挂了件童陆的衣衫,还真是分辨不出来!瑶儿替她脱了鞋子,小乙把小梅放在床上,又盖上一层薄被,三人这才出得门来。

认清了方向之后,童陆便把灯笼熄灭了,要知道,在这黑暗之中,点点火光,那可是格外的惹人眼的!往前行了一阵,借着那点点星光,也能勉强看清前方情形了。没多久,果真见得一堵墙,墙并不算太高,小乙站着伸手,也能够着上端。两边的梅树都很茂盛,直长出了各自的院落,相互交缠在了一起!这样看来,这墙啊,倒像是个累赘了!

小乙轻轻一跳,双手搭在了墙外,支撑住自己的身体,能够见得另外一边。不过,那边除了这梅树,也是什么都见不着,黑黑的,空空的,若是一人走在里边,想必心中也会发毛的吧!小乙往上稍一用力,蹲到了上边,伸手下来,童陆和瑶儿各抓住一只,稍一借力,他们也很容易上了墙来!瑶儿往外边看了看,不由说了一句,

“哎哟,院子大了,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咦,怪瘆人的!”

童陆看着瑶儿,不住怪笑,回她道,

“这个好啊,是个偷情的好地方!”

瑶儿知道童陆这是在笑话自己,她也懒得争辩,只道,

“哎哟,陆陆说得没错,确实是个偷情的好地方哟!臭汉子,咱俩抽个空,也在这儿偷个情?!”

童陆没好气,回道,

“好,好,算你厉害,算你厉害!”

这林子根本见不着灯火,走在其中,怕是要迷了路哟!所以,三人并未从墙上下去,而是顺着那墙行走。虽然两边树枝多有阻挡,但也没有想像之中那般费劲。行了不多时,这墙联到了一处屋顶,站在那处,便能见着那方灯火了。两边都是明晃晃的,竟然都是池塘。

童陆不由得说了一句,

“哎哟,咱们可是走反了哟!”

小乙拍了拍他,道,

“别说话,免得被人发觉!”

三人又往前走了几步,见得下方似乎能够通行,这才下了墙来。继续往前摸索,终于到了那廊桥之上!远远的有些灯火,似乎还有人在走动,小乙三人躲到了桥柱后边,先看看是何情况再作打算。

童陆望了几眼,轻笑一声,说道,

“你看看吧,这么大院子,潜入个几十号人进来,他们也是发现不了!哈哈,现在看来,倒是不那么羡慕这些有钱人了!”

瑶儿笑道,

“也是,不用担心被人偷,被人抢,当然啦,也不用想那山珍海味和漂亮小姑娘啦!”

童陆哈哈轻笑,把大指给举了起来!他这一下动静稍大,惊动了那些人。那边有个四五只灯笼,竟是一齐往这边过来了!小乙推了推童陆,咧嘴笑了起来。那几人往这边走了走,觉得并无异常,所以也没来到近前,只是悠哉悠哉说了几句,这又折返了回去。

待这些人走后,小乙三人这才又继续往前,未有受到阻拦,便顺着小道绕行了进去。呵,这不就又回到了那梅林之中么,哎,三人都很是无耐。莫沫家的梅林几人也是见识过的,从莫沫口中几人也了解了,朱渚家这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三人走进这阴森森的林中,头顶之上的星辰也大都被枝叶给挡下,越往里走,越觉得后脊发凉,还好三人的胆子都还比较大的,若是换作胆小之人,或许早就被吓晕了过去!也不知这两家人都是怎么想的,夜里也不挂个灯笼,是真要吓死个人不成!呵呵,想起之前拿着灯笼寻查的几位,或许正是因为这里边可怕,这才一齐聚到了外头吧!

这林木的分布当真诡异,三人有些迷路,也不知在这里边转了多长时间,方才寻到了一个出口。小乙心想,若是以后两家合作一处,把中间这墙给推倒,岂不更加让人寻不到北了么!

终于转到了有屋旁,这是几间小舍,似乎是下人们住的地方,只不过,屋内并无灯光,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人声,应该也是无人的吧!继续往前,又是绕行了好长时间,这才终于见到了灯影!转过了那处墙角,杂乱之声亦是传了过来,听上去,似是在吵架那般!

童陆低声说来,

“呵哟,正吵着呢,还没开打,应该还在掌控之中!”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