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一

四一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龙霸天看起来是个壮汉,可做起事来,却并不那么果敢,你说带着人来吧,讲来讲去,就是讲不通,正事没能办好,又是耽误了太多事情!这下可好,真正较量落败之后,似乎也能够听得进他人说话了!

龙霸天的几位手下上前,欲要相扶,却是被他一手拦开,他自己个儿爬了起来,往朱家老爷那边看了一眼,恨恨道,

“朱老爷,这事还没完,定要给个说法才行!”

朱老爷当然开心无比,抱拳回应,

“龙先生放心,我们朱家定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给百姓们一个交待!”

龙霸天大手一挥,招集上自己带来的人,除了那几个大块头之外,倒还有不少其他人。龙霸天这一走啊,这些人也都跟了上来,呵,他们这些小跟班,若是没有龙霸天,怕是连朱家大门都不敢进了!

龙霸天来到小乙和瑶儿面前停了下来,仔仔细细瞧看两人,又道,

“来日再来讨教,告辞!”

小乙瑶儿齐声回他,

“告辞!”

龙霸天还欲再讲,却又忍了下来,轻轻吹了口气,而后便向外边走了。这门口堵着的人,自然早就散了开去,几位懂事的下人,早就点起了灯笼等着他们,龙霸天的手下接了过来,一行人直往前走,很快消失不见。

这厅内一下子少了一半人,看来,对方来得还真是不少哦!突然,一声欢呼声起,这厅内沸腾了起来。朱老爷几人亦是往小乙这方行了过来,隔得老远,朱老爷便开始讲话,

“哎哟,今日这事可是多亏几位!”

瑶儿笑道,

“朱老爷,你们也是怕把事情弄大,所以才没好出手的嘛!”

几人正往这边过来,小乙身后却又响起一声,

“小乙哥,瑶儿姐,陆陆哥,你们怎会过来呢?!”

小乙回头一看,莫沫站在门外,气喘吁吁说话。哎,她不应该去陪着朱渚么,怎么突然出现呢?!

“沫儿,这几位都是你的朋友么?!”

朱老爷这般称呼莫沫,看来双方之间关系当真十分融洽。莫沫很快进到厅内,与瑶儿并肩站在一处,她一见这等情形,也是大致猜到发生了何事。她朝着小乙三人小施一礼,这才轻声对那朱老爷说话,

“朱伯伯,这里也没什么事了,让大家下去歇息了吧!”

朱老爷听了莫沫的建议,很快安排了下去,这些下人做事也很麻利,撤走的同时,也把这厅内大概收拾了干净!小乙看得出来,莫沫这是有要事需要说明,所以才会让朱老爷这样安排!当然,剩下几人当中,也有莫沫的爹娘,他们并不是外人,所以无需避讳!

清场之后,这厅内也就只剩下几人了。莫沫笑了笑,开口说话,

“果然是有人想要找事,我已经安排下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几位长辈满意的点头,童陆忍不住问道,

“哎,莫沫,究竟怎么一回事呀?!”

莫沫回道,

“这个嘛,倒是有些复杂,咱们稍后再说!不过,可以明确的是,这次事件,背后是有人在捣鬼,看来也是蓄谋已久的了!”

童陆问道,

“可有发现对方是谁?”

莫沫回道,

“暂时未知,也不知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他们不顾难民死活,实在是恶劣至极!我必要找出幕后黑手,将他绳之以法!”

莫沫有些激动,不过还是很快平复下来,这又向着几位长辈说话,

“朱伯伯,朱伯母,爹,娘,已经很晚了,你们先回去歇着,这里由有看着,不会有问题的!”

四位长者对莫沫也都十分信任,又与小乙三人寒暄了一阵,方才回去歇着了!

待他们走后,童陆方才开口问话,

“哎呦,莫沫,你可真是厉害啊!”

莫沫笑道,

“陆陆哥为何这么讲呢?!”

童陆回道,

“你看看你爹和你朱伯伯他们,把这么重要的事都交给你来办,这还不厉害,怎么才算厉害呢?!”

莫沫呵呵笑着,回道,

“我爹爹说过,这次庐山回来,便把家中大大小小的事务慢慢移交给我来处理,朱伯伯也说了,待我与朱哥哥成婚之后,也把这朱家全交给我!他们还说啊,待我接手之后,便要结伴四海云游去了!哎,我只是个弱女子啊,这么重的担子,也不知扛不扛得住哦!”

是啊,她也就十五六岁吧,这两个富豪之家,全交在她身上,确实是有太大的压力了!

童陆赞叹不已,又道,

“可怕,实在可怕,这四位的心也真够大的!不过我相信,你也定能做得很好,甚至比他们还要好!”

莫沫笑道,

“那便借陆陆哥的吉言喽!”

瑶儿对她和朱渚的事情更有兴趣,于是开口问话,

“哎,莫沫,你之前也去了庐山,是否也是因为事先知晓朱渚去了呢?!”

莫沫微笑着点下头来,回她道,

“是啊,朱哥哥去了很久未曾回来,我性子单纯,太容易受人蛊惑,我实在怕他出什么事,所以才去的庐山。几番打听,终于知晓了朱哥哥的下落,说是早些时候乘船走了,于是我们又追了上去,总归还是晚了一些。呵呵,没想到啊,咱们竟是在那地方遇上,也是巧得很呢!”

瑶儿又道,

“哎呦,你没见刚才双方父母看你的眼神哟,啧啧,视如己出,这词应该就是从这来的!对了莫沫,你和朱渚什么时候成婚呢,我看他们四个,可是比你还要着急呢!”

莫沫脸上略带了些粉彩,回道,

“瑶儿姐姐莫要取笑,我哪有着急呢!”

瑶儿指着她,大笑起来,

“哈哈,你看你看,这脸都红了,还敢说不着急呢?!”

莫沫撅了撅嘴,回道,

“瑶儿姐姐,你再这么笑话我,我可就要把你之前给我讲的全说出来了哟!”

瑶儿这才改口,道,

“哎,刚才咱们说到哪儿了呢?哦对,这龙霸天又是怎么一回事哦?!”

这话题转换太快,小乙也是不住摇头。

莫沫看这夜已极深,想必几人也很疲倦了,于是指了指两旁的椅子,道,

“关于这人啊,可是有太多可讲,咱们坐下再说!”

小乙把椅子搬到一起,也很想听听这莫沫如何讲说他!莫沫未有着急,又给几人倒上了茶水,几人一齐吃了些,润润喉咙,方才听莫沫讲道,

“这龙霸天啊,大约三年前来的临安。大家都知道,如今角抵之风盛行于世,百姓们也乐见双方互斗,所以,只要是有能耐的角抵武士,其威望也绝不会小!这龙霸天来了之后,便到处挑战有名行家,他人高马大,力量十足,很快打遍了临安无敌手!一时间,他的名号传遍了整个临安府!他不是一人来的,还有许多追随者,名声大噪之后,又建起了武馆,专教人角抵技巧!嗯,仅这三年,他的学徒啊,怕是已有数百人了!当然,他们也会安排演出,出场费用亦是高得吓人,可比他收取的学费高出太多了!”

小乙不住点头,道,

“看这龙霸天的身形,却是个角抵好手!如若以那角抵规则,我多半也不是他的对手!臭娘们今日取巧,所以才赢了个一局!”

瑶儿笑道,

“不管怎样,我就是赢了,嘻嘻,所有人都见了,不服也不成呀!”

小乙笑了笑,又问,

“莫沫,那这龙霸天又怎会带着人来闹事呢?!”

莫沫叹了口气,道,

“这家伙身体强健,可脑子却不大好使,想说什么,却是老也讲不明白!你们刚才应该也见着的吧,这家伙说个没完,却是没人能够听得懂他在讲些什么!我与朱伯伯和爹爹莫要与他冲突,只要稳住他,我便好着手办事!”

童陆忙问,

“咦,你是说,你们是故意让他们在此处闹着的?!”

莫沫笑着回话,

“当然,这些人唯恐天下不乱,可若是让他们就留在此处,我们也要容易处理一些,至少在做其他事的时候,少一些干扰吧!”

童陆举起大拇哥,笑道,

“莫沫,还是你厉害,那可否与我们说说,你刚才出去,又是去做了些什么呢?!”

莫沫倒也没有隐瞒,眯眼笑了笑,而后回他,

“这个时候,第一要务当然是要和官府报备,我已经联系好了,会尽力配合官家查案。当然,我们也不会只等着官府来查,摸排毒源,确定是那毒物是从何时何地亦是重中之重!再有,我已经安排下去,在整个临安府,对可疑人员进行跟踪,若是发现异常,迅速报与官府知晓。刚才我的人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顺着排查,应该就会有所收获!”

小乙不住赞叹,道,

“莫沫,你可真是厉害!难怪这两家老人都放心把家产都交给你来打理!嗯,莫沫,你看看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尽管吩咐,我们自会尽力而为!”

莫沫笑笑,回道,

“多谢小乙哥,若是有需要,小妹自当开口请援!”

童陆一指摸着鼻梁,自言自语道,

“嘶,你们说,又会是什么人做的呢?!”

莫沫回道,

“这个可就不好说了,朱哥哥家生意做得红火,肯定会有不少人眼红,至于是谁胆敢迈出了这一步,还真是不好说呢!不过,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一些线索,又有不少人四处摸排,我想,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了!”

莫沫看了看门外,又道,

“这也太晚了,暂时也没什么需要哥哥姐姐们帮忙的,不如就先行回去歇息?!”

小乙心想也是,瑶儿的伤腿,他一直很担心,折腾了这大半夜,也该好好休息了!说到此处,童陆也是哈切连连,又道,

“走了,走了,回去睡了!明日定要睡上一天才行!”

莫沫问道,

“要是太累,不如就在朱哥哥家住下,我这就去安排!”

瑶儿回道,

“不要,我们还是回去那梅林的小屋,那里安静舒适,我最是喜欢!”

莫沫笑了起来,回她道,

“好,好,咱们便一齐回去吧!”

莫沫带着小乙三人出门,有人提起了灯笼靠拢过来给几人引路。这朱府之中,房舍甚多,若是没有他们带路,还真是容易走丢!守门的那些位一见莫沫,亦是客客气气的,也是,她早晚都会是朱府的主人!出得朱府,便是一条大道,很是宽敞,道旁的青草也是被修剪得整整齐齐。顺着这条大道走了一阵,又见得一大宅,莫沫指向那边,笑着说来,

“到了,到了!”

这莫家与朱家果真是世代要好,就连这大门,也是修得一模一样!若不是宅门之上的“莫”和“朱”字,还真是很难分辨得出谁是谁家!此时大门紧锁,若非莫家人,怕是很难叫开门了!

突然,从旁边跌跌撞撞蹿出一个人来,张口便道,

“小姐,小姐,我就知道能够等到你回来!”

嗬哟,刚才只顾着看那大门,却是忘了查看一下周围情况,这家伙躲在阴暗之中,确实很难被人发现!刚才听他叫了一声小姐,嗯,应该也不会是坏人!灯笼光线不佳,瑶儿又是死死拽住小乙胳膊,小乙也只隐约瞧见,对方一身青衣,好似一位读书人!

莫沫显得也是认得对方,细看之下,竟是笑着说来,

“哦,原来是谢榭啊,这么晚了,你不回去歇息,来这等我做甚?!”

小乙童陆一听这一声,立马向前两步,童陆直取了那灯笼,打在了对方的脸上,而后惊呼一声,道,

“我的个天啊,怎么会是你呢!”

莫沫很是吃惊,忙问,

“怎么,你们竟也相互认得?!”

对面这位,左侧小臂之上绑了厚厚的一层,再用条白布包起,挂到脖颈之上,一看就知是受了外伤。他初时被小乙和童陆的举动吓到,看清是小乙和童陆之后,又是不住的揉眼。确认无疑,方才说道,

“陆小哥,小乙哥,白……”

他只讲出了一个白字,却是没能继续,只因小乙身后的这位,与白青太过不同!他略一犹疑,又才开口问话,

“你们怎么也来临安了哟?!”

小乙大笑起来,道,

“呵哟,你倒是跑得远哟,从成都过来,还能适应得过来么?!”

谢榭不住点头,回道,

“适应得了,适应得了!”

莫沫看双方认得,又知谢榭此时来寻自己,定是有要事相告,于是说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进去再讲!”

谢榭反应过来,忙道,

“哦对啊,进去再讲,进去再讲!”

呵哟,听谢榭这回话,似乎还是这莫府的常客呢!不简单,实在不简单哦!莫沫让人叫开了门,几人一同入了莫府之中。莫府里边的房屋建筑,与那朱府略有差别,不过也是十分众多的!一路之上,并未怎么说话,可能各人心中也都都有些想法的吧!回到了梅林里的小亭子,莫沫方才把那几位打发出去。刚一坐下,便又有人前来服侍,小乙一看,却是小梅,呵,她倒是来得巧呢,之前的那些举动,只怕也很难瞒得过莫沫,至于莫沫要不要惩罚于她,可就不知而知了!

莫沫唤她过来,轻声说了一句,

“小梅,你去外边看着一些,我们这里还有话说!”

小梅乖巧回话,而后向几人施了一礼,慢慢退了出去。

“哎,瞧你这色眯眯的样子,还没看够呢?!”

童陆这般说话,呵,他这是在笑话谢榭呢!刚才小梅过来,他便一直盯着她瞧看,直到此时,那眼神仍是不想离开!童陆讲完这句片刻之后,他方才反应过来,迅速低下了头。

童陆又道一句,

“呵哟,你这么晚来寻莫沫,是否便是想要让她把小梅赐给你当老婆哟!”

谢榭嘴巴打结,似是不会讲话了!

“我,不,不是,是,不,我,我……”

童陆大笑,指着他道,

“不是什么,你是想要小梅,难道不是么?!”

谢榭慌忙摆手,

“不,是,是,不是……”

莫沫笑了一阵,方才替谢榭解围,道,

“好啦,陆陆哥,你也莫再打趣他啦!嗯,不过,你刚才说的那事,我倒也可以考虑考虑,只不过,小梅性子强,还得经过她的同意才行!”

呵哟,没想到莫沫如此好说话,这谢榭没准还因童陆的一句玩笑话,抱得美人归哟!小乙看到谢榭呼吸有些急促,没准还真的说中了他的心事哟,啧啧,若真如此,那岂不真的遂了他的心愿!

童陆大笑,又道,

“谢榭,你该如何谢谢莫大小姐,如何谢谢我们呢?!”

谢榭一时讲不出话来,只敢埋头玩手指尖。

小乙问道,

“哎,谢兄,你又如何到了临安来呢?成都难道不好么?”

他仍是不答,莫沫却是代为回话,

“这个嘛,我是清楚的!谢榭通过了州试,仕途一片光明,心情好了,便与同窗一齐下了江南。只不过,他囊中羞涩,没过多久,便是身无分文了!后来寻到个替人抄书的活,便以此为生,可要想攒到回成都的路费,怕是要不吃不喝,抄上几年呢!”

童陆笑道,

“哎哟谢榭,你可是又回归了老本行啊!”

莫沫又道,

“他与我们讲过,曾经也为人抄写书籍经文,所以,也算驾轻就熟!他朱写得极为认真,所以,也是得到了书商们的常识,到后来呀,竟是有不少人前来观看他抄书,似是想要从他的书法当中得到提升!”

童陆问道,

“那他又是如何认得你的呢?!”

是啊,对于这等看似默默无闻的书呆子,又怎会刻意去接近这些富商呢!

莫沫笑着回道,

“还不是因为朱哥哥的一只笔么!”

童陆立时明白过来,赞道,

“哎哟,让我猜猜,是谢兄看上了那笔,可他又没能力购买,所以才会主动接近朱渚,想要以某种方式得到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啧啧,也是,对于我来说,那笔也就只偶尔用用,多数时候也只能当作摆设!可对于谢兄这样的读书人,或许真是如同他的手足了!”

莫沫不住点头,又看了低着头的谢榭一眼,接着道,

“嗯,确是如陆陆哥所讲,他真是只要一只笔而已,他愿意为这一只笔,付出他所有的一切!初时我也不懂,后来一想,他如此执着,不就与朱哥哥对待制笔一样么,这样的男人,多么可爱啊!”

莫沫说着这一句,满眼都是幸福!是啊,这样的男人,对待自己的女人,应该也会一心一意,执着到底的吧!

童陆微笑着摇头,又道,

“真好,真好!”

莫沫掩嘴偷笑,轻声道来,

“你们可没见过朱哥哥制笔的时候有多迷人!我呀,经常会爬到墙上,远远的看他,他有时一做便是一整夜,我呢,也是一样,然后被那蚊虫叮得满身是包!呵呵,想想看,还真是有趣得很哟!”

哎,远远的看着对方,竟也能看上一整夜?若这还是真爱,那什么才算呢!

瑶儿笑道,

“咦,没羞,没羞,还没过门,就这般偷看别人,你啊,脸皮可真是厚得出奇呢!”

莫沫笑眯眯回她,

“那我也不像有些人,还没有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啦!”

论起说话,瑶儿还真不是莫沫的对手,只一句,便败下了阵来。小乙替她解围,又问一句,

“那后来,谢兄可有得到笔呢?!”

莫沫笑看着瑶儿,片刻之后方才把眼神移到小乙这边,回他道,

“这接触得多了之后,他二人竟是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这还真是让我大感意外,也许,他们都属于同一类人吧!朱哥哥也说过,可以免费送他一只,不过,那一日朱哥哥把手给划伤了,所以也只再多耽搁一阵了!”

小乙拍拍谢榭,又道,

“放心吧,朱渚的为人,我们都清楚的很,他既然说了要送你一只,那肯定也是不会食言的!”

莫沫接着道来,

“哎,对了,这后来的事,你们也都知晓的呀!朱哥哥养伤其间,实在无聊至极,于是便召集了人手,去庐山游玩去了!后来,遇到了哥哥姐姐们,这才又发生了这许多事情!”

小乙住点头,笑道,

“呵,一波三折,还真是奇妙得很哟!”

莫沫亦是点头,回道,

“可不是么,发生这许多事情,都像是在做梦一样!”

小乙看看朱渚,再问他一句,他心想,这好一会儿了,总该缓和过来了吧,

“谢兄,你这手臂,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谢榭猛的抬起头来,迅速起来,因那动作太快,又是扯到伤处,疼得冷汗直流,可他仍是强忍住悲痛,高声讲来,

“我知道,我知道是谁干的,我知道是谁干的!”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