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六

四六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知道对方早就发现了自己,这人是在进门之后的第三个监室,小乙与他四目相对,自己却是一点看不清他的模样!小乙心道,这家伙也不知是何人物,若是他大叫一声,这里混乱起来,可能更加麻烦了!他又一想,不如换个思路,他若是不坏事,把他一齐带出去,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那人在伸手,往他那边指了指!小乙明白,他是在向自己比划,要自己靠近过去!小乙朝他点了点头,半蹲着移了过去。竖起的几根木头,倒是结实,不过,两根之间的宽度,也能将将伸得出手来!小乙靠在了边上,心头想着又要如何与他沟通!

“小,乙!”

哎呦,对方突然讲出这一声,也是把小乙吓了一大跳!怎么,他竟是认得自己?不会吧,自己也没这许多坐牢的朋友啊!他仔细辨认,咦,这声音倒也有些熟悉,应该也是听过他讲话的,不过,绝不是相熟之人,或许只是泛泛之交罢了!

小乙担心自己说话被人听着,虽然很想问话,却是没能讲出口来!对方应该也猜到小乙的顾虑,又是轻轻道了一声,

“这些人只要睡着了,就像那死猪一样,你小声一点,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

小乙这才放心,轻声问道,

“你,你是谁?”

那人回道,

“先说说你,你进到为里,是不是要去找那姑娘啊?”

小乙认真点头,回道,

“你看着她进来的吧?”

那人回道,

“是啊,带到里边去了,这个时候,与别人聊得正欢呢!”

小乙没能听着,有些疑惑,

“这个你都知道?!”

那人回道,

“你一连进来几回,我都听得一清二楚的!先不说这,你今日怕是带不走她了!这外边都是人,人一出去,怕是就要被乱箭射死的哟!”

小乙大惊,问道,

“这,这个你也知道?”

那人回道,

“我这上边有个小孔,我可看得清楚哟!这些人是与那姑娘一齐来的,只是没有露面罢了!”

小乙立时想起,之前自己也是听到过的,看来他所讲的,应该不是虚言!

那人见小乙又在沉思,于是又接着道来,

“我想,你还是先把钥匙还回去,莫要叫他们发现,待这外边人撤走之后,再想办法带人出去!这里边也有好处,臭得不行,他们都不大喜欢进来,偶尔送个饭,倒个屎尿,也来去匆匆的!这里又黑得很,如果不是挨个盘查,你在这里边待上个把月,他们也不一定发现得了你!我想啊,这外边人总有一天会撤走吧,你们那时再走,也是没人拦得住你们了!”

小乙心想,这家伙说得很有道理,可是,他又为何会帮自己呢?他想弄清楚这人身份,再考虑要不要按他说的来办!

小乙问他,

“你究竟是何人?为何会帮我呢?”

那人笑着回他,

“你还记得桂州城么,那个怕光怕火,脸脸如纸的家伙么?”

小乙心头一动,回忆起来,只是经历的事情多了,还是需要稍微理理,哦,他想起来了!这人可不就是那个乱跑一通,烧了人家医馆的那位么!小乙还有些印象,当时与他对话,也只听得他回上一句“无知小儿”!还有,还有,瑶儿还在他脸上划了一道,若他知晓刚才进去的是瑶儿,也不知又会有怎样感受!

小乙略有震惊,回话道,

“哎呦,怎么会是你啊!你怎么会来到这临安城呢?!”

对方回道,

“这个嘛,一言难尽,你先去把钥匙放下,找到那姑娘,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来说!”

小乙点头回他,

“好,我相信你一次!”

小乙又出了门去,把钥匙放好之后,又才把门关上过来,问那人道,

“对了,你叫什么名儿?”

那人略有迟疑,回道,

“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来到这里之后,我便让他们叫我暗夜!我很喜欢这个名儿,你也这般叫我吧!”

小乙笑着点头,回道,

“多谢你,暗夜,我先去看看那臭娘们!”

暗夜呵呵一笑,又道,

“去吧,去吧!一个臭娘们,一个臭汉子,真有意思!”

呃,他竟是听到瑶儿讲着臭汉子?呵呵,看来他说的应该都是真的了!小乙觉得很奇怪,之前见到他,从不与人交流,怎会这么久没见,却是能说会道了呢?!不管了,这些以后再问也是不迟,还是先去找到瑶儿再说!

小乙轻声道,

“多谢了,多谢!”

暗夜回他,

“快去,快去吧!我在这儿盯着,如果有什么事,我会想办法告诉你的!”

小乙抱拳,往里去了!

越往里走,味道越重,小乙走得很轻,没有惊动任何人。动过了好几间监舍,竟是听到了有人说话,哎呦,其中一个女声,竟是如此的熟悉,不是瑶儿讲的,又会是谁!听她这声音,好像还挺开心,真是叫人不懂了!小乙又想起刚才的暗夜,那么远外,就能听到声音,耳力可真是太强!

又往前去,有几个睡不着的瞪着双眼,可小乙从他们眼前经过,却也未能引起他们的注意,还真是好笑得很!再往里,睡不着的可就更多了,因为他们都对这新来女子很感兴趣,即便听听她说话,也是极好的!也是,小乙一路过来,也未见过一个女人,所以,臭娘们在此,也算是个稀奇货吧!以至于,小乙从他们的眼皮子之下走过,他们也未曾发觉!

“哈哈,那些小杂碎,又怎么可能是我家臭汉子的对手,臭汉子长棍一抬,便把对方打飞出去,长棍回转,又是扫翻了两个,别提多威风了!其他人一看啊,那可不都吓尿了裤子么,哪里还敢过来!”

呵,小乙哭笑不得,这臭娘们竟是在与这囚徒们说着自己呢!这黑漆漆,臭哄哄的地方,还能有此心情,心好真是够大的!

有人问话,

“哎呦,后来怎样,后来怎样?”

瑶儿咳嗽两声,又才笑着说来,

“嘿嘿,别急,别急啊,咱们慢慢来讲!”

又咳两声,小乙心想,莫不是受了些伤,他一着急,赶紧往前几步,动静稍大,终于被人发觉。

有人轻唤一声,问道,

“你,你是什么人?”

小乙懒得理他,反正已经被人发现,也就没什么可隐藏的了,他三步化作两步,直冲到了瑶儿所在的那间监室!而后淡淡说了一句,

“后来啊,这臭娘们就没羞没臊的赖上了臭汉子喽!”

瑶儿刚才说得兴起,可突然被人打断,正欲骂上两句,怎知却是突然听到了小乙的声音,那骂人的话语,又很快收了回去!

“你是谁,新来的小卒子么?!”

有人如此问话,也是,能够自由出入监牢的,也没太多的人,把小乙看成小卒,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小乙未有回他,瑶儿却是尖叫出声,喊了起来,

“啊,啊……臭汉子,臭汉子,啊……你怎么来啦?!”

小乙忙道,

“臭娘们,还不小点声,这是想把所的人都喊过来么?!”

瑶儿趴在门上,与小乙的手已经握到了一处!她激动得跳个不停,又道,

“臭汉子,你怎么会来,你怎么会来?!”

她高兴得像个孩子那般,小乙没能见着,或许已是哭了起来了!

“哎,瑶儿姑娘,这个,这个就是你说的臭汉子了?!”

瑶儿对面那位如此间问来,有些疑惑,不过更多的却是好奇!

这周围也有个十来个人,不过,还是没有一人讲话。那人见无人回他,又是补充了一句,

“你们放心啦,这里所有人我都认得,只要虎哥我吩咐一句,谁敢把这事讲出去!”

旁边有人附和一声,

“是啊,小兄弟,虎哥可是这里的老人了,每月不得进来个十天半月的,这里人,就没有敢不买他账的!”

呵呵,没想到还有这说法!

小乙轻笑一声,说道,

“那就多谢虎哥了!我呢,正是这臭娘们的臭汉子!”

虎哥赞道,

“不错不错,有能耐,也有情有义,是个好男人!臭娘们,哦不,这是你你家臭汉子叫的,哈哈!瑶儿姑娘,你的男人,很好,很好!”

瑶儿很是得意,回道,

“哈哈,那可不!我的男人,自然是这天底下最好的男人!”

虎哥又道,

“嗯,瑶儿姑娘真性情,哦,臭汉子,哦,小乙兄弟对吧,嗯,你以后可要好好待瑶儿姑娘,你若欺负她,我虎哥可是饶不了你!”

小乙笑着说来,

“呵,臭娘们,你怎么这般本事,你们才一起聊了多久啊,就有人替你出头了!”

瑶儿笑道,

“那是人家虎哥义气嘛!”

虎哥大笑,说道,

“好了,好了,也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狗子,还不快些过去帮忙!”

狗子又是谁,小乙还在思索,从旁边却是突然现出一个人来!小乙一惊,问道,

“你,你就是狗子?”

这人不大高,却也显得极瘦,脸也是极长,就似根竹竿那样,这等模样,实在难看得很。不过,他倒似笑得十分开心,

“小乙兄弟,劳烦往旁边走两步!”

小乙很是疑惑,不过还是照办了,他百思不得其解,这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而后,这人一手握住了瑶儿这监室外的铜锁,另一手轻轻拨弄,只听得各哒一声,那锁竟是开了!哎哟,这家伙竟是个开开锁的我老家,轻轻巧巧就把这门给打开了!看来,这监室里,或许还真是卧虎藏龙呢!

瑶儿飞快打开了门,猛的钻入小乙怀中,双手死死抱住小乙,似乎永永远远都不愿放手!那手脚上的铁链,亦是碰得铛铛直响!

“要走快走,不走那就赶紧进去,省得麻烦!嗯,虎哥最是看不得这个!”

虎哥说话也是有意思,瑶儿却是不动,小乙将她抱起,进到了监室之中。

小乙回头问上一句,

“对了虎哥,我也觉得奇怪,你们有这能耐,怎么还愿意留在这里边呢?”

虎哥笑道,

“怎么说呢,这里呢,也是住得习惯了,已经算是半个家了吧。多住几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得,你们小两口忙着,虎哥我可要睡了!”

只听得那虎哥打了几个哈切,而后便响起了呼噜声,那狗子,亦是早就不见了踪影!

小乙这才低下头,用手轻轻抚摸瑶儿的长发,轻声说来,

“臭娘们,你受苦了!”

瑶儿又往他怀里钻了钻,嗔怪道,

“都怪你,都怪你!”

小乙笑出了声,回她,

“好,好,都怪我,都怪我,我这不都过来陪你了么!”

瑶儿嘻嘻笑着,又道,

“这还差不多!”

小乙关切问道,

“臭娘们,他们可是对你用了刑?”

瑶儿委屈道,

“唔唔,这辈子还没被人打过板子呢!”

小乙又问,

“打着哪了,快给我看看!”

瑶儿羞涩回答,

“打到屁股上了,你也要看么!”

小乙笑着问她,

“那我是能看,还是不能看呢?”

瑶儿想了想,这才又回他道,

“这里人多,等咱们回去再给你看!嘻嘻,臭汉子,这几板子算不得什么,很快说能好了!”

小乙轻轻碰了碰那伤处,瑶儿身子也是一缩,看来打得真是不轻的!不过,从刚才瑶儿走动的情况来看,应该也不会有更大问题!

小乙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又问,

“嗯,把事情原委给我说说!”

瑶儿抱着小乙,闭上了眼,在她看来,无论是到了何处,只要小乙在她身边,她就是最最幸福的一个!好一会后,她方才开口说话,

“我根本就没想过杀那家伙,哎,可是奇怪了,人家偏偏就把身子往剑上扑,这不,一剑刺进心口,如何能活!”

小乙又问,

“所以说,这可能是的人故意设下的一个局,要臭娘们你背上这杀人的罪名!”

瑶儿回道,

“可不是么!这家伙怎会如此恨我,我一直在想,会不会是以前得罪过他,所以才想将我置于死地!”

小乙好不心疼,又道,

“大家都在追查之前想要带走小陶的那位少年公子,或许他便是针对朱家事件的幕后之人,这人出现之后,即可顺理成章把罪责推到死者身上,还可把臭娘们你也给拖下水,真可畏是一箭双雕了!若是猜得不错,朱家人命一案,或许就此了结!”

瑶儿呵呵笑着,说来,

“臭汉子,咱俩以后有了孩子,那定然也是又漂亮又聪明!”

什么跟什么啊,怎么说着说着,又是扯到哪儿去了!

小乙又问,

“臭娘们,你刚才被带进来时,可有发现后边有人跟着?”

瑶儿回道,

“当然有啦,我这么重要的人物,又怎么可能只那几个胖子送来呢!哎,不对啊,臭汉子你是怎么进来的呢?!”

瑶儿这才想起这事,小乙简单与她讲了,瑶儿也是不住赞叹,

“嘿嘿,臭汉子,咱俩这是心有灵犀吧,嘻嘻,真是太好了!”

小乙问道,

“臭娘们,你说咱们现在怎么办?如果此时出去,难免会起冲突,或许还会有所损伤!如果不出去,待在这地方也不是个事,嗯,你怎么看呢?”

瑶儿回道,

“难得坐大狱,又有这许多有趣的人,还有臭汉子也在,我可是不想走了哟!”

小乙笑道,

“呵,心实在够大,咱们一齐在等着受人宰割么!嗯,也行,迟早会有一战,多养养精神也好!”

瑶儿抱紧小乙,又道,

“臭汉子,你真好,真好!”

小乙忽然想起一个人来,问道,

“臭娘们,你可能想得起来,桂州城中那个怕火怕光之人么,你还在他脸上划了一道,想必印象也颇深的吧!”

瑶儿想了想,回道,

“我划人脸次数可多,不过,这个倒还有些印象!嗯,臭汉子为何提到他呢,他又怎样了,与我们又有何干系?”

小乙回道,

“他呀,也在这里边,刚才叫住我,还与我讲了好些话呢!”

小乙奇道,

“咦,他竟还记得你,实在是奇怪得很!”

小乙回道,

“他不敢在白日里活动,也会有些缺失,不过,听力和黑暗之中的眼力,却是格外的好!咱们要想出去,或许还得有他帮忙,而且,我年他好像也是真心想要帮助咱们!哦,对了,他说他叫暗夜,这名儿倒也真是贴切得很!”

瑶儿思索片刻,回道,

“呵,这是个怪人,哎,不过这地方没一点儿光亮,或许坐这大牢,他反倒会觉得舒心也说不定呢!”

小乙笑笑,回她,

“是啊,以前见时,好像也没听他说过话,今日听得,似乎也很是活跃啊!”

瑶儿笑道,

“那可不,每日与这么多好玩的人相处,想不说话都难!一来二去,性子不也跟着变了么!嘻嘻,我刚与他们说笑,也是开心无比,真就不想走了哟!”

小乙想想也是,这狱中之人流动频繁,虽然大都是些小混混,可他们大都讲义气,与谁都能称兄道弟,他们不会看不起任何一个,比起那些个伪君子来说,强的不是一点半点呢!暗夜,应该也是受了他们的感染,方才会变成这样!不过也好,以前他定是没什么朋友的,在这地方,有吃有喝,还有这许多好玩的狱友,他怕是更加愿意把牢底坐穿了!

小乙又问,

“臭娘们,你以后可不可以稍稍收敛一点,你占得上风时还好说,可都被送到狱中了,还要嘴硬,可不是找打的么!”

瑶儿嘟着嘴回话,

“我就是气不过嘛!”

小乙又道,

“那你也多想想,你要是受伤了,我又该怎么办呢!”

瑶儿微笑着闭起眼,挽住了小乙的胳膊,回道,

“好啦,好啦,我以后注意就是啦!”

正说着,外边却听得一人惊呼,

“啊,门怎么开了,门怎么开啦!”

小乙一惊,立时起身!若是被人发现,那可不太好办了!

对面虎哥也已醒来,他想必也是久经历练,立马说来,

“快到我这来,我身子宽,躲在我后边,他们发现不了!”

与此同时,那狗子也已经赶来,把这一对门全给打开!小乙在瑶儿背上拍了拍,而后出去,转移到了虎哥这边。

外边人叫嚷起来,

“仔细看看,是不是有人逃走了!”

很快,外边来了三五个,每人身上都是酒气冲天,可不就是刚才聚赌喝酒的那几位么!他们都是换上了凶恶面目,拿着刀,仿佛你一不听话,便要在你头顶砍上一刀!几人挨个检查过来,动静也是极大!当然,他们也不可能发现有人逃走,他们哪里能够想象得到,竟是有人先行混入进来!

来到瑶儿这边站住,看清瑶儿的脸后,这才吵嚷起来,一人怒道,

“把暗夜叫来问问!”

很快,暗夜被人带了过来,而后有人问他,

“你说,刚才可有发生过什么异常?!”

暗夜弯下腰来,回道,

“嗯,异常倒是有的,大哥们把门打开看上一眼,又折返了回去,可能也是醉得很了,所以忘了把门锁上!不过,那声音极轻,大家多半已经睡着,所以也是无人发现!”

牢卒又打着灯笼,往周围扫了一眼,又道,

“好,好,你再帮忙看着些,这些人如果想要有什么打算,哼哼,第一时间告诉我们!”

暗夜忙道,

“一定,一定!”

那几位转身欲走,带头的却又突然停下,转头对暗夜道,

“嗯,今日送来的这女子,好像有些来头,这样,你和他换个地方,就守在她边上,好好给我盯着!”

另一人开了瑶儿边上那间监舍的门,把里边那位赶了出来,暗夜很自觉的退到了里边,连连摆手,又道,

“放心,放心,我一定会看好她,一定会看好她!”

暗夜讲完这一句,那几人这才往外走了出去!

门锁关上,一切又都回复了平静,看来,这里边的人也是见过世面的,任你再凶,我了懒得理你!该睡的睡,该笑的笑,该说话的说话,反正之前怎样,如今也是怎样!

小乙谢过了虎背熊腰的虎哥,狗子也是及时出现,给小乙开了两边的门,小乙这才又返回到了瑶儿身边!

虎哥打了个大大的哈切,朝着这方叫喊一句,

“暗夜啊,你多照顾着些,我可是要睡了哦!”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