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一

五一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瑶儿的剑已经不在,她往四周看了看,去到一棵梅树边,掰下一枝几乎快要落在地上的梅树枝条,这枝条上边仍有许多叶子,瑶儿却也没有将其除去。她返回到凉亭边上,笑着说来,

“要是带上几朵梅花,可就更好了!”

瑶儿身子轻转,梅枝就似粘在她手中那般,随着她一同起舞!瑶儿手里抖了两下,枝条在地面之上点了点,她身子往后退走,枝条在地面拖动,划出了些许痕迹!她轻轻抬起枝条,放至自己身前,而后慢慢旋转了起来,枝条儿也是慢慢向上攀爬,直到把手伸到最高之处!忽然,她加快了速度,那枝条直劈了下来,呼呼两声,又是狠狠打在了地面之上!再后来,左右急行,前后翻转,伶俐无比!这个时候看来,似乎是在与人较量,每招每式,都是攻中带防,实是一套极好的剑法,那枝条上的绿叶,也是不住掉落,也是她用力过猛的缘故吧!瑶儿绕着凉亭舞了好一会儿,终于打完了这一套剑法,她的出手亦是缓和了许多。瑶儿又似跳起了舞,毕竟没有刻意练过舞,身姿稍有僵硬,但也是学得有模有样的!最后,枝条儿移至眉尖,算是那收式了!这枝条儿上还剩下一片叶子,瑶儿笑着将它摘下,而后把那枝条儿扔到了一边!

瑶儿回到小乙身边,额头上已是冒出许多汗来,她把叶子放在鼻前,用力嗅了嗅,而后方道,

“这味道实在好闻,嗯,若是再加上一些梅花,那可就太好了!”

直到此时,童陆方才带头鼓起掌来,

“用这小小枝条,就能舞得如此好看,厉害,实在厉害!”

童陆当然也不大懂,但这赞赏的话嘛,也是要讲得!朱渚和谢榭跟着拍手,看他二人模样,也是颇为兴奋!

瑶儿嘻嘻笑着,问小乙道,

“哎,臭汉子,你觉得怎么样?!”

小乙抿了一口酒,笑着回她,

“我觉得嘛,还行,只是看不大清罢了!”

瑶儿嘟起嘴来,哼了两声,道,

“都怪这破老天,也不给挂个大月亮!”

莫沫笑问,

“瑶儿姐姐,你在地上画的,可是一枝梅花么?!”

瑶儿立时又开心起来,拍起了手,道,

“哎呀呀,还是莫沫懂我啊,嘻嘻,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莫沫眯眼笑起看着地上那乱糟糟的一片,回道,

“我见姐姐在地上划着,头脑之中便有了画面,组合起来,可不就是一副梅花图么!”

童陆之前也是憋住不笑,可听得莫沫如此解释,可是再忍不住了,

“哈哈,这不就是一团乱麻么,哈哈,哪里来的梅花样儿!”

其余几人亦是会心一笑,小乙也咧开了嘴,可瑶儿朝他瞪了一眼,他又立时把笑收了回去!又道,

“哦,听莫沫这么一说啊,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哦!”

是啊,这地上乱七八糟,又哪里看得出来,也只有莫沫这样细心之人,才会发现其中“奥妙”!

瑶儿气呼呼道,

“哼,我知道画得不好,可你们也太不用心了吧!”

小乙回她,

“好,好,都怪我们眼拙,要不臭娘们,你再去画上一次,我保证能够看得出来!”

瑶儿双手环抱在胸口,把头转了过去,又道,

“哼,我才不要!”

莫沫起身,给瑶儿倒了杯热茶,又道,

“瑶儿姐姐喝杯茶消消气,气多可是伤身的哟!”

莫沫笑得很开心,瑶儿抬头看了她一眼,便点下了头来,双手抱起那茶,轻轻放在了嘴边!呵,瑶儿竟是听莫沫的话,当真奇怪得很!

童陆看了看外边,问道,

“莫沫,曼曼和妙妙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说到这里,所有人心里都有些发毛,包括小乙!

莫沫轻出一口气,回道,

“我想,咱们还是先做打算才是!”

瑶儿问她,

“莫沫,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莫沫回道,

“我想,我想还是尽快送你们出城才是!”

瑶儿又问,

“送我们出城?现在这种情况,怕是不好办哟!”

莫沫回道,

“嗯,虽然是要冒些风险,但也只有这样了!”

莫沫来回走了几步,这才说来,

“再等等,再等等,一切就绪之后,我便让人带你们出城!”

瑶儿问道,

“莫沫,你还有事瞒着我们?!”

莫沫回道,

“没有,只是先做了些准备而已!”

正此时小梅匆匆忙忙赶来,还未到达,便已听到了哭音,

“小姐,小姐……”

莫沫身子微微一颤,她也明白,肯定是出了事,要不小梅绝对不会有这般表现!不过,她还是很快平复下来,伸手召唤小梅过去,

“小梅,莫要心急,咱们慢慢说来!”

小梅去了这么长时间,众人都很担心,再见到她时,心里也都凉了半截!她被莫沫按到了长凳之上,众人齐齐聚拢,听她如何说法。小梅抹干眼泪,这才道来,

“曼曼和妙妙,她们,她们都死了,死了!”

这一句说出,小乙头脑之中也是一片空白!不应该啊,她二人都算得上是顶级高手,而且,在这黑夜之中,最是适合她二人发挥,又怎会轻易死了呢?!

小乙不由得站起了身,情绪也是有些激动,

“什么?死了?怎么会,怎会么!”

瑶儿拉住小乙,小乙未有再说话。

又听小梅道,

“她二人被人追杀,因对方人太多,而且四处都有埋伏,实在难以甩开对方!那些人也都是高手,只她二人,又如何能够抵挡!她们,她们本来可以逃回来的,可是,可是又怕连累到小姐,所以,所以又是几次折返!与人交上了手,便再难脱身了!最后,她二人都身负重伤,跳入河水之中,方才暂时避开了对方追击!十三哥他们在外边候着,正巧遇到二人,把她们救起来之后,就,就已经没了呼吸了!”

莫沫倒还冷静,问道,

“那她们人在哪儿?!”

小梅回道,

“在老巷里边,他们不敢把人带回来!是十三哥派人回来通报,这事,应该,应该不会有假!”

莫沫认真点下头来,又道,

“小梅,你再去盯着一些,我们看来要做下一步的安排才行了!”

小梅揉了揉眼睛,站起了身,回道,

“小姐,我知道了!”

说完这话,转过身来,对小乙几人施了一礼,又道,

“公子小姐,一切小心!”

瑶儿回她一句,

“小梅,你也一样,千万别要冲动!”

小梅点了点头,又是匆匆离去!

莫沫深吸一口气,来回走动了起来,看上去十分焦急!

瑶儿问她,

“莫沫,你这是怎么了?!”

莫沫回道,

“我在等我的手下回来!”

瑶儿又问,

“又有什么问题呢?!”

莫沫也不再瞒着了,只道,

“我派了人去探那水路,如果可以,咱们就从那儿出城!出城之后,有船等候,立时能够出发!与此同时,我也会在这城中安排掩护,尽力拖延,你们出城之后,再不耽搁,应该是能够摆脱得了对方的!”

瑶儿道,

“莫沫,你真好,想得如此周到,我以后也肯定会经常想你的!”

瑶儿过来抱住莫沫,她本是比莫沫年长,可此时却反倒像个妹妹一样了!莫沫微微笑着,不过眼中还是泛着泪光,

“待这事平息之后,瑶儿姐姐,你若想我,随时都可以过来看我的呀!”

瑶儿也有些伤感,回她道,

“这次来到临安城,也是给你们惹下了不少祸,若不是你们处处担着,我们怕是都被别有用心之人抓了去,还不知要受多少苦呢!还有,还有曼曼和妙妙,她们也是为了救我们才死,我可,我可……”

说到此处,可是泣不成声,再讲不出话来!莫沫一手搭在瑶儿头顶,安慰道,

“瑶儿姐姐,在遇到你们之前,我的生活总是平淡无奇,每日反反复复的,都是经营生意,照顾这一大家!可是,遇上了你们,这短短的几日,却是比我这十多年来加在一起过得还要精彩!曼曼和妙妙没了,我悲痛欲绝,可是,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让剩下的人再也不要受到伤害!瑶儿姐姐,别要太过伤心,你们能够安全逃出临安城,才是她们最愿意看到的!”

瑶儿边哭边道,

“我知道的,可是,就是忍不了嘛!”

瑶儿咬紧了牙,把头抬了起来,又道一句,

“给我找把剑来,我去给她们报仇!”

小乙当然不会阻拦,因为如果瑶儿去的话,他也会跟着,二人一齐,也是丝毫不曾恐惧!

莫沫直摇头,又道,

“不,他们有多厉害,你们也是见识过的,曼曼和妙妙这么强,也是敌他们不过!虽然我知,瑶儿姐姐和小乙哥更加强大,可是,咱们实在没有必要与他们硬碰硬的!”

小乙想了想,劝道,

“臭娘们,咱们还是先走,这仇,早晚会算到他们身上!还有,咱们给莫沫她们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可不能再把人家拖下水了!”

若是换作以前,或许没谁能够拦得住瑶儿,可现在她已经改变了许多,也能够听得进他人言语了!

瑶儿站立起来,长长出了一口气,道,

“好,好,我们赶紧走!”

莫沫却道,

“稍等片刻,我很快回来!”

莫沫一人去了,这亭中立时又安静了下来。小乙看了看朱渚,他很是疑惑,又有些许恐慌!

小乙认真对他讲道,

“朱渚,你可以帮我个忙么?”

朱渚不住点头,回道,

“当,当然可以!”

小乙又道,

“那被烧的牢狱,可否将它买下,送给一个叫暗夜的朋友!大火之后,官府应该也不用再用了,买下它,估计也费不了几个钱!嗯,若是找不着他,可先去找到虎哥,他自会帮你联系到他!”

朱渚似懂非懂,谢榭却道,

“把这牢狱送给暗夜?嗯,虎哥我是认得的,就让我去找他吧!”

朱渚不住点头,又道,

“嗯,小乙哥,你放心,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小乙拍拍他二人,又道一句,

“多谢,多谢!”

莫沫很快回来,手中提着一个小小包袱,来到跟前,递到了小乙的手中!还挺沉,也不知是些什么东西!

莫沫说来,

“这里连胜二百两银子,我怕带着太多了,很不方便,所以先拿上二百两以备不时之需!再有,瑶儿姐姐受了伤,这里也有上等的治伤药,待安稳之后,还得用些药才行!还有,这一路或许还有艰险,哥哥姐姐们一定保护好自己,别要再有人受伤了!”

说着说着,莫沫亦是流下了泪来,不过,在她的脸上,仍是挂着笑容!

瑶儿又是将她抱住,不愿撒手,

“莫沫,若有机会,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莫沫笑道,

“好,我把家照看好,等着你来!”

瑶儿终于放开了手,回到了小乙身边。小乙抱住她肩头,轻声说来,

“只可惜没有与你好好看看这临安城,待一切结束之后,咱们再来好好看看!”

瑶儿微微点头,把头埋在了小乙胸口!

莫沫口中念叨,又过一阵,却是听到有脚步之声,那人径直往这方跑了过来,很快到了跟前!

“小姐,没有问题了!”

这人站在亭外,抱拳说起。小乙见此人光着衣身,满头满身的水,再看那裤腿,亦是湿漉漉的一片,这样看来,是刚从那水中出来无疑了!

莫沫长长出了一口气,道,

“好,好,那就劳烦十四哥了!”

那人回道,

“小姐这是说的什么话,能为小姐做事,是十四一生的荣幸!”

这莫沫还真是厉害,小小的年纪,便有这许多人甘愿受她驱使!相比之下,朱渚可就差了太多太多,现在看来,他也就只有小陶和谢榭等几个要好的伙伴而已,对于如何经营生意,如何收拢人心,如何打通关系之类,可是一窍不通了!

莫沫问道,

“如何过去,你与哥哥姐姐们说说吧!”

这男人叫十四,也实在简单!之前听小梅说起过十三,这又来了个十四,可能也是为了减少被他人注意的可能,所以才会以这十三十四来替代人名!

十四抬起头来,看向小乙,说道,

“从后院池塘,有一处水洞,这是在莫府初建时就已经挖好的!水洞容得下两人同时通过,与水洞相连的,是一条小河,顺着河水往下,便能到城墙了!那水路夜里会关闭,不让任何船只通过!我们刚才过去,也是做了些手脚,只要潜到了水底,便可从我们刚才打开的通道游出!不过,要想从这条路出城,可得能够憋得住气,而且,一定要在天亮之前通过,否则被人发现,就再难从这出城了!”

小乙听得明白,回道,

“多谢十四哥,我们能够安全出去,也是多亏了你们!多谢,多谢!”

十四又望了莫沫一眼,问道,

“小姐,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去吧!”

莫沫点点头,回道,

“好,一切小心,如有意外发生,尽快选择第二方案!”

呵,还有第二方案呢,这莫沫果然是心思缜密!小乙瑶儿,还有童陆一齐走出了凉亭,十四朝几人点头示意,而后转身便走!

突然,又听得莫沫讲话,

“等一下,等一下!”

十四转过头来,问道,

“小姐,又怎么了?!”

莫沫有些犹豫,慢慢坐了下来,细细沉思。所有人都觉得奇怪,也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她身上!无人讲话,都知道她必有深意,当然不愿打扰他的!她思虑良久,方才又站了起来,走到朱渚身边,轻声问话,

“朱哥哥,这事,我想听听你的意思?!”

朱渚指着自己,问道,

“我?我的意思?!”

莫沫点点头,回道,

“是的,需要你来决定!”

朱渚有些胆怯,弱弱问道,

“我,我又能做什么决定呢!”

莫沫回道,

“这个,朱哥哥,你听我说!这次招惹到对方,虽然还不能确定对方是谁,但前因已是差不多清楚了的!”

朱渚思索着,听到此处,回了一声,道,

“谢榭也与我讲过,难道,难道真是因为小陶?!”

莫沫点头回他,

“所以,他们这次,肯定也并非只是针对瑶儿姐姐他们,朱哥哥,你,你懂我的意思么?!”

朱渚又想了想,摇头回道,

“我,我还是不大懂哦!”

朱渚可真是笨得可以,瑶儿看不过去,说了一声,

“莫沫的意思是,既然要走,那把小陶也给一齐带上!”

朱渚一听这话,大声说来,

“不行,不行,小陶怎么能走,小陶怎么能走!”

小乙也明白了莫沫的意思,也是,小陶若是留下,真是十分危险,也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人给抓了去!到时落在他人手中,滋味定然不好受的!正如莫沫所想,把小陶一齐送出去,也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小乙劝道,

“朱渚你听我说,那些人来势汹汹,可不得了,曼曼和妙妙这么厉害,也是遭了他们毒手,你也是亲耳听见的!如果留下小陶,你也没把握能够保护得了他吧,若是被人拿了去,可就不好办了!”

朱渚大哭了起来,又道,

“我不要小陶走,我不要小陶走!”

哎,他真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莫沫以后定是有那操不完的心了!

小乙又道,

“好啦,你也要看开一些,为都是为小陶好啊!他远离了是非之地,也能活得明白不是!你也不用太担心,待这一切结束之后,自然有机会与他再见!”

朱渚仍在大哭,又道,

“我,我离不开小陶,我离不开小陶!”

小乙又道,

“与小陶的身家性命相比,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吧!”

朱渚一手抓住了小陶,仍是不愿放手,

“小陶不在了,我,我又是怎么办才好呀!”

小乙长叹一声,又道,

“没关系,你再好好想想!”

朱渚呜呜哭了一阵,又才回他,

“我,我……我又有,又有什么办法呢!”

小乙回他,

“还是早作决定,时间可不等人哟!”

朱渚又道,

“寻,那你们要把小陶,小陶,送到哪里去呢?我,我要是想他了,又,又该去什么地方找他呢?”

这个问题,小乙还真是无法回答,总不能带着小陶一起走吧!小陶又要去往何处,还真是个棘手的问题呢!

小乙不知如何回他,莫沫却似早就想好了那般,静静说来,

“朱哥哥,你还记得襄阳城的曹阿伯么,咱们把小陶送到那去,他定会好好待他!咱们若是想他了,过去看他也很容易!朱哥哥,你怎么看呢?”

朱渚回道,

“这个,这个,倒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答应我,若我想他了,得终归让我去找他!”

莫沫回道,

“这是自然,待这事件平息,你什么时候想去都行!或者,直接把他接回来也好啊!”

朱渚有些松动,大口喘着粗气,回道,

“好,好,襄阳,咱们送小陶去襄阳!你可是说好了哟,我要是想他了,一定得让我去看他哟!”

莫沫回道,

“当然啦,只要你愿意,把他接回来,我也绝不会有任何意见的!”

朱渚这才松了口,道,

“那好,那好,我们送他到襄阳去!”

莫沫轻轻点头,道,

“好,那咱们就送他去襄阳,我也答应你,只要你想他了,随时都能送你过去,还有,时机成熟之后,我定会派人送他回来!”

朱渚拉着小陶,说道,

“小陶,你放心,待这事态平稳之后,我定会去接你回来!”

小陶一脸的震惊之色,直到此时,仍是未有缓和过来!

朱渚转身,对莫沫讲话,

“好,那就送小陶去襄阳!”

莫沫点头,回道,

“好,朱哥哥放心,我定会把他安全送达!”

已经说定,那朱渚也只有与小陶挥泪道别了,只听他道,

“小陶,你要照顾好自己,只要有机会,我定会过去看你!”

小陶没有回话,只是低头看着地面!

小乙道,

“好,那咱们就一齐走吧,十四哥,咱们带上小陶,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他的水性可不大好哟!”

十四回道,

“当然,只带一人,是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小乙又是看了眼众人,道,

“好,既然如此,那咱们这就走吧,免得夜长梦多!”

几人这才准备出发,小乙拉着小陶转身,可小陶却颇有抗拒之意,小乙转过身来,小陶又是悠悠然回了一句,

“我,我可以去,去庐山么?!”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