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六

五六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一对红袖,起舞翩翩,急转向上,轻浮而下,左右翻飞,光彩变幻之间,如丝那般流转!七子哼哼不由得看呆了,他们从未见过这般表演,这女子曼妙身形又是极具冲击力,眉尖一点红,格外别致,一颦一笑之间,更是勾人魂魄,即便是哼哼见了,也是不能自拔!

哼哼的杯中酒多半流了出来,可却一点不自知,酒没吃多少,人却已经醉得不轻!

“这个,这个也太美了吧!”

哼哼不由得讲出这一句,七子也是呆呆看着,无法闭上嘴来!

“真没,真没想到,这舞还能如此好看,难怪有那许多人见着之后,连家都忘回了!”

大山还算正常,树哥可就奇怪得很了,他偶尔看上一眼,却又立马收回眼神,也不知在害怕个什么,到后来,干脆也不再看了,只是自顾自喝着酒!花姐见他喝完杯中酒,又给续上,初时他还拒绝,不过几杯下肚之后,也就不管这许多了!待那女子舞完,施礼退下之后,树哥也把自己给灌醉了,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七子哼哼回头一看,也是忍俊不禁,哼哼不由得说上一句,

“树哥还真是贪酒得很哟,这么快就把自己给弄倒了,哈哈,实在有趣,实在有趣!”

七子也笑了起来,跟着道,

“树哥是一见到漂亮女子,便浑身的不自在,所以啊,也就只能一人吃酒,把自己吃醉了,也就不会再怕了!”

大山杯中已经空了,花姐又来给他续上,笑道,

“总是这样,一沾酒,就会醉倒!”

哎,这话又是怎么讲呢,不正是表明了,他二人有所关联的么!哼哼与七子竖起了耳朵倾听!

花姐笑笑,也给七子哼哼倒上了酒,二人此时方才发觉,自己的杯中已然无酒!

花姐见七子哼哼都是一脸的疑惑,于是解释道,

“他啊,每日醒来之后,以前的事情,就都记不住了。他刚到扬州之时,就在那地方连吃了半个月,所以啊,每日能够记得的事,就是在那儿吃东西,这店和里的伙计还能记得,除此之外的人和事啊,多半是没什么记忆的了!我为了方便他吃喝,也是把那地方买了下来,这样,也是方便了许多!”

哼哼觉得不可思议,说道,

“哦,难怪花姐一见到他,还会假意问他姓名,原来是把你也给忘了!”

花姐微笑摇头,回道,

“是啊,每日都是一样!不过,这样一来,每日也多了些新鲜感,也算不错了!”

哼哼道,

“哎,可是花姐,我总觉得他还是没有把你全都忘了哟,你看他见着你之后,整个都不自在了,或许头脑之中,仍是有些你的影子吧!”

花姐笑笑,又道,

“这个嘛,从前也是一样,没甚变化罢了!”

七子突然想起一事,忙道,

“花姐,不对啊,他,他竟是记得大山哥的哟!对啊,他是记得大山哥的!”

哼哼也是睁大眼,跟着道,

“没错,今日还去迎接我们,还带我们一齐过去吃喝呢!”

花姐轻轻点头,她手里也没闲着,给几人准备着小点,而后回道,

“是啊,这也是让我十分意外!本来也是想试他一试,没想到还真就有用呢!我之前也是把认得树哥的人全都请来过,可他却仍只是记得来到扬州之前的人和事,这之后的事嘛,他也就只有你们的大山哥了!”

哼哼又问,

“还真是奇怪得很,他记得大山哥,却是不记得花姐你!”

花姐又道,

“所以说,你们过来,或许真是个唤醒他的好机会!哎,不过,有时想想,什么都不记得,其实也挺好,自己可是要省去太多烦心之事!”

哼哼愣了片刻,回道,

“这个,这个也是哦,什么都记不得,也就不会再去想那许多了!”

大山忽又讲话,

“小女子知道什么,若是有机会让你选择每日重新来过,你又该如何做出选择呢?!”

哼哼想了想,回道,

“哦,也是,如若换作是我,可能也不会那样选吧!哎,就如大山哥所讲,总要有过各样经历,才能算做人生嘛!”

花姐笑笑,温柔说来,

“是啊,若是有机会治好他却是不去做,对他来说,也是很不公平的!”

大山笑道,

“这样最好,在你这蹭吃蹭喝,也得做些事情才是!”

七子也道,

“是啊,是啊,能为你们做些事,也是我们所愿!”

哼哼说道,

“嘻嘻,可惜树哥现在醉倒了,要不立马给他来治!”

花姐回道,

“咱们呀,尽力就好,可千万不能勉强的哟!”

正说着话,又有两位年轻貌美女子过来,这次并非衣着长袖,而是提着折扇,折扇与其衣衫颜色略有差别,多是桃红颜色!这类颜色还实在少见,更别说这一身的桃红了!二女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应该是对同胞姐妹,她二人就在这廊桥之上起舞,折扇时开时合,交错之间,竟是有种形神变幻之错觉,就似只有一个在起舞那般!在七子与哼哼看来,这也是那只有天上才有的舞姿了!

二女一支舞毕,退谢出去,又有人端上了精致小点,这些都是现制,所以,用时也是久了一些,不过,几人也都刚吃完不久,肚子还撑得很,虽然那东西香极,却也并无胃口来吃!还有,端上小点的两位,也是那妙龄少女,虽然不作装饰,却也美得清新脱俗!

看那二人舞完之后,哼哼心中仍是久久平静不下来,良久方才说话,

“花姐,你这里全都是女子,竟是连一个男人也未见着哦!”

花姐回道,

“嗯,我这秀坊都是女子,偶有男宾,也很少逗留太长时间!”

哼哼又问,

“都是女子?哎,秀坊,秀坊,这名儿怎的如此熟悉?!”

七子接话道,

“花姐,莫非你就是秀坊坊主?这个,我可听说了哦,秀坊虽然都是女子,却是个个武艺超强,实力也不在任何一个中原门派之下!啧啧,以前也只是听说,却不知原来秀坊是在扬州,而这秀坊的主人,却是花姐你哟!”

花姐笑道,

“我秀坊从来只收女弟子,也只为求自保,只不过,弟子们都知,这世上都以男子为上,女子只能作为男人的附属而已!我们不甘只作他人眼中的小女人,所以,会比别人更加努力,因而才慢慢恢复了我秀坊之名!”

哼哼羡慕道,

“真好,真好!”

花姐笑着回她,

“秀坊多是无爹无娘的孤儿,所以,也只能靠自己了!”

哦,原来如此啊,这些年轻的女子,原来多有是这孤儿!这秀坊收留这些女子,也当真是功德无量了!

哼哼赞叹不已,又道,

“花姐,你们太好了吧!那,那这些女子长成之后,又会去往何处呢?是留在这里,还是寻个好人家嫁了呢?”

花姐回道,

“果真是女人最懂女人!我们这儿,也是常与各门各派青俊来往,若是他们之间彼此喜欢,我是绝对不会拦阻的!不过啊,若是嫁人了,也就不再是我秀坊弟子,以后出门,亦不可再为秀坊弟子自居!若是愿意留下,秀坊便是她们的家,从生到死,秀坊也会尽心竭力!哎,不过啊,若真是我秀坊弟子嫁人之后被人欺负,我们又怎会坐视不理呢!”

哼哼又道,

“哦,原来如此,那,那守门有两位,便是一直留在秀坊,没有嫁人的吧!”

花姐轻点下头,回道,

“是啊,她们可比我来得在早十年呢!在秀坊付出得太多,现如今老了老了,秀坊当然会为他们养老送终!只不过,她们闲着也觉难受,也要继续为秀坊做些力所能及之事!秀坊现如今规模大了,人手总是紧缺,所以啊,也是多亏她们留下来了!”

七子看哼哼那么向往,于是问她,

“要不你问问花姐还收不收人,也把你给留下来呗!”

哼哼怒瞪着七子,道,

“你说什么呢!”

七子笑道,

“嗯,不过你这资质太差,花姐也不一定会要你,哎,算了,算了,那就别浪费这功夫了!”

哼哼立时站了起来,眉毛横起,又道,

“你找打不是!”

正说着,远处却是跑来一人,远远看来是个年轻女子,哼哼一时好奇,也就忘了与七子理论了!几人看着那小姑娘跑近,对方跑得极快,到了跟前,却是一点儿未有出汗!

来到跟前,女子左看看,右看看,最后问了花姐一句,

“师傅,有贵客来,怎么也不知会我一声呢!叔叔也在,嘻嘻,你们都在讲些什么呢?!”

哦,原来是花姐的徒儿啊!她这徒儿也只十六七岁,小小的一双单眼皮,最是吸人眼球,眉毛细细的,与这脸蛋不大能够搭配起来,这么看来,确是不大漂亮的!不过听她说话行动,却又是格外的精神,加上两个眼珠子黑溜溜的转个不停,还真是个小机灵鬼哟!再看她这一身,淡黄底色,外加点点紫红,就更显得俏皮可爱了!

花姐笑道,

“你这小妮子,大清早的就不见了人影,这个时候却来说这话,羞是不羞!”

花姐讲完这话,女子方才靠拢过来,突然出手,一把抱住了花姐的腰!撒娇道,

“师傅,你怎么在别人面前这般说我哟,那我以后可怎么见人呢!”

花姐笑道,

“你呀,就是这个没脸没皮的得性!”

花姐笑看众人,又接着道,

“这是我的徒儿小七,是个聪明孩子,不过,就是太过顽皮,老是管她不住!”

大山抬头看了小七一眼,小七正巧也是望向了他,二人对视一眼,小七脸上略有迟疑,问了一句,

“师傅,这是?”

花姐回她,

“这是小乙,你应该叫上一声叔叔的!”

小七一听,眼珠子努力瞪大,虽然仍是很小,但也是尽了她的力了!

“什么,是小乙叔叔?!”

这话讲完,她已经蹿到了大山身边,一手挽住了大山的胳膊。呵,这等架势,还真不是一个女子该有的样子!

“小乙叔,我是小七啊,哈哈,你可还认得我呢?!”

大山尴尬一笑,回道,

“认得,认得,你那时候啊,还是个襁褓中的肥胖婴孩儿,与现在长得一模一样,又怎会认不得呢!”

大山当然是在说笑,小七当然也是心知肚明。她嘻嘻笑个不停,又道,

“呵,我刚才可不也是第一眼就认出了你么,啧啧,咱俩还真是心有灵犀哟!”

大山把杯中酒吃完,小七立马又给倒满,又道,

“小乙叔叔,咱们这次过来,可得多住上一段时间!这些日子,我对剑法多有疑惑,也正好向你请教请教!嗯,你放心啊,吃住玩乐,都包在我身上,一点问题没有!”

小七拍着胸脯,自认为十分认真,可他人看来,却是好不滑稽!

大山点点头,回道,

“嗯,没想还是个有为青年,不错,不错,那你先耍上一组,叫我看看你这资质如何!”

小七拍手大笑,又道,

“好,好,我去拿剑过来!”

还未说完这一句,她便已经奔出老远去了。这急性子,还真是可爱得很!花姐忙着叫住了她,道,

“小七,折根树枝便是,哪用如此费劲!”

小七太过急切,那一只腿在地面之上,又是滑了好远,方才停了下来!她只一脚站立,另一脚则是到了自己的头顶,呵呵,还真是个练家子哟!她把腿放下,转头过来,说道,

“师傅啊,你怎的不早说呢,害我跑得这么急,差点儿摔个半死!”

这怎么又怪到花姐的头上,这小妮子的嘴巴,还真是厉害!不过花姐也是早就习惯了吧,所以并未有太多惊疑,对她的言语,也不觉如何冒犯。

花姐又道,

“快去,别耍嘴皮子!”

小七嘻嘻笑着,又道一声,

“好嘞师傅!”

她蹦蹦跳跳过去,折了两根枯枝作剑,而后回到这凉亭外,舞起了剑来!她的招式极具攻击,观赏性可就差了许多!七子也是有些武功底子,所以也能大致看个明白,这女子的剑法,竟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七子正思索着,小七就已经使完了剑,把那两根枯枝放好,这才又蹦蹦跳跳过来!

“小乙叔叔,你觉得如何?!”

大山拍着手,赞道,

“不错,不错,就有一点,可能需要注意一下!”

小七问道,

“小乙叔,哪里需要注意,哪里需要注意?!”

大山笑道,

“就是你这性子太急躁,就连讲话也是一样,若是以后继续这样,总会有吃亏的时候!”

小七把嘴歪到一边,回了一句,

“这有什么啊!”

大山笑道,

“哎,连好赖话都听不进去,没救了,没救了哟!”

小七一听这话,如何能够接受,又道,

“小乙叔,你,你……”

大山打断了她的话,又道,

“你若不信,让七子与你比试比试便知!嘿嘿,他可没学几年,你若是连他都打不过,那可是太丢人了!”

小七一听,立时回道,

“七子?这名儿,这名儿怎么与我的这般像!来,来,我俩比试一次!”

小七已经把目光集中到了七子身上!七子心头发毛,刚才见她使出剑法,可不已经到了极高听境界,自己又怎么可能打得过她,大山这不是在逗着玩吧!不过,大山又讲一句,彻底打消了他这想要退缩的念头!

“七子,没事,与她打着玩玩,嗯,一定不会伤着她的!”

七子心头叫苦,本来切磋实属正常,你这倒好,说上一句不会伤着她,以她的脾气,可不正是火上烧油了么,那自己与她对阵,可是有得好受了!更可恶的却是哼哼,一脸的坏笑,正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

七子回道,

“大山哥,我,我……”

大山笑道,

“没关系,就用你平常最熟悉的那一套棍法便是,你平时怎么打的,今日便怎么打!嗯,千万别要手下留情哦!”

小七已经把她刚才扔下的枯枝捡了起来,站到了七子身后两丈左右。她杏眼怒睁,轻唤一声,

“来,来,咱俩就在此处比过!”

七子有些胆怯,大山又道一句,

“记住啦,你平时怎么使的,今日便怎么使!”

七子终于平静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取了长棍,转身过来!他心里想啊,真是用自己平日练的那棍法么?那棍法很是简单,这就行了?可是,可是大山又是连说了几次,他若是没有把握,又怎会讲出这许多遍呢?!哎,人家已经在那儿等着了,不管怎样,也不可能说怕了一个女娃寻吧,即便打不过她,那也要硬着头皮上!

七子抱拳,说了一声,

“小七姑娘,请!”

这七子,小七,听上去还真是有些相信,七子也会觉得有些怪怪的。眼前这位女子虎视眈眈,怕是想用那两根树枝,在自己身上狠狠抽上几下才行!七子抬起了长棍,等待对方先行出手!这廊道之上,大战一触即发!

小七又喊一声,

“费什么话,来!”

这话音未落,人可就往这边过来了!七子心里没底,不过,大山刚才反复讲过,他也只能照办了!于是这第一招往左直击到了立柱之上,好大一声响,哼哼也是掉了下巴!呵,这家伙还真是按平日来的啊,你使出这一招,不得对着人才行啊!可说来也是奇怪,七子出这一招,却是把小七给难住了!她哪里见过这般较量的,她可能也以为大山会有特殊的安排,她也怕输了,会丢了自己,还有师傅的脸面!所以,她犹豫了,最终仍是未有使出剑来!

小七稍留一手,七子却是没有停留,长棍横扫,直往另一边柱子打了过去!哎哟,这一下又是打得嘭的一声,这红柱上撑着的青瓦,都快被震碎一样!七子未有停留,又是继续往前,长棍上抬,狠狠击落,直打到了小七身前不远处!小七整个人都惊呆了,七子这几招,完全没有任何章法,也没有可能打到自己,可是,可是就是这般,她却只是眼睁睁看着,没有出过一招!

七子使出几招,心里可就越稳了!接连出手,虽然不可能打到对方,但无论如何,这气势已然做足!只听得又是好几声大响,小七被逼退几步,仍是出不得手!七子越打越是熟练,小七心中可就更没底了!她想得越多,越是不敢出手!是啊,对面这家伙,先前两下,就像从未使过棍子的一样,而他越到后来,可是越发的纯熟了,这人是跟着大山一起来的,他的武艺,也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他,他这棍法,好像也是变数极多,自己又该如何破解呢?!小七越想,心里疑问越多,那一对枯枝,更是迟迟使不出来!

再看七子这边,仍是自顾自打个不停,那嘭嘭之响动,亦是再未停过!七子已经把小七逼退了好远,心想,无论怎样,自己也算是尽力了吧!若是她真的上来,自己怕是接不了几下,管他的,先把这棍法打完再说!好一会儿,这一套棍法已经快要打完,七子心中犯嘀咕,这都打完了,难不成还要再来一遍?这个,这个可就有些不大好了吧!正思索着如何继续,不远之外的小七却是呜呜哭喊了一声,说道,

“不打了,不打了,这都,都什么跟什么嘛,都快把这柱子给打坏了!”

之前小七还把枯枝收拾放好,这一次,则是直接扔到了水里!七子则是停了下来,额头之上也是冒出了汗来!他收了棍,轻声问了一句,

“哦,不打了哦!”

小七一听这话,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啊,啊……”

她已经承受不住,捂住了耳朵,而后飞快跑了回去,躲在了花姐的怀中,

“师傅,师傅,呜呜,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大山大笑起来,

“哈哈,小妮子,你这是服输了吧!”

小七抬起头来,回道,

“我才没输,我才没输!”

大山呵呵笑起,又道一句,

“你呀,现在知道为何自己的剑法不可再进一步了么?!”

小七立马停住了哭,回问一句,

“小乙叔,为何,这是为何?!”

大山微微摆手,唤七子回来,而后方才慢慢回她,

“这还不简单,因为你想太多了呗!”

小七陷入了沉思,口里仍在念叨,

“想太多了!想太多了?……”

正此时,树哥却是突然醒转过来,他不住摆头,而后抱头大喊一声,

“哎哟,我这是在哪儿哟?!”

大山走近他,在他后脑轻轻拍了一下,笑道,

“听听我的故事,你也就知道你在哪儿了!”

几人一同抬眼看着大山,大山不急不缓来到亭边,靠坐在了一根红柱边上,这才慢慢讲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