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七

五七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哥,你说十五送小陶过去,会不会有危险呢?!”

童陆这般问话!

小乙三人站在江边,看着一路西行的小船,心生感慨!这滚滚江水啊,延绵千里万里,是何等的博大!它就如同母亲那般滋养着千千万万人,这一条船儿逆流而上,就如同回归了母亲的怀抱那般!

小乙轻声回话,

“莫沫既然选择了十五,必是有她的考虑,所以,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童陆又道,

“哎,你们说,若是十五回去之后,发现十四已经没了,那该有多伤心啊!”

瑶儿叹了口气,回道,

“是啊,明明就已经到了他身边,却又是刻意瞒着他,真是有些不大地道!”

童陆长长出了一口气,伸脚出去,把旁边几颗碎石给踢入那江水之中。江水如此宽广,这点小石头对它来讲,根本不值一提,溅起的点点水花,也是瞬间不再!

童陆又道,

“哎,也不知到了扬州,又还需要面对多少艰难险阻呢!”

小乙倒是十分轻松,只道,

“管他的,走一步算一步喽!”

瑶儿问道,

“臭汉子,扬州城中,你们可有什么认得的人?就像临安府一样,要是有熟人的话,咱们的行动也会方便许多!”

小乙想了想,摇头回话,

“应该是没了。路途辛苦,又有几个人能随意走动呢!我和陆陆都是第一次来,当然是认不得人的!”

瑶儿点点头,回道,

“嗯!我倒是认得一人,曾经是我爹的手下,家就住在这扬州城中!只不过,已经好多年不见了,也不知他还认不认得我!”

小乙道,

“嗯,我觉得嘛,还是别要去麻烦他才好!咱们现在身份已经大不一样,别要再去给人惹了麻烦才好!”

瑶儿点头回道,

“是啊,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咱们现在身上银子多得很,直接花钱买上一个院子住下,也不是什么问题!”

童陆乐了,笑道,

“哎,你们不会是想要就此住下来吧,然后亲亲我我,生他一大堆孩子!啧啧,这可是苦了我了,我这接下来啊,可就要一人上路喽!”

小乙笑起,拍拍他后背,道,

“别要胡思乱想了!见不着船了,咱们啊,也该走了!”

瑶儿挽住小乙,三人从这荒无人烟之地往北而行,这个时候,若是加紧一些,应该能够在天黑之前赶到扬州!从那大海中绕行过来,一路倒也顺畅,十五能说会道,也实在有趣得很。三人为何选择引处上岸,也是为了避人耳目,最重要的是,不要再给十五的小陶他们添麻烦了!希望小陶找到了小虚之后,能够安安稳稳住下,莫要再被这世间俗事牵绊了!小陶这里,也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回想那临安城,谜团仍未解开,莫沫和朱诸他们之后又该如何应对,是否能够转危为安呢?虽然困难重重,但三人也都相信,只要有莫沫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再有,他们没有正面与人起过冲突,应该也不会糟到对方的报复吧!哎,希望一切都好,一切都好!哦对了,之前还想过的,若是莫沫与朱渚成婚,得好好吃上一杯喜酒才行,可现在情形,或许是再吃不成了!哎,到时也只能远远的送上一声祝福,也是个不小的遗憾吧!

呵,三人穿越过那险滩,便见着了村落,也是,这地方土地肥沃,又有江水滋润,不可能没有人嘛!进村之后,一切都很正常,只是寻常的百姓,见着三人经过,也并未觉得惊疑,看来也是常有生人过来!这小小地方,竟然也能寻到车马,花钱买了,也要省去不少力气!

驾车北上,没走多远,这路边却是突然蹿出一个人来,小乙连忙拽住马绳,这才没有将那家伙撞翻!还好这马儿没走得太快,否则即便小乙如此来拽,那也定然会把那人撞飞出去!当然,这车里的瑶儿和童陆,也是整个人飞了起,差点儿没摔到外边!

小乙心中也是有气,勒住马绳,怒道,

“你找死啊,没见着有车过啊?!”

那人却是在笑,心也实在够大!这个时候,小乙也是看清了他!只见这人比童陆要稍高一些,一身青衣,多处破洞,那两只鞋子,也都张开了大嘴巴!他大脸盘子,胡子长了半张脸,也有个半尺来长!眉毛十分浓密,几乎要贴到一处,所以,左右分得不很明显!眼珠子黑溜溜的,在眼里打着转,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再看他那又黑又粗的头发,略有蓬松,已是触到了肩头,这样看来,整个头可是要比普通上大上一倍不止!可是,说来也怪,就这号人物,满头乌黑,可那脸色,却又是极白,这黑白一对比啊,可就真是十分的滑稽了!

小乙还欲讲话,瑶儿捂着头,掀开窗子出来,叫骂一声,

“你这白脸张飞,是来找死的么?!”

她与小乙说着同样的话,对方一听,呵呵乐个不停,这时,也终于开口回应,

“哎哟两位,不好意思耽搁你们,出来时太过匆忙,没带够银子,所以啊,把自家的马儿抵给别人了!这不,只能跑着回去!哎,你说巧是不巧,刚才正在拉屎,却是听到了车马声!啧啧,这不,我刚从草丛里出来,可不就遇上了你们么!”

这人说话声音十分沉重,极有张力,还真是挺好听的!瑶儿看了看旁边,又觉有些恶心。

童陆也探头出来,笑着说来,

“哎,你是想要搭车不是?呵呵,屁股擦干净了没啊?!”

那人大笑起来,回道,

“小哥放心啊,我这屁股可是金贵,从来都会多擦几遍,若不是为了擦干净,又怎会差点儿被撞到呢!”

这人说话倒是有趣,在小乙看来,这样的人物,多半不是坏人!

小乙轻声问了一句,

“臭娘们,陆陆,你们怎么看?!”

童陆回道,

“我倒没意见,只要你的臭娘们愿意,就让他上车呗!”

瑶儿却道,

“我才不要跟他一起坐车!嗯,不如这样,让他来驾车,臭汉子进到车里来!”

小乙回头问那人,道,

“你会不会驾车?”

那人回道,

“当然会啊,我可是老手哦,给人驾了好几年的车了!”

小乙又问,

“呃,还没问过,你又要去往何处?!”

那人笑道,

“这里就一条大道,直通扬州!你可别说不是要去到那儿哦!”

哎,这人也是要到扬州,正好与三人一路,送他一程,倒也不另费功夫!小乙朝他点了点头,拍了拍马车,说道,

“来,你来驾车!”

那人大笑一声,

“好嘞,来啦来啦!”

小乙退到了马车之中,把帘子掀开,看他如何驾车!只见那家伙轻轻趴了一下马背,纵身一跃,便坐了小乙刚才所坐的位置之上!呵,瞧这模样,还真是一个练家子哟!他轻轻摸了摸马屁,再这么一弹,马儿竟就乖乖的往前走了!哈哈,他这可不就是要在小乙三人面前露上一手么!三人还未说话,他却先开了口,道,

“我这绝活,可是练了好些年了!若是有机会啊,叫我骑上一匹绝世好马,那才能展现出我的实力来!”

小乙笑道,

“好好驾车,哪儿那许多废话!”

那人又道,

“哎,这话说得不对啊,你想想看,驾车这多无聊啊,若是没个人说说话,可不得把人给憋疯了!”

瑶儿之前对这人的印象不大好,此时听他说起这话,也是改观了不少!她凑到了小乙身边,说道,

“哎,白张飞,你刚才去买什么好东西来着?!”

那人略一停顿,回了话,道,

“什么白张飞!我叫阿树,你们啊,叫我树哥便是!”

瑶儿笑道,

“不,不,不,树哥一点儿不亲切,还是白张飞来得好,来得妙!”

这树哥很是无奈,回道,

“好,好,你想这么叫,那便这么叫啦!哎,刚才,刚才你问我什么来着?!”

瑶儿笑着回他,

“你去买了什么东西回来?!”

树哥一听这问题,大笑起来,道,

“哈哈,这可是我拖人从临安城给带回的好宝贝哟,本来说好直接送到扬州城,可那家伙却是带信过来,说是船队改变了航向,不再去扬州了,叫我自己来取,哼,你说气人不气人!更可恶的是,这东西临时又要涨价,我可又多花了好些钱呢!”

瑶儿嘿嘿笑起,又问,

“哎,白张飞,你这宝贝,拿出来给我们长长眼呗!”

树哥忙道,

“这怎么行!这宝贝,我可是要亲手送给我家小花的,哪能随便给外人看呢!”

他这么一说,瑶儿可就更加好奇了,又听她说,

“呵,拉倒吧,不就是二三两银子买来的劣等货,我才不稀看呢!”

说了这话,也是叫小乙关上了帘子,又补充上一句,

“你啊,好好驾你的车吧!”

那树哥听了这句,哪里能不着急,忙道,

“二三两?你这小女子也真是会寒酸人!我送小花的东西,怎么可能二三两就能买到!哼,跟你们明说了,这东西可是我用了二十两银子买来的,这世上除此一个,再无其他!”

瑶儿大笑,回道,

“吹吧,你接着吹吧!任你吹得再厉害,我也不会相信!再说了,你个小小的马夫,又怎么可能拥有二十两银子,即便有,那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花出去了!哎,难不成是那个,把自己的鞋子都给卖了,只为求那红颜一笑?!”

那树哥真有些急了,他竟是把马车停了下来,自己掀开了帘子,钻了进来!小乙心中好笑,这家伙没什么城府,被瑶儿三言两语就给骗到!

“哼,你们可别小看了我,我在那扬州城,那也是风风光光的人物!喏,看好了,我这东西一出来,可是要亮瞎你们的眼!”

讲完这话,他那手也是伸到了袖里,摸索了好一阵子,方才把那东西给取了出来!拖在手心,呵,竟是好大一个,一只手差点握它不住!几人一看,竟是个白白的珠子,哎,小乙似曾相识,好像是见过这物件的!不过,还是瑶儿先脱口而出,

“呵哟,这不是夜明珠么!夜里能够发光,可是稀奇得很呢!”

树哥一听这话,相当得意,眯起眼睛,双眉合在一处,说道,

“倒是有点儿见识,这正是夜明珠!你们快看,这可是上等的夜明珠,瞧瞧,这么大个的,那天底下就拿不出第二个来!”

瑶儿听了这话,大笑起来,回道,

“嗯,大个倒是大个,只是这质地嘛,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嘛!像你手中这货色,依我看,也只能卖出个五六两银子,还是往高了来算!呵呵,你呀,这二十两算是买个教训吧!”

树哥瞪大了两眼,怒道,

“怎么可能,你个小女子,哪里懂得!”

瑶儿笑道,

“比你这大个的嘛,倒还真晃得见,不过比这漂亮百倍的,我可见得多了!哈哈,你若不信啊,大可找个行家看看,这东西是不是真值那钱!还有更简单的,等到天黑之后,你再仔细来看,那湿润的颜色,你手中这个应该是发不出来的!”

树哥大喘起气来,又道,

“你,你是钻研过这夜明珠?!”

瑶儿摇摇头,回道,

“没有啊,只是见得多了,又听得多了,知道一些罢了!”

树哥大怒,

“他奶奶的,那家伙肯定是拿钱跑了!我这就去把他抓回来,问个清楚!”

说着,树哥便要跳下马车!小乙眼疾手快,一把揪住,笑道,

“树哥,人家有心诈你,早就跑没影了,你又要到何处去寻他!”

瑶儿也道,

“是啊,是啊!你那小花若是真心待你,又怎会在意这夜明珠好与不好?!再说,这么大个儿,也够她是显摆的了!”

树哥一拍脑袋,又道,

“看我这脑子!今晚约了小花,可莫要叫她等急了!”

树哥转身过去,这次狠狠的在那马儿屁股上抽了一下,马儿哪里想到,之前还如此温柔的一人,转眼就翻脸不认马了!没办法,那也只有跑吧!树哥驾车还真是稳,比小乙还要强上许多,几人真未想到,他竟真的有这能耐!不过,行出不远之后,那路可就越发的难走了!听树哥说起,是前些日子下了太多的雨,道路泥泞不堪,后又有许多车马经过,所以才会烂成了这个样子!所以啊,待几人到达了扬州城时,那城可是早就关了!头顶上有轮新月,月色虽说不很明亮,但也能看清人来!

无法进城,树哥好不悔恨,蹲在马前,自言自语起来,

“要是我不去,小花得多伤心啊,怎么办,怎么办啊!”

童陆靠近过来,笑道,

“我说树哥,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你给守城的拿上几两银子,他们肯定就放咱们进去了啊!”

树哥一拍脑袋,站了起来,回道,

“哎哟,可不就是么,陆小哥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可讲完这话,他愣了片刻,再次蹲了下去,又道,

“可我的钱啊,全都拿来买这夜明珠了,哪里还有别的钱呢!”

瑶儿笑道,

“我可以借你啊,不过,你得快些还我,还得算上利息!嗯,这样,我借你十两银子,你呢,十天之内还我一十二两,你看如何?!”

树哥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他站起身来说话,口水也是喷得到处都是,还好瑶儿早先料到,躲了开去!

“你这二两银子,也太好赚了吧!二两啊,够我吃个半年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瑶儿又道,

“好啊,那你再想办法吧,反正我们也不急着进城!哎哟,那小花儿真是可怜啊,一个人看这月亮星辰,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呜呜,我要是她,我可是再也不会理他挨千刀的了!”

树哥一听这话,更是焦急万分,忙道,

“姑奶奶,你别说了,我依你,依你还不好么?!”

瑶儿大笑,回道,

“这还差不多!喏,都在这儿了,十两银子,一两不多,一两不少!我可是算好时间的,到时若还不上,定要来找你麻烦!”

瑶儿手里拿着个钱袋,递到了树哥面前。树哥接过了那银子,掂量了几下,又打开数了数,这才收下,

“我树哥从来都是说话算话,定下的二两银子,定是一分不会少你!”

瑶儿嘻嘻笑着,又道,

“不过白张飞,若是待会有人问起我们是谁,你又该如何来答呢?!”

树哥很不喜欢她叫他白张飞,不过,这个时候,也只能忍气吞声了,他回问一句,

“你们想我如何解释?!”

瑶儿笑道,

“简单啊,就说我们是你的远房亲戚,你特意出门迎接,可怎料路上耽搁了,所以才会这么晚来!说清楚之后,再给些银子!我想啊,以树哥的威望,他们怎么也要给些面子的嘛!”

树哥来了些精神,又道,

“那可不,主要还是要看我的面子!”

树哥乐呵呵把银子收好,这才又跳上马去,唤几人上车!瑶儿正欲上车,他可又问了一句,

“哎,你们说这十两银子,会不会有些太多了啊?!”

童陆大笑起来,回他,

“可不是么,你给个半两一两的,人家就肯定放行了啊!”

树哥一脸的不可思议,愣了好长时间,方才反应过来,

“啊,你们算计我啊,这,这半两银子就能办成的事,却是一下子借我这么多,还要我再多还二两!啊,啊!”

童陆手一摊,指着瑶儿,笑道,

“又不是我与你合议的,你要找啊,去找她呗!”

瑶儿已经到了车里,掀开帘来,笑着说道,

“白张飞啊,你刚才可是亲口答应的,可不能反悔的哟!嘻嘻,用这钱来生钱,还真是容易得很呢!啧啧,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那有钱人越发有钱,穷人,却是越来越穷了!”

树哥的脸都绿了,大口喘着粗气,

“真是背时,夜明珠被人坑了一大笔,遇到你们,又被宰一次!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瑶儿笑道,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不很正常的么!白张飞,以后还得多留些心眼儿,免得被人卖了还要帮着人家数钱!”

树哥怒道,

“你别再叫我白张飞了,别叫了!”

瑶儿乐呵呵回他,

“好,好,不叫你白张飞了,那,那我叫你什么好呢?白张飞?!”

树哥气得不行,把牙都咬得咯吱直响,看来是真的伤心了!

小乙来打个圆场,道,

“树哥,你啊,也莫与她一般见识,这臭娘们就是闹腾,但是本心不坏,你多担待哈!”

树哥听了这话,方才消了消气,

“哼,说话算话,二两就二两,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完这话,他抽了抽马屁,马儿继续拉着马车往那城门过去!守城的远远的便叫住了马车,大声呵退!树哥下了马儿,自己个儿走到了城下,双方交流了几句,对方便同意开门了!对方本来也是认得树哥的,再加上树哥送上的半两银子,那还有什么理由不开门呢?!呵呵,果然是有钱就好办事啊!想想之前在那临安城,不也一样么,无论多晚,想出出,想进进,几乎就没有用钱办不到的!只不过,在临安城还是有些不同,只因背后有人,在谋划着什么!

马车来到城门,守门人也只简单看了看,随意问了一句,就放这车马进城了!这可比几人料想的,还要容易许多!这样看来,扬州城应该暂时是安全的!现在去寻个安全的地方住下,再作下一步安排!

进城之后没走多远,树哥突然停下了车,把帘子掀开,轻声说了一句,

“哎,几位,我就在这儿下了哟!”

说完,他竟直接跳下了车,飞快跑了开去,瑶儿唤了几声,都没能把他给叫住!瑶儿笑着坐到树哥刚驾车的位置,看着远处隐隐约约的点点灯火,不由道出一句,

“呵,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夜夜都有笙歌哟!”

突然,她身子一动,急急转头回来,大喝一句,

“哎哟,那家伙定是拿钱走人啦,我这,我这可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喽!”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