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八

五八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哈哈,你看他那模样,像是会骗人的么?!如果真是个骗子,那这手段也当真高明!嘿嘿,你啊,被骗就被骗了吧!”

童陆这般说来,瑶儿却道,

“嘿嘿,我也觉得他不会骗人!嗯,咱们跟上去,看看他与他的小花之间,又能生出怎样的火花!”

瑶儿轻轻抽着马屁,马儿慢慢往那灯火处走了过去。

这是一条老街,顺着一条大河而走,黑灯瞎火的,有时蹿出一条狗来,也能把你给吓一大跳!不过这街道前方不远处,接到了另一条小街,那街道之中,却是灯火通明,几人远远的见着的灯火,也就是这儿了!

瑶儿笑道,

“哎哟喂,你们看啊,这里可正热闹着呢!”

人声也早就传来,嬉笑怒骂,叫嚷吆喝,人可是不少的呢!街巷不大,要把这马车驶入,怕是不行了!正想把车放好,却已经有人往这边过来了,开口便是一句,

“几位吃点东西,还是要打尖歇息,又或是早就定好的去处,这么说吧,只要是这扬州城里有的,就没有我找不到的地方!”

是个年轻男子,瘦瘦小小,可能也只十来岁吧!不过,看他这模样,也是个小滑头!他口气不小,小乙也看得出来,这人便是个带路的,每带上一个,或许就有些钱拿,遇到大方的雇主,多半也会给他些好处!

瑶儿笑着问他,

“哎,既然你这么懂行,那我向你打听一个人,你若是连他都不知晓,那可是丢人丢大发了!”

那人大笑,拍着胸脯道,

“哈哈,打听人嘛,问我可就问对了!”

他说了这句,一只脚踮起脚尖,不住的抖动起来,看来可真是胸有成竹了!另一只手耷拉下来,不知又要怎样!

瑶儿笑道,

“你这意思,是先给了钱,再办事么?!”

那人恢复原状,笑道,

“姑娘是聪明人,只要扬州城中有名有号的啊,就没有我不知道的!再不行,找几个兄弟帮帮忙,我就不信查不到他!哎,不过啊,若是要去寻人,可就要另算钱了哟!”

呵,还是个贪财的主,不过,也不知他又有多大胃口!

瑶儿问他,

“你要多少钱?!”

那人回道,

“这个嘛,也要看人嘛……”

正说着,瑶儿已经摸了一小块碎银出来,直把对方看愣了眼,话也不再说得下去了!这块银子有个一二两,瑶儿捏着它左右晃了晃,笑道,

“哎,你若是干得漂亮,这银子就给你了,若是干得不好,那可就一分钱也拿不了了哟!”

那家伙一看到钱啊,两眼放直,态度也是有了极大的转变,连忙回道,

“漂亮,漂亮,一定干得漂漂亮亮!不知,不知小姐公子要寻什么人呢?!”

瑶儿笑道,

“呵呵,这个对你来说,应该没什么难度!嗯,他叫树哥,说是在这扬州城小有名气!”

那人傻了眼,直愣愣的看着瑶儿!

遥儿看他呆立当场,朝他眼前晃了晃,问道,

“怎么,有这么难么?!”

那人缓和了一阵,脸上表情十分复杂,似是欢喜,又有担忧,而后方才道来,

“你刚才说的话,可都算话?!”

瑶儿回道,

“自然算数!”

那人大喜,忙道,

“你说树哥啊,我刚才见过他哟!我这就带你们过去寻他!”

瑶儿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本来想和他玩玩,到时随便给点打发了事,可谁能想到,这家伙刚才竟然真的认得树哥,而且,还知道他所在何处!这事,你非要说他办得不漂亮,那可真是说不过去了!

瑶儿当然也要表现得大肚一些,又道,

“我说话算话,你带我们过去找到了他,这银子便归了你了!”

那人好不开心,是啊,这银子,省着一些,也是够他过上一年啦,怎不叫他欢喜!

他立时弯下腰来,深鞠一躬,说道,

“小姐公子,这边请!”

这话音极具讨好之意,有钱拿嘛,自然会迎合一下嘛!

童陆略停一下,说道,

“那咱们这车又该怎么办才好?!”

瑶儿想了想,回道,

“喏,小伙拿去卖了吧,反正也不值什么价,得的钱嘛,你就自己拿了!”

那人更是欢喜无比,忙着招呼,

“今日真是遇着活菩萨了,这边请,这边请!”

那小伙身后也有其他人,见着他轻轻松松就要把事办成,心里也是痒得不行!不过,这又该怪谁呢,谁让他们不是第一个过来的呢?!

走进了灯火通明的那条小街,沿街都是卖东西的,有吃的喝的,也有用的玩的,街道本就不宽,又被这些人占去了许多,再加上道上行走的人们,小乙几人想要并排着走都是不能!

小伙很是得意,解释与几人知晓,

“这条街名叫彩衣巷,虽然不大,但人却是极多!不论是白日又或是夜里,那都是人山人海,一眼望去,都是人头!嘿嘿,卖东西当然喜欢,一来二去,也都聚集到了此处了!要说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过来,我可说不出来,我只知道啊,这来的人越多啊,我的生意也会越好!嘿嘿,嘿嘿!”

两边的商铺之中,也是挤满了人,白日里没有机会过来,晚上也得来凑下热闹,这夜里也不会觉得太过无聊嘛!肚子饿了,就附近吃点小吃,既便宜味道又好。玩累了,再慢慢往回走,好好睡上一觉,这第二日再过来!也是,这来得人越多,当然就越好玩了,一来二去,也就全都聚集到这里来了!

瑶儿笑着问他,

“你倒也是脑子活泛,做起这样生意来!”

小伙笑着回来,

“这个嘛,也是机缘巧合,有次刚到遇到一人,他寻不到地方,碰巧遇到了我!我本来是好意相帮,根本没想过要什么报酬!事情办完之后,他却是硬塞给我五钱银子,呵哟,这么多钱,我可是从未见过的呢!从那时起啊,我就在想,是不是能够专做这事,提供有偿的帮助!嘿嘿,后来实践了多次,还真是有得赚呢,比起做个小工,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瑶儿不住点头,回道,

“可以嘛,年轻有为啊!”

小伙回道,

“嘿嘿,初时相当不错,可后来啊,别人见我得的好处多了,也来分上一杯羹,日子就没那么好过喽!”

瑶儿笑道,

“这倒也是,好处总让你一人赚去,还是有些不怎么合适!”

再往前看,有几处小楼,看那楼门的灯笼上边,也是写着酒字,呵,可不就是几家酒楼么!小伙也是善于察言观色,立马说来,

“树哥啊,就在那边的酒楼之中,我想小姐公子也是饿了,正好一齐吃些吧!”

瑶儿看他一眼,道,

“就在那儿?呃,这么容易就找着了?!”

小伙摸摸头,回道,

“我,我也不想这么容易啊!”

瑶儿又道,

“那走吧,反正肚子也饿了,正好吃些!”

几人直往那酒楼过去,这街巷之中人很多,几人也并不很赶,所以行得并不很快!

好容易到了那小楼前,门口却是站了好些人,伙计上前招呼,

“对不住几位,今日客人太多,只有麻烦多等一下哦!待空出了位置来,我定会第一时间来告知你们!”

这外边等着好些位,瞧这架势,一时半会可是进不去喽!

瑶儿有些不满,问道,

“我多给钱,还不让进么?!”

伙计赔笑着回她,

“客官你说笑了,来了咱们店的客人,都是一样的,可不能以钱多钱少来区别对待哟!嗯,几位稍等,稍等!”

又有人过来了,这伙计又是去招呼他人,还是一样的话术,对方的反应,竟也与瑶儿一般,呵,可能也是从外边来的,不知这里的规矩罢!

待那伙计回来,瑶儿又是一把将他拉住,问道,

“伙计,我们是与树哥一齐的,也不能一齐进去么?!”

伙计有些吃惊,忙道,

“你,你们是跟树哥一齐的?!”

哎哟,这话一出,可不就表明树哥正在里边么!带他们过来的小伙笑眯眯的说来,

“看吧,我就说他在这里边吧!”

哎,树哥比几人来得并不早多少,为何他能直接进去呢?!

瑶儿没理他,又问那伙计,

“怎么样,还不让我们进去?!”

伙计挠挠头,回道,

“这个嘛,要不我去问问?!”

瑶儿又道,

“问什么问啊,我们与你一同进去,见着了他,一切都明白了!”

伙计有些犹豫,瑶儿却是再不看他,大笑一声,道,

“喏,你看,树哥不是出来了么?!”

瑶儿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那小楼旁边,树哥正站在门口张望,瑶儿猛的出现在他身前,也是把他吓了一大跳!树哥惊魂未定,已然被瑶儿扯住了衣袖,

“树哥,树哥,你可别想携款私逃了哟!”

树哥看清是瑶儿之后,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回道,

“哪能呢,我可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又怎么可能会为了这区区十两银子而破坏了自己的名声!”

小乙和童陆,还有那小伙,也是齐过来,这里的伙计见得他们果真认得,也就没有再有阻拦了!童陆过来,拍了拍他胸口,笑道,

“没看出来啊,咱们的树哥这么大面子,不用排队就能进来!”

树哥见几人把门给堵住了,不是很好,于是招呼几人进去,道,

“咱们进来说话,进来说话!”

三人跟着他进来,去到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呵,这地方好啊,也能从那窗户看到外边,月儿虽然不是太亮,但也有光亮透了进来,照在那桌上边。桌上摆了几道精致的小点,也有一壶酒水备着,两只酒杯,却只有一杯倒了酒!

瑶儿也不客气,自己个儿把那空杯倒满,

“我先尝尝这酒!”

树哥想要拦阻,可又碍于自己的面子,没有说出口来!

瑶儿喝下一口,装模作样品味一阵,方才又道,

“味道不咋样,呵呵,我说树哥,你就是这样招待你的小花的么?!”

树哥回道,

“这,这酒可是最好的酒了,我也是在一个月前就预定下了,方能有这么一壶!你竟是说它不好,我,我……”

小乙拍拍树哥,与童陆也是坐了下来,小乙看着那壶酒,笑道,

“树哥,你别要听她瞎说,她懂什么酒啊!嗯,不如这样,我来尝尝,定能给你一个有意义的品鉴!”

童陆在偷笑,他当然知道,小乙是真想吃这酒了,说得好听是品鉴,没准一口下去,这酒就没了!

树哥微微点下头来,小乙可是巴不得,把那壶盖给打开,接着便往自己嘴里来倒!树哥也被惊到,想要拦下,可小乙却真的一口就把这酒给吃了个干净!树哥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不住发抖,脸上青了一片,好不诡异!

瑶儿斥道,

“你个臭汉子,你怎么一口就把树哥的酒给吃完了,这也太过份了吧!”

童陆也道,

“是啊,是有些过份的哟!再怎么,也得给我留下一口呀!”

瑶儿笑得不行,手指在嘴边划了一下,方才又道,

“哎,臭汉子,你品得如何,是好酒么?!”

小乙却是一拍脑袋,笑道,

“哎哟,我怎么把这给忘了,喝得太急,哪里想到还得细细品味了!”

小乙看树哥又绿了脸,扯了扯他的衣袖,又道,

“树哥,对不住啊,我不是故意的哦!坐啊,你快些坐下哦,这里人太多,这样也不大好看的嘛!”

是啊,他这般绿着脸,被别人看到,真不太好!树哥虽然生气,还是慢慢坐了下来。他面对着那窗户坐下,一言不发!

瑶儿推了推他的胳膊,又道,

“树哥,莫要生气啦,大不了我来请这一顿嘛!”

树哥气呼呼的大喘气,而后又才从那桌上拿了块小点,塞到了自己的嘴中!没嚼几下,这才咽了下去!

树哥吃了这小点,似乎好了些,这才开口说话,

“你们三个也太过份了,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瑶儿笑着回他,

“还不是你的错,我还以为你拿了钱,就把我们给甩了呢!哼,你想想看啊,你若是直接带我们过来,那不就没这事了么!”

虽然有些别扭,但好像也真能说得通!

树哥摇晃了两下脑袋,这才又道,

“好,好,那就算是我的不是吧!我,我也是有些着急了,对不住,对不住了!”

小乙心头好笑,本来是自己做得过份,却反倒让他来连连道歉,这树哥还真是有趣得很!

童陆问他,

“树哥,你这位置是早就定好的么,要不外边等着这许多人,却只有你能先行进来!”

树哥回道,

“那可不,也是在一个月前就定下的,就是单选了这一日!”

童陆又问,

“为何又只这一日呢?!”

树哥的脸又是转成了红色,看来是害羞了哟,按瑶儿之前的叫法,白张飞红了脸,想想也是很有意思!

树哥低声回道,

“今日,今日正是,正是小花的生辰哟!我这珠子啊,也是送给她的礼物哟!”

童陆一拍大腿,道,

“哎哟,好个痴情的汉子!树哥,我可得对你竖起大拇哥!”

树哥有些不好意思,正欲回他,童陆又是大喊一声,

“伙计,给弄几坛子好酒,今日高兴,可得多喝几杯!”

童陆这一声起,不仅让伙计听着,周围好些酒客食客,也是吩吩往这边看来!树哥一见这情形,更是羞得不行!其实啊,人家也只是看看,哪里会注意到你呢,说真的,还是有些自作多情了!伙计过来问询,说这酒啊,也只有最最普通的清酒,陈年精酿,也早就卖完了!哎,清酒就清酒吧,也总比没有的好!伙计欢喜去了,没过几时,便抱了两坛过来!小乙吃了一口,其实并不差,回味也是悠长悠长!

树哥与小乙各吃了一碗,瑶儿又是笑眯眯看着他,问道,

“树哥,你的小花,怎么还没来呀?!”

正好说到他的伤心事,树哥那眉毛又是连成了一条线,他又给倒上一碗酒,而后一饮而尽!艰难咽下之后,方才回了话,

“我不知道啊,难道是我来得晚了,她早就走了么?!”

瑶儿也很是疑惑,又问,

“现在也不晚啊,怎么就不能来了?!”

树哥回道,

“要是再晚,可能就出不来了!呃,总之,我与她约好的傍晚时分在这里见面!哎,她很可能是见我没来,所以生气走了,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树哥好不沮丧,又倒了一碗酒吃下!他似乎有些醉了,说话也是有些不大清楚,不过,还是能大致听懂他在说些什么,

“小花,她最讨厌失信,信之人,我今日没能早些过来,她定是,定是生我的气了!呜,都怪卖珠子的那家伙,本是定在三日之前送到,却直到今日晚些时候,方才送到我手中!要不我也不可能这么晚来,也不可能错过了小花!呜,呜……”

虽然没有流下泪来,但也不好听嘛,小乙拉着他吃酒,他这才没再接着讲了!

小乙问道,

“树哥,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找到她,把事情说个清楚,不就好了么?!”

树哥直摆脑袋,回道,

“她那地方,我可是进不去的哟!她好容易偷跑出来,才能与我见上一面!你们看看,我又把事情给搞砸了,呜呜,我真没用,真是没用!”

这树哥又是伤心起来,小乙把酒送到他嘴边,他倒也没拒绝,又是一碗下肚!他的脸本是极白,此时整个变成了红色,在这夜里,还真是活脱脱的一个猛张飞呢!

瑶儿问道,

“哎,对了,你的小花有没有来,问下这伙计,不就知道了么?万一,她是家中有事给耽搁了呢?!”

树哥一听这话,气得直拍脑袋,又道,

“哎哟,我怎么没想起来哟!”

树哥站起身来,已是有些不稳,不过,左右晃了两下,还是给站住了。他自己过去找到伙计,抱住对方的头,按到自己的脸边问话!问清之后,放开那伙计,这才又摇摇摆摆回来,一屁股坐下,又是难过得很了,

“他说没听有人说来找我的哟,这个,这个可如何是好哟!”

瑶儿笑道,

“得了得了,咱们不说小花了,说说这些点心如何?!”

树哥看他一眼桌上的点心,好似一点儿兴趣也无,打了个酒嗝,回话道,

“这东西难吃死了,没什么可说的!”

瑶儿觉得很好奇,又问,

“哎,你要这点心,不是因为你家小花喜欢吃么?!”

树哥再次愣住,又把刚才的言论给推翻,

“哦,不对不对,我说的不是这个,不是这个!这个点心啊,可是最好最好了,我家小花也是格外喜欢!我们每次见面,她都要我给她带上一些!我看她吃得香甜啊,也是打心底里高兴!嗯,这一次选在这里,也是她说想要亲自过来看看又是怎样的人,才能做出这么好吃的点心!”

呵,原来如此啊,难怪此处如此多人,他仍是要定在这个地方!若是换作他人啊,恨不得人越少越好呢!

瑶儿看着旁边一桌发笑,树哥也是跟着看了过去!哎哟,那边坐着一男一女,男的手也是放到了女子的腰间!树哥见此一幕,回头过来之时,脸上又是拧到了一处,好吧,那还是喝酒吧!

树哥只吃两三碗酒,脸上就已经是这个模样,小乙以为他不怎么能喝,可谁曾想到,他吃了十来碗,却仍是这个样子,呵,还真是个大酒量呢!几人一边吃酒,一边闲聊,说些这地域风情之类,未有触及到树哥的伤心之处,倒也一切正常。不知觉间,这小楼之中,也只剩下几桌而已!看来,夜已经极深了,树哥的小花仍是没来,哎,小乙也是替他感到难过!

瑶儿唤了伙计过来问话,伙计说这已经快要天亮,所以啊,也就没有几个人了!再看外边,街上也没太多人了,连那天上的月亮,也都落下山去喽!酒也吃得差不多,树哥已到极限,还好有小乙童陆扶着,要不连一步也走不了吧!这酒钱,还是瑶儿给的,算是给他的一点点安慰了吧!

刚一出门,却是见着了一个熟悉面孔,瑶儿忍不住大声问来,

“哎,你怎么在这啊?!”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