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九

五九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我一直都在的呀!”

那人站在门口,一脸笑意,哎,可不就是刚才带几人过来的小伙么?!他一直呆在这门口,也不知还有何事!哎哟,对了,对了,瑶儿之前许给他的银子,还没给他呢,啧啧,难怪他会守在这门口了!

瑶儿大笑起来,拍拍他胳膊,说道,

“不错不错,是个明白人!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上,这银子,给你了!”

瑶儿把钱取了出来,递送过去,小伙弯下腰来,恭恭敬敬接下,回道,

“多谢小子,多谢公子,多谢树哥!”

他还不忘加上树哥,真是相当的懂事!

树哥听着有人叫他,想要睁眼来看,可是,未能睁开,头又埋了下去!他醉得厉害,想要记起什么人来,也只有改日的份了!

小伙问道,

“树哥这可是吃了不少酒哦,要不要寻个住处,这次我不收钱呢!”

瑶儿问他,

“树哥平日住哪儿,你可知晓的?!”

小伙回道,

“树哥的朋友多啊,在这扬州城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所以啊,平日多有在朋友家中住下,至于自己的窝嘛,想必他自己也给忘了吧!几位想要住店,转角不远便有,若是想要图个清静,也可以去远些的地方!哦对,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家中也有那么几间小屋,平日常有收拾,也很干净的!”

瑶儿又拍了拍他,笑道,

“哎哟,这么懂事,得,那就去你家了!”

瑶儿都这么说了,小乙也不好再讲什么。虽然不大清楚这小伙底细,但也能看得出来,有些贪财,但也不像是个坏人!

童陆也道,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嗯,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小伙笑眯眯回道,

“我叫杨小秋,他们都叫我小泥鳅,公子小姐就这般叫我吧!”

小泥鳅,倒是个好玩的名儿,多叫上再次,也就更加亲切了!瑶儿简单介绍了一下,小泥鳅便上前帮着扶起树哥,又道,

“车就在前边,咱们上车再说!”

小乙往侧方一看,果见这小楼旁边不远处停了一辆马车,可不就是刚才许诺要送给小泥鳅的那辆么!呵,他倒是有心,把这车给弄过来,这时正好把树哥装上,送回小泥鳅家中歇息!

瑶儿笑问,

“我说小泥鳅呀,你这可是早就准备好的吧!”

小泥鳅回道,

“树哥喝了一夜的酒,哪有不醉的道理,出到道义,我也该帮上一把!再说了,小姐给了我这么大的好处,不多表现表现,直接拿钱走人,那多不好啊!”

瑶儿笑道,

“有意思,有意思!小泥鳅,你果真是个小滑头啊!”

几人上了车,树哥直直躺着,就像头死猪那般!小泥鳅与小乙一同驾车,借着马前的微弱灯光,慢慢驶离。

瑶儿问道,

“小泥鳅,你多是晚上去那街上转悠么?!”

小泥鳅回道,

“是啊,晚上客人多,而且愿意在那时候出来玩的,多有会大方一些,我们这些也能多得些好处嘛!所以啊,我几乎都是夜里出来,白天在家中大睡一觉!有时累了,什么都不想干,那便睡了两日再去!干我们这行的,运气最是重要!比如今日,遇到了几位,可不得抵上别人忙里忙外小半年的!”

瑶儿又道,

“我刚才注意看了,这夜里出来的女子也是极多,有些既年轻又漂亮,难道她们就不怕遇到什么坏人么?!”

小泥鳅又是笑个不停,回道,

“太平盛世,坏人都被打跑了哟!”

瑶儿有些疑惑,问道,

“这又从何说来?!”

小泥鳅回道,

“一年多前吧,大姑娘小媳妇也是不敢出来的,不仅是夜里,都连白天也很少出现!那一阵子,整个扬州城都是人心惶惶,生怕被那淫贼盯上!没姑娘出来玩了,那街上也都冷冷清清,那时的生意啊,可是相当的惨淡了!”

瑶儿又问,

“淫贼?哪来的淫贼哦?!”

小泥鳅回头看了一眼,又才不住点头,接着道,

“哦对,你们刚才到扬州城,自然是没有听说的!那淫贼名叫黑狗,哪家姑娘被他盯上的话,哎哟喂,可就要倒大霉了!轻薄非礼都是小事,遭他玷污了身子,又有几个姑娘承受得住呢?!那一阵啊,多少姑娘遭了迫害,却是不敢作声,更有许多姑娘寻了死路,这黑狗啊,真是可恶到了极点呢!”

黑狗,怎么会是黑狗?!小乙一听到黑狗的名儿,便知是有人冒着他的名儿做的恶事,只因他确信,黑狗在遇到了月儿之后,便已经不再如从前那般了!可是,又是谁会冒充他呢,这样的人,比起黑狗来说,更是要可恶百倍千倍!

瑶儿当然不信,于是又问,

“嗯,你怎么确信会是黑狗呢?!”

小泥鳅回道,

“他每次作恶,都会留下黑狗的名号,不是他,又是何人呢?!后来我可是听说了,这黑狗本是被打入了大牢,用不多久便要人头落地,怎料后来却是忽然下起了一声百年未见的大雨,大牢被冲毁,这恶贼黑狗,也是趁乱跑了出来!这不,来到了扬州城,便又继续做起恶来!”

瑶儿想了想,又接着问来,

“那后来又怎样了,抓到那黑狗了么?!”

小泥鳅愤愤而言,

“黑狗也是机灵得很,听到风声之后,早做好了准备要逃走!秀坊的女侠们在这扬州城中到处追杀,把他追急了,他便用活人来挡,这才趁乱逃出了城外!不过啊,他也是受了极重的伤,应该也是离死不远了!哼,要是让我遇着他,我定要给他身上捅上几十个窟窿!”

瑶儿又道,

“所以说,最终还是没有捉住他呗!”

小泥鳅也很是失望,回道,

“是啊,没捉住!只不过从那以后啊,就再未听过他作乱的消息,这扬州城啊,也总算是平静了下来!慢慢的,人们也都出来活动,那条街,又是热闹了起来!哦对了,大家敢出来活动,也多亏了秀坊的女侠们,她们每日夜里,都会结伴巡逻,遇到可疑之人,亦会将其拿下,交给官府办理!还别说,她们也是拿了不少恶人还有逃犯!在百姓心中,她们就是英雄,一点儿不比男人差!”

他接连提到秀坊,小乙也是颇感兴趣,问道,

“秀坊,可是那只收女弟子,人人一对双剑,威震江南的秀坊?!”

小泥鳅回道,

“可不就是她们么,她们已经是扬州城的骄傲了,谁提起来,都觉得脸上有光!”

小乙以前也曾听闻过,这秀坊在这江南一带,名声可是大得很的,就似雁荡门在南方的威名一般!只不过,雁荡门已是耗损殆尽,不知这秀坊,是否还能撑住!哎,怎么想这些呢,小乙也觉得十分不该!

瑶儿笑道,

“小泥鳅啊,这秀坊里边都是姑娘,你有没有惦记上一个哟!”

小泥鳅有些不好意思,扭捏了一阵,方才道来,

“我倒是喜欢,但她们心高气傲,又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呢!”

瑶儿大笑,拍了拍他肩头,又道,

“嘿嘿,我看好你,你一定得加把劲,怎么也要抓个回来当媳妇!”

小泥鳅呵呵直乐,回道,

“我嘛,应该已经没戏了,不过还是很想问问树哥是怎么做到的!”

瑶儿回头看了一眼睡成了死猪的树哥,又问,

“哎,你这什么意思?!不对,不对,你的意思是,树哥的小花,也是这秀坊中人?!”

小泥鳅笑着回来,

“那可不!哎,你们不是朋友么,怎会连这都不晓得?!”

小泥鳅有些怀疑,瑶儿却道,

“呵,是说他神神秘秘的,愿来是故意瞒着我们呢!待他醒来之后,定要好好审审才行!”

小泥鳅这才放下了防备,又道,

“他们俩的事啊,早就传遍了扬州城!要知道啊,花姐可是秀坊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她能看上树哥,呵,树哥也不知上辈子积了多少大德!”

瑶儿又道,

“小泥鳅,你应该是见过那小花的吧,讲给我们听听呗!”

小泥鳅笑着回她,

“花姐啊,长得嘛,相较而言不算特别漂亮,当然,秀坊之中美人儿太多,也能理解的!不过,她气质极佳,与那美女站在一处,所有人的目光,仍是会集中到她身上,你说厉害不厉害!还有一点,花姐特别善解人意,秀坊弟子若是惹了祸,大都也会由她出面摆平!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她的武艺在年轻一辈的弟子之中,是那数一数二的!我曾记得有其他门派男弟子前来挑战,可是全都败倒在她的剑下!所有人都以为,花姐将会是下一代秀坊主人,可她却,哎,真是,真是!”

几人都觉莫名其妙,却是什么,也不一齐说完!

瑶儿急道,

“你这说话说半截,可是要把人急死不成?!”

小泥鳅愣了一下,又才说来,

“哦,对了,我忘了你们是从外边来的了!呵,都怪我,都怪我!听我解释,这秀坊啊,从来只收女弟子,这是大家都知晓的!咱们知道的和尚派,也只收男弟子,这二者倒也有那异曲同工之妙!不过,秀坊的女子,也不会被限制与男子交往,若是你喜欢,与对方成婚也并无不可!”

小泥鳅又停顿片刻,急得瑶儿想要伸手打他,他见瑶儿的手抬了起来,这才接着道来,

“不过,不过若是嫁人之后,便再不是这秀坊之人了,那一对双剑,也会收回,所有从秀坊之中得到的东西,也要一并还了!从此之后,再不可以秀坊弟子自居。简而言之,秀坊弟子只要是嫁了人,便与秀坊再无关系!”

瑶儿惊道,

“怎会还有这种说法,秀坊似乎也有些不尽人情吧!”

小泥鳅却道,

“这个嘛倒是好理解的,你们想啊,若是嫁人之后,还常带着男人回去探亲,或是干脆直接把男人带回秀坊,那秀坊又成什么样了!”

瑶儿轻声言语,

“所以说,若是小花嫁给了树哥,她便不再是秀坊中人了!这对秀坊来说,也是一大损失啊!哎,树哥啊树哥,你招惹谁不好,偏偏要去招惹小花!”

说着这句,瑶儿自己个儿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泥鳅笑道,

“自然是有损失的,不过,一对有情人成双成对,不也能够成就一番佳话么!”

瑶儿不住点头,回道,

“这倒也是!小泥鳅,呵,你还真是有些独道见解的呢!”

小泥鳅突然想起一事,又问,

“我有句话想问,哎,也不知该不该问,不问出来,憋在肚子里边也是难受得很!”

瑶儿回道,

“有话尽管来问,我看答是不答!”

小泥鳅再忍不了,压低了噪音,急急问来,

“花姐和树哥,他二人是不是闹别扭了呀?!今日没见着花姐过来,树哥又把自己灌得不省人事!”

瑶儿一滞,还是回了他话,

“闹没闹别扭,这个不大清楚,只不过啊,小花没来是真的,树哥很作心,也是真的!你可不知,树哥可是把自己的家当全都拿出来,给小花买了罕见的玩意!”

小泥鳅很是好奇,忙问,

“什么玩意,可以给我看看么?!”

瑶儿笑着回他,

“这个怎么能够随便给别人看呢!嘿嘿,总之一句话,那东西可真是世上罕有之物!”

是啊,那巨大的夜明珠,当然也是极为罕见的,瑶儿这般描述,自是没有错的!

小泥鳅轻叹一声,道,

“好吧,好吧,那就只有等树哥醒来,再想办法让他拿给我看!嘻嘻,树哥其实很好说话的,我多在他面前美言几句,没准真就给我看了!”

这马车继续往前行驶,到了小泥鳅家之时,天边已是亮了起来!

这是一处再普通不过的民宅,小小的院子,小小的房间,什么都是小小的,不过,收拾得干净,各种日常用具也是摆得整整齐齐,对三人来说,还真有些回家的感觉呢!树哥仍是睡得死死,三人将他抬到一屋睡下,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树哥躺在了床上,舒舒服服的翻了个身,又接着大打起呼噜来!

瑶儿在这小泥鳅家中转了一圈,笑着说来,

“哎,小泥鳅,这里就你一人住么?!”

小泥鳅回道,

“以前是与奶奶一齐住的,不过她老人家三年前便归天了,这之后啊,也就我一人住了!这屋子虽小,但只我一人住,也是绰绰有余的!哦对了,只有两间屋子,你们住下,我呢,喜欢在这院子里歇息!”

瑶儿看了看天,问道,

“若是落雨了怎么办?!”

小泥鳅回道,

“嘿嘿,我有这个!”

小泥鳅到了房门背后,取了个好大的伞出来,把这伞撑开之后,也差不多有这小院子大了!伞身伤处极多,也是经过多次修补的,虽然修补工艺一般,但挡个小雨,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小泥鳅把伞支在一块大石上边,又匆匆跑到里边,抬出一张躺椅出来!这躺椅本是折叠好的,他熟练的将其伸展开来,轻轻一碰,那躺椅便摇摇晃晃,前后摆动了起来!呵,真是够可以的!

小泥鳅解释道,

“我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所以也是受她不少影响!她生前最喜欢的,就是躺在这椅子上边,听我跟她吹嘘外边各种精彩!有时能够从人白日,直说到夜里,把吃这事也都给忘了!呵,她死后啊,我常常想她,所以又常把这椅子给搬出来,自己个儿躺了上去!呵,别说,还真是舒服,难怪她老是占着不放呢!这时日久了,我也就习惯睡在这儿了!”

哦,这样看来,这小泥鳅还真是个有心之人,她的孝道,奶奶应该也是看在眼中,记在心里的!

小泥鳅打了个哈切,道,

“哎,我可是困得很了,这就睡了哈!”

旁边挂着一张薄被,小泥鳅取了下来,跳上了躺椅,又道一声,

“里边都备好的,自己随意使着!美美的睡上一觉,我再带你们四处逛逛,然后吃吃喝喝!”

小泥鳅说这话时,声音也是越发的低了,说完之后,整个人便再无动静,该是睡着了吧!

这时节,即便是夜里也不会觉得太冷,躺在这儿,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三人互看一眼,也是一齐笑出了声。

童陆好久没有讲话,这时方才轻松说来,

“呵,看来咱们的运气也是不错,遇到了这俩个有趣的家伙!哎,还别说,我现在也是睁眼都能睡着,不行,不行,我得睡了,睡了!”

小乙拉住他,道,

“这一共就两个屋子,树哥已经睡了一间,另外一屋,就让给臭娘们吧!”

小乙把他拉住,童陆想要去占已是不能,只因瑶儿借此机会,已经窜到了那小屋之中。

“陆陆,你就在外边将就将就啦!”

瑶儿翻箱倒柜,很快扔了床棉被出来,童陆抱在怀中,好不生气,

“好,好,你们就是这样欺负我的,呵,可别要让我逮着机会,定会让你们好好享受享受!”

童陆气呼呼的把两条长凳并在一处,把自己裹到了棉被之中,倒了下去!真别说,这样也不会太过难受的!

童陆睡下了,瑶儿唤小乙过来,一把将他拉到了屋内,迅速将那门给关上!这门有些年头了,被瑶儿这一下弄着,也是歪了一些,瑶儿轻轻扶正之后,这才放开了手。小乙正欲讲话,瑶儿却是示意他禁声,片刻之后,方才小声说来,

“臭汉子,你有没有觉得不大对劲啊?!”

小乙回道,

“有哪里不对么,你倒是说说来看!”

瑶儿深吸一口气,回他道,

“你想啊,江湖中人,最是守信,更何况是这大门大派的弟子了,这要是被人传出去啊,可是要丢了门派声望的哟!”

小乙知道她是在说小花,小花本是与树哥约好的在那小楼之中见面,可树哥等了一整夜,却是不见她来!正如瑶儿所说,江湖中人对这信誉二字看得极重,如若不是被极其重要的事耽搁,又怎会不来!

小乙说道,

“你的意思是,小花是被什么事给缠住了身,所以才会没来赴约!”

瑶儿认真点头,又道,

“可不是么!刚才你也听小泥鳅说起,小花可是那秀坊之中数一数二的高手,连她都无法迅速了结,事情只怕不那么简单的!”

小乙笑道,

“呵,没想到我家臭娘们,也能想到这许多!”

瑶儿嘿嘿干笑两声,又道,

“臭汉子,你说,咱们要不要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小乙问她,

“这个时候?”

瑶儿哪有睡意,兴奋得很,

“对啊,就现在,等他们都睡着了,咱们偷偷溜出去,我可是对小花很感兴趣,很想早些见她一面!”

小乙直摇头,揪住她一条胳膊,问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瑶儿连连摆头,回道,

“我哪有,哪有!”

小乙把手抬起,揪住了她的下巴,又问,

“你要不说,我才不会跟你去呢!”

瑶儿噘起嘴来,道,

“臭汉子,你又是怎么看出来我有事瞒你呢?!”

小乙在瑶儿下巴上又捏了一下,回她道,

“你之小心思,我又怎会看不出来!说吧,说得好了,我再考虑要不要跟你一齐过去!”

瑶儿轻笑一声,回道,

“好,好,我告诉你吧!嗯,嗯!”

她又清了清嗓子,方才道来,

“莫沫与我说啊,她有个极好的伙伴,名叫玉兰,小名正是小花!莫沫还说,她二人小时经常一齐玩耍,后来她跟着母亲离开了临安城。几年之后,突然接到了小花的书信,说她已经入了秀坊,也很喜欢现在的生活!自那之后,二人便经常书信来往了!”

小乙道,

“呵,难不成莫沫都猜到咱们会来扬州,啧啧,正是可怕啊!嗯,臭娘们,那之前听树哥说起小花,你怎么又不提此事呢?!”

瑶儿回道,

“叫小花的人那么多,我哪里知道是不是她!后来听小泥鳅说起,我才确信,必然就是她了!嘿嘿,莫沫也说了,若是到了扬州,大可前去寻她,她定会尽心竭力帮助我们!”

小乙又捏了捏瑶儿的脸蛋,笑着说来,

“好,好,那咱们这就去寻她!”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